061、后宫不得干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也被柳妃脸皮之厚的程度给刷新了眼界,冷笑一声,问道:“敢问柳妃娘娘,刚刚您口口声声说严老爷希望自己的女儿嫁一个如意郎君。可是,西凉太子真的就是严小姐的如意郎君吗?陛下,如意郎君是否如意,是不是应该是严小姐自己说了算?”

被林媛这么一问,老皇帝自然是点头赞同:“平西丫头说的正是,既然是如春自己的亲事,当然是如春自己说了算了。”

这么说着的时候,老皇帝若有所思地看了苏皇后一眼,似乎想起了多年以前苏皇后插手翠微公主婚事一事了。

当时他已经糊涂过一次了,如今又面对着同样的情形,不能再让自己犯下同样的错误了。

不仅是老皇帝,苏皇后此时的心里也已经波涛汹涌了,她眼前似乎重现出现了翠微满脸泪痕地跪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母后,儿臣跟他真的是两情相悦,儿臣相信他,一定能让儿臣幸福的。母后,儿臣求求您,就将儿臣许配给他吧!”

那时候的她,心思单纯,满心都是对那个小侍卫的崇拜。

而她呢?她是怎么说的?

苏皇后紧紧地扣住自己的胸口,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快要窒息了。

“两情相悦?哼,翠微,你不要因为一个救命之恩就迷了双眼,他是个什么身份?他就是个小小的侍卫而已!你呢,你可是母后手心里捧着的长公主,你的人生是注定要璀璨辉煌的,怎么能让一个小小的侍卫污了你的光辉道路?”

“母后,儿臣不求什么璀璨辉煌,儿臣只求能跟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母后,您不是一直说希望儿臣找一个如意郎君吗?现在儿臣找到了,您怎么又不同意了?母后!”

啪!

一记清脆的把掌声响起,这是苏皇后自己亲手打在女儿脸上的第一个巴掌!

想到那个巴掌,苏皇后苍白的脸也开始痛苦地扭曲起来,口中喃喃地重复着:“翠微,母后对不住你,对不住你啊!”

“呵呵,呵呵。”

一道高昂的笑声打断了苏皇后的回忆,大殿中正在僵持的众人也被这道笑声给吸引了过去。

发出笑声的不是旁人,正是西凉太子赫连诺。

只见他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得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若不是顾及着现在是在大雍的皇宫里,众人都相信,这家伙一定会从座位上跳起来蹦着脚地大笑呢!

苏皇后神色一阵慌乱,幸好众人都被柳妃和严如春吸引了,后来又被西凉太子吸引了过去,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

苏皇后赶紧收拾了一下情绪,将自己胸口的衣裳抚平,默默擦干了眼角的泪水。

不过在她不经意间瞥向自己的掌上明珠翠微时,却发现这丫头正定定地看着自己,那双明亮通透的眼眸里此时流光溢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被这样的眼神惊到,苏皇后忍不住攥紧了凳子上的扶手,心里一阵忐忑。

突然间,翠微公主展颜一笑,异常殷红的唇瓣弯成美丽的弧度。

这个女儿向来是美丽的,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时候,更是让天地失色。

只是,现在的这个笑容,让苏皇后后背一阵发凉,心中忐忑变得更加不安起来。

“翠微……”

苏皇后伸出手去想要摸摸翠微的笑颜,但是翠微公主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的脸上重新恢复了以前木然的神情,仿佛刚刚那个绝美的笑靥全都是幻觉。

苏皇后咬咬唇,苦涩一笑,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是啊,翠微怎么会对自己笑呢?她都已经七年没有见过女儿冲自己笑了啊!

感觉到自己头有些晕晕沉沉的,苏皇后也没有心思再去管什么和亲的事了,索性就坐在椅子里闭目养神了。

赫连诺笑了好久,众人也不催他,就这么看着他笑,直到他笑够了,才终于有人好奇地问道:“赫连太子,您方才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笑话,可否说出来跟我们一起分享分享?”

