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忍痛割爱/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是不是被程月秀看得有些心虚,马俊英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清了清嗓子道:“敢问和秀公主寻下官可有什么事?”

程月秀一口老血梗在嗓子眼儿里,憋得心口疼痛,却依旧装得云淡风轻:“无事,我只是来寻我父亲而已,正好跟马大人打个招呼。”

其实不是啊,她是专门过来找他想问问他方才为什么不站出来承认他们之间有婚约的!

只是,话到嘴边,程月秀改了口。

马俊英从来没有跟她承诺过什么,刚刚那样的情况下,他若是像魏博宇那样站出来说跟自己有婚约,那才是稀奇了!

程月秀惨然一笑,在马俊英面前盈盈一拜,转身便跟着程大人走出了大殿。

望着程月秀明显有些僵硬的后背,马俊英心头有一股莫名的感觉在四处流动。

这个女子喜欢自己,他是知道的。不过,他从来没有当她是自己喜欢的人,一开始纵容她接近自己,也只是想要以此来拉近跟程大人的关系而已。

对,就是这样,我不喜欢她的!

马俊英默默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也抬脚准备离开了。只是那踉跄的脚步实在是有些虚浮得很。

这边发生的一切,林媛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多少也是看在眼里的。

程月秀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多么单纯可爱的姑娘,但是对于马俊英的感情,她相信是真心的。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是否真心,单看眼神便能瞧得出来。

程月秀在面对旁人的时候或许会有功利心在,但是在看马俊英的时候,她的眼神是澄澈的,热切的,痴迷的。

只是可惜,芳心错付,马俊英对她显然并不上心。不然,也不会有和秀公主这一称号了。

“走吧。”

夏征过分放大的笑脸突然出现在林媛眼前,将林媛所有的视线通通转移到他自认为帅到天际的俊脸上。

林媛好笑地撇撇嘴,收回了看八卦的眼神,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走,回家吃饭,正好我也饿了。”

“对,我也饿了,正好回家吃饭。”

夏征十分赞同,只是那笑容里好像多了几分狡黠,快得一闪而逝,让林媛错以为自己方才只是眼花看错了而已。

大殿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冬日的深夜冷得不像话,即便林媛穿着厚厚的斗篷还是觉得身子难以抑制地发着抖。

一双温暖的大手伸进来,紧紧地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儿,还作怪地在她手心里捏了捏。

林媛手心里痒痒的,漂亮的小靴子在空荡荡的宫道上走着,一时来了玩笑的心思,抓过夏征的手就在他手心里画起了圈圈。

哈哈。

夏征一边躲一边笑:“干嘛?”

“什么感觉?”

林媛的眼睛亮晶晶的,比宫道两边摇曳的烛光还要明亮。

被林媛这歪着小脑袋的模样勾得心里痒痒的,夏征咽了咽口水,要不是现在四周还有不少人在,他非得要把这小丫头按在自己怀里好好地啃上两口才行。

“感觉……像猫在挠。”

夏征挤了挤眼睛,带了几分戏谑和挑逗,凑过来低声补充了一句:“不仅挠的手心痒,心里,也痒。”

感觉到温热的气息吹在自己微微发凉的脸颊上,林媛蹭地就红了脸,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十分粗鲁地扯着夏征的手就往人多的地方走。

一边走,还一边不忘继续用自己的小猫爪子继续挠他手心。

“像猫?怎么可能?老娘我可是母老虎呢!应该是老虎爪子才对!”

噗嗤一声,夏征忍不住笑了出来。

自从那次他不小心说了一句她是母老虎之后,这傻丫头就把这话给记在了心里,好家伙,敢情是来报仇的啊!

“对!”

夏征快走两步,长臂一揽,将她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笑道:“你是母老虎,我呢,就是那只公老虎!要不要试试本大王的能力?本大王厉害着呢!”

