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当众展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还未正式开张迎客,所以目前洞天的厨子们不如以前的一半,但是即便只有一半,也有十来个人呢!再加上听到消息过来看热闹的小厮小伙计,大堂里顿时就站满了人。

看着大堂里站着的乌泱泱一群人,白经心头一跳,总觉得今日的事情不若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

正打算开口说话,那边梁立勤又在不迭声地冲着高轩挤兑了,弄得白经更是心烦意乱。

梁立勤挤兑归挤兑,但是高轩却秉承着自己作为厨子的本分,根本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他自己不在意,洞天的其他人反而气得不行,高轩是洞天多年的老人儿了,为人又开朗,自然有不少好朋友的。

见大家一脸地不忿,林媛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是十分开心的。

不错,至少说明大家团结一心一致对外了!

清了清嗓子,林媛状似无意地问起了梁立勤和高轩的关系。

高轩不屑于搭理梁立勤,只说了一句两人是以前的师兄弟便不再多言。

倒是梁立勤,还对高轩的厨艺大加褒扬了一番,听得那些门口看热闹的人又开始联想了。

同一个师门出来的师兄弟,高轩厨艺这么高超却只能在洞天。而梁立勤却去了御膳房做御厨,看来这个梁立勤的厨艺更高超啊!

听着大家窃窃私语,梁立勤内心极度满足,他之所以这样说哪里是真心想要夸赞高轩,其实就是为了捧高自己而已。

对于梁立勤的独角戏,林媛看得好笑,却也不阻拦,人家自愿当小丑,有好戏看干嘛还不高兴?

最后还是白经实在看不过梁立勤那尾巴高高翘起的模样出声呵止了他,这场戏才算是作罢。

掩唇笑了笑,林媛不再理会梁立勤了,转头看向了白经,带着满满的不耻下问的恭谨。

“白先生,因为洞天还未真正开张,不少厨子都在家中休息还未回来,所以今日只能有这么几个人了。不过,虽然人少,我们都热烈期盼能够听到先生的教诲呢!当然,若是能够像令徒所说的那样,劳烦您动手给我们做一道美味菜肴,那就更加欣喜了。”

林媛说话时声音温柔婉转,听得众人心中舒服的不行,就连梁立勤也被林媛的话给绕进去了,跟着林媛一起怂恿师父给他们这群土包子露一手。

“这……”

白经有些犹豫地看了眼前众人一眼,心中有些嘀咕,他今日的确是存了跟林媛再次较量的心思,毕竟上次在宫宴上的比赛,他是打心眼儿里觉得那是皇帝和皇后娘娘顾忌着林媛的郡主身份才徇私的。

可是,为什么此时听到林媛主动提起要让他露一手的话,他却觉得心里不踏实了呢?

“师父,您还犹豫什么?”

梁立勤压低了声音,在白经耳边嘀咕了起来:“咱们这次来不就是给洞天找不痛快的吗?你别看那平西郡主一脸笑盈盈的样子,其实她心里不知道怎么害怕呢!师父,您就相信我吧,这次比赛她肯定不敢自己出面的,等下我再怂恿一下我那个师兄,他的厨艺我可清楚得很,虽然比我强一些,但是跟师父您比起来,哼哼,那才是云泥之别!”

钱海本就不把林媛放在眼里,听得梁立勤的话立即也点头附和道:“大哥,我觉得立勤说得对,你瞧那平西郡主吓得都把洞天所有人叫出来了,不就是想要给自己壮壮胆吗?她就是个色厉内荏的,别怕她!”

“滚蛋!谁怕她了?会不会说话!”

梁立勤一脚踢到了钱海的屁股蛋子上,疼地钱海呲着牙直打哈哈,不过却也不敢跟梁立勤翻脸。

虽然他口口声声叫着白经大哥,但是说起来也只是他身后一个不入流的小跟班儿而已,哪里比得上人家的正经徒弟?

梁立勤和钱海你吹一句我捧一句的,白经立即就有些心动了,却总归还是谨慎多一些。

他虽然在御膳房横行霸道惯了,但是总归心性玲珑,不然也不可能站稳脚跟。

一直默默无言的曾大奇突然挠挠脑袋,有些担忧地劝道:“这个平西郡主不是在宫宴的时候,把大哥给打败了吗?难道今儿真的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比试一次?咱们就是来捣乱的嘛,干嘛跟她……哎呦,你怎么又打我!”

