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谢谢你/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抬手摸了摸夏征的额头,林媛一脸担忧:“怎么了这是,病了吗?怎么脸这么红?”

感受到林媛温热的小手儿在自己脸上触碰,夏征正享受着呢,忽而听她说自己脸红,顿时就浑身都感觉不好了。

掩唇咳嗽了一声,夏征眼神闪烁,一向伶牙俐齿的他居然结结巴巴起来:“没,没事。”

真的没事吗?

林媛又不傻,怎么会察觉到他到底有事还是没事?

心中一个念头突然闪过,她有些急切地问道:“呀对了,你出宫以后都没有吃东西呢!是不是饿了?刚刚那面条好吃得很,我再让厨娘去做一碗来吧!”

许是林媛太过忧心的缘故,她的声音也不由自主地高了起来,正在火炉边烤火聊天的小林子突然扑哧一乐,冲夏征使了个眼色,说道:“什么厨娘做的?那碗面啊,全天下仅此一碗,再也没有啦!”

夏征更是满面羞赧了,瞪着眼睛就冲小林子飞了个眼刀。

话说到这个份上,林媛若是还听不明白就真枉费了她这么聪明的脑袋瓜儿了。

“这,这面,该不会是,是你……”

说到最后,林媛自己都诧异地捂住了嘴巴,夏征做的面条?夏征亲手给她做的面条?

天哪!这是真的吗?

在她以前生活的地方,男人下厨可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甚至还有不少好男人以下厨给心爱的女人做饭为荣,觉得这是无上的光荣,更是对心爱的恋人最高也是最普通的爱意。

只是,在这个社会,可不是这样的。

有句话叫做君子远庖厨,虽然酒楼里做菜的男厨子很多,但是高门大户里的贵家公子们可是从来都不进厨房的。

以前林媛做饭的时候,夏征能够陪在她身边都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哪成想,今日的夏征,居然真的在厨房里做起了饭菜。

震惊意外之余,林媛感受到的就是夏征浓浓的爱意和珍视。若不是心中有爱,若不是心中怜惜她,他怎会让自己去厨房里做饭?

林媛突然想起方才进门的一瞬间,小林霜跑上前来跟她玩烟花。

还有夏征不声不响地消失了一顿时间,现在看来,原来那段时间他是在厨房给她做面条啊!

“那面条,真的是你做的?”

林媛总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虽然夏征之前也掌管着福满楼等几个酒楼,但是她还从未听谁说过这家伙下过厨,第一次下厨就能做出这样的面条来,他是天才吗?

看着林媛不相信的小脸儿,夏征也是一脸无奈,这是他第一次下厨,本以为只是一碗简简单单的面条的,但是没有想到做到最后还是没能做到十全十美。

想到林媛给自己的评价,夏征的脸顿时就更红了。

“那个,也不算是,不能全都是我做的。”

听着夏征这支支吾吾难以启齿的言语,林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什么叫不能全都是他做的?难不成……

等等!

林媛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面条,是你擀的吗?”

夏征抿抿嘴唇,摇头:“是,是娘擀的面条。”

林媛无语:“那,那你鸡丝呢?是你炒的吗?”

夏征感觉自己的喉咙已经开始干涩了:“鸡丝,是,是娘炒的。”

林媛忍不住呲呲牙:“那肉汤总该是你熬煮的了吧?”

夏征满脸通红,额头上冒着心虚的冷汗:“汤,汤是厨房里本来就有的。不过,不过那汤可是我亲手热的!”

噗!

林媛觉得自己心口堵着的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热汤和煮汤是一回事吗?这其中的技术含量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好不好啊!

此时的林媛已经无力再跟夏征说什么了,有些颓废地倚靠在他肩膀上,支着脑袋道:“我知道了,看来,你就是做了最后一步了,将这些东西放进锅里煮熟了而已吧?”

夏征干笑着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来,大声道:“不仅是煮面条,我还切了葱花和香菜!”

还切了葱花和香菜!

林媛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地,怪不得她觉得那葱花和香菜切得不怎么均匀呢,敢情也是出自这家伙之手。

她就奇了怪了,夏征这家伙平日里不是也经常舞刀弄枪的吗?擀面条炒鸡丝他干不了情有可原,怎么连菜都切不好呢?

幸好程皓轩那个家伙没有在场,不然的话,被他腰间的软尺那么一量,夏征的脸就别要了!

不过,毕竟是夏征第一次下厨,作为他心爱的女人,聪明如林媛自然是不能给他泼冷水的。

眼珠子一转,林媛笑着抬起了小脸儿,眼睛里满是感动和爱意。

“哎说起来啊,你那碗面条做得……还真是不怎么成功。”

眼看着夏征眼睛里的神采有些黯淡,林媛立即笑着改口道:“不过,这碗面里边可不仅仅是面条和鸡丝而已,我吃进肚子里的是这个。”

这个是什么?

