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走吗?不走!(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低着头垂眸不语的俏儿突然身子一颤,不是被林媛的威压吓得,而是被林媛的话惊到了。

给她卖身契离开?

俏儿脑海里顿时就想起了方才小林子离开时跟她说过的话,他说要让她们好好地跟着郡主学规矩的。

对,她要听大哥的话,她要跟着郡主学规矩,不能带着卖身契离开!

打定了主意,俏儿立即冲着林媛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说道:“东家,俏儿以前就是个人家人嫌的小叫花子,要不是有东家好心收留,也不会有如今吃饱穿暖的好日子。俏儿感激东家的大恩大德,俏儿愿意当牛做马回报您,俏儿不走!”

林媛挑眉一笑,一点儿意外之色都没有。

但是一边的四妮儿却急了,她们之前当小叫花子的时候就是相识,后来一起来了豆腐坊,更是互相扶持互相帮助的好姐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早已把对方当做了亲姐妹一般。

至少,四妮儿心里是这样认为的。

“俏儿,你是不是傻了?什么大恩大德,咱们能进豆腐坊都是老大的功劳,再说了,咱们又没有白吃白喝,是用自己的双手和力气挣得银子,你不用对她这样。你是不是害怕老大不高兴?不会的,来的时候三哥不是说过了吗?老大这次来京城就是给咱们还卖身契的,你别害怕!”

听见四妮儿的话,林媛的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起来,怪不得这个四妮儿一来就对自己不恭不敬,敢情是因为他们私底下都把恩人当成了小林子,而不是自己啊!

林媛顿时有一种养了一群白眼狼的感觉,不错,当初的确是小林子将这些孩子带来豆腐坊的。

但是有一件事他们都不知道,或许是知道了却故意装作不晓得,豆腐坊的真正东家是林媛,就连小林子都是林媛一时心善带来的,更何况是这些一无是处的小叫花子?

这些话林媛没有开口跟她辩解,因为她知道,在四妮儿心里,这样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任凭自己如何说都不能改变。

既然如此,又何必白费口舌?

“四妮儿!你别胡说!”

林媛不说,俏儿却是使劲儿冲着四妮儿挤眼睛,还试图劝说她也留下来。

“当初要不是东家心善留下了咱们,咱们肯定还在驻马镇大街上讨饭呢!四妮儿,难道你想一辈子讨饭吗?一辈子被别人骂小叫花子吗?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总要为咱们的孩子考虑考虑啊!四妮儿,你听我的,安心留下来做事,这京城这么大,咱们人生地不熟的,你一个人要去哪儿啊!”

林媛双手环胸,并不看这两个小姐妹,但是这些话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不得不说,这个俏儿的确是比四妮儿聪明得多,怪不得她能生出那样的心思来,一见面就卖弄自己的风姿勾引小林子!

“对啊,你自己也说了京城这么大,难道还容不下一个小小的我吗?我就不信了,在驻马镇我四妮儿还能活得好好的,在京城里却混不下去了。”

对于俏儿的劝说,四妮儿显然并不放在心上,最后甚至还倨傲地抬了抬下巴,笑道:“再说了,不是还有老大吗?若是我在京城实在混不下去了,我还可以去投靠老大啊!”

一边说,四妮儿的眼神还一边往林媛身上瞄,眼中的不屑十分明显,就差把“反正不会继续留在这里”的话说出来了。

对于四妮儿的言论和不屑,林媛只当不知。

但是俏儿却是心急如焚,如今的林媛早已不是驻马镇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了,她现在是郡主,京城是她的地盘,得罪了她还想在京城混下去,这不是做梦吗!

俏儿心里明白,却不能当着林媛的面将这样的话说出来,不然定会惹得她不高兴。

更何况看刚才的情形,老大显然还跟以前一样被林媛压制着,这跟她一开始的想法不一样,看来以后的事还得徐徐图之。

“四妮儿!”

“行了俏儿,你也别劝我了,老大不是经常说人各有志吗?既然你只想留下来当个卖身的奴才,那我也不强求你,反正我是要走了。只希望你不要后悔今日的决定,以后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说着,四妮儿最后看了一眼地上被自己撕烂了的卖身契的碎片,下巴一抬便洋洋洒洒地离开了,甚至都没有跟林媛说声告辞。

水仙和银杏气得嘴唇都白了,要不是林媛拦着,一定会上前去将这个目中无人的白眼狼给揍一顿。

看着四妮儿渐渐远去的背影,俏儿在心中默念了一句:“也希望你不要后悔今日的选择,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稳了稳心神,俏儿便恭恭敬敬地向着林媛又行了一礼:“东家,四妮儿她性子有些傲,我替她给您赔罪了,还望您不要生气。我愿意留下来听东家的教导,以后好好服侍东家。”