说着,还故意挺了挺身子。

林媛两眼一瞪,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刚刚那个猥琐的动作真的是夏征做的?哎呀妈呀,真是太猥琐了!

紧紧地捂着自己的眼睛,林媛一脸嫌弃地将他推到了一边,嫌弃的语气里压抑不住笑意:“发情期的公老虎最是危险,我还是离你远点的好!”

“可是过了发情期的公老虎,就跟温顺小猫咪一样了哦,你确定要离我远远的?”

“确定确定!”

“确定也不行,本大王正处于发情期,早已丧失理智了!啊呜,看我的利爪!”

两人有说有笑,原本冷清的宫道上荡漾着两人肆意的笑声。即便有人侧目,有人反感,但是一看是夏征时,全都识趣地闭紧了嘴巴。

整个京城,乃至整个大雍,宁愿得罪皇子,也不能得罪小霸王啊!

不然,就等着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小霸王给整治吧!

两人一路走着,在快到宫门口的时候,远远便看到有个熟悉的人等在那里,看样子,应该是等了很久了。

林媛将手乖乖放在夏征手心里,眉头微微一挑:“他怎么在那?”

夏征自然也看到了等在宫门口的陆冲,不过他的全部心思都在林媛软软糯糯的小手上,根本就没有闲工夫理会旁的人和事。

“你不是答应了要把那两道菜的菜谱交给御膳房吗?他自然是来跟你要菜谱的啊!”

陆冲是御膳房第一人,虽然不是总管,但是作为御膳房扛把子一般的存在,自然是很在意这件事的。

只不过,林媛心头那股奇异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之前在宫宴上,陆冲突然提出索要菜谱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此时看到他等在这里就更加奇怪了。

如今正是年节,这两道菜的菜谱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非要在这个时候索要吗?

压下心中异样,林媛和夏征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便见到陆冲有些急切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快步迎了上来。

“郡王,郡主。”

看着陆冲恭恭敬敬地对自己行礼,林媛更是奇怪了,他们也算是见过不止一次了,可从来没有这样正式地行过礼啊!

这家伙,是今日被她打败了所以脑子不好使了吗?

夏征挑了挑眉头,偷偷扯了扯林媛的衣角,跟她咬耳朵:“小心这家伙是来找你拜师的!”

拜师?

林媛一张小脸儿立即皱成了苦瓜,一个程皓轩就够她受得了,现在又来个陆冲!

他们两人怪不得能成为师徒,原来都喜欢四处拜师啊!

陆冲自然不知道这两人在说些什么,不过看林媛的脸色多半也能看出来一些端倪,不禁笑道:“郡主误会了,在下不是来求郡主收皓轩为徒的。”

咳咳,咳咳。

没能猜对的夏征尴尬地咳嗽了起来,撇过脸去欣赏空荡荡的宫墙了。

林媛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赶忙说:“我知道,陆先生是来要京酱肉丝和鱼香肉丝的菜谱的吧?还请先生不要着急,等我整理好了以后会派人送去府上的。”

既然不是来拜师,也不是来替程皓轩拜师的,那肯定就是来讨要菜谱的了。

虽然林媛心里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事情并不简单。

陆冲面露尴尬之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身子也有些局促地晃了晃:“其实,其实在下来找郡主,并不是为了那菜谱。而是,而是真的有事相求。”

哦?

林媛挑了挑眉,一双澄澈的眼睛紧紧盯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陆冲抿了抿唇角,开口道:“其实,在下是想问问郡主,可否将方才比赛赢得的那串珍珠卖给在下。在下也知道,这个请求有些过分,只是,嗯,只要郡主开口,多少银子在下都能出得的。”

陆冲神情诚恳,因为一时心急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不过林媛却是看明白了,他是真的很想要那串珍珠。

她也不矫情,直接问道:“陆先生想要这串珍珠,可否让我知道原因?我听说,先生并未婚娶,也没有什么义女,莫非这珍珠是要送给心仪之人的?”