曾大奇有些委屈地捂着被钱海拍了一巴掌的脑门儿,满脸委屈。

钱海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要不是跟这个曾大奇有些七拐八拐的亲戚关系,他是真不想带着他一起在白经身边讨好了,真是个傻子!

“你给我闭上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拍了一巴掌犹觉得不解气,钱海又抬脚在他腿上狠狠地踢了一脚才作罢。

曾大奇上下同时吃痛,却又在钱海威胁的目光和白经阴晴不定的面色里不敢大声叫唤,只好把所有的痛楚通通咽进了肚子里。

“我又没有说错,干什么踢我打我?”

暗自嘀咕了一句,曾大奇闷闷地趴在桌子上,用手扒拉着之前被几人扔到桌子上的残羹,化悲愤为力量,哗啦啦地吃了起来。

这一吃不打紧,曾大奇原本还吃痛的苦兮兮的脸顿时就明亮起来,也不顾自己手脏不脏了,竟是一口气吃了个没完没了,大有不吃光不停下来的架势。

原本被大家故意挑刺儿扔到桌子上的饭食,其实根本没有人认真地尝过,就连前几天也是,他们也只是坐在桌边饮茶,满满一桌子菜最后都没有动。

要不是有秦实最后掏银子,将这些饭菜打包带走了,刘掌柜都想将他们桌上的饭菜直接拿去给小伙计们吃呢!

梁立勤几人都没有理会曾大奇,只道他是心中憋闷才去吃那些饭菜的,至于这些饭菜的味道,在他们眼里,外边一切酒楼的饭菜都不如御膳房。

即便是大名鼎鼎的醉仙楼,跟御膳房的饭菜比起来也是不值一提的。

若说梁立勤和钱海的劝说让白经有些动心和疑惑,那么之后曾大奇说的事实就让白经彻底愤怒了,他已经在林媛手底下败过一次了,这次,说什么也得一雪前耻!

“既然平西郡主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教导一下洞天的厨子们吧!只是,早就听闻洞天的饭菜在京城是最好的,我呢,今日也不是来踢馆子的,所以咱们不进行比赛,我只是随便给你们露一手罢了,如何?”

听了白经的话,林媛暗自好笑,这个白经还不算是太傻,即便是被她激将了那么久,到最后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林媛点头笑道:“白先生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踢馆子?先生能来我们洞天指导大家的厨技,那是我们洞天上下所有人的荣光呢!你们说是不是?”

这最后一句话,却不是问的洞天的厨子们,而是转头问了那些在洞天门口瞧热闹的兴致勃勃的百姓们。

“这是自然的!今日能看到御厨露一手,也是我们三生有幸啊!”

“哎呀,郡主啊,咱们还想求您开恩,能否让我们亲眼看看御厨是怎么做饭的啊?”

“这怎么开恩?难不成让你进到后厨去现场观摩?别做梦了!”

“哪里还用得着去什么后厨?就跟那次洞天和醉仙楼比试时一样,在大堂里安个小炉子不就行了?洞天这么大还怕没有炉子吗?”

“这倒是方便,只是,御厨大人会同意吗?”

“御厨大人啊,求求您让我们开开眼吧,咱们都是平头老百姓,别说看御厨做菜了,就是御膳房的名字也是没听过几次的呢!求求您开开恩,让我们瞧一眼吧,那俺这辈子也算是圆满啦!”

“求御厨大人开恩啊!”

一个人提了出来,其他人纷纷跟着念叨,甚至有人已经双手抱拳,冲白经几人求了起来。

林媛微笑着在一旁瞧着,仿佛人群里首先提起这件事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方才悄悄派出去的小伙计一般。

被百姓们这么一捧,白经心底的那点儿警惕也不见了。他在御膳房的时候根本算不得第一人,因为上头有个厨艺比他好太多的陆冲压着。

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喜欢被众人吹捧奉承的生活。梁立勤就是摸清了他这个心理,才会得了他的青睐做了他的徒弟。

眼见白经的脸色变了又变,林媛心中好笑,立即顺势问道:“白先生,不知您能否满足一下大家的……”

“既然大家这么看得起我,那我自然是要满足大家的要求的,还请郡主在大堂里准备锅子炉子吧!”

都不等林媛问完,白经已经假模假样地拢了拢袖子,正襟危坐地当先点头答应了。

噗!

