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会客聊天/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一这天,林媛窝在府中偷了一整天的懒,不是跟小林霜几人说笑,就是看着刘丽敏傻傻地呆笑,倒是也过得舒畅。

说起来,林媛是新晋封的公主,刘氏又是有诰命的,过年的时候是不会清闲的。

但是因着之前有赫连诺求娶翠微公主一事,再加上程月秀突然成了和秀公主,京城里不少人一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初一这天不是去上峰走动,就是到程府送礼了。

这倒是让林媛他们一家人都清闲了一整天,直到用了晚饭之后,夏征才微红着脸登门了。

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酒香,不用问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刚从哪家赴宴回来。

以前鲜少见过夏征喝酒,即便喝了酒也从未像今日这般微微疲惫,可见他今日是喝了不少了。

刘氏赶紧让海棠去小厨房煮了醒酒汤来,林媛坐在他身边蹙眉瞧着他,心中微微一动。

似是感觉到里林媛不一般的眼神,夏征嘻嘻一笑,凑过来低声道:“夫人生气了?夫人莫要动怒,为夫今日多饮了几杯可不是因为贪杯,而是心情顺畅。”

心情顺畅?

林媛下意识地撇了撇嘴,男人想要喝酒总是喜欢找各种理由,今儿心情不好了喝酒,明儿心情好了也喝酒,总之酒就是不能离开的好东西了。

海棠动作很麻利,已经将醒酒汤送了上来,林媛端在手里帮他吹凉,顺口接道:“什么夫人为夫的,多喝了几杯就胡言乱语!怎么心情顺畅了?难道你今年又得了什么好铺子?”

对于爱财如命的夏征来说,林媛唯一能想到让他心情顺畅的事就是挣钱了。

“怎么就是胡言乱语了?反正再有几个月我们也该成亲了,提前适应一下也无妨嘛!”

夏征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并没有避着在场的刘氏,听得刘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倒是让林媛之前因为他贪杯而略略责备的心思消减了不少。

“行了,赶紧说正事吧!”

林媛嗔了他一眼,将已经温度合适的醒酒汤推到了他手里,示意他赶紧喝下去。

以林媛对夏征的了解,也知道他不是那种一时兴起就贪杯喝醉的人,后来听他话中的意思,也猜到了定然是有什么大事。

果然,夏征喝完了醒酒汤,将碗放到一边便挤着眼睛说道:“你可知道,今日宫中出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林媛眨眨眼睛,第一反应就是皇帝同意翠微公主远嫁西凉了。

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对,虽然夏征跟苏皇后跟苏哲关系不咋样,但是跟翠微这个表姐还是不错的,她若是远嫁西凉,他也不会说心情顺畅了。

难道是不同意?可此事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提出来的,翠微也是亲口同意了的,若是皇帝不答应也不会这么早做出决断。

见林媛一直皱着眉头在那里猜测,夏征也不着急,只是眯着眼睛笑看着她,看得林媛心里十分不痛快,更加着急,蹙眉催他快些说。

夏征呵呵一笑,便道:“夫人何必着急?若是此时说了出来,夫人定然也会高兴的。可还记得宫宴之上,柳妃被提前送回宫的事?”

当然记得,不仅记得,她还记得柳妃在宫宴上明里暗里的挑拨和诋毁呢!

难道,是她?

“今儿一大早陛下带着宗亲祭祖,按理说,宫中的妃子们都应该到场的。偏偏啊,柳妃被陛下叱令在自己宫中思过,非诏不得外出。啧啧,这是什么意思,你总该明白吧?”

看着夏征似笑非笑的眼眸,林媛心中一阵盘桓。

新年祭祖可不是小事,只要是皇室中的身份到位的人,基本都得参加,甚至连刚出生的小皇子小公主都得让乳母抱着去祭祖。

偏偏,身为妃位的柳妃竟然没能参加,可见老皇帝对她是多么地厌恶了。

皇帝的厌恶是一回事,柳妃没脸才是最重要的。在自己宫中思过,还非诏不得外出,这可是比降位更丢脸的事情。

要知道这样的惩罚是不会轻易用在地位尊贵的妃子身上的,顶多是刚入宫或者刚刚承宠的嫔以下的人身上的。

林媛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出柳妃此时懊恼气急败坏的模样了,定然老了不止十岁了吧!

