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鸡丝肉汤面/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里如何闹腾,在林媛和夏征看来,这些完全都是不相干的事。

不过今日的夜晚,对于林媛和夏征而言,依然是个不眠之夜。

林府门口,林媛当先跳下马车,一回头,夏征居然也跟着下来了。

“咦,你不回家吗?”

夏征挑眉一笑,伸手拉过林媛的小手儿就往府中走去:“西凉狐狸在大殿上来了那么一出,你觉得今晚老头子和娘还能回来吗?与其回去了看着大哥大嫂卿卿我我,还不如留在这里陪你呢!”

林媛无语,看着夏征比自己还急切的脚步,都有些怀疑这家伙根本不是姓夏,而是姓林。

说起来也是奇怪,别人家的男人基本都不愿意自己媳妇儿回娘家住,更不要说自己也跟着去娘家住了。

偏偏这家伙就是与众不同,还没成亲呢,就想着天天在她家赖着,真不知道他脑袋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今晚是除夕夜,按照旧礼是要通宵守岁的。

虽然现在已经快要子时了,但是府中的小家伙们还是依然高兴得不行,一进门就听到小林霜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了。

林媛唇角一勾,整个晚上遇到的所有烦心事全都抛诸脑后去了。

“大姐,大姐,你回来了!”

别看小林霜笑得最欢腾,但是眼睛也是最尖的,两人刚进门她就举着手里的烟花跑了过来。

林媛这才发现小姑娘在笑什么。

她两只小手里分别举着一根长长的小细棍子,棍子顶端还在呲呲地冒着火花呢!

这东西,不是她小时候经常玩的烟花吗?没想到,在大雍居然也有!

“大姐,你看,烟花!姐夫给买的哦!只有京城里才会有的东西呢,特别好玩,你试试!”

说着,小林霜便将手里还冒着火花的烟花棒子递给了林媛。

这烟花棒子做工不怎么精细,而且比较短,燃了一小会儿就有要熄灭的迹象。

但是即便如此,林媛心里还是十分激动的。

她小时候是住在乡下姥姥家的,乡下没有什么特别好玩的东西,但是每到过年的时候,姥姥和舅舅都会给她买烟花玩儿。

只是可惜,自从长大当了厨师,她已经很久没有回去看望过姥姥了,此时拿着烟花,不自禁地又想起了那个慈祥的老人。

再也没有机会回去了啊!

心中轻轻一叹,手里的烟花已然燃尽了。

“大姐大姐,快来,这里还有好多呢!”

小林霜高声叫着,拉着林媛就往客厅门廊里跑去,那里的确还摆放着几十根这样的烟花棒子,除了这些,还有几个小爆竹。

小永严虽然小,但是毕竟已经三岁了,又是个男孩子,正是急于探索的时候。

小手儿里也攥着一根烟花棒子玩得不亦乐乎,林家信怕他烫着自己,时刻跟在身边,小心翼翼地照顾着。

林薇性子恬静,对这些东西倒是没有什么兴趣,不过谁让今日小林子也在呢!

自从陈若初离开陈家之后,就自己在那个小院子里安顿了下来。

刘氏见他可怜,又怜他是为了林薇离家的,心中早已认定了这个小女婿了,所以经常叫他来府中用饭。

今年除夕,更是将他叫了过来一起过年了。

小林子正将手中的烟花棒子点燃了,送到了林薇手里,看着她紧张地攥着烟花棒子,笑得傻呵呵的。

这还是林媛头一次见到小林子笑得这样呢,也跟着弯了弯唇角。

刘氏不在,只有刘丽敏正呆呆地支着下巴,坐在客厅凳子上看着院子里的小家伙们玩乐。

“娘呢?”

接过小林霜递来的烟花棒子,林媛左右看了看,也没有发现刘氏的身影。

“哦,娘啊,刚才永严不小心打翻了茶杯,应该是去换衣服了吧!大姐,快点,我要给你点燃了哦!”

小林霜随口念叨了一句,就拿着火折子给林媛点燃烟花棒子了。

“好,点吧!”

林媛点点头,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手中的烟花棒子上了。

一边正举着烟花棒子玩得不亦乐乎的小永严默默翻了个白眼儿。

小姐姐要撒谎为什么扯上我?我会打翻茶杯吗?我又不是一两岁的小孩子了!

几十根烟花棒子不一会儿便被几人消灭干净了,等手里最后一根烟花棒子燃尽,林媛有些意犹未尽地抹了一把额头上因为兴奋而微微沁出的薄汗,突然感觉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太对劲儿。

“累了吧?快回来歇会儿!”

刘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站在门口笑着冲他们招手。

几人立即高兴地应了,纷纷回到了房间里。

桌上的热茶也正好了,几人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杯,好不舒畅。

突然,林媛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因为声音太过响亮,竟在满是人的客厅里分外明显。

林媛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微微发烫的脸颊,嘿嘿一笑。

今晚上宫宴上本就吃的不多,回来以后被那些烟花棒子吸引一时忘记了肚饿。

此时玩够了,肚子也开始抗议起来了。

“哈哈,我就说嘛,宫里的御膳根本就不能吃啊!看,大姐又是饿着肚子回来的!”