赫连诺修长的手指揩了一把眼角不知到底有没有的泪花,强忍着心中的笑意,抖着肩膀说道:“不是,不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笑话,而是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啊!哈哈。”

众人更是纳闷,都伸长了脖子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就连柳妃也重新坐回到椅子里,双目圆睁,似乎对赫连诺突然出声打断了自己的计划很是不满。

“哎呀,难道你们刚刚没有听到吗?这个笑话,正是柳妃娘娘自己说的啊!”

柳妃的笑话?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其所以然。

刚刚坐回到椅子里的柳妃顿时就像是坐在钉子上一般跳了起来,厉声道:“赫连太子你说什么?本宫何时说了笑话,还望你莫要侮辱本宫!”

赫连诺高高地挑起了眉头,一脸诧异地看着她:“咦?柳妃娘娘这么大反应做什么?难道你也觉得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是个天大的笑话?”

“你!”

柳妃气急败坏,却不知该如何反驳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笑话?怎么可能?她明明是在帮助赫连诺娶一个有钱又品性端好的女人啊!

“我?我怎么了?”

赫连诺勾起唇角,现出一个无害的笑容,手指抚着自己手上戴着的玉扳指,语气凉薄:“本太子本次来大雍,的确是来和亲的。只不过,本太子之前也已经说过了,想要一个品行端庄又强文博识的女子。之前你们说,姚府千金就是这样的女子,结果呢?原来姚小姐是二皇子殿下看中的女人。”

姚含嬿脸上顿时通红一片,只不过骄傲如她,愣是梗直了脖子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低头。

“啧啧,现在呢,你们又给本太子介绍了一个严府小姐,而这位小姐呢,还是柳妃娘娘的亲侄女儿。嗯,本以为会是四弟的良配,没想到竟然又是个名花有主的。”

赫连诺叹了口气,但是语气里分明是写满了不满的:“不知道大雍皇室到底有没有诚意跟我们西凉和亲。虽然这次是我们西凉战败,但是我们西凉可是带着十足的诚心不远万里来大雍和亲的,难道大雍想要将我们拒之千里之外?那也没关系,就算是穷尽西凉百姓的热血,我们西凉也不介意再跟大雍来上一仗!”

说着,赫连诺便态度冷淡地坐回到椅子里,眼睛更是闭得紧紧地,根本不把众人放在心里了。

听着赫连诺一句一句在理的话,在场的官员们齐齐变了脸色,原本是一场和乐融融的宫宴,谁承想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而这罪魁祸首,好像就是柳妃娘娘?

老皇帝张大眼睛怒目瞪向柳妃,气得脸色都发青了,若不是顾及着柳妃和二皇子的面子,他一定会当场就将柳妃斥责一顿!

“哦对了!”

柳妃刚要开口求皇帝开恩,那边赫连诺突然张开眼睛,带着三分无辜三分戏谑的意味问道:“本太子听说大雍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后宫不得干政,即便是皇后娘娘也不能随意过问朝堂之事。不知刚刚柳妃娘娘过问和亲之事,是否已经算是干政了呢?”

嘶!

柳妃被吓得倒抽一口冷气,若是陛下认定了自己是在干政,那她今晚上就已经干政两次了啊,这样的罪责,别说是她了,就是皇后都承受不起的。

看到自己母妃吃瘪,赵弘盛眼珠子一转立即开口道:“赫连太子,母妃推荐的和亲人选是我的表妹,说起来这既是国事也是家事,若是谈论家事也算是干政的话,看来我们以后都不用再开口说话了,你说是吗?”

“这倒是!”

赫连诺难得的给了赵弘盛一个正眼,不得不说,他好像也就是刚刚这件事做的还算是比较正确。

柳妃松了一口气,虽然她知道接下来就会有惩罚等着自己,但是犯下的错误能少一个就少一个吧,她可受不了皇帝的惩罚。

“柳妃刚刚的确是过分了,还望赫连太子莫要见怪。”

老皇帝终于开口了,跟赫连诺说了一句,老皇帝便直接看向了柳妃:“今夜宫宴,爱妃看来是喝了不少酒,连脑子都喝糊涂了。来人,小心伺候着柳妃娘娘回宫歇息吧!”

