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团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

随着一声象征开始的爆竹在天空中炸出一朵奇异的火花,京城里的烟花表演拉开了序幕。

京城果然是京城,烟花一个挨着一个,先是几朵花团锦簇的五颜六色的烟花飞上天空。

紧接着又是几朵奇形怪状的烟花在天边飞出,那零星的花瓣闪烁着不同的形状与光点。

幸好今日的天幕并没有群星,不然定要被这漂亮的烟花给挤兑地无地自容了。

坐在京城中最高的位置观看烟花,刘丽敏只觉得眼前缭乱极了,但是那星星点点的焰火却好似带着勾人的魅力一般,让她一点儿也移不开眼睛。

这样近的距离,这样大的焰火,让刘丽敏竟一时迷离,差点以为它们不是在天边飞起,反而就在自己眼前一般。

夏痕离京多年,也很久没有见过京城中的烟花表演了。就连以前他在京城中居住的时候,也很少见过。

毕竟他以前的身体状况是不容许他在寒冬中观看这样美丽的烟花的。

但是看到今日的焰火,夏痕的心竟然出奇地安宁,一双妖魅的凤眼甚至都没有看那烟花一分一毫,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身边这个名叫刘丽敏的女子身上。

活了近四十年,他在病中就有二十年光景,剩下的十多年更是在无穷无尽的漂泊浪荡中度过。

原本以为那样的潇洒就是自己此生所求,却不想,他也会有为一个人驻足停留的心思。

而且这个心思竟是那样的强烈,甚至已经等不及了。

夏痕唇角不自觉地勾起,目光也从刘丽敏灿烂光华的俊俏脸颊上锁定在那半张的菱唇上。

身体微微前倾,夏痕感觉到自己的呼吸突然快速了起来,心跳更是加快了好几个节拍。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那菱唇殷红,鼻尖似乎已经嗅到了刘丽敏身上淡淡的处子香气和微微散发着的沁人心脾的淡淡酒香。

夏痕嘟起了嘴巴,手也不由自主地攀上了刘丽敏的肩膀。

突然手下用力,将她的头扭到自己面前,唇瓣也顺势欺了上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夏痕惊诧地捂着烙着红红手掌印儿的脸颊,诧异而受伤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嘴唇抖了抖,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而对面的女子,也正诧异地举着自己微微僵硬的手,放不下也收不回来。

她那微张的透着满满诱惑力的菱唇,此时因为羞愧而变得更加殷红。

“我,我以为,是哪个登徒子……”

结结巴巴地解释着,再想到刚才突然出现在眼前放大了的俊脸,刘丽敏的结结巴巴顿时变成了尴尬和羞涩。

都怪眼前的焰火太过美丽,她全部心思都在烟花上,竟然忘记了身边其实还有一个男人存在的。

从豆蔻年华开始,她就没有怀春的念头,终于遇到了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了,居然还因为眼前的烟花给忽略了。

刘丽敏心里是万分无奈而懊悔的。

怪不得娘总是说她缺根筋,她可不就是缺根筋?

“我,我真的给忘了,你,你在我身边了……”

说到最后,刘丽敏自己就不好意思开口了,声若蚊蝇。

夏痕吸了吸鼻子,撇了撇嘴,有些怨念地看着低着头红着脸的刘丽敏,深吸了一口气,自己挑中的女人,就是挨打也要受着!

“无妨,看烟花吧!”

扭过头去,夏痕期期艾艾地放下了原本捂着脸颊的手,凄凄惨惨地去看烟花了。

刚才的情到浓处被一盆冷水浇灭,此时的他是真的没有心思去亲吻刘丽敏了。

再说了,他还害怕这彪悍的小妞儿会再给自己一巴掌呢!

因为在他看来,这小妞儿的话都是托词,其实她就是还在生气他当初的不告而别。

罢了罢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再等等吧!

“那个,这个……”

正在心里默默流泪的夏痕突然听到刘丽敏支支吾吾地似有话要说,心中一个念头蓦地闪过:莫非她答应跟自己……

“你想说什么?”