看着眼前低眉顺眼的俏儿,林媛心中冷笑,说实话,一个是有话直说的白眼狼,一个是心里满是弯弯绕绕却装得顺从的白莲花,她倒是更喜欢那个四妮儿,至少那姑娘不像俏儿这么多心思。

虽然在驻马镇和京城里,林媛已经跟不少心思龌龊的人打了交道,但是她内心里还是最向往在林家坳的日子。

村民邻居们互相看不顺眼了,就扯开嗓子大骂两声,甚至不顾形象打上两架都无所谓。

那样简单直接的相处方式,倒是比跟这些心眼儿多如蜂窝的人强多了。

林媛微微叹了口气,重新看着眼前的俏儿,声音也不由地冷了几分。

“她已经不是我豆腐坊的人了,我为什么要跟一个不相干的人生气?至于你,既然选择留下来,那就应该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做才是对的。我也知道,你们都是冲着小林子来的京城,但是京城不比驻马镇,这里的处境只会更凶险。你若是真的为你们大哥着想,就不要自作聪明起些歪心思。”

俏儿垂着头静静听着林媛的教导,听别的话还带着几分不以为然,但是在听到京城比驻马镇更凶险这句话时,俏儿心里也不由得凛然了几分。

对于京城的事,她也不是一无所知的,自然知道京城里遍地都是贵人,不仅如此,京城里商铺众多,想要在京城有个立足之地,简直有些困难。

她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那边林媛早已经不再言语,转身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林媛只是给银杏使了个眼色,叮嘱道:“洞天的侍女们都是你教导的,今日我就把她交给你了,为了以后不给陈公子添麻烦,也不给咱们林府招祸,你一定要好好教导她,记住了吗?”

“是,郡主。”

银杏恭敬地行了一礼,口中称呼也不是往日更加亲近的“小姐”,而是改成了更为庄重的“郡主”,显然就是要给俏儿一个下马威了。

林媛心中好笑,施施然便走了。

水仙跟在后头,使劲儿冲着银杏使眼色。

银杏板着小脸儿憋着笑,冲她打了个放心的手势,水仙这才喜笑颜开地离开了。

看着水仙有些雀跃的小背影,银杏掩唇笑了起来,再回头看俏儿时,眼中满是不屑和厌弃。

别说水仙了,就连自己也讨厌这个女子。口口声声说着感谢林媛的帮扶,但是背地里还不是勾引她们的二姑爷?

虽然小林子跟林薇的亲事还没有定下来,但是她们早已将小林子当做了林府的姑爷看待了。

再说了,小林子不是都已经很厌烦地推开她了吗?偏偏这姑娘还是不识趣地装柔弱,以为我们都是瞎的吗?

“俏儿姑娘,虽然你是从驻马镇来的,但是从来没有在郡主手底下待过。所以,我虽然比你来得晚,却还是要舔着脸教导你了,还望你能诚心接受,不要辜负了郡主和我家二姑爷才好。”

“二姑爷?”

俏儿抬起头来,盈盈水眸里满是疑惑。

银杏咬了咬牙,不得不承认这个俏儿的确长了一双十分漂亮灵动的眼睛,但是这眼睛虽然漂亮,却总是透着一股不安分的模样,十分让人厌恶。

“哦,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们的二姑爷就是你们口中的老大大哥陈公子。陈公子对我家二小姐情深义重,为了她连陈家都不要了,自动脱离陈家呢!说起来,二姑爷这份情意真是难得!当时我家夫人还没有同意他和二小姐的亲事呢,他就这样破釜沉舟。瞧!你都是陈公子多年的好友了,听到这件事还觉得意外呢,我们就更加诧异了。不过好在二姑爷对我家二小姐一直用情至深,我家夫人和郡主还算对他比较满意了。”

银杏说了一大通话,那边俏儿却根本没有听进去几句,她的心里只萦绕着一句“为了二小姐连陈家都不要了”。

之前他们在豆腐坊听说老大原来是江南富户陈家唯一的公子时,大家都高兴地不得了,她还幻想着能够靠着以前的救命之恩让老大对她刮目相看。

可是后来,先是听到老大离开了陈家,后是自己主动献身被老大毫不留情地推开。

此时再听到老大离开陈家的真相,俏儿真想一头撞死在地上算了。

幻想了那么久的美梦原来都是虚幻的,假的!