夏征有些蒙了,倏地便感觉到林媛的小手儿已经攀上了自己的胸口,在砰砰跳着的心脏处按住了。

夏征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即便隔着好几层衣服,但是他跳动的心脏依然能感觉到林媛手心里的温热。

那热度,甚至越来越炽热,越来越热烈!

“这儿,你的心意,还有你的怜惜。”

林媛的声音轻柔地如同飘飞的羽毛,她的眼神甚至比房中熊熊燃烧的火炉还要热烈。

夏征心头一震,温热的大手不由自主地覆盖住了按着自己心口的小手儿,脸上亦是红扑扑的。

只是这次的红,不是羞赧和不好意思,而是爱意翻涌的浪潮,是褪不去的永生爱恋。

“谢谢你,媛儿。”

简单的一句话,却道尽了夏征心中所有的感受。

其实,他想给林媛亲手做一次饭的念头已经存在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

更重要的是,他从未下过厨,即便之前看过林媛做饭,但是真到了让他上阵的时候,他才知道做一次饭是多么地不简单。

“傻瓜,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林媛的声音婉转温柔,听得夏征心里痒痒的。

心中那团快要被熄灭的热情重新点燃起来,再次变得眉飞色舞起来:“你若是想谢谢我,以后就天天跟我在一起,哪儿也不许去!”

林媛好笑地歪在他的怀里:“好啊,但是你要天天给我做饭吃才行!”

“必须的!以后家里的饭菜不用你动手,都让为夫来做!赶明儿为夫就去洞天找高轩学厨艺,势必要学成归来,只为夫人一个人做饭吃!”

林媛勾唇一笑,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

夏征嘿嘿一笑,紧紧地搂住了怀中的人儿。他甚至都忘记了此时是在林府的客厅里,房间里不仅是他们两人,还有林家信和刘氏等人。

不过这又有何所谓?

反正他们已经定亲了,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要成亲了,抱一抱也无可厚非。

林家信低头忙活着手里的砚台,刘氏轻声哄着怀中的小永严,虽然眼角余光看到了这边的情景,不过也只是微微弯了弯唇没有说什么。

女儿女婿相亲相爱,她这个当娘的才会开心啊,反正也是在自己家里,又没有外人在,什么流言蜚语,靠边去吧!

相较于这两人的不在意,其他人倒是有些羡慕了。

小林子眼热地扫了这边一眼,心中憋闷不已,他也好想将林薇搂在怀里好好地爱一爱啊,可惜,别说定亲了,两人年纪还小呢!

正抱着已然熟睡了的小林霜的刘丽敏,眼中的艳羡之色最是浓郁。

她突然想到了吃团年饭之前,她在自己的梳妆台上发现的那个小纸条。

上边的字迹熟悉得很,即便只是一眼,她也能猜出来那是夏痕送来的。

他说子时的时候会带她去城中最高的地方看烟花,可是……

刘丽敏看了看外边的时辰,再有一刻多钟就要到子时了,她要找个什么样的借口离开客厅呢?

许是太过专注,刘丽敏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抱着小林霜的手差点松开,熟睡中的小姑娘差点就从她腿上掉到地上去。

不过即便没有掉下去,但是猛然袭来的坠空感还是把小林霜惊醒了。

若是平时,这丫头突然被惊醒肯定是要闹起床气的,但是今日的她一反常态,眼睛还没有睁开,就揉着眼大声问道:“是不是子时了?是不是要表演烟花了?”

被她这么突兀地一叫,原本安安静静的客厅里顿时就热闹起来了。

“小妹不是睡着了吗?怎么突然醒了?”

林薇掩唇,好笑地看着她,起身回到了凳子上坐好。

小林子也跟着走了过来,还不忘一本正经地说瞎话:“哎,小妹你醒的不是时候啊,这子时刚过呢,你瞧,我们都看完烟花回来了,正打算回房歇息呢!”

说这话的时候,小林子脸上一副惋惜和同情的神情,若不是在场的人都知道真相,恐怕真的要被他的正经模样给唬到了。

小林霜一听表演过了,立马就精神了,小脸儿一垮,期期艾艾地差点哭出来。

林薇嗔笑着扯了一把小林子的袖子,对小林霜安慰道:“小妹醒来的正是时候呢,还有不到一刻钟就到子时了。正好,你先吃点糕点垫补垫补,等会儿我们去屋顶看烟花的时候才不会觉得冷。”

原来还没有到子时啊!

小林霜立即欢欣地跳了起来,又是笑又是叫,就连刘氏怀里睡得迷迷糊糊的小永严也睁开了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她。

说起来,这是林家人在京城过的第一个真正的新年,虽然去年他们是正月十五之前到达京城的,但是除夕和初一都是在林家坳里过的,所以对于京城的新年还是很期待的。

而最让几个小姑娘期待的,就是除夕夜子时的烟花表演了。

京城的烟花可不比旁的小地方的烟花,是朝廷发放银两购买再集中投放的。

这样的烟花,不仅数量多,而且种类也多,每年都能吸引不少人出门观看。

别说京城里的百姓了,就连京城外的一些小村子都能看到呢!

