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聊天(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的手艺自然是不用说的,一桌子香喷喷的菜肴将许幕晴几人吃得心服口服,就连严如春今儿也甩开了腮帮子吃了个尽兴。

原本林媛还有些跟她们三人玩笑的心思,可是看着三人吃得这么欢实,不由得也心情大好,多吃了好几筷子菜。

菜肴美味,若是没有美酒相伴就太遗憾了。

林媛便把自己收着的还未喝完的红葡萄酒给拿了出来,严如春三人都没有喝过这种酒,一尝更是爱不释手。

“之前就听庄老先生说过,你这里有一样好东西呢,原来他说的就是这酒!果然是好东西啊!”

饮下一杯红葡萄酒,严如春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林媛抿唇一笑,又想起了那个有些贪杯却又十分可爱的庄老先生,当然还有庄老先生亲手教授给她的芙蓉酿。

“可不是吗?还是媛儿这里的东西好吃,幸好咱们提前从程府出来了,若是留在程府吃饭,还不知道要怎么堵心呢!”

许幕晴又夹了一筷子鱼香肉丝塞进嘴巴里,咀嚼干净后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将唇上沾染着的汤汁一滴不剩地舔干净,那憨厚可爱的小模样逗得几人忍俊不禁。

田萱也忍不住点点头:“可不是吗?昨儿个接到程月秀的请帖的时候,我就猜到今儿肯定不会顺心。今儿过去一看,呵,原来就光请了咱们几个人啊!不过好在没能让她得逞,哼!”

听着田萱义愤填膺的话,林媛知道她也猜出了程月秀今日宴请的目的了。

苏秋语就不必说了,程月秀之前就一直巴结着她,如今快要离开京城了,自然不能忘了请她。

再说了,苏丞相可是朝中文官之首,即便以后程月秀离开了京城,程大人还是要仰仗苏丞相的。

就算程月秀不巴结苏秋语,程大人也会逼着女儿去邀请她的。

单看今日她对所有人都不屑一顾,却独独对苏秋语态度不一般就知道了。

至于姚含嬿,程月秀跟她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她跟林媛几人关系不好却是显而易见的,有她在场,程月秀和苏秋语才不至于孤立无援。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看来苏秋语两人是深谙此道啊!

邀请严如春赴宴,林媛猜测她多半是将自己成为和亲人选的怨气撒到了严如春头上了。

若是柳妃一开始提出让严如春和亲的时候,没有魏博宇和林媛搅局的话,那就没有她程月秀什么事了。

而邀请田萱和许幕晴前去,多半是要满足程月秀的虚荣心吧!

反正她和亲西凉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事实,既然如此,那何不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数落田萱和许幕晴一顿呢?

更何况几人之前本来就有矛盾,以前不好意思扯开脸皮说破,那是顾忌着以后。

现在程月秀马上就要永远离开大雍了,她父亲又有苏丞相照顾着,她自然是不怕再跟这些人扯破脸皮了。

抬手抿了抿发丝,林媛想起了程月秀对自己的敌意和受挫之后的愤懑模样,心中一阵冷笑。

先不说林媛跟马俊英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但是程月秀以这种事为缘由就来刁难她,也真是无聊透顶。

“程月秀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也真是活该!”

许幕晴撇着肉肉的小嘴唇,一边吃一边兴高采烈地诉说着自己从魏博容和爹爹那里听到的消息。

“还有那个姚大小姐,她今儿也好意思来赴宴,真是不嫌丢人。自己做了那等丢人的事,她都不知道什么叫廉耻吗?对了,你们不知道,二皇子迟迟不提迎娶姚大小姐的事,把姚大学士急得跟什么似的,三天两头地派人往二皇子府里递话。结果呢?还不是没能让她进了二皇子府?”

别看许幕晴肉嘟嘟的就知道吃喝,但是毕竟是官家子女,对于这些事背后的博弈自然也是十分敏感的。

姚含嬿被苏秋语等人堵在了客栈里的事早就传遍了京城,即便有姚府特意打压消息,但是这件事还是让姚含嬿的名声一落千丈。

严如春唇角一抹冷笑,田萱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许幕晴喝了一口红葡萄酒,继续道:“说起来那姚府也算是不舒心了,自从姚含嬿的事被爆出来以后,就连姚芷兰也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了好一阵呢!哎,也不知道这姑娘的亲事会不会受到影响。”

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姚含嬿和姚芷兰即便一个是嫡女一个是庶女,但是毕竟都是姚府的女儿,其中一个名声受损,另一个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严如春唇角一扬,冷笑道:“受到影响又如何?你以为那姚芷兰就是什么好人了?别忘了,当初姚含嬿被堵在客栈的时候,姚芷兰可是堵人之一呢!”