眼睛放光,声音高昂,夏痕重新恢复了生机。

只是可惜,又再一次被无情地浇灭了。

刘丽敏搅着手指头,有些担忧地问道:“我是想说,你没有生气吧?你不会把我一个人留在这房顶上吧?这里实在是太高了,我,我根本下不去……”

相比于京城最高的酒楼房顶,林媛几人所在的家中厢房屋顶就要差得多了。

不仅视线不够开阔,甚至有些放得比较低的烟花都会被旁边的高房子挡住。

这个时候的烟花还是不够完美的,所以为了保证京城的安全,烟花是在城中一个很大很大的空地上燃放的,而这个地方距离林媛他们家就有些远了。

如此一来,想要看到全景还真是有些困难。

不过即便如此,林媛几人还是兴奋异常。

“哇哇,瞧那边,好大的花啊!看那亮闪闪的样子,跟糖人一样!”

小林霜拍着小手儿在屋顶上又蹦又跳,嘴里三句话句句离不开吃的。

“还有那边,是桃子,对,是桃子!”

“这个这个更好吃,一定是甜糕!上边还点缀着桂花呢!”

原本还在观赏烟花的众人此时都被她的话给逗乐了,林媛无语扶额,虽然知道这个小妹是个活脱脱的吃货,但是今日还是让她大开眼界了。

这丫头明明刚刚才吃过东西的啊,怎么这会儿一句一个吃食,跟三天没有吃饭似的呢!

“嘿,看,丫丫在吸口水呢!”

夏征突然用胳膊拐了拐她,笑得一脸奸邪。

林媛更是无语了,因为刚刚她不仅看到了小林霜对着天空吸口水,甚至还听到这丫头肚子里咕噜咕噜叫唤的声音了。

果然,还不等林媛说什么,那边小林霜已经转过头来,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大姐,我饿了!”

林媛:……

一场烟火表演终究是没有看到最后,几人在小林霜催饿一般的魔音中,全都抱着肚子下了屋顶。

幸好厨房里还有一些晚上吃团年饭时剩下的饭菜,直接热了给他们端来就行了。

虽然古人有过年期间不开火的习俗,但是对于家境好的人家,可是不在乎这些的。

林媛和夏征没有赶上晚上吃团年饭,此时正好补上,也是吃得欢欣快乐。

刘氏惦记着早早离开的刘丽敏,便让海棠去她的院子问她要不要再吃点东西。

海棠很快就回来了,说是刘丽敏一回房便睡了,屋里的灯都灭了,想必已经睡熟了。

刘氏不疑有他,念叨了一句“早点休息也好,就不要打扰她了”,便继续给小永严添饭了。

虽然旁人没有察觉到这个异常,但是敏锐的林媛可是嗅到了不一般的味道。

从刘丽敏房中发现了疑似夏征聘礼的摆件,林媛回来后就找机会将这件事跟夏征说了,果不其然,那些瓶瓶罐罐屏风什么的,果然都是安乐公主给夏征准备的嫁妆。

如此一来,夏痕的地下恋人也终于锁定了。

“二叔今晚不在府中。”

给林媛夹了一个四喜福袋,夏征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林媛嘴角抽了抽,这家伙果然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还没有说什么呢,他就已经猜到了她心中所想。

