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主动投怀的女人(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越来越接近重新开张的日子,这天,小河也从驻马镇回来了。

跟小河一起回京的还有豆腐坊那几个孩子,这些孩子都是当初跟着小林子一起留在豆腐坊的,后来小林子突然离开,这些孩子为了等他们的老大,谁都没有离开豆腐坊。

现在小林子从陈家出来了,自己要开门立户了,自然得需要不少帮手,所以便把这些孩子带了回来。

小林子早就知道今儿小河要带着孩子们到京城,一大早就到林府来等着了。

直到快到晌午的时候,五六辆马车才排成了整齐的队伍停在了林府门口。

林媛林薇小林霜再加上小林子四个人在门口等候着小河。

虽然只是十几天不见,但是小河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走之前还有些忧愁的她,今日一见笑容多了不少。

林媛知道她一直都在为年老的三婶子着急,此时见到她脸上的笑容,便猜到或许三婶子的病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门口的人很多,林媛不方便跟小河多说别的,只是打了个招呼就被其他几辆马车上跳下来的孩子们给吸引了注意力。

“大哥!”

“大哥大哥!”

十几个孩子异口同声地叫着小林子大哥,那场面别提多壮观了。

小林子离开驻马镇已有一年多了,他们也就一年多没有见面了,此次再见自然是热泪盈眶。

“哎!”

再次见到这些当初跟自己同甘共苦的兄弟们,小林子心里也十分激动,声音微微哽咽,却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只能应着大家的叫声,跟大家一一拥抱。

林薇站在小林子身边,见他们兄弟情深的一幕十分感动,眼眶顿时就热了起来。

只是,还未等她的情绪完全释放出来,一个突然跳出来的少女映入了她的眼帘。

“大哥!大哥!呜呜,我好想你啊,你都走了这么久了,你有没有想我们啊?大哥!呜呜!”

大声哭泣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身材高挑,体型均匀,因为一下车就钻进了小林子怀里抹眼泪,大家都没有看清楚她的长相。

但是,光看她身上那红艳艳的崭新夹棉袄,还有她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便知道,这个小姑娘至少不算是个丑陋的姑娘。

林薇心头重重地一沉,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晃了晃,紧紧咬住嘴唇看着被那女子紧紧圈住腰身的小林子,面色惨白。

因为红衣女子突然钻进了小林子的怀里,之前还跟他叙旧的男孩子们全都有些诧异地退到了一边,门口再听不见你一言我一语叫嚷大哥的声音了,剩下的只有红衣女子哀痛的哭泣。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让林薇诧异非常,就连一直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林媛也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林霜一双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气呼呼地朝前跑了两步:“喂!你是谁?快放开我姐夫!”

她的声音清脆而响亮,跟红衣女子的哭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林子精神一抖,立即回过神来,赶紧将身前的红衣女子毫不留情地推开了。

他心中只有林薇一人,别人休想再近他一步。就算是以前同甘共苦的叫花子们也不行。

被小林子推开的红衣女子也十分意外,泪光盈盈的脸上满是诧异和受伤,口中低声喃喃着:“大哥?你,你嫌弃我们了吗?你不再疼我们了吗?”

这女子站直了身子之后,林媛几人才看清了她的长相。

模样不是多么出挑,但是贵在有一双灵动鲜活的眼睛,即便眼中泪光闪闪,但也不能磨灭它的明亮和娇俏。

这个女子的肤色不是很白,也许是以前讨饭时留下的后遗症吧,她的皮肤有些黑,但是这种黑并不让人嫌弃她,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十分健康自然的美。

林媛微微眯了眯眼睛,这个女子她有印象,好像是叫俏儿,之前她在豆腐坊的时候听兰花说起过,这个女子也是跟小林子一起过来的小叫花子之一,以前没有名字,后来因为遇到了小林子,是他给她取了这个名字。

林媛不得不承认,俏儿这个名字十分符合这个女子的长相和个性,而且听兰花说起过,小林子带来的几个女叫花子里边,只有这个俏儿心眼儿最活泛,小嘴儿也最是甜美。

一开始她没有放在心上,今日才终于看清了这小姑娘的真面目。

果然是心眼儿最活泛,小嘴儿也最甜美,一年多不见面,刚见到就主动钻进了男人的怀里,这样的心眼儿还不够活泛吗?

