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让他来道歉(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房间的们再次关上的时候,林薇的房间重新恢复了幽暗的状态,林媛这才发现,林薇早已将房间里的窗帘全都拉上了。

她不禁轻声笑了出来:“这样的氛围,倒是很像你此时的心境。”

说完便看向了一直站在桌边不动弹的林薇。

此时的林薇,比早上的她更显颓废,一张小脸儿上满是泪痕,幸好她年纪轻,还没有到擦粉的时候,不然此时她脸上定然会被一道子一道子的泪痕冲刷地千沟万壑了。

之前在门口时还气呼呼的林媛,此时见到了小妹,倒是没什么怒气了,反而满心都是疼惜。

微微叹了口气,林媛走过去坐到了桌边。

地上满是零零碎碎的绣品,林媛也没有特意留心,就那么大剌剌地在绣品上踩了过去。

连绣品的主人都不在意它们了,她作为一个外人自然也能够坦然踩上去了。

不过,林媛的余光还是悄悄地瞥了一眼林薇的神色,果然,当她的绣鞋在那些绣品上踩过的时候,林薇的眼睛里还是流露出了几分怜惜和不忍。

林媛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丫头就是这么纠结的性子,明明刚刚还不留情面地撕碎剪碎呢,这会儿就又开始心疼了。

“怎么,这些东西都不想要了?既然不想要了就拿出去给石榴她们烧了,干嘛要自己动手毁了?平白地手疼。”

林媛假装没有看到林薇眼中的疼惜,站着说话不腰疼,继续装模作样地发表言论:“再说了,就算你不要了也不要毁了啊,这绛烟阁绣娘出手的东西,可不一般,这么多绣品拿到外边卖了,定然能值不少银子呢!”

“大姐!”

还不等林媛说完,林薇已经再次落下泪来,满腔地委屈:“我都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你不说安慰我帮我也就罢了,现在还来说风凉话!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妹妹了?呜呜。”

林薇越说心中越是委屈,竟膝盖一弯,直接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那小脸儿埋在膝盖里痛哭流涕的模样,让林媛有些怀念,仿佛回到了在林家坳时的情景。

那时候的他们还没有银子,还在村子里被人看不起呢!

林薇虽然性子绵软,但是轻易不流眼泪。可是若是真的受了委屈哭起来,就是这个样子,双臂抱着膝盖和脑袋,将脸埋在里边,哭得肩膀一抽一抽的,让人看了十分心疼。

唉!

林媛叹了口气,慢慢走过去,将哭得抽噎的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林薇显然也是无助的很,被大姐这么一拉,顺势就扑进了她的怀里痛哭起来。

姐妹俩没了支持的力道,身子一歪全都坐到了地上。

屋里虽然有炭火有火笼,但是正月的地面毕竟凉的很,姐妹俩仿佛谁也没有注意到冰凉的地板,就那样互相抱着歪坐在地上,一个痛哭一个轻轻拍背安慰着。

有些昏暗的房间里,满是绣品碎片的地面上,两个衣着光鲜的少女紧紧抱在一起,互相依靠互相安慰着。

守在门口的三个婢女听到房间里的哭声,无不担心,可是再听到林媛的低声安慰时又都放下了心来。

大小姐就是这个府里的主心骨儿,只要有她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三个婢女焦急地等在门口,听着房间里的哭声由一开始的放声大哭慢慢变成了低低的抽噎,最后又变成了时有时无的抽泣,她们知道,林薇已经发泄完了。

一下一下地轻拍着林薇的背脊,感受着身前那一大片湿透了的衣襟,林媛又是无奈又是心疼,倒不是心疼衣裳,而是心疼林薇。

这么一小会儿就把她的衣裳哭湿了,这丫头得流了多少眼泪啊!

一边心疼着,林媛便十分自然地把这笔账算到了小林子那男人头上。

能让女人流眼泪的,永远都是心中爱着的男人!

暗暗磨了磨牙,林媛下定决心要让小林子吃上个苦头才行。

当然,还有柴房里正在关着的俏儿。

以前在豆腐坊的时候可没有听兰花说过这俏儿对小林子献殷勤啊,现在小林子来了京城自己要当家做主了,她倒是贴上来了,她的用心到底纯不纯,谁也说不准。

等怀中的人儿不再抽泣,林媛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哭够了?”

林薇撇撇嘴,闷闷的声音传来:“没够,累了,先歇一歇。”

噗!