再看看夏征兴奋的眼眸,林媛直觉还有别事,笑道:“不是只有柳妃的事吧?还有什么一起说。”

夏征抬手在她额头上敲了一把,笑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今日祭祖时柳妃没有出现,身为柳妃亲子的二皇子赵弘盛自然脸上无光。只是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傻了,居然当着不少人的面就跟陛下求起情来了。呵,白痴!”

夏征顿了顿,似乎想起了早上发生的一幕,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可不就是白痴吗?自己的母妃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难道他不清楚吗?被老皇帝禁足甚至剥夺了祭祖的资格,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吗?

偏偏这个赵弘盛非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老皇帝面前求情,若是单单求情也就罢了,居然言谈中给人一种老皇帝不念旧情的错觉。

或许赵弘盛本意不是这样,但是在外人听来,在老皇帝听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老皇帝当场大怒,将赵弘盛给斥责了一通。要不是有追随二皇子的官员劝说,只怕这傻蛋也会当场被老皇帝赶回自己府里思过了。

听完夏征的话,林媛撇撇嘴,冷笑道:“赵弘盛看上去是个挺聪明的人啊,怎么会做这么糊涂的事呢?就算真的要求情,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啊!”

母妃被禁足,身为亲子若是不闻不问才让人心寒。但是赵弘盛真真是挑错了时机了。

夏征一哂,嘲笑道:“他哪是糊涂?他是急了而已。姚府给他太大压力,柳妃又禁了足,他能不急吗?至于当着众人面求情,呵,恐怕是想着陛下顾及面子吧。只是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算漏了。”

真的只是这样吗?

林媛有些不确定,夏征也看了出来她脸上的疑惑,看了对面正在跟海棠说话的刘氏一眼,低声笑道:“听说大灰狼府上豢养着一群谋士呢,他身边也时常带着谋士,就连唐家小姐好像也经常给他出主意。”

听到这里,林媛哪里还不明白?

柳妃被皇帝禁足是发生在祭祖之前,那时候赵弘盛恐怕已经在进宫的路上了,他定然不能提前知晓此事。

不能提前知晓,就不能跟谋士们合计,不能合计,他就只能自己当场应对了。

只是没有想到,气急攻心之下,他却是做了最错的决定。

不过如此倒是也让大家看了出来,赵弘盛此人的确是个急功近利的人,若是他一时忍耐一下,或许就不会继续在百官面前丢人了。

夏征的话显然还没有说完,抬手就要去拉林媛的手。

刘氏就在房间里,林媛怎会让他在娘亲面前做出这样亲密的事来?

还未等夏征的手伸过来,立即就将手缩回了袖子里,还不忘怒瞪了他一眼。

夏征也不着恼,反而带了几分坏样地哈哈笑起来。

林媛嘴角一抽,这才知道自己方才是上当了,这家伙哪里是来牵她手的?根本就是故意来逗她的!

“可恶!”

暗暗碎了夏征一口,林媛拿眼珠子使劲剜了他一眼才作罢。

夏征却甘之如饴,继续笑道:“听说他回到府中后,下午又进宫了。据说是去跟陛下请罪的,就连柳妃一事也改了口。说柳妃不懂事,在西凉太子面前丢了脸,她理应禁足受罚。啧啧,这样的说辞会是整日里趾高气扬恨不得把狼尾巴杵到天上去的二皇子说的?”

林媛也不相信,不过也再一次证明赵弘盛身边的确有谋士,而且还很聪明。

只是有谋士又如何?主子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谋士再能干也是枉然。

不过现在柳妃毕竟是被皇帝厌弃了,没有给她降位份恐怕也是看在已经成年的二皇子赵弘盛的面子上了。

林媛唇角微微勾起,嘲讽一笑,柳妃就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典型代表。

宫宴是什么场合?居然也敢胡乱开口诬陷旁人!不仅是她,还有严如春,竟是连自己的亲侄女儿也不放过。

林媛跟严如春虽然关系还算不错,但是他们家里的事却还是从许幕晴那里听来的。

据说严向开最疼爱的不是自己唯一的女儿,而是年少就孤身入宫的妹妹。不仅三天两头送银子进宫帮妹妹打点上下,还将自己的醉仙居和醉仙楼得到的银两都贡献给了柳妃和赵弘盛。

但是这样得到的结果是什么呢?柳妃居然背着自己的亲哥哥要把亲侄女儿送去西凉和亲!