也难怪小林霜会这么期盼着今晚的烟花表演了。

“好了好了,快别跳了,赶紧过来吃点东西喝点热茶,再把披风斗篷什么的都穿好,等会儿去了屋顶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许再像现在这样闹腾了,听到没有?”

小永严已经醒了,刘氏将他交到林家信怀中抱着,就将还在闹腾的小林霜拽了过去,又是给她拿糕点御寒又是给她穿衣裳的,还不忘时刻叮嘱着小林子和夏征好生看管着她。

不过虽然叮嘱了小林子和夏征,刘氏还是对这两个人不怎么放心。等会儿真上了房顶,他们肯定只顾着眼前的人儿了,哪里还管得了小林霜?

于是,刘氏便又将海棠叫了过来,让她时刻跟着小林霜,一定要注意她的安全。

京城里的高楼大院实在是太多了,想要看到最美最全的烟花表演,自然是站得越高越好了。

几个孩子都收拾妥当之后,便相继爬着梯子上了靠近后院的一处厢房的房顶,那个房顶是平的,正好可以站人。

虽然现在距离子时还有一些时间,但是大家都等不及了,宁愿在房顶吹风也不想在房间里坐着了。

刘氏无奈,只好也跟林家信一起抱着小永严来到厢房的下边等着了。

小永严还太小,让他上房顶有些不安全,索性几人就都在楼下等着了。

眼看着子时快要到了,刘丽敏更是心急如焚,咬咬唇瓣凑到刘氏身边嘀咕了一句什么。

刘氏担忧地看看她:“身子不舒服?要不要让丫丫给你瞧瞧?”

当然不能让小林霜瞧了,让她瞧了不就暴露了她没有病的真相了吗?

刘丽敏赶紧摇头,连声道:“没事没事,可能是年底这几天太忙了,今晚上又熬夜有些累了。反正也快要到子时了,我就提前回房去了,收拾收拾应该也过了子时了。”

古人讲究守岁,但也不是一直守着,过了子时就能上床歇息了。

刘氏担忧地拍拍她的手,关切嘱咐她不用非得守岁早些休息之类的话,又嘱咐伺候刘丽敏的两个小丫头尽心侍候着才让她回房去了。

原本时辰就已经接近子时了,刘丽敏正着急呢,被刘氏拉着又说了这么多话,心里更是急得跟什么似的了。

一路小跑着回到了自己暂住的院子里,连头都没有回,就让伺候她的两个小丫鬟出去玩了。

今夜是除夕,小丫鬟们巴不得能自己出去玩呢,立即就高兴应着结伴去高处等着欣赏烟花了。

刘丽敏房里灯火通明,她刚把房门拴好就感觉到后背有一个人影欺了上来。

“啊!”

被吓了一跳,刘丽敏差点惊叫出声,一回头就对上夏痕似笑非笑却又略带几分责备的眼神。

“小爷等了你好久了,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虽然是责备的话,但是语气里的欣喜还是抑制不住地往外冒。

跟夏痕这么近距离地站着,刘丽敏的心里仿佛有一只小鹿在不老实地乱窜乱跳,小脸儿也微微红了起来。

“我,我可没有答应你要去……哎!你干什么啊!”

刘丽敏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夏痕一把抱在了怀里,后边的话也被淹没在他略带霸道的话语里。

“小爷都来了,你舍得让小爷空手而归吗?走!”

“走”字音落,刘丽敏房中后墙上的高窗便突然打开,夏痕一手抱着她十分轻巧地越窗而出,临走还不忘顺手从屏风上将她的斗篷取了下来。

斗篷兜头兜脑地罩了下来,刘丽敏只感觉到夏痕有力的手臂紧紧地禁锢着自己,生怕自己会掉下去一般。

夏痕本身轻功绝佳,但是带着一个成年人终归是有些吃力的。

可是即便如此,今晚的他依然身形矫健,几个起落便带着怀中人儿来到了京城中最高的一处酒楼顶上。

这处酒楼虽然最高,生意却不是最好的,所以今晚上的人也不算太多。

小心翼翼地在房顶上坐好,刘丽敏还有些心有余悸,她毕竟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女子,被夏痕抱着飞了这么久着实有些头晕。

“幸好,还没开始。”

夏痕嘻嘻一笑,挨着刘丽敏坐了下来,还顺手将她身上裹着的斗篷紧了紧,呲牙一笑,露出两排白晃晃整齐的牙齿。

刘丽敏眼前一晃,心跳再次加快了。

------题外话------

所有的妈妈们,节日快乐哦~永远年轻幸福~

今年是我的第一个母亲节,带着我闺女,我妈妈,去看我妈妈的妈妈,哈哈,一起来过母亲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