刘掌柜转过身去,憋笑憋得肩膀直颤。

“快,给白先生预备咱们洞天最好的小炉子来。刘掌柜,劳烦您亲自带白先生去后院挑选食材吧,记住,一定要挑选最好最新鲜的食材才行!”

刘掌柜紧咬着自己的唇,压抑住自己的笑,回过身来客客气气地引着白经去了后院。

后院有商贩们早上新送来的肉和菜,因为是冬季,大多数蔬菜是没有的,所以后院里仅有的那些绿叶蔬菜,也是从刘家庄子的温室里送来的。

白经一看到那些水灵灵绿油油的绿叶蔬菜们,眼睛立马就直了,要不是心中时刻惦记着被林媛折辱的事,只怕他都要当众抱着那些菜大笑特笑了。

要是能往宫里送去这么多这么好的绿叶蔬菜,那他能从中赚取不少好处费啊!

白经也是不傻子,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洞天的背后是平西郡主,是夏征,是整个将军府。

只要有林媛和夏征两个人在,这温室里的反季节蔬菜就没有他沾手的份儿。

想通了这些,白经又是一番唉声叹气,只能在那些绿叶蔬菜里挑了几株自己喜欢的拿出来,又去拿了几块肉。

白经在后院挑选食材的时候,大堂里也不闲着。

林媛指挥着小伙计们将大堂里正中的桌椅全都搬去了边上,留出了中间那一大块儿空地供白经展示之用。

而白经的几个狐朋狗友,也被林媛安排着坐到了一边观看。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且老实巴交的秦实没能有这个机会坐下来观看,被梁立勤一个厌恶的眼神就轰到了一边站着去了。

供白经炒菜展示的一应器具通通准备好了,林媛还让小伙计们把大堂四周的所有窗子统统打开,让更多的百姓能够看到白经展示的全过程。

这一举动,自然又引得不少人交口称赞,纷纷对着林媛道谢。

林媛不以为意,十分随意地摆着手笑道:“只是开个窗子而已又不费什么事,等下白先生做好了饭菜,一定让大家也尝尝他的手艺,如何?”

“好!”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纷纷称赞林媛简直就是个妙人,什么都替他们想到了。

这么一来,可把今日来瞧热闹的百姓们给乐坏了,又能亲眼看到御厨做菜,还能亲口尝到御厨做出来的美味,这么大的馅饼怎么就砸到了自己头上了?

今儿这一趟洞天,真是不白来啊!

众人纷纷笑着,还有人趁着表演还未开始就赶紧跑出去呼朋唤友了,这么一来,等白经挑选完食材出来的时候,大堂四周已经被百姓围了个水泄不通。

即便大堂的窗子四下都开着,但是因为窗口已经被百姓们堵住了,所以在大堂里丝毫感觉不到有任何的凉意。要不是看着众人身上还都穿着厚厚棉衣,白经都要怀疑自己去了一趟后院再回来这里已经冬去春来了。

见白经出现,围观的百姓们立即大声叫嚷起来,有给他见礼的,有给他加油鼓劲儿的,还有大声叫着等会儿要品尝他的菜肴的。

白经只觉得耳朵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弄得他脑袋嗡嗡的,就连自己徒弟特意过来嘱咐的话都没有听清楚,只是胡乱点点头应下了。

“各位,还请各位安静下来,不要打扰白先生做菜。”

林媛给刘掌柜使了个眼色,刘掌柜立即出声制止了大家的叫嚷。

等大家都安静下来了,林媛十分客气地笑请白经可以开始了。

被这么多人瞧着做菜,即便是在御膳房待了那么多年,白经还是有些不适应的,他默默地挺直了腰板儿,趁着转身的功夫将额上冷汗擦干净了。

只是,当他再次回转过身来的时候,看着桌子上那一堆还未清洗挑拣的菜皱起了眉头,脸色也微微变了变。

林媛跟白经是打过一次交道的,自然知道这白经其实就是个眼高手低的家伙,那择菜洗菜的活计,不用问就知道,白经是肯定不会亲自动手的。

但是他不动手,林媛也不打算让自己人去帮忙。

一是不想自己的人被白经这个败类使唤,二也是为了避嫌,万一等下这家伙做出来的菜肴难吃地不能下咽,岂不是给了他推脱责任的借口?

所以,当白经准备叫人去帮忙的时候,林媛当先抢白了他:“白先生是御膳房第一人,想必是德高望重。既然如此,怎能让白先生亲自动手做洗菜择菜的琐事?”