哥哥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啊,让他们这样生离,她也忍心?

叹了口气,林媛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严向开的态度了。

如今柳妃触怒龙颜被禁足,若是严向开还心疼她,一定会奔走打点。

若是他真的这么做了……

林媛心中一凉,眼前出现了严如春那冷傲而毒舌的小模样。可怜见儿的!

大年初一这天,林媛和刘氏在家中躲懒清闲了一整天,但是从初二开始就不行了,来拜年的宾客们络绎不绝地上门了。

来的人里边多半都是平日跟刘氏比较相熟的夫人和小姐们。以前来的时候,林媛因为嫌麻烦都躲去了洞天或者逸茗轩,但是现在是过年,她想躲也躲不开了,只好跟在刘氏身边招待着这些小姐们。

说是招待,其实就是坐在一处闲扯话罢了。

桌上放着各种样式的糕点,都是林媛之前在稻花香卖的糕点。来到京城以后,只要她有空,就回去厨房教导一下厨娘们的厨艺,这些糕点自然也是厨娘们做的了。

虽然不是林媛亲手做的,但是在这些京中小姐们看来,也已经是十分稀奇而美味的了。

看着大家兴高采烈地吃着糕点,还不忘时时刻刻地恭维着自己,林媛心中奔溃不已。

想当初在林家坳和驻马镇,她哪里想到会有京城大员的千金恭维自己的时候?

简直就跟做梦一样啊!

林媛礼貌性地跟她们说着话,但是语气中的疏离和客气是难以掩饰的。

端着茶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林媛只觉得心累,眼前这些小姐们哪个是真心想要跟她结交?无非就是借着过年拜年的机会来巴结巴结而已了。

说起巴结来,她倒是想到了一个人。正是才刚刚被封为和秀公主的程月秀。

要论巴结人的本事,还是程月秀最厉害。只是可惜,她刚来京城的时候挑错了人,现在苏秋语一心在家中养病,连过年都不出门走动了,她就算巴结也没用了。

若是再去巴结旁人,又有谁能让她巴结?

跟苏秋语身份差不多的就是姚含嬿和林媛,偏偏这两人都跟苏秋语不睦。

特别是林媛,两人还是情敌关系呢!这样的人她要是能舍下脸去巴结,那岂不是跟苏秋语直接断了关系?

也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故意,这边林媛正在想程月秀呢,那边就有个千金小姐提起了她。

“郡主可还记得和秀公主?”

说话的是个从五品官员的嫡女,说话时眼睛忽闪忽闪的,看上去很是伶俐。

林媛觉得她跟田萱有几分相像,之前对她也热情了几分。

“宫宴上刚刚被封为公主的呢,怎么会不记得?”

林媛笑着放下了手里的茶盏,顺手就拢了拢自己的衣袖。

那个小姐见她一直笑吟吟的,说话时也多了几分随意。

“哼,什么公主啊,说白了就是个和亲的棋子而已。郡主您看看她的封号,和秀和秀,连封号上都这么直白地告诉人们她成为公主的原因,真是丢人。”

林媛脸色有些不好看,眉毛拧了拧,终究是没有发作,依然笑着说道:“陛下赐下的封号,岂是我们可以置喙的?妹妹还请慎言。”

听林媛喊自己妹妹,那小姐心中更喜,眉眼间扫过在座的另外三家的千金们,眉宇间有几分得意闪现。

林媛下意识地蹙了蹙眉,对这个小姑娘的印象差了一些。

“郡主说的是,陛下赐下的封号我们自然不能随意议论。不过啊,这和秀公主一点实权都没有,旁人封为公主定要连带着赏赐一些金银珠宝土地宅子之类的,偏偏她就是一个名号。啧啧,郡主不知道,京城里不少千金都暗地里看她的笑话呢!”

说着,小姑娘还用帕子掩着唇角嗤嗤笑了起来。

虽然她说的话不怎么好听,但是说的却都是事实。就连林媛被封为郡主的时候,老皇帝还特意赏赐了城外的一些土地呢!

现在程月秀这个公主什么都没有,虽然说她只是个和亲公主,但是明面上的东西也该做全套啊,就算不给土地铺子的,也该赏些银两珠宝的吧!

