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讨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稍安勿躁,我想大家肯定是误会了白先生的话了,他,他一直在御前侍奉,最是沐浴皇恩的人,怎会有那等不臣之心呢?还请各位消消气。”

林媛的一段话说的其实很是勉强,而且她的脸上还带了几分恰到好处的为难和纠结,在那些围观百姓们看来,她是为了顾及白先生的脸面才这样跟大家解释的。

一时之间,众人对林媛赞美不已,又全都一致的想起了白经几人来到洞天的初衷,好像就是来闹事的。

人家来闹事,林媛却以德报怨,这样的女子真真是心胸宽广,令人敬仰啊!

相比之下,再看白经那一伙人,之前对御厨的各种推崇全都不知不觉地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对他们的鄙夷和不屑,甚至连白经脸上擦着的粉都被有些人指出笑话了起来。

见众人的情绪好了许多,林媛面上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来,转过身去低声劝起了白经,那循循善诱的温柔语调,听得人心里受用的很。

“白先生,我也知道,他们都是一些没有见识的平头老百姓,定然没有那个福气享用您的手艺。只是,方才您也实在是有些冲动了,有些话,咱们自己人说说也就罢了,可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啊!”

白经一开始还因为林媛的指责有些不忿,但是听她后来说的“咱们自己人”,就算心里再不痛快,此时也不能驳了林媛的面子。

毕竟林媛的身份摆在那里,他可以不顾及林媛背后的三皇子,但是也要看将军府的面子。

别说是他了,就是他的靠山二皇子都不敢明目张胆地得罪将军府呢!

“郡主说的是,刚刚我也是一时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不过我这心里可没有对先帝的半分不敬,还望郡主理解。”

白经是久在皇宫的人,自然知道刚刚那几个书生给他扣下来的大帽子有多么严重,再听得林媛如此地推心置腹,也就顺着她的话头讨好了几句。

梁立勤和钱海几人此时也想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纷纷跟在白经身后向林媛说好话。

林媛心中好笑,暗道了一声上钩,便继续劝道:“白先生的心意我自然是明白的,只是他们可不明白啊,要不这样吧,既然这件事就是因为一道菜引起的,不如我们就用这道菜化解吧!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不知白先生可答应?”

三言两语之间,林媛又把话头引到了白经那道失败的四喜福袋上了。

白经对自己的厨艺了解的很,自然知道这道菜是什么滋味,其实打心眼儿里是不想让他们品尝的。

但是现在事实闹成这样,不答应也不行了。

更何况,他刚刚已经从徒弟那里听说了,其实在比赛之前徒弟就已经提醒过他这道菜要给百姓们品尝了,甚至还询问他是否同意。

直到此时白经才想起来自己从后院挑选了食材回来以后,徒弟好像跟他说了一句什么,只是他当时心中有事没有在意,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

原来,徒弟是在跟他说这个啊!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心不在焉了,唉!

可是事到如今在说什么都晚了,白经一脸无奈,看着那几个气势汹汹显然不想善罢甘休的书生,额头上的冷汗冒了一层又一层。

“好,就依郡主所言。”

白经咬了咬牙,宁愿丢脸也不能丢命!

大不了等会儿就去二皇子府上叫人,把这几个可恶的书生给揍一顿!

梁立勤也解气地在一旁添油加醋:“师父早就该答应了,他们几个贱民而已,哪里吃过什么好东西?让他们也尝尝师父的手艺,见识见识什么叫御厨!”

白经此时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徒弟,不过想了想还是自己的错,在御膳房的时候,他仗着身后有二皇子撑腰,已经好久不再掌勺了,就算有时候实在拖不过去,也是让这个徒弟出手,他只在旁边说教。

弄到最后,梁立勤根本不知道自己师父的厨艺到底如何,反正他拜师也是因为看重白经的身份,又不是厨艺,也就没有深究过。

懊恼地摇了摇头,白经的脸色更白了,此时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白净”了。

虽然白经已经松口让大家品尝他的四喜福袋,但是这次轮到那些百姓们不答应了,一时间各种酸涩嘲讽的言论此起彼伏。

“呦,让我们吃?我们可没有那么大脸面!我们可是贱民,哪里吃得起堂堂御厨大人的亲手菜?”