在心中冷冷一哼,林媛不由地多看了俏儿一眼,顺便也用余光看了小河一眼。

小河负责去豆腐坊接这些孩子们来京,她不信这些孩子们没有从小河口中打听小林子的近况。

以小河和林薇的交情,她知道,小河一定会把林薇和小林子的事告诉他们,特别是对着几个模样还算不丑的小姑娘。

果然,林媛看到小河脸上的表情从震惊转变为愤怒,又从愤怒转变为心疼。

她紧紧地拉住了林薇的手,紧紧盯着俏儿的眼眸里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俏儿,见到大哥是开心的事,怎么一见面就哭了起来?行了行了,把眼泪擦干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在豆腐坊受了委屈了呢!”

一个模样张开了且看上去十分沉稳的男子蹙眉将俏儿数落了一顿,但是虽然是数落,林媛几人也能听得出来他话语里的袒护。

林媛记得这个孩子,叫做三子,之前也是个有些调皮的男孩子,没想到一年多没见,已经长成了稳重的大男孩了。

被三子训了一顿,俏儿非但没有收住眼泪,反而更加戚戚然了。

跟俏儿一起从马车上跳下来的两个女子都皱起了眉头,冲着三子叫嚷起来。

“三哥,你这是干嘛?为什么要凶俏儿?俏儿这些日子天天念叨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今日好不容易见到了大哥,心里肯定高兴,哭两声就哭两声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是!咱们跟大哥可是过命的交情,你难道忘了?大哥刚来驻马镇的时候,还是俏儿费了好大的劲儿冒着雨把昏迷的他从大街上拖回了破庙的。我们这么久没见了,哭一哭怎么了,抱一抱怎么了,干嘛要骂我们!”

第一个说话的女子还算是性子温吞一些的,至于这第二个可就泼辣得多了,不仅泼辣,嘴巴也是厉害,口口声声说三子的不是,其实一双眼睛已经盯上了小林霜,嘴巴眼睛里全都是敌意。

别看小林霜岁数小,但是眼睛却是明亮的很,自然看出了这个女子对她的敌视,当即就怒火中烧,气呼呼地鼓着小脸儿。

“哭一哭就行了,还抱一抱?也不看看自己抱得是什么人,真当自己还是大街上讨饭的小叫花子吗?看到有钱人就上赶着抱大腿,连人家有没有意中人都不管!”

在霜雪阁待了这半年多的时间,小林霜不仅是医术见涨,就连嘴巴也厉害得多了。

林媛忍不住扶额叹息,她早就担心在霜雪阁那种满是女人的地方,小林霜会不会学到什么不该学的东西。

如今一看,自己的担忧果然应验了。

不过看起来,好像也不算是很糟糕,至少小林霜三观还是很正的,知道有妇之夫是不能随随便便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这个道理。

“你胡说什么!”

被小林霜骂的那个泼辣女子当即就变了脸色,插着腰就要上前跟小林霜对垒,不过还未等她再说什么,就被俏儿一把拉了回去。

“四妮儿,别吵了,对东家无礼是不对的。”

俏儿连连摇头,一只手死死拽着四妮儿的袖子,一双眼睛却直往小林子那边瞄。

“俏儿!”

见俏儿这个样子,四妮儿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跺了跺脚,但是也没有离开她半步,而是十分仗义地挡在了俏儿身前,仿佛林媛小林霜几人会把俏儿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看她这如临大敌的戒备样子,林媛倒是被气笑了,自己当初看在小林子的面子上收留了这些叫花子们,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收留了一群白眼狼。

别人是不是暂且不说,反正这个俏儿和四妮儿却是妥妥的了。

“四妮儿,胡说什么呢!别忘了当初是谁收留了你们,也别忘了当初是谁给你们饭吃给你们地方住!”

一直沉默不言的小林子终于开口了,而且是怒不可遏:“还不赶紧向东家道歉!”

小林子早已不是豆腐坊的伙计了,自然是不用再称呼林媛为东家,而且自从他跟林薇的关系确定以后,是一直称呼她大姐的。

今日他又重新称呼林媛为东家,显然是心向林媛的。

只是他虽然怒斥着四妮儿,但是语气里还是带了几分袒护,或许是因为被四妮儿提起了当初自己获救的旧事吧,心中也对这些同甘共苦的兄弟姐妹们多了几分亲近。

小林子一直是这些孩子们心中的老大,即便他已经离开豆腐坊一年多了,但是大家都在心里将他奉为最厉害最信服的人。

他一开口,四妮儿的气焰果然就小了许多,但是让她给小林霜道歉,还是百般不肯的。

俏儿和那个叫幺丫的温吞姑娘轻声劝了几句,她还是撅着嘴不肯低头,林媛也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站在那里。

今日的她不打算表现出多么宽容大度的心胸来,叫俏儿的女子一见面就搂住了小林子,挑衅之意不言而喻。

还有这个四妮儿,也太不知道感恩了,现在他们的卖身契还都在自己手里攥着呢,就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跟她叫嚣,若是以后给了她自由身,岂不是要扛着大刀砍上门来?

