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送还卖身契(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熟悉的场景,让小林子心中熟悉,方才因为四妮儿和俏儿带来的不快也慢慢消散了。

其他几人也都笑哈哈地围着小林子和三子开起了玩笑,一伙子人重新恢复了再次见面的激动中。

他们这么十多个人在林府门口站着也不是事儿,林媛便提议让大家都进府坐坐。

小林子最近正在研究一种新的布料,还在忙活着跟京中以前的商户走动关系,今日能亲自过来迎接三子一行人已是抽空了,自然不能再多耽误了。

可是他又担心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林薇,脸上纠结地不行不行的。

林媛知道林薇的性子虽然绵软,但是也是个倔脾气,若是让她此时跟小林子谈话交心,只怕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便让小林子带着三子几人回了他的小宅子里。

临走之前,林媛还让水仙将早已准备好的卖身契拿了出来还给小林子,当然,她已经事先示意水仙将四妮儿和俏儿的卖身契取了出来。

虽然之前有卖身契挟持,但是林媛对待三子他们并不苛刻,所以即便卖身契到了自己手里,三子几人也没有感觉到多大的不同。

拿到了卖身契,小林子便让服侍自己的小厮提前将三子他们带去了自己的小宅子里。

而他,则留下来打算跟林薇好好解释一番。

只是,正如林媛所料的,还不等小林子开口,林薇就已经闷头不吭地转身回了府,甚至一路脚不沾地地回了自己院子里,还把房门紧紧关好,谁也不许进去。

小林子又无奈又着急,却也无计可施。

求救似的看看林媛,林媛扭头也不理他。

再看看小林霜,小林霜皱着鼻子,哼哼了一句也走了:“活该!”

最后看向小河。

三子几人毕竟是小河从驻马镇带来京城的,之前她虽然提前说起过林薇和小林子的事,但是也没想到那个俏儿那么地不要脸,明知人家已经有了意中人还那么厚脸皮地贴上来。

小河觉得是自己对不住林薇,若是一开始就看出了俏儿的不对劲儿,今日也不会让她这么伤心了。

所以,小河也不顾之前跟小林子的情谊了,也有些气恼地瞪了他一眼,教训道:“陈公子还是别看我了,我可没有那个能耐帮你追媳妇儿!哼,不是我说你,难道你是根木头吗?那个俏儿扑上来的时候你就那么乖乖地让她抱着?还抱了那么久?别说是薇儿了,就连我这个外人看了都不高兴了!”

被小河数落了一顿,小林子心里也是委屈得很,他一直跟三子几个兄弟许久拥抱,哪里想得到突然钻进自己怀里的会是个姑娘?

等他意识到跟自己拥抱的不是个男人的时候,他立即就将她推开了啊!

不过这些辩解的话他也不好说出口了,因为不管理由如何,事实已然如此,他的确是对不住林薇了。

“小河,我对薇儿如何,旁人不晓得,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当初在城南学堂的时候,我是怎么对薇儿的,你都是看在眼里的,今日的事,我真的是冤枉啊!”

说起以前,小河的心也忍不住软了软,小林子说的不错,他对林薇的确是爱到了极致。

记得有一次林薇突然生病,林媛林毅和马车都不在学堂,小林霜也因为跟着老烦学医去了洞天,最后还是小林子将她背到了城里的医馆看的病。

她清楚地记得,小林子一边背着痛苦不堪的林薇往医馆跑的时候,他比林薇更加惨白的脸,还有他眼角不经意间滑落的泪滴。

那样一个坚强的男人,在面对亲人背叛生不如死的时候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却在背着自己的女人的时候落泪了。这样的情意,这是一个深字可以言说的?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任由那个俏儿抱你啊!”

虽然又埋怨了一句,但是小河的语气已经软了许多,最后叹了口气,说道:“行了,我会帮你劝劝薇儿的。不过,至于那个俏儿,到底该如何,你应该知道吧?”