林媛实在是没有忍住,扑哧一声就给笑了出来,这次却没有引来林薇的不满,隐约好像还听到林薇呼气的声音轻松了不少。

林媛知道,发泄了这么一通之后,林薇这丫头心里也舒服多了。

“既然累了,那就好好歇歇,站起来喝杯水润润嗓子,补充补充水分,不然等会儿哭不出来了。”

噗!

这次,轮到林薇忍不住笑了。

“大姐你就整日拿我开心吧,还补充补充水分,不喝水就没有眼泪了吗?要真是那样,我宁愿一辈子不喝水,也不想再像今日这样痛哭流泪了。”

说着说着,林薇的语调就再次沉了下去,刚要抬起来的头,也重新垂了下去。

林媛无奈摇头,一边用胳膊拽着她,一边慢慢动了动腿,刚才在地上坐地太久了,她的腿都有些麻了。

林薇也感觉到大姐的腿麻了,赶紧将自己心中的事暂时放到了一边,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了起来。

姐妹两人坐到了一边凳子上,又倒了热茶暖着,一直连喝了三杯茶,林媛才感觉自己浑身都暖了过来。

一直观察着林媛脸色的林薇也暗暗松了口气,又给她倒了杯茶才低声道:“大姐,对不住,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凉了。”

听了这话,林媛心里更是一软,这个林薇啊,永远都是这样,今日受委屈的明明是她,结果还要反过来安慰自己跟自己道歉,这样性子的林薇,她怎么放心将她一个人嫁出去?

以前林媛也想过这个问题,特别是知道江氏对林薇和小林子的婚事极力反对以后。

但是她想着有自己的庇护,又有小林子的看顾,林薇在江氏那里应该不会受到多大的委屈。

特别是后来小林子自请离开陈家,林媛就更放心了。

可是事实证明,她错了,没有了江氏,还会有别的女人。

跟夏征一样,小林子是个十分聪慧又有头脑的男人,但是他也跟夏征不一样。

他比夏征小,走南闯北的经历不如夏征多,自然面对的诱惑就更不如夏征了。

夏征在京城的时候,那么多女人上赶着倒贴,他打心眼儿里厌烦,自然不用林媛担心他会被别的女人抢走。

可小林子就不同了,他毕竟还小,自己的事业也是刚刚起步,跟林薇的感情更是处在情窦初开的时候。

等他以后见识多了,身边的诱惑多了,保不准他就会把持不住。

今日有主动倒贴的俏儿,明日或许就会有主动献身的媚儿柔儿。一次能够避免,次数多了谁能保证?

再想想小林子的父亲,那样正直刚硬的一个男人,最后还不是因为醉酒把小林子的娘亲给睡了?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女子之间的争宠也是如此。

她现在可以帮着林薇,难道以后人家成了亲各自过着各自的日子去了,她还要天天登妹夫家的门去给妹妹撑腰处理内宅事务?

这显然是不行的,所以,林薇要独立,要自强,要自己学会处理这些事情。

当然,在她心里,依然还是信奉着一夫一妻的生活,若是小林子是这样一心一意的男人最好,若不是,她希望林薇不要被那些小妾们欺负。

这样想着,林媛就有些后悔放任林薇和小林子在一起了,小林子若是一般人家的男子,定然不会存了别的心思。但是他出身江南世家富户,这样的出身,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的观念。

“大妹,你真的想好非小林子不嫁了吗?”

林媛心中担忧着,说出来的话也带了几分低沉。

林薇一愣,她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大姐喊自己大妹了,今日猛然听到,心头还真有些不一样。

不过这份异样很快便被诧异所取代,她犹豫了一下,反问道:“大姐,你为什么这样问?你,你不是很看好他的吗?”

听林薇这样说话,林媛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丫头果然是情根深种了,甚至已经到了非君不嫁的地步。

林媛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你啊,有时候大姐在想,若是咱们一家没有变成现在这样该多好。虽然挣钱不多,但是好歹能安安稳稳地留在林家坳过活。你和小妹也不会遇到这么多不好的事,或许你不会遇到小林子这样出色的男子,却能嫁给一个一心一意对你且不会纳妾的男人。大妹,姐姐的话,你明白吗?”

明白吗?

说实话,林薇不明白。特别是在听到那句“嫁给一个一心一意对你且不会纳妾的男人”时,她的心里莫名升起一种叫做担忧的情绪。

纳妾?纳妾?

是啊,小林子那么出色,他的前途一定很光辉,他身边真的只有自己一个女人吗?