“这东西看着太精致了,我可不敢吃。我啊,命贱,就适合吃糠咽菜,这种东西吃了肚子里万一一时不适应给闹起了肚子来,那可咋办?难不成还去找御厨大人讨要看病的银两吗?”

“啧啧,我劝你啊还是自己掏钱看病买药的好,人家御厨大人忙得很,哪里有空搭理你!再说了,你这贱民要是冲撞了人家大人,揍你一顿都是轻的!”

“哎呀呀,对哦,今儿咱们得罪了御厨大人,万一被揍了可咋办?不行不行,我还是赶紧走吧,省得一会儿给自己惹事!”

几个带头的人说着说着,就把尝菜的话题引到了挨揍上边了,听得白经脖子都红了。

他刚刚还想着找人去报复一顿那几个书生呢,这会儿就有人提了出来,那他还能去揍吗?

当然不能了,这不是明摆着跟大家说他挟私报复吗?

受了一顿气,还不能报复出气,白经心里有多憋屈就又多憋屈,气得一双手紧紧攥在一起。

梁立勤几人也是一样,他们跟在白经身后,在御膳房里横行了这么久,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一个一个的额上青筋爆出,可见是气急了也忍极了。

“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

梁立勤咬着牙恨恨地挤出了这么一句话,不过幸好他还不算还傻,没有大剌剌地将这句话喊出来,所以也只是林媛等几个离得较近的人才听到了。

林媛赶紧示意他稍安勿躁,亲自出面给他们做调解,一番话下来更是将她的贤良大度展现了一番。

“各位都想多了,白先生一看就是个十分宽和的人,怎么会做那种挟私报复的事呢?你们都不要担心了,只管放宽心就好了,刚刚我已经尝过了先生的四喜福袋,嗯,味道很不错呢!不如大家也来尝尝?这御厨的手艺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尝得到的呢!大家确定要错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吗?”

说完,林媛还暗暗冲着人群里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果然就有几个人当先应了。

“既然是平西郡主保证的,那我们就姑且信他们一回吧!反正这里这么多人作证,若是咱们这里有谁事后遭了无妄之灾了,到时候咱们就都去皇宫门口闹上一闹,我倒要看看皇帝陛下会不会纵容这个恶毒的厨子!”

“对,大家都放宽心,只管吃,不仅要吃,还要公平地评论评论,看看宫里的厨子跟咱们民间的大厨比起来,到底厉害在了何处?”

几人一番吵闹下来,连之前口口声声叫着的御厨大人都不喊了,直接改成了厨子,听得刘掌柜几人好笑地勾了勾唇角。

看着白经几人有苦难言有气不敢发的样子,林媛更是好笑,那日宫宴之后,林媛特意去派人打听了白经在御膳房的为人处世,自然是知道他横行霸道的事情的。

今日能让他吃回瘪,也算是他罪有应得了。

她其实并不担心围观的百姓们会出事,白经毕竟在宫中待了多年,即便横行霸道却不傻,自然知道今日在场的人谁都不能出事,不然,他就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

所以他回去了以后不仅什么都不能做,还要约束手底下的人也不能为非作歹,更要日日烧香拜佛祈祷这些人全都安康平安。

别说是受伤了,就连感冒咳嗽的最好都不要惹上。

有林媛在中间撮合,再加上有两个带头吃菜的小伙子,顿时就有不少百姓纷纷表示愿意尝尝白经的厨艺,还口口声声说着虽然白经对他们不怎么好,但是他们一定会秉公评价的。

林媛听着几人的话,心中好笑,就算是秉公评价,她相信也不会让她失望的。

白经一盘子菜做的并不多,更何况还是比较麻烦的四喜福袋,所以这一个盘子里按照宫中御膳摆放的习惯,只有十个小巧精致的四喜福袋而已。

之前林媛尝了一个,有两个书生各自夹了一个,两个小伙子各自夹了一个,剩下的五个就被手快的百姓七手八脚地抢走了。

将自己做的菜给这些贱民享用,白经觉得自己心里有一种亲生女儿被人欺负的感觉,心里实在是不痛快。

所以,他根本就不想去看那些百姓们狼吞虎咽吃饭的难堪模样,直接撇过了脸去,坐到一边的凳子上喝起了茶来。

只是,一盏茶尚未入口,白经就被百姓们的唏嘘声给惊到了。

“哎呀!这东西,怎么这么难吃啊!说咸不咸说淡不淡的,一点儿滋味都没有!”