小林霜哈哈一笑,钻进了刘丽敏的怀里,将中午的话重复了一遍。

刘丽敏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果然是事实胜于雄辩,现在她已经对宫宴有了深深的恐惧了。

刘氏抿嘴一笑,拉过林媛的手坐到了桌边,笑着吩咐海棠:“正好,厨房里有刚出锅的鸡丝肉汤面,给大小姐端一碗来。”

“是。”

海棠眼神闪烁,脆声答应着,十分麻利地就出去了,临出门的时候还有些神秘地回头冲着林媛笑了一下,弄得林媛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很快她就被另一件事给转移了注意力。

“啊对了,娘,夏征呢?刚刚就没有见到他了。”

刚刚她是跟夏征一起进的门,但是一进门林媛就被小林霜手里的烟花棒子给吸引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夏征去了哪里。

怪不得她总觉得方才有件事很不对劲儿,原来是这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难不成是自己回家了?

不可能啊,他就算是回家了也会提前跟她打招呼的。

刘氏还未开口,一边的小林子当先阴阳怪调地嘀咕了一句:“走了呗!瞧你刚才玩得那个傻样儿,是个男人都被你吓跑了!”

啪!

林媛刚从刘氏手里接过来的糕点一扬手就扔到了小林子脸上。

幸好小林子反应及时,头一歪,就把那糕点给接到了手里,还顺手送到了林薇面前。

“大姐送来的糕点,可别浪费了。”

林媛气得嘴角直抽,悔得肠子都快要青了,当初她到底是哪根筋没有捋直,居然把这个腹黑的小毒舌给捡了回来!

不仅登堂入室,现在还把她亲妹妹给拐走了,真是太可恶了。

“还说我?刚才也不知道是谁笑得跟个大傻子似的!要不是身上的衣裳华丽得很,只怕都会认为你就是大街上要饭的小傻子呢!”

林媛嘴巴也毒的很,特别是在跟夏征的事情上,更不容许旁人说三道四。

即便明明知道是开玩笑的话。

小林子撇撇嘴,哼了哼,还想再说什么,被林薇一扯衣袖立即就闭了嘴巴。

“算了,我家薇薇不让我说话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吃大姐送来的糕点吧!”

说着,果真将林薇咬了一口的糕点抢了过来,就着她的手将那糕点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不知是因为小林子称呼的那句薇薇,还是因为他不嫌弃吃自己吃过的东西,林薇的小脸儿立马就红了起来,连耳根子都跟煮熟的小虾一样了。

看着这两人又是秀恩爱,又是卿卿我我的,林媛撇撇嘴,扭过头去不理会他们了。

刘氏却是好笑地摇摇头,正要说什么呢,便见到夏征已经从门口悄没声儿地进了房间里了。

“我就是去了趟茅厕而已,你就思念成这个样子了?看来我还是不能离开了啊!”

噗嗤!

别说小林霜他们了,就连神游天外的刘丽敏也跟着笑了起来,再看到林媛那通红的小脸儿和赌气撅起的小嘴儿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谁离不开你了,谁思念你了,少臭美!”

默默瞪了夏征一眼,正好看到海棠已经端了鸡汤面进了屋。

闻着那香喷喷的味道,林媛顿时馋得食指大动,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眼巴巴地看着海棠手里还在冒着热气的碗。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饿死我了!”

“呸呸呸!胡说什么呢!”

林媛一句话刚说完,刘氏就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拍打在她额头上,还虎着一张脸让她赶紧也跟着自己一样往地上吐了两口口水才作罢。

今儿可是除夕,大过年的自然是要说吉祥话的,只是她说话已经顺嘴了,没想到一秃噜就把那个字给说了出来,活该被骂。

照着刘氏的话做了,林媛嘿嘿一笑,见刘氏嗔笑了她一眼才赶紧拿起筷子来吃了起来。

果然是鸡丝肉汤面,面条上边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堆白白嫩嫩炒的流油的鸡丝,再加上嫩绿嫩绿的小葱花和香菜,漂着油星的浓汤,还有那嚼劲十足爽弹滑嫩的面条。

哇,林媛不顾形象地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嘴,十分享受地呼出一口热气。

还是这样的面条才是真正的饭菜啊,宫里的御膳,简直就不是人吃的啊!

连着吃了两口面条,急得林媛差点呛到。

“慢点慢点,又没有人跟你抢,找什么急啊!”

刘氏一边给她送水,一边体贴地拍着她的后背,虽然嘴上是嗔怒的,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心疼的。

去一次宫里就会饿着回来一次,看来这皇宫就不是人待的地方,以后还是少让女儿进宫的好。

不知想到什么,刘氏心疼关切地看向夏征,刚要开口便听到夏征有些紧张地问道:“怎么样啊,好不好吃?”