“可是,可是姐夫也很厉害啊,他比小林子还要厉害!大姐,难道你不担心吗?”

林薇眼神有些慌乱,她问起夏征不是为了反驳,而是纯粹地想要知道答案。

小林子身边目前只有一个俏儿而已,但是夏征身边早已出现了苏秋语、姚含嬿那么多优秀的女人,难道大姐不担心他会移情别恋吗?

看着林薇小鹿一般的眼睛,林媛勾唇,浅浅一笑:“不是大姐自夸,夏征是不会纳妾的。”

“为,为什么?”

林薇嘴唇有些哆嗦,这个问题她以前没有想过,因为在她的心里,男人就该像林家信那样,对自己的妻子忠诚,即便当初刘氏不能生儿子,爹爹不是也甘愿跟杨氏闹翻也不会休妻吗?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林薇,才从来没有想过小林子会纳妾的事吧!

林媛抬手,将妹妹耳边的碎发勾到耳后,笑道:“因为我相信他,也相信自己。他身边虽然出现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女人,但是他从来没有拿正眼瞧过,我能感觉到他看我的眼神跟看别人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不仅如此,我也相信自己的能力。或者,应该说是魅力。”

魅力?

林薇更加困惑了,只听林媛继续说道。

“不是姐姐自夸,对于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或许比别人更清楚。我很聪明,很独立,也很坚强,为了家人我可以做任何事。不仅如此,我还有自己创办酒楼和茶楼的能力。大妹,你别以为这些没有什么用处,其实这些都是一个女人的魅力。不然,京城那么多身世高贵且样貌比姐姐更出众的女子,夏征却独独钟情于我呢?”

“这就是,一个女人的魅力吗?”

林薇试探着问了一句,心里却已经翻覆如海浪了,她是第一次听姐姐说起这些话,不仅是大姐,也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起这样的话。

一个女人,不仅要懂得温柔善良,更要知道独立坚强,要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林薇是个聪明的姑娘,一点就透,林媛只是简单说了这么几句,她心里已经想了很多。

想到了自己的性格,想到了自己跟小林子的初遇,好像就是因为自己跟他大吵了一架的缘故。

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大妹,姐姐说的那些话你好好想想,至于今日的事,你也要反思一下。”

林薇抬起头来,虽然不想再去回想小林子被俏儿紧紧抱着的场景,但是也不得不逼迫自己去面对。

因为只有面对了,才能找到恰当的方法来解决问题,甚至以后还要防微杜渐。

见林薇已经有了想通的迹象,林媛十分高兴,继续开导她。

“今日的事的确是那个俏儿不对,但是你自己就没有过错吗?你要知道,男人的耐心是有限的,他可以哄你一次,却不能哄你一辈子。有时候男女相处也是需要技巧的。那个俏儿今日大姐帮你处置,以后的什么媚儿柔儿的,可就得你自己处置了。”

顿了顿,林媛又道:“当然,姐姐不是教导你用手段对付别人,姐姐只是想要告诉你,自己的男人要自己看好,该怎么做,还是要看你自己。”

说完,林媛已经站起了身来,慢慢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幽幽地说道:“这些绣品就这样毁了,真是可惜了,偏偏那人还不知道你生了这么大气呢!”

房间的门重新打开,一直处在昏暗中的林薇有些不适应外边强烈的阳光,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这么一眯眼睛,她才发觉自己的眼睛肿胀地酸疼酸疼的,十分不舒服。

呵。

林薇忍不住自嘲地笑了一声,是啊,我这么生气难过,那个男人呢?他哪里知道?

大姐说得对,今日是俏儿,以后或许还会有媚儿柔儿,若是小林子自己不能杜绝,这样的事还会发生很多次。

而她要做的是什么呢?

林薇支着下巴想了好久。

石榴和牡丹因为听了林媛的吩咐,全都站在门口守着没有进门,直到日头高照,两人才听到房间里响起了林薇的声音。

“来,把这些绣品收起来,送去陈公子那里,就说,本小姐生气了,限他三天之内来道歉,若是不来,本小姐就送他一份大礼!”

石榴和牡丹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家小姐这是怎么了,不过想起林媛走之前嘱咐二人不管林薇说什么都要照办的话,便应了一声赶紧进去收拾了。

------题外话------

别纠结,这是林薇成长过程中必须经过的一段,要想跟小林子走得长远,必须让她改改性子,至少要知道不能一味软弱,要知道自强和适时地撒娇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