看来以后一定要小心行事,特别是见到了美男子的时候可得小心翼翼地去偷瞄了,不然被他抓住了把柄就坏事了。

眼睛在夏征脸上不怀好意地来回瞄,林媛心里却在不地道地冒坏水儿。

京城的新年大体上跟林家坳还是差不多的,无非就是各个府邸来回走动拜年而已。

不过初一早上的时候,皇帝是要带着皇室宗亲去祭祖的,这些事自然都是宫中的,对于林媛而言却是没什么关系的,早上起来先给爹娘拜了年,又热热闹闹地吃了顿饺子。

夏征和小林子昨晚上是歇在老烦以前居住的院子里的,不过听底下伺候的小厮说,他们两个人即便不住在同一间厢房,但是晚上还是热闹了好半天才罢休。

至于如何热闹,林媛几人就不清楚了,只是看两人早上起来以后互看不顺眼的模样就知道昨晚他们在热闹什么了。

小林子刚刚离开陈家,但是他以前毕竟是陈家布庄的二把手,在京城里也积攒了一些人脉,若想白手起家,自然是要跟这些人好好走动的。

所以早上给林家信两口子拜完了年以后,他就立即回到了自己的小宅子里,准备礼物去京城的商户朋友家拜年了。

小林子是单独一个人出来的,身边没有用得顺手的小厮,也没有服侍的人,刘氏心疼他,就在林府临时点了两个机灵的小厮陪着他。

临走的时候,小林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回头来跟林媛说道:“豆腐坊那几个孩子,若是大姐方便的话,我想把他们接到京城来给我帮忙。不知大姐能否……”

原来是为了那几个孩子。

小林子不提起,林媛都差点忘了驻马镇上还有一群小孩子等着小林子回去呢!

“他们原本就是你带来的,而且现在也一直惦记着你,等着你回去呢。既然你已经从陈家脱离出来,自然是要做一番大事业的,身边没有可靠的人不行。这几个孩子都是稳妥的,过几天我着人捎封信回去,他们若是想来京城的就跟小河一起来吧!”

小林子感激地看着林媛,再想想陈家的人,立即就分出了亲疏远近来。

“多谢大姐成全。”

林媛摆摆手,笑道:“都是一家人何必说这么客气的话。”

此话更是让小林子心中熨帖,虽然还没有跟林薇定下什么,但是林媛早已将他看做了家人。

又跟林媛说了几句话,小林子便带着两个小厮离开了。

他走了,夏征也耸耸肩有些颓然地跟她说自己也要去拜年了。

其实往年夏征是不屑于去各个府中走动的,顶多就是去宫里给老皇帝淑妃等人拜拜年,再去苏府跟苏天睿说说话就罢了。

但是今年不同了,即便夏征再不想跟京城中的权贵们交往,还是要去拉拉关系走动一番的。

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林媛多着想。

目送夏征离开之后,林媛便回到了客厅里。

一进门,就看到刘丽敏正满面春光地坐在圈椅里发呆,还时不时地傻笑两声。

林薇和小林霜坐在一边悄悄看着,两人嘀嘀咕咕地,虽然听不清楚她们说的什么,但是从笑得荡漾的脸颊上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刘氏也好笑地坐在对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张妈妈和海棠说着话。

刘丽敏那小模样,一看就是在想念意中人了,只不过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居然能入得了刘丽敏的眼。

一想到刘丽敏当初站在门口撵走来说媒的媒人,甚至还跟媒人对骂的场景,刘氏就觉得此时发春傻笑的刘丽敏简直是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似的了。

不过这样也好,刘丽敏总归是年纪不小了,若是再不寻个合适的人家,只怕真的要当个老姑娘了。

只是不知道刘丽敏心中的男子是谁,找个机会一定要好好问问她,也好给她参谋一番。

刘氏在心底拿定了主意,再看刘丽敏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暖文

《墨少,您的萌妻好甜》/岚歆

PS: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轻松和谐,欢迎路过的妹子跳坑

简介:做为S城呆,萌,潮的赫连萌,从小到大走到哪里都是赞扬不断,可当她在另外一座城市遇见抠唆,无耻的墨煜然,深觉原来的大好年华全被这人转变的一丢丢不剩,莫名其妙的堵在厕所外让上交所费,公开课被点名当所有同学面朗诵''''离骚'''',这些还没完,在地下N米的洞穴内她还要接受墨渣男的强迫表白。

——

“呆萌萌,把手伸出来。”某然嘴角上扬,伸出的右掌指尖里攥着一只指环。

“然哥哥,你的手好凉,触感润滑,摸起来像果冻!”

“你确定摸到的是我手指?”话音刚落张口含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