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互相挤兑/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月秀不愧是新晋的和秀公主,即便这个公主没有半点实权,但是邀请来做客的人还是不少的。

且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林媛自然算一个,就连多日来不怎么出门的苏秋语和姚含嬿也来了,甚至还有严如春许幕晴田萱。

看着花厅里坐着的熟人们,来得有些晚的林媛还真有些意外。

还未等林媛跟相熟的人开口打招呼,高高在上坐着的程月秀便当先笑着开口了:“呦,平西郡主来了?大家都等了好久了呢,快请坐吧!”

林媛眉头微微一挑,才几天未见,从前那个跟在苏秋语身后唯唯诺诺巴结上赶着的程月秀俨然脱胎换骨一般。

身上装扮和脸上妆容之精致华丽自不必说,就连说话的语气和态度也不再诺诺的了,甚至眉宇间还带了几分傲慢和得意。

笑着点点头,挨着严如春和许幕晴坐了下来,林媛没有接她的话,心中却好笑的很。

只不过是个和亲的公主而已,老皇帝给你脸面那就是公主,不给你脸面就是颗棋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新年好。”

刚坐下,严如春便笑着跟林媛打了个招呼。

林媛抿唇一笑,今日的严如春可跟宫宴上的她判若两人,甚至比往常的她还多了几分羞涩和安静。

林媛知道,定然是因为她跟魏博宇亲事的缘故。

想起昨日跟几个官家小姐聊天时听到的八卦,林媛笑着恭喜她:“严小姐新年好,还未恭喜严小姐呢,魏大公子一表人才,跟严小姐真真是良配。”

严如春脸上又是一红,还未等她开口,一边的许幕晴已经当先嘿嘿笑了起来:“那当然了,你不知道魏大哥对春儿多么看重呢!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给她往严府送呢!啧啧,瞧那样子,看得我都觉得眼馋了呢!”

许幕晴浑身肉呼呼的,说起话来声音也比一般闺中女子响亮地多,她这么一句话,在座的所有小姐们都听到了。

林媛自来跟她们两人交好,听了这话也只是好笑地勾了勾唇,许幕晴果然是个合格的吃货,即便说起严如春两人的好事来也跟好吃的离不开。

但是其他人可就不这么认为了。

从高高在上坐着的程月秀开始,到神色恹恹的苏秋语,再到一脸孤傲实则艳羡愤恨的姚含嬿,几乎就没有一个人脸色是好看的。

在座的几个人里,除了林媛许幕晴严如春和田萱,其他几人的姻缘都可以用糟糕来形容了。

程月秀一心惦记着马俊英,结果人家连搭理都不搭理她,苏秋语苦苦痴恋夏征,本以为会顺利嫁入将军府,谁知半路上跑出来一个林媛。

最可怜的就是姚含嬿了,不仅没能如愿跟夏征在一起,甚至还莫名其妙地丢了清白。

好不容易二皇子赵弘盛认下了这桩事,却不想婚期一直拖了又拖,让她成了京城所有千金们的笑话。

这三人自己的姻缘不合心意,此时看到对面几人谈笑彦彦的样子,自然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程月秀紧紧地抿了抿唇,手指也不由自主地抠进了自己的手心里,看着坐在下首那几个笑容灿烂的女子,心中恨恨。

她们都是故意的,都是故意来自己面前显摆的!

虽然气成了这个样子,但是程月秀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一双眼睛竟又飘到了苏秋语身上,期盼询问之色不加掩饰。

苏秋语目光嫌恶,抬手抿了抿发丝,撇开了脸去,装作没有看到她投过来的目光。

姚含嬿却是个通透的,即便跟这几个人都不合,但是却很乐意看到她们几个狗咬狗的。

她好笑地按了按鬓角,压下心中的嘲弄,轻声道:“严小姐和魏大公子两情相悦,真是羡煞旁人。和秀公主今日请严小姐过府一聚,想必也是要恭喜严小姐的吧?”

一句话直接将程月秀给点透了。

是了!

程月秀忍不住一喜,今日的聚会她可是东家,请这些人来府中相聚根本就不是要跟她们叙旧。

想到自己的初衷,程月秀再行事时也便不再下意识地去请示苏秋语了,反正她下个月就要和亲离开大雍了,趁着还没有走给不喜欢的人添点堵又有何妨?