“岂止是没有滋味儿,你难道不觉得这四喜福袋里边的几种菜掺和到一起吃的时候,啧啧,怎么说呢,感觉就跟吃糠咽菜一样!”

“那个,皇帝陛下就是整天吃这么吗?那皇帝也太可怜了吧……”

“别胡说!什么可怜?陛下那叫勤俭,陛下不是一直推崇节俭吗?当然得从吃饭开始了!”

“哦对对,就是勤俭,只是陛下日理万机,居然还吃得这么……朴素,真是让人心疼啊!”

说着,这个之前同情陛下可怜的小老儿还故意挤出了几滴眼泪来,一副关心陛下的模样。

听着他的话,林媛也暗自撇嘴,老皇帝可不就是可怜,整天忙于朝政也就罢了,好不容易到了吃饭的时候,结果吃得都是什么东西?就是白经这样的人做出来的这样的菜?

唉!

她在心底里叹了口气,怪不得历朝历代的皇帝陛下都不怎么长寿,天天在高强度的生活中度日,还要吃御膳房送上去寡淡无味又无营养的饭食,能长寿才怪呢!

啪!

一道清脆而洪亮的巴掌声打断了林媛的思绪,也终止了百姓么的议论。

“放肆!你们是个什么东西,也敢信口雌黄讨论陛下?真是胆大包天!”

白经将手中茶盏扔到一边,蹭地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被这些人议论陛下的话语给气到了,还是被他们说自己的饭菜不好吃而气到了。

总之,他的脸已经被气得扭曲了,就连那薄薄的脂粉也因为脸上肌肉的剧烈抖动而落下来了一层。

“先生别生气,快消消气……”

林媛眼珠子一转,刚想劝慰几句,就被尝了四喜福袋的百姓们的话给压了过去。

“什么叫讨论陛下?我们哪里有讨论陛下!我说御厨大人,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宫里的人就能哄骗我们这些老百姓,我们可没有那么大胆子,若是吓出个好歹来,我们下半辈子就找你过活了!”

“正是如此,白大人何必跟无知百姓生气?若是有什么话不如跟在下讨论?在下不才,虚读过几年书,虽然大道理不算很懂,但是对于百姓议论皇帝的事还是了解一些的。以我来看,方才他们可不算是议论,至少跟白先生对先帝不敬来说,他们可是没有任何过错的。”

之前指责白经对开祖皇帝不敬的那几个书生都摇头晃脑地开口了,简简单单几句话下来,立马就让白经哑口无言了。

白经气呼呼地甩了甩袖子,都说言官的嘴最是惹不得,今儿他算是领会了读书人的能说会道了。

梁立勤和钱海等人早已耷拉着脑袋躲到一边去了,他们几个也就是仗着家里有些门路而已,又没有读过书,哪里能跟读书人的嘴硬碰硬?

林媛垂眸轻轻拢着自己的袖子,对几个读书人的攻讦根本不放在心上,但是心里却是好笑地很,只想着这几个读书人果然厉害,盼着他们再多说些才好。

“行了,看白大人的模样,显然是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过错了,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在这一句两句话上多做文章了,省得旁人看到了说我们欺负人。”

至于欺负人什么,书生没有明说,但是百姓们全都听出来了,可不就是欺负白经几人没学问呗!

