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我愿意/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连诺说的很是谦逊,若是这位官家小姐有了婚约就只好放弃,如是没有的话,或许可以当成和亲的人选。

这样的话在老皇帝耳中听来十分舒服,当场便笑着点头问他是哪家的千金小姐这么大福气入了他的眼。

赫连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一双妖娆凤眸目光流转,在大殿内众位小姐身上一一扫过。

最后,定格在了一个地方。

“这位,是不是程家的千金程月秀程小姐?”

什么!

程月秀猛然抬头,一脸低错愕,满大殿里光是未出阁的小姐们就有几十个,这等事情怎么会到了自己头上?

不是,不是,我不要嫁!

程月秀下意识地就要摇头否认,可是还未等她来得及有所动作,就已经被自己父亲的眼神给震住了。

那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父亲的眼中有着自己熟悉的莫名悸动?

不会的不会的,父亲不是早就替她相中了金科状元马俊英了吗?为什么还会动心让她嫁去西凉和亲?

程月秀的所有心理变化根本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大殿中的人们看向她的眼神,或嫉妒,或同情,或惋惜,或幸灾乐祸。

老皇帝对这些官家小姐们没有什么印象,苏皇后一心都在想着方才跟翠微公主对视的事情,也没有注意到老皇帝投过来的询问眼神。

淑妃立即默契地给了老皇帝一个眼神,告诉他那个女子就是程家大人的千金小姐程月秀。

老皇帝点头,笑着说道:“赫连太子相中的女子莫非就是这位程小姐?”

“不瞒陛下,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这位程小姐,只不过方才柳妃娘娘极力推荐严小姐才差点与程小姐失之交臂。只是不知道,这位程小姐是否跟严小姐一样也有了婚约?”

之前已经严明,若是有了婚约就再换人。

顿时,便有不少人的眼神立即变了起来。

之前同情幸灾乐祸的女子们开始担忧起来,她们可是直到程月秀跟马俊英之间的纠葛的,若是两人已经有了婚约,那这程月秀就逃过了一劫,她们可就又危险了。

之前嫉妒的人的眼神也变得狂热起来,就等着程月秀或者她的父亲程大人亲口说一句自己女儿已有婚约,这样他们就能趁机把自己女儿推出去,大把大把的升官机会就在眼前了啊!

赫连诺似笑非笑的眼睛有些漫不经心地从程月秀身上扫过,那笑容里的意味十分复杂,有胜券在握的自信,还有一丝看好戏的戏谑。

即便林媛坐在对面都已经能够感觉到赫连诺眼神中的不怀好意,更何况,她也是知道一些程月秀对马俊英的感情的,她可不认为赫连诺刚刚那样的话只是一时兴起。

“我,我……”

程月秀慌了,越是看着赫连诺的笑脸她就越是心虚。

一双盈盈水眸情不自禁地转移到了马俊英身上,只是这一眼,让她心中所有的希冀全都化为了幻灭。

那心爱的人啊正在干什么?

那低着头不言不语喝酒的男子,真的是自己这几个月以来倾心相对的人吗?

他就这么事不关己地低头饮酒,真的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吗?

程月秀身子一晃,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然停止,就连呼吸都停滞了几下。

马俊英的反应也被不少人看在眼里,特别是还有程月秀的父亲程大人。

程大人之前的确看好马俊英,而且两人都在翰林院供职,虽然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走得更长远,但是想要升个四品从四品的官员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特别是马俊英家世一般,即便有学问又如何?没有强大的家世给他做支撑,只怕他以后在官场上还不如榜眼和探花走得更长远。

程大人看中马俊英的就是这一点,毕竟他已经当官近二十年,怎么也比马俊英圆滑得多。

只是可惜,这次的如意算盘是落空了,他千方百计地让女儿接近马俊英,奈何人家仍旧是半推半就,连个准话都没有。

程大人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他本就是个官痴,之前为了能从地方调到京城为官,可谓是花尽了大力气。

现在有这么一个不用花银子不用走人脉的绝佳机会摆在眼前,他怎能不心动?

只是……

程大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心中总归有些不忍。

他不像严向开,只有严如春一个女儿,他的正妻就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再加上庶子庶女,府中孩子也有七八个了。

孩子这样多,他怎么会只在乎一个女儿?

一想到家中幼子,程大人原本坚定的心就一开始动摇了。为了自己升任京官,他们程家已将大多数钱财用尽了,若想再给儿子谋个可观的前程,还是有几分困难的。

程大人心中算计着,老皇帝和赫连诺却根本没有给他再多做考虑的机会。

“程大人,今日您就在这里,敢问令嫒可有婚约在身?”

赫连诺笑的云淡风轻,手指腹漫不经心地摩挲着手里的酒杯。

“正是,程爱卿,若是令嫒已有婚约,那这件事就……”

还未等老皇帝说完,程大人已经当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大殿中央,不知是因为惊喜还是激动,他的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

“回陛下,微臣,微臣的女儿并无婚约在身,微臣感激赫连太子慧眼,谢陛下隆恩。”

嗡!