陆冲脸色一变,即便是在有些昏暗的宫道里,林媛还是清晰地看到他的耳朵突然就变得红了起来。

看来她是猜对了。

说起来这陆冲已经四十有余了,但是一直没有婚娶,活脱脱的单身汉一个。

这要是放在林媛以前生活的地方,绝对是钻石王老五级别的单身汉啊。但是在大雍,这个年纪的男人都能当爷爷了,他居然都没有成亲,一定是心中有什么秘密。

“好,我可以割爱,不过,我得要银子。”

林媛痛快地就从袖子里将那串珍珠拿了出来,虽然这珍珠很美,但是她并不是很痴迷,再加上又是赫连诺的东西,她每次看到这珍珠都能想到赫连诺镶在靴子上的那一串名贵珍珠。

这么一想,再看手里的珍珠的时候,就莫名地觉得上边似乎带了一股子不怎么优雅的味道。

陆冲也没有想到林媛会这么爽快地答应他。要知道,珍珠在大雍还是比较罕见的,特别是这串珍珠上还有几颗更加罕见的彩色珍珠呢!

“在下,在下多谢郡主。银子是必须的,多谢郡主忍痛割爱。”

接过那串光润的珍珠,陆冲觉得手心里都在发烫,说起话来都激动地不行了。

“哎,哪里是忍痛割爱?反正我对这串珍珠也不是很喜欢,既然能将它换成银子,何乐而不为?”

噗!

正在欣赏宫墙的夏征突然捂嘴笑了起来。

陆冲也有些意外地看着她,只见林媛明艳的小脸儿上满是兴奋和激动,在说刚刚那句话时,眼睛里的光彩明显比在大殿上得到这串珍珠时更加耀眼。

好吧,他现在算是认同了京城里对林媛的某些传闻了。

这姑娘,果然是跟夏征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对于银子都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痴迷。

只是,陆冲有些犯难了,林媛这么爱银子,那么这串珍珠定然会卖得极为贵了。

他一个小小的御厨,每年的供奉其实也就几十两银子而已,他又不能去民间做厨子挣些钱,只怕很难拿得出合适的银两来啊!

“敢问郡主,这珍珠……”

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林媛也知道,他是在问多少钱。

而且,看陆冲的模样,应该也不是个能拿得出很多银子的人。

林媛随意地将脸颊旁边的碎发抿到了耳后,笑道:“反正这串珍珠也是意外之财,有它没它都无所谓的。既然先生想要,那就一百两银子吧,如何?”

一百两?

陆冲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林媛眨眨眼睛,试探地问道:“太多了?要不,八十两?”

八十两?

别说陆冲震惊地要把眼珠子掉下来了,就连一边的夏征都要拿头撞墙了。

那可是从东陵买到的珍珠啊,上边还有好几颗罕见的粉色珍珠呢,别说八十两一百两了,就是一千两银子都会有人抢着要啊!

陆冲连忙摆手,赶紧说道:“郡主是在开玩笑吗?这,这会不会太便宜了?”

便宜吗?

林媛无所谓地笑笑:“反正也是别人送的,无妨无妨。”

她都这样说了,陆冲也不好再说什么,便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出一百两银子吧!只是,在下今日进宫身上未带如此多的银票……”

“不着急不着急,改天我命人将菜谱送去先生府上的时候,再给我银票就好了。”

林媛摆摆手,见陆冲又要把那珍珠还回来,抢先道:“这珍珠先生就先拿着吧,以先生的为人定然不会坑了我这一百两银子的。啧啧太冷了,若是先生没有别的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摆了摆手,林媛拉着一脸阴郁的夏征就往宫门口的轿子走去,临上轿子的时候还扭过头来,笑靥如花地说道:“提前祝先生早日抱得美人归了哦!”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陆冲心里暖洋洋的。

看着那小轿子晃悠悠地走出宫门,再看看手里温润的珍珠,陆冲有些晃神:“早日抱得美人归吗?不知还有没有那么一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