白经满意点头。

林媛又道:“原本是应该让我们洞天的小厨子们过去帮忙做这些琐事的,只是奈何他们一个个的都蠢笨地可以,我生怕他们一不小心给先生您闯祸害得您不能安心做菜。这样吧,还是请先生的爱徒上阵帮忙如何?我看先生爱徒是个几位聪慧机警之人,显然比我们洞天的小厨子们厉害啊!”

林媛这话不仅说的白经开心,就连梁立勤也听了什么舒服,当即便撸着袖子来到了白经面前。

“来来来,师父,这些烂七八糟的小事儿就让徒儿来做吧,您先去旁边休息一下,千万不要累着了才好。咱们御膳房还等着您照应看管着呢!”

最后一句又是赤果果地吹捧,林媛忍不住撇了撇嘴,真是难为了白经了,一天到头光听着这个徒弟变着花样儿地奉承自己,要是换成自己,肯定早就被这些大话酸的掉牙了。

见自己徒弟主动过去帮忙了,白经有些微囧的脸色这才好转。

别看梁立勤巴结人的本事厉害,他洗菜择菜的能耐也不小,不一会儿工夫便将桌上所有的青菜都清洗干净了,还有那些肉,也都按照师父的嘱咐切成了大小合适的块儿。

围观的百姓都有些纳闷,不过想着对方是御厨,或许御厨就只是炒菜而已吧,他们也就不再嘀咕了,继续看着白经起锅炒菜了。

白经今儿做的不是之前他们叫嚣的那道翠枝百花芙蓉羹,而是一道十分普通的四喜福袋。

这道菜在宫宴上的时候就已经做过了,只是当时因为是给皇后娘娘做的,所以白经用的全都是素菜。

但是今日可没有荤素的要求,他便将里边的馅儿换成了肉的。

说起来这个白经还是挺有心思的,他不像林媛那样用豆皮做福袋的袋子,而是自己和了面擀了皮。

至于里边的四种馅料,两荤两素,荤的是猪肉大葱和虾子藕丁,素的则是菠菜和鸡蛋的。

他先在面皮中间包了一团肉馅,然后将面皮捏成四个花瓣的模样,最后再将四种馅料一一填进去。

等上锅蒸熟以后,这四喜福袋的四个角就变成了红黄绿白的颜色,十分漂亮。

御厨在上菜之前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试菜。

所以当白经将锅子里蒸熟的一盘子四喜福袋取出来以后,他用筷子夹了一个自己尝了尝。

林媛敏锐地发现,白经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显然是这四喜福袋的味道不若他预料的美味。

果然,白经将四喜福袋放到了一边,又着手调了个酱汁浇在了上边。

梁立勤显然是十分了解自己师父的,当即便眼珠子一转,笑着给师父打圆场:“师父的拿手好菜四喜福袋,最精华的部分就是这最后的酱汁了,宫中的贵人们尝过以后无不称赞的。”

原本还在纳闷各种猜测的围观者们,听了梁立勤的话立即就醒悟了。

哦,原来这个酱汁是特色啊!御膳房里的人就是不一般,最后还要浇个酱汁呢!

别人不懂,林媛可是明白的,她看着那原本白白胖胖且颜色鲜艳的四喜福袋上浇着的黑乎乎的酱汁就觉得好笑。

画蛇添足,多此一举,说的就是白经了。

不但是林媛,洞天的所有厨子们,就连帮工的几个小伙子也看出了这道菜的颜色搭配不太对劲儿。

显然也是对这道菜存了疑虑的,几人凑到一起小声地议论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被大家议论地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白经擦手的时候脸色十分不好看,还毫不掩饰地瞪了那几个讨论声音分外响亮的小伙子一眼。

“白先生,这道四喜福袋可是完成了?”

林媛当先站起身来,笑盈盈地挡住了白经怒视自家小伙计的目光。

“正是。”

前有四喜福袋味道过淡的失误,后有几个小伙计十分不礼貌地议论,白经的态度可谓十分之恶劣。

林媛也不以为忤,假装没有看到白经有些怒气的脸色,笑着看向那道热气腾腾却又有些奇怪的四喜福袋,赞了起来。

“白先生真不愧是御膳房第一人,这厨艺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瞧先生做的这福袋,多么精致漂亮啊,比我们洞天的福袋好看的多了呢!来来来,拿筷子来,让我品尝一下白先生的手艺。”

说话间,已有机灵的小伙计奉上了筷子和碟子,林媛既不客气也不矫揉造作,就在这么多人面前夹起了一枚小小的四喜福袋,转过身去,轻轻咬了一口。

这味道早在预料之中,所以林媛并没有真的咬很大一口,虽然只是一小点儿,但是也已经印证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这白经的手艺,真是不敢恭维啊!