“姚小姐说的是。”

程月秀脸上笑容灿烂,紧紧抠着手心的手指也放松了,再看严如春时,眼中不知不觉地多了几分旁的意思。

“今日请给各位来相聚,自然是要恭喜各位的。严小姐,魏大公子为了你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驳了西凉太子和陛下的脸面,严小姐真是福泽深厚啊!我早就听说严小姐和魏大公子经常一同出入茶楼听戏呢,原本还以为是大家误传,经过宫宴一事,原来是真的了。”

严如春脸上笑容一凛,眉宇间顿时寒凉一片。

这个程月秀,不仅是巴结人的功夫不差,就连泼脏水也是厉害得很。这话是说她还未跟魏博宇定亲便私相授受了吗?

虽然那四个字没有直言出来,但是这种事若是说了出去,对严如春的名声也是有损的。

更何况,她现在跟魏博宇之间的事也只是双方父母走了个过场而已,什么和庚帖定亲之类的还都没有进行呢!

若是因为这么个谣言就损了名声,就算将来能顺利嫁入魏府,只怕也不会得到公婆的喜爱了。

冷冷地看了程月秀一眼,严如春嘲讽一笑:“和秀公主是在说笑吗?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了这件事,我成日里不是在府中就是在醉仙楼,还真没有听说有这么一回事呢!慕晴,你听说过吗?”

许幕晴虽然憨厚,但是也不傻,稍稍一寻思就想到了严如春话中的意思,当即摇头道:“我怎么会知道?我成日里被母亲关在房中呢,即便能出门也是跟容哥哥或者几个要好的姐妹,轻易见不到外人,更不要说听外人嚼舌根子了。”

程月秀脸色有一瞬间的不好看。

严如春点头,又问了田萱,田萱自然是摇头的,不是她想要帮严如春,而是她真的没有听到这些。

“媛儿,你整日里在洞天和逸茗轩,想必是听说了的吧?”

严如春笑着冲林媛眨了眨眼睛,弄得林媛心中好笑,这家伙和魏博宇就是在逸茗轩听得戏,她能不知道?

“没有啊,原来外边还在盛传这样的闲话吗?啧啧,我一直以为现在大家的谈资就是我们逸茗轩的西游记和红楼梦呢,这种捕风捉影的事傻子才会相信吧?”

林媛笑靥如花,程月秀脸上却是惨败一片。

这几人一唱一和地,不就是想要说正经闺中小姐们是不会听到这些流言的嘛?偏偏还要一个一个地询问,到最后,甚至还要被林媛拐弯抹角地骂成傻子!

真是气煞人了!

苏秋语懒得搭理她们,一双眼睛总是轻飘飘地,好像神不守舍的样子。

姚含嬿眼睛动了动,当先笑道:“平西郡主何必动怒?和秀公主想必也是听底下小丫鬟们嚼舌根子而已,她也没有出过门,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是不是真的了。严小姐也请不要放在心上,只要你和魏大公子好,我们做姐妹的心中都高兴的。”

若是真的高兴那就奇了怪了!

严如春可不是因为一句“小丫鬟嚼舌根子”就能把这事揭过去的主儿,几乎是一瞬间便恢复了自己臭嘴的本性。

“哦?原来和秀公主也是经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得吗?好像不是吧,京中小姐们可都知道呢,和秀公主以前经常跟新科状元马大人出双入对呢!啧啧,我原本还以为宫宴上马大人会挺身而出呢,谁承想……不过也幸亏了马大人没有出面,不然程小姐哪里会有如今的福气?”

程月秀身子一晃,差点瘫倒在地。

马俊英是她心底最深的痛,就这么被严如春毫不留情地揭了出来,她怎能不气怎能不痛?

一双修长瘦削的手几乎要把手里的帕子拧烂,但是程月秀终究是没能找到反驳的话。

人家都说了京中小姐们都传开了,而且以前她为了让马俊英承认自己,明里暗里也在不少人面前说过这件事。

本以为会成功嫁给马俊英的,谁会想到自己竟然成了和亲人选?

听严如春提起了马俊英,林媛心中也不禁一叹,温文尔雅的马公子竟然也会做出始乱终弃的事来,真是让她唏嘘不已。

“说起来,真正要恭喜的人,应该是平西郡主才对吧!”