顿时便有几个人不厚道地讥笑起来,笑得白经和梁立勤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十分羞愧。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说说白大人的这道菜吧!啧啧,实不相瞒,虽然学生有意给您说句好话,但是您这东西,嘶,也实在是太难以下咽了。面皮硬而厚,馅料毫无章法,吃进嘴里的感觉,就像是饿极了的人胡乱在菜地里揪了一把菜叶塞进嘴里一般。”

另一个书生摇摇头,继续说道:“不是学生对白大人不客气,也不是故意冒犯大人,学生敢说,这样的菜就算是扔给叫花子吃,恐怕……”

原本书生是打算说这东西就算是扔给狗吃,狗都不会理睬。

只是话到嘴边立即就改了,毕竟白经是宫中的御厨,做出来的饭菜是给宫中贵人们吃的,他说叫花子的话已经够不尊敬了,若是说狗,就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你们,你们都是故意的!你们是故意跟我作对的,我做的饭菜就连陛下都说好吃,怎么可能会像你们说的那样不堪入耳?你们,你们才是挟私报复,对,报复!你们在报复我刚才叫你们贱民,所以你们的话我才不会信的,不会信!”

扑哧一声轻笑,林媛用帕子捂着唇角偷偷笑了一下,这白经还不算真傻,这些百姓的确是在报复他。

只不过他们的用心不仅是报复而已,这道菜的确是太难吃了,他们只是在事实的基础上又夸大了一些而已。

听了白经的话,书生不仅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白大人说我们是报复,那好,我们不说话了,劳烦您去问问尝过这道菜的其他几人吧!”

果然,两个吃过菜的书生都齐齐闭紧了嘴巴,双手插在衣袖里,谁也不说话了。

但是他们两人脸上有些神秘的笑容,还是让白经有些不踏实。

梁立勤此时也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如何了,自从他当了白经的徒弟,就从来没有尝过师父做的菜。

不仅如此,他甚至都很少见师父掌勺,今日鼓动师父展现一番,其实他也是想亲眼看看师父的技艺的。

只是谁能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梁立勤傻了,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出声替师父说话了。

正纠结着,突然感觉到两道炽热的目光看向自己,他扭头寻去,就看到了高轩。

高轩脸上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但是明亮的眼睛里分明写着不屑和嘲讽。

梁立勤又羞又气,紧紧咬着嘴唇。

两个书生不说话了,其他几个吃了四喜福袋的百姓却是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口了。

“我觉着这菜还行,跟俺媳妇儿做的差不多。就是盐有点少,要是再多放点盐就好了。”

“切,俺媳妇儿做的菜可比这个好吃多了,俺媳妇儿才不会这样糟践东西呢,你瞧这又是肉又是菜的,居然弄到了一块儿去,谁家这样做饭啊!”

“这倒没啥,为啥我就是觉得这个菜这么丑呢?特别是上边这黑乎乎的像酱油又不像酱油的东西,啧,这东西为啥要放到这小包子上?有啥用呢?”

“你傻啊!你没尝出来这包子没放盐吗?这酱油就是盐!哎对了,我记得刚才这厨子好像自己还尝了一个包子然后才放的这酱油,该不会……”

“肯定的啊!我也看到了,他就是在尝过以后才把这酱放上去的。肯定是尝着这菜没味道,才故意把酱给放上去的。”

几个百姓说的话虽然十分俗,但是说出来的话还真是越来越接近真相,白经越听脸色越难看,最后连嘴唇都白了。

梁立勤和钱海一开始还想着替他辩解两句,可是听着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再自己想想方才看到的情形,心里的念头也开始动摇了。

好像,真就是这么回事啊!

林媛用帕子掩了掩唇,十分惬意地往椅子里仰了仰。

这样的坐姿是嬷嬷严令禁止的,但是今日林媛心情大好,也就不再考虑那么多了。

“你们,你们都住口!住口!”

白经气得嘴唇直哆嗦,身子也有些摇摇晃晃了。

但是那些百姓们正讨论地热烈,谁也没有心思搭理他说了什么。

“哼,御厨的手艺就是这样的啊,我觉得还不如洞天的厨子厉害呢!之前我可是吃过洞天的饭菜的,人家做的那四喜福袋,可比这御厨做的好吃多了!”