“我明白。多谢你。”

小林子朝着小河郑重地作了个揖,只是在说起俏儿的时候,他眼中的冷意多了几分。

打发走了小林子,小河便也回府去了。

刘氏显然不知道门口发生的一切,正纳闷地询问林薇怎么突然回房了。

“她啊,刚才被三子几个人打趣了几句,脸上挂不住啦,急匆匆地就跑回房里去了。”

林媛笑着跟刘氏解释,仿佛她说的话就是发生的事实一般。

刘氏之前也听过三子的名字,知道三子是跟小林子十分要好的兄弟,听林媛这么一说,也猜到了应该是他们几个知道了小林子中意林薇便开起了玩笑,也就没有在意,笑着揭过了这个话题。

见小河进门了,刘氏赶紧将她招呼在身前,问起了她家中的事,特别是三婶子的情况。

林媛也十分担心三婶子,也竖起了耳朵听了起来。

小河笑了笑,说家中一切都好,最后说起三婶子时,虽然还是笑着的,只不过眉宇间还是有了几分忧愁。

“奶奶她,总体来说还是挺好的,就是脑子有些糊涂了,总是胡言乱语,说起以前不曾说过的话,也总是提起以前不爱说起的人。”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刘氏和林媛也从她的神色中看明白了,以前不曾说过的话,以前不爱说起的人,应该就是小河的爹娘了。

“可去瞧了郎中?”

小河点点头:“瞧过了,咱们镇上的郎中都看遍了,后来二叔去邺城送货,还特意带着奶奶一起去邺城找了几个好大夫瞧了瞧,都说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脑子糊涂了。这病,没法治,但是好在奶奶的身子很好,就算经常说些不正常的话,大家也都放下心来了。”

林媛默默点头,看来三婶子得的病就是她上辈子经常听到的老年痴呆了,这样的老人身体一般还是挺好的,但是脑袋会变得糊里糊涂的,有的最后还会忘记不少以前的事。

三婶子一生孤苦,夫君早逝,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带大了两个儿子,结果大儿子不孝顺,最后落了个那样的结果。

或许,对于她而言,将以前的事情忘记才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有林二栓和桂枝嫂子这样的心善之人悉心照料,又有小河这个孝顺的孙女儿惦记,三婶子的晚年终于不会孤苦了。

从驻马镇回来,桂枝嫂子还有王婶子以及老村长几人都托她给林家带了不少东西回来。

就连杨氏和林家忠也托小河给带了几匹好看的布料子。

虽然布料子不算是多么贵重的料子,但是毕竟是杨氏的一番心意。而且小河特意说了,这是杨氏给自己的孙女儿出嫁的礼物,让林媛感慨万分。

又说了会儿话,刘氏便让小河先回房歇息去了,等会儿吃午饭的时候再派人去叫她。

小河点点头,只是没有回到自己院子里,而是转头去了林薇那里。

林薇还是闭门不见人,即便小河在门口喊了半天还是没能让她开了门。

无奈,小河只好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刚走了几步,就被后来赶上来的林媛叫住了。

林媛来不为别的,就是想问问小河跟豆腐坊几个孩子说过什么。

小河认真想了想,说道:“其实也没有说什么,他们好像都知道小林子离开陈家的事了,我猜应该是小林子之前给他们知会过。若说我说了什么的话,那应该就是薇儿的事了。唉,大姐,对不住,我也没有想到那个俏儿居然是那样的人。我看她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还看她跟那个三子挺要好,就以为她喜欢的人是三子,谁承想……”

小河一脸愧疚,两只小手儿局促地搓着衣角,小脸儿也涨得通红。

林媛知道小河其实是个十分老实的孩子,哪里比得上那个俏儿心眼儿活泛?柔声劝了她几句,没有说别的。

让小河赶紧回房休息,林媛抬头看了看林薇那边紧紧关着的房门,心中微微叹息。

本以为小林子从陈家离开就会万事大吉,谁会想到半路上又杀出个俏儿?

而且听四妮儿的言语,这个俏儿对小林子是有救命之恩的,这样的人可不怎么好办啊!

摇了摇头,林媛脚步一转,去往了柴房。

那里,关着等候教导的俏儿和四妮儿。

刚走近柴房,林媛便听到了一叠声的咒骂,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林媛听出来骂人的是性子有些泼辣的四妮儿。

“天杀的!为什么要关我们?有种就过来说事!别他妈地当缩头乌龟!混蛋,我早就说这个东家不靠谱,偏偏你们还一个一个地上赶着巴结她!哼,要不是当初看你非要留在豆腐坊,我才不会留下来呢!”

“俏儿,你倒是说句话啊,你不是挺会说的吗?怎么这会儿倒是成了闷头大葫芦了?怎么,是不是担心你的好大哥会被那个什么林薇抢走?放心吧,你对大哥有救命之恩,那个林薇算什么东西?也能跟你比?”