许幕晴眨眨眼睛,有些不明白。

林媛知道,以许幕晴这单纯的小心思是想不到姚芷兰的险恶用心的。

不过说起来这姚芷兰也不算是聪明人,居然帮着外人算计自己的亲姐姐,就算真的跟亲姐姐有不可修复的裂痕,也应该想想自己以后的前程才对。

林媛点点头,对严如春说的话十分赞成。

她余光一扫,正好看到田萱秀眉紧蹙,眼中的复杂光芒一闪而逝。

林媛蓦地就想到了田萱跟程皓轩的事了,当初也是她家中一个庶女给捅出来的。

不过好在那个庶女不是个傻子,没有将此事抖落地人尽皆知,不然的话,田萱也不会跟程皓轩走到如今这一步了。

但是,看田萱的神情,好像事情并不像她想象地那么好。

几人谈论的话题有些沉重,林媛咳嗽了一声,举起酒杯看向严如春,笑道:“如春,说起来这次的宫宴你也算是因祸得福,虽然过程惊险,但是好在魏大公子对你用情至深,在那样的情境下能够挺身而出,真真是难能可贵的。如春,恭喜你!”

严如春脸上微微一红,唇角上扬,怎么也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

“可不是呢,我当时可是吓了好大一跳,就怕陛下听了柳妃的挑唆将你给嫁去西凉呢!哎,我在京城的朋友不多,你若是就这样走了,我肯定要哭上好几天呢!”

说着说着,许幕晴就忍不住撇了撇嘴,眼看着泪花真的要流下来了。

田萱好笑地用胳膊肘拐了拐她,笑着打趣了她两句:“原来严小姐远嫁西凉的话,你也就只能哭上几天而已啊,啧啧,你这家伙也太薄情寡义了。”

“可不是?我走了只哭几天而已,我记得之前你跟容二傻子吵架还哭哭啼啼了十来天呢!哼,果然是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严如春也斜着眼睛横了许幕晴一眼,有些吃味儿地嘟囔了一句。

许幕晴急得额头上满是汗水,连筷子都扔下了:“哪儿啊,哪儿啊,我,我才不是见色忘义呢!我,我也要哭好多天好多天呢!”

“好啦!你对如春的心意我们都明白,她们都是跟你开玩笑的呢!”

林媛好笑地抿了抿唇,赶紧安抚了许幕晴几句,若是再不开口,只怕这认实的傻姑娘真的要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了呢!

敬了严如春一杯酒,田萱和许幕晴便自顾自地说着逗乐的话,林媛刚把酒杯放下,严如春便亲自给她斟了一杯酒,郑重其事地说道:“媛儿,那日宫宴上多谢你出手相助,若不是你,以我的暴脾气恐怕真的要被姑……要被柳妃定下去了西凉也说不定。这杯酒,我敬你,谢你救命之恩,也谢你对我和博宇的大恩大德。”

说着,严如春当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可见是真的对林媛感激至深。

林媛抿抿唇,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此酒饮下,林媛便知道,她和严如春之间的友谊便更深了一层。

“如春,宫宴那晚的事,你父亲他,知道了吗?”

放下酒杯,林媛想起了严向开,之前她就听夏征说起过,严向开对宫中的柳妃比对自己的亲女儿还要疼爱几分。

若是亲妹妹和亲女儿能够和平相处便罢了,可是现在,两人之间出现了裂痕,显然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生活了。

而且,刚刚严如春说起柳妃的时候也不是称呼她姑姑了,而是跟外人一样称呼柳妃,显然是对这个姑姑心凉到了极点。

“爹爹他自然是知道的。”

只是一句话,林媛就已经知晓了严如春跟严向开此时的关系了,以前她都是称呼父亲的,现在却换了更加亲密的爹爹,看来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柳妃的挑拨而出现裂痕,这就让林媛很放心了。

“当晚博宇陪同我一起回到了严府,我将柳妃的挑拨一一说与了爹爹听,爹爹脸色大变,当即就摔了手中杯盏。我知道,柳妃,是让爹爹伤了心了。”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严如春脸上无波无澜,没有丝毫的幸灾乐祸。

“魏大公子也跟你一起回去了?”

林媛有些诧异,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魏博宇对严如春是真心实意的,这种事情自然要亲口告诉他的。

严如春脸颊上微微闪过一丝红霞,点头道:“是,他也趁机将魏伯父魏伯母的心意告诉了爹爹。爹爹原本就对我和博宇的事情没有意见,经过这件事之后,更是对博宇刮目相看,当即便,便点头答应了。”

说到最后,严如春脸上的红霞更深了几分,也显出了几分女儿娇媚之态,十分惹人怜爱。

林媛点头,真心为她高兴。

只是,严向开心中真的对柳妃这个妹妹厌恶了吗?若是一时的……

------题外话------

有些事没有写完,下午三点会有一个二更,谢谢大家~

推荐一个朋友洪瑞的文,《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文》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变成了细皮嫩肉的待宰羔羊。

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为了生存,她步步为营,扎紧胸口过日子。

直到有一天,她终于要亲口说出真相,府上却传来一阵阵鬼哭狼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