只是可惜,什么都没有啊!

坐在一边的一个小姐也跟着笑道:“她被大家当成笑话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妹妹怎地这么稀奇?”

林媛的注意力被这个女子成功吸引了过去。

见自己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这位小姐脸上红光焕发,继续笑道。

“京中谁人不知她心仪状元郎马大人?每天还巴巴地上赶着去巴结人家马大人的妹妹。结果呢,呵,昨儿西凉太子问她是否婚配的时候,你们有没有瞧见她?她啊,还眼巴巴地往马大人那边看呢!只是可惜啊,马大人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依然端坐在那里饮酒,仿佛都不认识她似的呢!”

“可不是呢,她一颗芳心错付,听说回到府中就大闹了一场,要不是程大人派人看着,只怕都要投河自尽了!”

“唉?岂止是投河自尽?我听说她昨晚上在房中哭了整整一宿呢!啧啧,你们说说,大过年的她哭了一宿,这成何体统啊!”

“她能不哭吗?又是被爱人抛弃,又是被嫁去西凉的,她要是能笑那才怪哩!”

听着眼前的几位小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程月秀的八卦,林媛嘴角抽了抽,端起茶水来挡住了嘴角的冷笑。

这几个人看上去都机灵贤惠,其实个个不是省事的主儿,就连她认为跟田萱有几分相似的那位小姐嘴巴也不怎么干净。

人家程月秀被封为公主嫁去和亲,说到底还是程月秀自己的选择,或者说是她父亲的选择。

若是西凉太子问她有没有婚配的时候,他直接说有了,难不成西凉太子还会让你把人当场交出来?

虽然这样干有点欺君的嫌疑,但是只要事后赶紧找个男子出来顶上,还怕旁人来查吗?

严如春和魏博宇不也是没有任何凭证,只是两人口头约定而已吗?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也跟林媛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有一件事她算是看明白了,眼前这几位小姐啊,个个都是眼馋程月秀的,毕竟能被西凉太子亲自选中去和亲也是一件很荣耀的事啊!

对面那几人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程月秀在家中哭闹寻死觅活不敢出门的八卦,外边水仙疾步进来了。

“小姐,和秀公主给您下帖子,邀您明天到程府一聚。还说过年了正是热闹的时候,请您千万不要推辞。”

此言一出,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立即噤声了,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意还来不及掩去,被林媛有意无意地一看,纷纷红了脸。

刚才还说人家在寻死觅活,现在人家正主就已经送了帖子来邀人过府相聚热闹玩耍了,这样的打脸还真是啪啪响啊!

林媛似笑非笑地接过了水仙手里的请帖,状似无意地看了看,心中不禁一笑,果然是当了公主就不一样了,连请帖都换成了烫金的好材质了。

以前的程月秀可不像是这么大方的人,因为她即便想大方也没有能力大方。

因为她没钱啊!

将帖子放到了一边,林媛随口问道:“可知道还请了哪家的小姐吗?”

水仙恭敬说道:“奴婢方才特意问了问,好像还有姚府小姐,苏府小姐,已经京中几位官员的千金们。”

苏府小姐?

林媛迟疑地蹙了蹙眉头,便听到水仙连忙补充道:“听那送帖子的小丫鬟说,苏府小姐正在病中,恐怕不能参加了。”

不能参加最好,省得到时候见了面再吵起来。

听了水仙的话,在座的几位小姐脸上都有几分羞赧之色,她们父亲的官位不怎么高,最高的还是那位从五品官员的呢,看来这帖子是不会送到她们手上了。

只是这样就更加显得她们愚昧无知,既然没有资格见到程月秀,就该老老实实坐着,偏生非得听一些道听途说的话来丢人。

活该!

------题外话------

520是个好日子,我搞了个表白活动,大家可以对文中任何角色表白,或人物或物件或媛姐儿做的任何一道菜,都可以哦,我有大把大把的币币送上!

除了奖励一些币币,还会挑出三位最佳表白奖励1000币币和实体礼物。(实体礼物会跟完结活动的礼物一起发出,请获奖者不要着急)

为了保证活动公平性,只限正版读者参加,且等级在举人以上的读者,只要留言就有奖励,宝宝们快来吧~

活动详情请见本文评论区置顶评论,大家提前准备哦,活动是在520当天,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