越听,林媛的眉头皱的越紧。

水仙和银杏跟在林媛身后,也听到了四妮儿这有些不讲理的言论,当即便变了脸色。

虽然她们是林媛一家人来了京城才过来服侍的,但是对于豆腐坊的事也是听说了的。

当初林媛收留的只是小林子一个人,是小林子求了林媛才让这些小叫花子们有了暂住之地。

林媛给他们提供吃穿还给他们工钱,从来都没有将他们当做下人看待,一直都是当做小林子的朋友。

即便后来小林子不言不语地离开了豆腐坊,她还是将这些人继续收留了下来。

而且听小河说,当初小林子走的时候,林媛已经去特意问过了他们,要不要跟着一起走。

这些人当初不走,现在却反过来抱怨。

呵,这四妮儿真真是鲜活明亮的白眼狼一枚啊!

“忘恩负义的东西,也配直呼二小姐的名讳?”

水仙性子更直一些,当即便毫不留情地斥责了一句。

柴房里的声音顿时就停了停,显然是四妮儿没有想到自己骂人的话正好被人听到了。

不过这沉默也只是一瞬,很快她就又继续冷笑着念叨开了。

“也是,我就是个干活儿的,哪里比得上二小姐金贵?哼,不过说起忘恩负义来,倒是冤枉了,我是凭着自己的双手做事挣钱的,可没有白吃白喝,当不起忘恩负义这四个字!”

哈!

水仙和银杏都被这话给气笑了,凭着自己的双手做事挣钱?她倒是说得心安理得,也不想想,这天底下有手有脚有力气的人多了去了,可是真正能挣到钱不愁吃喝的又有几个?

要不是林媛看在小林子的面子上给了她一个做工的机会,四妮儿哪里会从一个小小的叫花子摇身一变成了光鲜体面的亭亭玉立大姑娘?

说这种话也不觉得心虚吗?

柴房里,四妮儿还在冷笑着说自己靠本事吃饭挣钱的话,柴房外,林媛就那么笑着听着,突然扬了扬手,打断了她。

“既然四妮儿姑娘这么厉害,那我林家这座小庙也容不下姑娘这尊大佛了。既然如此,水仙,将四妮儿的卖身契取来给了她,从今日起,你不再是林家的下人。以后,你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双手和气力去挣钱吃饭了。我相信,凭你的本事,一定能找到比林家更好的东家的。”

“小姐?!”

水仙和银杏有些意外地看着林媛,没有想到她居然一张口就是给了这四妮儿的卖身契。

她那样诋毁自家小姐们,难道真的要放她自由,让她逍遥自在?

“不用说了,拿出来吧!”

林媛摆摆手,笑得云淡风轻,仿佛刚刚柴房里发出的咒骂声根本不是冲着自己的。

水仙之前单独取出了四妮儿和俏儿的卖身契,此时正揣在自己的袖子里呢,当即便拿了出来,将写着四妮儿名字的那张卖身契挑了出来。

在水仙拿卖身契的时候,银杏也已经得了林媛的示意开了柴房外边挂着的锁,放了四妮儿和俏儿出来。

四妮儿显然也没有想到林媛会这么痛快地将自己的卖身契还给她,当柴房的门打开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怔愣的神情。

给水仙使了个眼色,林媛笑着对四妮儿说道:“你以前是叫花子,或许不知道卖身契的重要性。如今在豆腐坊待了两年,应该知道卖身契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了吧?既然如此,今日我便把你的命还给你,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做自己喜欢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吧!”

“给!滚吧!”

水仙将卖身契摔到了四妮儿怀里,一时没有忍住也跟着骂了一句。

四妮儿看着手里那张薄薄的纸傻了,她不识字,不知道上边写的是什么,当初签的时候还是老大给她一个字一个字指着念给她听得。

那场景仿佛就在昨日,而今天,她就要拿着这卖身契离开了。正如林媛所说,她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不用再整日围着磨盘转悠做那枯燥乏味的磨豆子的活儿了。

虽然不识字儿,但是四妮儿认识自己的手印儿。

她紧紧地捏着那张纸,转眼间就撕成了碎片,扬起笑脸来看向林媛:“多谢郡主,以后我有了出息,一定不会忘了郡主的大恩大德。”

林媛勾了勾唇:“我等着你出息的那天。”

四妮儿扬了扬秀气的小眉头,回头看向俏儿:“不知郡主能否将俏儿一并放了?”

林媛好笑:“你自己都不知道前途如何,怎地还管别人?罢了,你且问问她,是要拿着卖身契离开?还是听完我的教导去陈府报道?只要她说出来,我绝对不会有任何阻拦。”

这是把选择权完全交给了俏儿了。

四妮儿回头看向一言不发的俏儿,焦急地等着她的回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