一双水眸还紧紧定格在马俊英身上的程月秀,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人打了一棒槌一般,整个人都晕晕沉沉的,眼前也黑压压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

她微微晃动了两下身子,好不容易才醒过神来,唇边苦笑溢出,一口银牙已经将嘴角咬破,满嘴全是腥甜的滋味。

父亲的反应本就在意料之中,只是她没有想到,父亲都已经站出来说了这样的话,她的意中人居然还在无所事事地喝着酒,甚至还跟旁边的人聊起了天。

这就是她瞎了眼睛也要嫁的男人!

果然是强扭的瓜不甜啊!

程月秀一双水眸从马俊英身上不着痕迹低落在了林媛身上,眼中的恨意显而易见。

都是因为这个小村姑,小贱人,若是没有她,马俊英早就跟她定亲了,哪里还会有今日的事情发生?

老皇帝和赫连诺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到了,甚至连老皇帝给了她什么封赏,她也没有心情去关注了。

隐约间,程月秀仿佛听到老皇帝封赏了自己一个什么公主的名头,但是这些都不能再唤醒她心中的喜悦之情了。

恍惚中她感觉到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袖,好像是让她出去谢恩。

程月秀苦笑一声,木偶一般走到了大殿中央,跪在父亲脚边,声音冷凝:“臣女谢陛下隆恩。”

老皇帝点头微笑,又说了一些场面话才让程家父女起身回去坐下了。

程月秀梗着脖子站起来,平素里对父亲百般撒娇的她此时却格外冷淡,冷淡到连程大人自己都觉得脸上无光了。

既然已经解决了和亲人选这个大麻烦,老皇帝的心里也算是一颗石头落了地,人选是西凉太子自己定的,程家人又没有异议,在老皇帝看来这就是最完美的结果。

只是可惜,赫连诺显然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

轻声咳嗽了一声,赫连诺有些遗憾地说道:“四弟真是好福气呢,有父王为他操心终身大事,还有我这二哥为他亲自远走大雍挑选皇子妃。哎,只是可惜了本太子了,眼看就要二十岁了,别说太子妃了,府中就是连个伺候的女子都没有啊!”

赫连诺的一番话立即将在场失落人们的心重新吊了起来,老皇帝也警觉地竖起了耳朵。

这个西凉太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是说好了和亲是给四皇子选皇子妃的吗,现在已经选好了人了,怎么他又开始叫唤了?

莫非……

老皇帝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掌上明珠,即便他希望翠微能够早日走出当年的阴影,但是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远嫁西凉。

即便对方是个太子,以后还有可能成为一国皇后。

说起来,大雍的皇帝也算是个不错的父亲,即便想要通过和亲的方式与西凉永葆友好关系,但是也不会为此而将自己的女儿拱手送人。

他跟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特别是在那件事之后,这个想法就更加根深蒂固了。

咳咳,咳咳。

老皇帝咳嗽了一声,笑着打哈哈:“赫连太子一表人才,将来定然会找到世间最优秀的女子为良配的。”

“哦?陛下也觉得诺一表人才吗?”

老皇帝的话刚说完,赫连诺就立即眼睛放光地顺杆爬上来了。

老皇帝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口,上不来下不去。

他刚刚只是客套而已,若是真说一表人才的话,好像还差那么一点儿,至于差在哪儿,他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觉得这个一身华丽服饰的西凉太子实在有些像个绣花枕头了。

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出口了,老皇帝自然不能再改口,只好干笑着点头:“是,赫连太子一表人才,仪表堂堂,实乃人中龙凤,西凉王好福气啊!”

这次的夸赞可比刚才的敷衍走心多了,赫连诺脸上的笑意也更加明艳了几分,当即便一脸兴奋而期待地对老皇帝说道:“原来陛下也觉得诺一表人才仪表堂堂,既然如此,诺也不再绕弯子了,就直接跟陛下说吧!”

说什么?

老皇帝一脸懵傻,只见原本歪坐在椅子里的赫连诺突然正色起来,十分严谨地整理了一下衣襟,站到了大殿正中央。

“大雍皇帝陛下,皇后娘娘,在下西凉太子赫连诺,对贵国翠微公主一见钟情,再见定情。诺愿以一生福运为媒,迎娶翠微公主为西凉太子妃,还望皇帝陛下皇后娘娘割爱,诺定当诚心对待,疼宠一生。”

咣当!

两只杯子落地的清脆声音从不同的方向响起,顿时震惊了整个大殿。

苏皇后袖子微微一动,将桌上酒杯不小心扫到了地上。

正在低头默默饮酒的苏天佑也手指微颤,手中杯子连酒带杯一同掉落在地。

赫连诺的请旨实在来得太过突然,虽然之前老皇帝也隐约看到了一些苗头,但是都及时地遏制在了摇篮里。

哪成想,这家伙居然就这么给他下了个套,借着他的话就将话给说了出来。

他该怎么接?