一个清冷的声音打破了花厅里的沉默,众人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苏秋语,皆是一副意外之色。

林媛也扭过头来看向了苏秋语,这是她进门后第一次正眼打量苏秋语,果然跟以前见到的她不一样了。

若说曾经的她是朵漂亮但不经风雨的白莲花,那么现在的她就是历经风雨后狼狈飘摇但依旧不折的蒲苇了。

能让一个女子彻底改变了心性,可见她的情伤所受之重了。

林媛勾唇一笑,脸上神情淡淡的,没有丝毫的得意也没有丁点儿的幸灾乐祸。

“多谢苏小姐。”

苏秋语默默咬了咬唇,她本以为林媛会趾高气扬,会让她难看的,但是此时的她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真让人气恼。

“说起来,征哥哥脾气暴躁,不是个十分好相与的人,也真是难为了平西郡主。以后若是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郡主可以来找秋语说说,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帮你教训征哥哥的。”

噗!

听着苏秋语淡淡的话语,林媛口中的茶水差点喷了她一脸,什么难为什么教训的,说得这么亲切,好像她不是姓苏而是姓夏一样。

呵呵。

一声轻笑,姚含嬿用帕子掩了掩唇,抢在林媛前边说道:“苏小姐跟夏二公子的情谊果然非同一般,旁人在夏二公子面前说句话都难,但是苏小姐就不同了。”

说着便转眼看向了林媛,看似语重心长地说道:“平西郡主真是好福气,有夏二公子宠爱着,还有苏小姐帮衬着,看得人真是眼热呢!”

虽然说着眼热的话,但是姚含嬿却是笑得开怀,一看就是在开玩笑。

这样可爱鲜活的姚含嬿可从来没有在人前显现过,乍一看到她这样,在座众人都忍不住后背一阵发寒,俨然跟看到了鬼一般。

几人里边田萱最是心直口快,立即就撇着嘴在许幕晴耳边嘀咕了一句“虚伪”。

许幕晴撇撇嘴,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

那边林媛眼睛一眯,觉得今日的聚会根本就不是简单的相聚,这根本就是斗嘴大会嘛!

一开始是针对严如春,现在又开始针对她,是不是一会儿就要开始针对许幕晴和田萱了?

许幕晴跟魏博容的婚事是从小就定下的,旁人想说什么也说不了。

但是田萱跟程皓轩就不同了,首先两人的身份就门不当户不对的,即便有淑妃亲自做媒,但是也难保那些拜高踩低的千金小姐们私底下说出什么挤兑的话来。

既然要挤兑,那就先让她把话都挤兑回去好了,省得等下一个一个地解决,实在是麻烦!

看看苏秋语理所当然的模样,再看看程月秀一副出了气痛快无比的嘚瑟样儿,林媛唇角一扬,笑道:“媛儿这里先多谢苏小姐的好意了,只是可惜,恐怕这件事还真用不着请苏小姐出手呢!”

顿了顿,林媛直接赶在要说话的程月秀之前继续说道:“阿征是舍不得让我受委屈的,所以,苏小姐也不用为我们担心了。啊对了,除夕那天,阿征还特意为我下厨做了好吃的呢,他的厨艺还真是不错呢,莫非这就是近朱者赤?”

林媛掩唇咯咯笑了起来,这可爱又略带羞涩的小模样比刚才的姚含嬿还要做作。

严如春一阵恶寒,忍不住撇开了脸,不过心里却是好笑极了。

谁不知道夏征是个离经叛道的家伙,居然能让他亲自下厨做饭,可见他对林媛是宠爱到了极点了。

果然,林媛一句话落,苏秋语和姚含嬿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一个个惨白如鬼,手中帕子发出轻微的嗤嗤声,也不知道是谁的指甲将帕子抠出了窟窿。

------题外话------

各位别忘了去评论区置顶评论看一下520表白活动的详情哦,我等着你们么么哒~

推荐一下静沫人生《鬼王宠妃之嫡女归来》,喜欢的姑娘可以去看看~

这是一个在腹黑王爷的宠爱下,美女杀手持续查凶,持续虐渣的故事。大大大的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