宫宴尚未结束就让柳妃回宫歇息,这可是比实质性的惩罚更丢脸的惩处啊!

柳妃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但是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再开口说话了,只能顺着老皇帝的意思说自己喝醉了,不然,等待着她的绝不是送回宫休息这么简单!

“是,臣妾的确有些头晕,就先行告退了。”

柳妃低着头,即便心里万分不愿也只能率先离开了大殿。

不过在路过严如春身边的时候,她还是恨恨地瞪了这个不听话的侄女儿一眼,似是要将今日承受的所有侮辱全都发泄到她的身上。

严如春坦然地接受了她的怒视,甚至还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回给她一个灿烂的微笑,果然将柳妃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柳妃走了,但是柳妃惹下的烂摊子还是得由老皇帝来收拾。

老皇帝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赫连诺,不过,让他跟一国太子道歉实在是太丢面子了。

恰好,三皇子赵弘德适时地站了起来,抱拳笑道:“赫连太子,刚刚只是个误会,还请太子见谅。我们大雍最是讨厌战乱的,相信西凉太子也是如此,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可比任何的战功都要重要。”

第一次见面时,赫连诺就对赵弘德的印象极好,在大雍京城待了这么久,对赵弘德的了解也越加深入,赫连诺对这个谦谦君子三皇子自然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三皇子殿下这话说得对,百姓安居乐业,这才是我们上位者应该放在首位的事。”

言外之意,就是对之前的事不予追究了。

老皇帝哈哈一笑,又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赫连诺自然是又恢复了之前随性的做派。

而大殿里一跪一站的那对苦命鸳鸯,此时还在眼巴巴地等着老皇帝发话呢!

林媛搀扶着严如春的胳膊,自己的胳膊却已经快要被她的手指头给抠破了。

“你赶紧放开我吧,再抠我的胳膊就废了!”

轻声抱怨了一句,就看到了严如春窘迫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还小声说了几遍对不住。

林媛扑哧一乐,拍了拍她的手背,朗声笑道:“陛下,赫连太子是正人君子,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如春跟魏公子两情相悦,还请陛下做主,给他们二人赐婚吧!”

“媛儿,别!”

林媛刚说完,严如春便急忙制止了她,咬咬唇跪倒在地,说道:“陛下,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关于亲事,臣女还是想先去问问父亲的意见。臣女,臣女父亲真的是年老了,臣女不希望他担心臣女。”

严如春果然是个极有孝心的女子,即便自己已经对魏博宇爱慕不已,但是只要严向开不发话,她还是不会赞同请陛下赐婚的请求的。

听了严如春的话,在座的不少为人父母的都默默点头称赞了一番,魏家两位长辈看这位准儿媳妇儿更是愈发满意了。

老皇帝也是为人父亲,自然知道别人不声不响地将自己的女儿嫁出去是个什么滋味儿,当即便哈哈一笑,同意了严如春的请求。

不过末了他还特意嘱咐了一句,若是将来两人成亲了,他这个做姑父的一定会送上贺礼的。

能得到皇帝亲送的贺礼,这等荣耀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魏博宇和严如春相视一笑,连连谢恩。

又一个可能成为和亲人选的人被划掉了,那些期盼着将自己女儿送去和亲的官员们立即又重燃起了希望。

老皇帝看了赫连诺一眼,笑道:“既然已经说起了和亲一事,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将和亲人选定下来如何?赫连太子可有看中了的人?”

一说起这个来,赫连诺眼睛里的光彩立即丰富起来,妖娆地勾了勾唇角:“不瞒陛下,我还真的为四弟看中了一位官家小姐呢,只是不知道这位小姐是否有婚约,若是有的话,只怕又要落空了。”

已经有了人选?

众人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在场的官家小姐们也都齐齐提心吊胆起来,生怕被选中嫁去西凉和亲的就是自己!

------题外话------

最后一天的存稿君了,不知道那个魂淡浪回来没有~希望本君隐退之后,这个家伙明天能记得准时发布新章节,若是没有,你们就狠狠地说她,骂她,打她,记住,一定要把我那份一起算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