不行?那岂不是直接把自己之前的话给推翻了?都说金口玉言,他贵为皇帝如何能做出尔反尔之事?

答应?

这不是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逼吗?

别说是只见过一次面的赫连诺了,就连跟翠微从小一起长大的苏天佑,翠微向来都是爱答不理的。

这孩子的脾气他最是了解,跟自己年轻时候一模一样,认定了一件事一个人就一定要做到头做到底。别说不撞南墙不回头了,就是撞了南墙恐怕都不会回头,非要把南墙弄出个窟窿来越过去才行。

“这……”

老皇帝心中苦闷地很,脸上的皱纹一瞬间深了许多。

一直沉默不语的苏皇后当先接过了老皇帝的话头,有些话老皇帝不能说,但是她这个当皇后的却是可以说的。

更何况现在在说自己女儿的事,她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嫁去西凉那个荒凉贫瘠的破地方!

“赫连太子,你这次来大雍不是为令弟迎娶和亲公主吗?怎么说到了自己身上?更何况,一国太子成亲,可不是小事呢!此事还是回禀了西凉王之后再做打算吧!方才的话,本宫就当你是酒后失言开玩笑,做不得数了。”

苏皇后毕竟是一国皇后,虽然这些年身子不好,早已不问世事,但是说出的话来确实分量十足。

林媛在心里给这个病怏怏的皇后点了一百个赞,不愧是苏狐狸苏哲的亲妹妹,说话滴水不漏!

赫连诺也被这个突然开口的苏皇后给惊到了,谁能想到一直言笑晏晏不怎么开口的温婉皇后也有这么厉害的一面?

说起来,苏皇后的话也是对的,此次和亲的确是为四皇子,而且赫连诺身份尊贵,并非一般皇子可比。

他挑选的太子妃将来是要母仪天下的,这样重要的人选怎能凭一个小小太子就能轻易决定?

不过,赫连诺早已想到了这件事。

“哈哈,这件事皇后娘娘就不必担心了,诺在启程来大雍之前就曾经跟父王说起过。不瞒娘娘,诺在西凉也挑选了很久的太子妃,只是从来没有找到让诺心仪的女子。”

“在来之前,诺已经跟父王回禀过,若是诺在西凉寻到了心仪的女子,定然会迎娶回国。而父王也已经答应了诺,所以,皇后娘娘,这件事您就大可放心吧!”

放心什么!这才是最不放心的地方!

苏皇后秀眉紧蹙,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去西凉啊,而且她的女儿也不是那种贪图富贵的女子,更不会跟朝中一些大臣一样,想要依靠女儿来升官发财。

她的女儿是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别说去西凉当太子妃了,就是直接当皇后当太后她也不允许!

最重要的就是,苏皇后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意,她的心里还在惦记着那个死去多年的侍卫,让她嫁给赫连诺?做梦!

苏皇后无话可说了,老皇帝也紧紧蹙着眉头,似乎已经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了。

苏皇后给自家大哥使了个眼色,苏哲心领神会,立即开口笑道:“赫连太子,您这一张口就说要娶我们的翠微公主实在有些孟浪了。想必太子也知道,翠微公主是陛下和皇后娘娘的掌上明珠,这么多年还未出嫁,也是因为帝后二人怜爱公主,想要为公主觅得一位如意郎君的。”

他顿了顿,带着几分胜券在握的信心,笑着看了翠微公主一眼,继续说道:“这样吧,我们不妨来问问公主的意见,若是公主点头,太子就如愿以偿,若是公主不点头……”

若是公主不点头,那就任凭赫连诺再如何纠缠,都无济于事了。

老皇帝和苏皇后都微微松了口气,就连苏天佑也放松了身子。

翠微对死去多年的侍卫的感情,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让她点头答应嫁给赫连诺?

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但是很意外,今日的太阳就是从西边出来的。

翠微公主慢慢抬起头来,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久违而灿烂的笑容,她薄唇轻启,三个字轻飘飘地吐了出来。

“我愿意。”

------题外话------

啊啊啊,我回来了~西安的羊肉泡馍真好吃~哈哈~老爸临上火车前还又去吃了一碗才罢休呢,吼吼~

荐好友文《八块八:高冷总裁带回家》文/陈小笑

不小心把前男友的哥哥给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熊宝贝要哭了,生平第一次上俱乐部找“少爷”,竟然误惹上了罗市第一黄金单身汉,男神榜排行第一的于家大少,货真价实,金闪闪的天价总裁于少卿。

“帅不帅?如果比前男友还帅,那就把男友哥哥发展成现男友啊!”

熊宝贝偷瞄了眼身旁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啪嗒,口水滴了下来——

BUT,发展成现男友,伦家,HOLD不住啊!

最终,熊宝贝留下8块8补偿费,逃之夭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