俏儿身子微微晃了晃,紧紧咬了咬嘴唇,心中也下定了决心。

老大聪明伶俐,就算是离开了陈家也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他一定会有出头的一天,只要自己不离不弃,老大迟早会看到自己的好的。

至于那个林薇,哼,她不就是有个郡主姐姐吗?不就是家里更有钱吗?或许老大根本不是相中了她,而是看中了她家的银子呢!等老大飞黄腾达了,还会上赶着巴结这个林薇吗?

心中打定了主意,俏儿的神色也就好看了一些。

银杏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是看她脸上一会儿犹疑懊恼,一会儿又微笑决绝,心中也纳闷地很。

可是再纳闷也不得要领,只好暗中好好地看着这个不安分的姑娘了。

“行了,俏儿姑娘,废话不多说了,咱们开始吧!首先是站姿,请姑娘照着我的样子先站上一个时辰吧!”

啊?!

俏儿蓦地瞪大了双眼,看着银杏脸上一闪而逝的得意闷闷不乐,却也只能暂时低头,乖乖地站直了身子。

从柴房出来,林媛想了想,便转头去了林薇的院子。

过了这么一会儿了,林薇的房门还是关着的,她的贴身丫鬟石榴和牡丹正焦急地在门口轻声唤着她,可是房间里依然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怎么回事?”

听到林媛的问话,石榴和牡丹都有些意外,看到是她来了,都齐齐松了口气,赶紧过来行礼。

“大小姐,您来得正好,求求您快劝劝二小姐吧!她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一开始还能听见有细微的哭泣声,可是后来这么半天了,就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了,我们叫了半天门了也不答应,想去找人又怕夫人知道了担心。”

石榴嘴皮子更溜一点儿,一口气就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林媛是知道林薇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的,但是在听到石榴说叫了这么半天门也不答应的时候,也有些担心了。

不过她的恼怒却犹胜于担心。

三两步走到林薇的门口,林媛毫不掩饰语气里的愤怒。

“林薇,你怎么回事!因为一个从没有见过面的浪荡女人跟小林子生气也就罢了,现在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让大家都为你担心吗?我知道你性子绵软,却还不知道原来你还有这么倔强这么厉害的一面!既然你这么厉害,就别把自己关在房里生闷气,那个女人就在后院柴房里,你若是生气就去找她撒气啊!跟我们使性子是怎么回事!”

不怪林媛恼怒,之前在大门口的时候林薇看到那样的情形居然一句不发,还是小林霜忍不住斥责了起来。

现在倒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门了,这个林薇的性子也实在是太好了吧?人家都当着她的面勾引自己男人了,居然还能不言不语!

“大小姐,您,您口下留情啊!”

石榴和牡丹跟在林薇身边不短了,自然对这个主子的脾气摸得十分透彻,林媛这样毫不留情地斥责,她们担心她脸上挂不住更不会开门了。

石榴甚至还在心里懊悔,本以为大小姐来了就是救星来了,没想到原来不是,早知道还不如不来呢!

可是,就在她暗暗懊悔的时候,那怎么也不打开的房门,竟然自动开了!

石榴和牡丹诧异万分,却又欣喜异常,虽然心里惦记着林薇的安危,但是也不能赶在林媛之前进门去,只能伸着脖子巴巴地往里瞧。

这一瞧不要紧,还真是把她们给吓坏了。

只见原本整齐干净的房间里,此时已经狼藉一片,不是桌上的杯盘碎了一地,而是各种绣品被零零乱乱地扔了一地。

若是单纯地扔也就罢了,偏偏这些原本漂亮完整的绣品,此时都已经变得残破不堪,有的边缘整齐,有的边缘带着毛刺。

石榴和牡丹面面相觑,怪不得一直听不到房间里有声音,敢情她们的二小姐竟是在房间里拿着绣品出气呢!

林媛也看到了这满屋的狼藉,心中的怒火更盛,她的目光落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副残破不堪的绣品上,那副绣品的边缘带着很多毛刺,应该是林薇徒手撕烂的。

这幅绣品是双面绣,只能看到正面是一副蝴蝶惜春的样子,看不到背面是什么。

又看了看地上其它的绣品,皆是双面绣的样子。

林媛冷冷地扬了扬唇角,林薇的双面绣技艺有一部分是小林子教导的,也难怪她会拿这些绣品出气了。

“你们都在外边等着。”

吩咐了一声,林媛便抬脚进了门,身后的水仙十分有眼力地将房门继续关上。

------题外话------

不好意思昨天没有写完,刚从小黑屋出来,赶紧上传一部分,不管写多少十二点还会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