小林子脸色也十分难看,他其实也被俏儿一见面就抱自己的事给弄蒙了,后来就一直担心林薇会误会。

结果这么一分神,就让这个四妮儿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他真是懊悔,今日的自己真是蠢到家了!

四妮儿是个倔强脾气,当初在豆腐坊的时候,她就听兰花说起过。

今日,林媛算是领会了她的脾气有多么臭多么硬了。

见怎么劝说都不管用,俏儿眼睛偷偷抬了抬,看看静静等着道歉的林媛,再看看一脸惨白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林薇,最后又瞄到了怒不可遏的小林子脸上。

她心中念头一闪,立即上前来冲着林媛抱了抱拳:“东家,四妮儿是个直肠子,心里藏不住话儿,因此得罪了很多人。方才她一时口快,还请东家原谅了她这一次吧!俏儿替她给您道歉了。”

说着,俏儿便弯了弯腰,行了个不怎么标准的礼。

以前在驻马镇的时候,林媛有很多事要忙,豆腐坊的事都是交给掌柜的和兰花去打理的。所以对于俏儿几个女孩子还真是不怎么了解。

但是今日这一见面,可真是让她大开了眼界。

林媛看向自己可怜兮兮低着头的妹妹林薇,又看看一身崭新衣衫长身而立的小林子,唇角扬起了一个笑容。

“几位姑娘都是陈公子带进豆腐坊的,我虽然是你们的东家,但是从来没有要求过你们什么。今日陈公子打算自立门户,也是我率先提出将你们带来京城与他帮忙的。呵,却不想啊,这一提议,竟然也提出了麻烦。”

林媛浅浅地笑着,一双冰冷异常的眼睛扫过乖巧的俏儿和一脸不忿的四妮儿。

正巧一阵冷风吹过,将众人吹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是林媛的声音却比这冷风还要冷上几分。

“再怎么说,陈公子也是我们林府的朋友,他现在孤身一人在京城打拼,作为曾经的朋友和以后的合作伙伴,我实在是不放心将一些不懂事的人放在他身边。既然如此,陈公子,是自己调教呢,还是由我来代劳呢?”

林媛一口一个陈公子,说的小林子脸色越来越难堪,虽然他真名是陈若初,但是在林府,大家还都是亲热地称呼他小林子。

就连小林霜,在改口叫他姐夫之前,也是称呼他小林子哥哥的。

现在连陈公子这么生疏的称呼都出来了,小林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苦涩地笑了笑,对林媛道:“他们的卖身契还在东家手里,就是东家的人,自然是要听东家的。陈某不敢有异议。”

这话的意思是把四妮儿和俏儿交给林媛来处理了?

俏儿显然没有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当即便身子一抖,可怜巴巴地抬起盈润的眼眸:“大哥……”

“东家身为郡主,能够亲自教导你们是你们的福气,一定要跟在东家身边好好学规矩。京城不比驻马镇,你们不可大意,也不能任性,若是在京城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别说是我,就是东家也不一定能保得了你们!”

小林子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十分严肃,别说最老实的幺丫了,就是俏儿和四妮儿也忍不住存了几分畏惧。

来京城之前他们早已听掌柜的说过了,而且之前当叫花子的时候也听过不少京城的事,京城里遍地都是贵人,没准儿一出门就会不小心踩了某位大官的脚丫子呢!

将俏儿和四妮儿留在林府教导的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林媛勾了勾唇角,给了银杏一个眼神。

银杏会意,立即上前将俏儿和四妮儿两人带到了府中后院。

小林子都发话了,而且卖身契还在林媛手里握着,就算俏儿和四妮儿再怎么不同意,也得跟着走了。

旁人都无事,倒是三子有些担忧地看了看一直回头的俏儿,忍不住对小林子说道:“大哥,俏儿一路上总是念叨你了,真的让她不跟咱们一起走吗?”

林媛只说将俏儿和四妮儿留下,对其他人没说什么,显然是已经决定将其他人留给小林子带走当帮手了。

是以三子有此一问。

小林子却是冷眼瞪了他一下,抬脚在他小腿上毫不留情地踢了一脚,气呼呼地骂了起来。

“还敢说?我走的时候是怎么跟你说的?让你好好教导他们,怎么就教导出了两个不懂事的?我看不光是她们两人,你也该留下来好好学学规矩才行!”

三子吃痛,但是被小林子这么一踢一骂,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大家一同讨饭的无忧日子了。当即便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嘿嘿笑着跟他连声讨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