虽然难吃到不能下咽,但是林媛在回转身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容重新灿烂绽放。

“白先生的厨艺……真是太好了,这四喜福袋,我,我还是头一次吃到这样的四喜福袋呢!来来来,有没有谁想要尝尝先生的手艺的?”

她说话的时候有些结结巴巴,一些人听了有些纳闷,还有一些人看着她喜气盈盈的脸,只当她是太过激动了,所以没有在意,当即便有人叫嚷起来。

“郡主,您之前不是说要让我们也来尝尝御厨大人的手艺吗?现在能给我们尝了吗?我们都等不及了呢!”

“是啊,郡主,这么好吃的东西可不能让您一个人享用啊,也让我们沾沾光呗,嘻嘻。”

听着人群里此起彼伏的笑声,白经脸色更是难堪,下意识叫嚷出声:“什么?给这些贱民吃我做的菜?简直胡闹!”

白经的一句贱民立即将众人的热情打消了,方才还兴致勃勃想要品尝的百姓们顿时都垮了脸,有的讪讪的,有的羞愧异常,有的却是一脸激愤。

“贱民?原来在白大人眼里,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就是贱民啊!哦,也对,我们哪里吃得到宫中御膳房的东西?我们自然是贱民了!哼!”

“呵,今日我还真是开了眼了呢!咱们大雍开祖皇帝当初好像也是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农村里出来的吧?还有开祖皇帝的皇后娘娘,听说两人贫贱的时候,皇后娘娘还给陛下挖过野菜吃呢!依着白大人所言,咱们开祖皇帝和皇后娘娘也是贱民了呗!”

还未出正月,可以说是还在年上。所以京中不少的文人清流们没有什么事的也都开始出来会友相聚了。

洞天本就是京城里最好的酒楼,再加上过年的时候有些折扣,来洞天吃饭的文人也不在少数。

再者,今日有御厨当众展现厨艺,早就有不少好事的人在京城里传扬开来了,这样一来,来瞧热闹凑趣儿的可不仅仅是那些大街上无所事事的平头老百姓,有些见识或者读过书的人也不少。

听得白经这么一句带有明显侮辱性质的言论,立即就有不忿之人当众驳斥,说的白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好不热闹。

见自家师父被大家集体攻讦,梁立勤自然看不过去,站起身来便跟那几个说话一套一套的年轻人对骂起来。

他们在御膳房的时候横行霸道惯了的,别说骂人了,打人都是常见的,今日遇到了这样的事,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回击。

管你是什么人,只要骂了我们就是不行!

但是梁立勤几人毕竟只是个厨子,讲起大道理来哪里比得上那些读过书的文人?没几句梁立勤便被他们几个骂人不带脏字的言论给挤兑地哑口无言了。

要不是白经脑子转得快,及时制止了徒弟的胡闹,只怕他们轻而易举地就会被冠上对先帝不敬的大罪了。

看着几人吃瘪的模样,林媛束手而立,脸上带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浅淡笑容,直到白经几人被骂的彻底没了脾气,她才盈盈一笑站了出来。

------题外话------

大家的表白我都看到了,我很感动,特别是有两个姑娘居然等到半夜十二点为我送上表白,让我感动地不行不行的~言语已经无法表达我的内心了,我只想说,你们比我老公还靠谱啊~

因为参加的读者不太多,所以我只选出了两位亲爱的送上实体礼物,等下个月(或者下下月?)完结活动的时候,我会把实体礼物一起寄出去的,这两位亲爱的到时候一定要记得提醒我哈,我已经给你们留言了么么哒~

推荐《强制契约:鲜辣娇妻太撩人》文/风吹梧桐。

无天的人生信条有三:

第一,看奥古斯丁为自己操碎了心

第二,折腾别人

第三,愉悦自己

奥古斯丁的人生信条也有三:

第一,为无天考虑万千

第二,帮着无天折腾别人

第三,愉悦无天

这是一对腹黑夫妻,连手刷怪打boss,称霸联邦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