林媛知道这是在问她,一边嚼着嘴里的面条和鸡丝,一边猛点头:“好次好次,忒别好次。”

因为嘴里塞着满嘴的食物,林媛说起话来都有些咬字不清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夏征还是听清楚了她要表达的意思,神色间立即就多了几分自豪和得意。

刘氏好笑地摇摇头,方才想要问他饿不饿的话已经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瞧他那得意满足的小模样,比吃了两大碗面条还要高兴,肯定不饿了。

“嘿嘿,大姐啊,你厨艺这么好,就好好评价一下这碗面条呗!”

正腻在刘丽敏怀里咬耳朵的小林霜突然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冲林媛挤眉弄眼。

林媛正低头吃着面条,一大碗面已经被她消灭地差不多了,肚子里有了东西,她也就不再那么急着吃饭了。

听小林霜这么一说,林媛先问了一句是谁做的,在听到海棠说是厨房里新来的厨娘时,才点点头评价了起来。

“这碗面条总体来说还是挺不错的,面条擀的厚薄均匀,切得也粗细相当。鸡丝更是炒的嫩嫩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正得意听着林媛点评的夏征突然有些紧张地追问了起来。

林媛有些纳闷他为什么这么着急,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喝了一口面汤,才继续说道:“只不过这面条样样都好,却煮的有些火大了点儿,小葱花和香菜虽然很嫩,但是切得并不均匀,一看,就是不经常做饭的人做的。”

咳咳。

夏征举拳挡在唇边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奇怪!”

将碗里最后一口汤喝掉,林媛有些奇怪地嘀咕了一句:“这个新来的厨娘到底是不是新手啊?按说这碗面最难的部分就是擀面和炒鸡丝了,她连最难的部分都能做好,怎么到了最简单的煮面条的时候就掉链子了呢!”

咳咳,咳咳。

夏征咳嗽地声音更响亮了,俊俏的脸颊上莫名飞上了一抹红霞。

到底是为什么呢?

或许在场的所有人里就只有林媛不清楚了。

刘氏笑着摇摇头,给闺女倒了一杯热茶递了过去。

小林子和林薇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两人相视一笑,眼神里满是了然和戏谑。

小林霜则嘿嘿一笑,大声道:“大姐啊,这面条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肯定比宫里的御膳强多了吧?那宫里的御厨们啊,个个都是中看不中吃的花架子,我看啊,你有空还不如给这些御厨们好好上一课,让他们也学习学习,省得以后咱们进宫吃饭都跟上刑场一样!”

“呸呸呸!”

刘氏又是一通责骂,冲着小林霜的耳朵就揪了起来。

今儿可真是气坏了她了,先是大女儿说了不该说的话,现在小家伙也跟着学,这才是刚到京城的第一年啊,这两个人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小林霜嘿嘿一笑,赶紧应着刘氏的要求也往地上吐了好几口口水,临了还不忘腻在刘氏怀里好一顿撒娇,直到将刘氏哄得笑了起来才作罢。

一边的小永严小大人似的看着比自己大了三岁多的小姐姐,一脸地嫌弃。

不过小家伙依旧迈着小短腿儿颠颠儿地凑到了刘氏面前,眼皮子一搭一搭的,仿佛快要睡着了似的。

“哎呦,严儿困了吗?来,娘抱抱你睡觉觉啦。”

说着便将小永严抱进了怀里,一边拍着他的小屁股一边哼唱着轻柔的小曲儿哄他睡觉了。

只是,当小家伙钻进娘亲的怀里时,那原本迷离朦胧的眼睛立即精神了起来,哪里还有一点儿困意?

被刘氏“撵走”的小林霜一眼就看透了小弟争宠的小把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扭头就钻进了刘丽敏怀里愤愤地跟小永严大眼瞪小眼儿了。

不过瞪着瞪着,两个小家伙的眼睛全都又酸又涩,不由自主地进入了梦乡。

两个最闹腾的小家伙都睡了,客厅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林家信又开始摆弄起自己新得的砚台了,那是小林子送给他这个未来岳丈的新年礼物。

林薇和小林子凑到火炉旁边低声聊起了天儿,林媛和夏征也坐到了客厅另一边谈笑起来。

只是,夏征的俊俏的红脸让林媛有些诧异。

------题外话------

推荐好友暮夜寒古言种田文:《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一朝穿越大庆朝,二十一岁的大龄女青年桑叶带着五岁的小豆包历经艰险回到乡下老家,却被长舌妇冠上“克夫”之名。

甭管地痞还是二流子,全盯上了这块坏了名声的香肉。

桑叶不堪其扰,彻底暴露凶残属性,提着把剔骨尖刀追砍流氓地痞二十里。

一夜之间,桑氏女威震四方,凶悍之名传遍乡里,自此以后,无人问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