“御厨就不是人了吗?御厨也是人,听说好多御厨都是家里人送进去的,不一定会做菜呢!我看啊,这个白大人没准就是这样的!”

“可不是吗?我们街上有个卖猪肉的,他媳妇儿的四奶奶的干儿子的好哥们儿的小舅子,就是往宫里送肉的,听说御厨们每天都要往外边拉出来好几车的剩饭剩菜呢!啧啧,你们想想,若是他们做的饭菜好吃,怎么还会剩下这么多?”

噗!

刘掌柜和高轩几人十分不厚道地笑了起来,谁说宫里的剩饭剩菜都是因为太难吃才出现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好不好?

明明是浪费太严重!

见大家讨论地差不多了,林媛也十分恰当地开口制止了。

“各位,今日白大人可能身子不适,发挥的不太好,所以做出来的菜有些失了水准,改天,改天等他身子大好了,咱们再劳烦先生给咱们做道顶美味顶美味的东西,好不好?今日就先散了吧,散了吧哈!”

虽然说着散了吧,但是百姓们还是不舍得离开,继续围在洞天四周看白经几人的热闹。

“郡主啊,您打算怎么处置这几个人啊?刚才他们可是口口声声说着洞天的饭菜不好吃呢!你瞧,他们都把你们的饭菜弄得脏兮兮的了,这样不尊重人,自己厨艺还烂到家的人,就不能轻易饶了他们!”

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嚷了一句,让林媛有些意外。

虽然没有看到说话的人是谁,但是光是听声音,林媛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被这人一提醒,百姓们也都想起了之前白经和梁立勤几人的大言不惭,顿时讨伐声再起,就连脑袋最不怎么转弯的曾大奇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个嘛……”

林媛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来,眼睛却是不怀好意地瞥向了白经几人,她当然没有忘记这几个人对洞天的侮辱了,不然也不会大费周章地演这么一出戏了。

“让他们道歉!自己手艺不行,还诋毁别人,真是不要脸!洞天的饭菜可比这什么白经的手艺强太多了,他也有脸过来叫嚣?郡主您大人大量不计较,我们这些在洞天吃惯了的‘贱民’可不答应!”

之前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林媛心中好笑,借着抬手抚头发的时候趁机冲说话的方向悄悄瞪了一眼,虽然是瞪,但是眼神里的笑意怎么也收不住。

果然,此人一说完,百姓们群情激愤,异口同声地叫嚷着让白经等人道歉,看他们这架势,显然是不道歉就不让他们走了。

白经本就气恼,此时被百姓们一恐吓,更是气得眼斜口外,跟中风似的了。

梁立勤鬼主意最多,眼珠子一转就凑到白经身边低声劝了几句。

虽然他也不想在高轩面前低头,但是被这么多百姓围着,他们之前又不小心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若是事情闹大引来了二皇子的政敌们,他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白经可是个暴脾气,虽然被气得不行,但是一时也没有想明白,愣是不肯低头。

最后还是看百姓们实在不肯散去,在梁立勤和钱海两人不厌其烦的劝慰下才低头冲林媛作了个揖,那动作敷衍地很。

不过林媛不在意这些,今日的事已经让白经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她的目的达到了,还在乎一个言不由衷的道歉吗?

“这下你们满意了?还不让开!”

白经作揖完毕,发狠地冲着百姓们叫嚷了一句,当先从人群里挤了出去。

梁立勤几人也十分识时务地想要跟上,可是刘掌柜在后头突然叫了一句:“哎,还没有付账呢!”

梁立勤肩膀一抖,恶狠狠地回头:“秦实在,傻愣着干什么!还不掏钱!”

一直低着头毫无存在感的秦实身子一哆嗦,赶紧去掏腰包了。

百姓们的议论声讨伐声此起彼伏,直到几人灰溜溜地逃走了还在后边指着他们的脊梁骨骂着。

------题外话------

下了一天的雨,也停电了,终于赶在审核前写完了,谢天谢地~

猜猜人群里说话的人是谁?猜对有奖,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