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打发走/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小林子收到林薇送去的一口袋碎布头的时候,他正在跟豆腐坊来的一伙子人叙旧。

看着那些碎布头儿,再听石榴转达的话,小林子一时没有忍住笑了出来,看得石榴更是傻了眼。

二小姐在家里哭得不行,怎么陈公子听了二小姐的话倒是给笑了?

“跟你家小姐说,我一定会去负荆请罪的。”

虽然纳闷,但是听到小林子这句话,石榴还是松了口气,连连应了才走了。

袋子里全都是烂了的绣品,或撕坏的,或剪坏的,但是这些布头还都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都是双面绣。

小林子唇角带着浅浅的笑容,看着这些绣品,思绪已经回到了驻马镇的城南学堂里,回到了他将自己知晓的双面绣的技艺毫无巨细地通通告诉了林薇。

那时候的自己,还没有跟林薇表明心迹,那种朦胧之中的爱意,真是让人怀念啊!

“老大,大哥?四妮儿来了!”

小林子的思绪被三子的一句话给打断了,他们离开的时候,三子留了人在林府周围等着,就是等四妮儿和俏儿出来的。

没想到还真让他给等到了。

小林子是知道这件事的,刚才石榴来的时候,他也问过四妮儿的事,石榴说林媛早就让四妮儿走了。

既然早就走了,为什么现在才被带来陈家?

一听到四妮儿,小林子就想起了让自己和林薇产生矛盾的俏儿,眉宇间便不由自主地带了几分冷意。

正思量的时候,四妮儿已经被带了进来,还未见到人就听到了她大大咧咧的叫声。

“这就是大哥的家吗?大哥不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吗?怎么会住在这么小这么破的地方?比林府小多了!”

听到四妮儿那好不遮拦的话,三子的脸顿时就黑了,一直拿眼睛偷偷去瞄小林子。

可是小林子正垂眸翻捡口袋里的破烂绣品们,根本没有要理会他们的意思。

三子的心里忍不住打了个突突,这样的老大是最让人畏惧的,什么也不说,什么表情也没有,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大哥!”

四妮儿已经来到了客厅里,见到了面对面坐着的小林子和三子。

“大哥,终于见到你了!你快去救救俏儿吧,那个女人把俏儿关了起来,不让她走!你快起看看她吧!”

一见面,四妮儿便给林媛告起了黑状,若是林媛在这里,她一定会被四妮儿颠倒黑白的本事给气笑了,什么叫她不让俏儿走的?明明是俏儿自己不走的!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谁?”

冷冷的声音在客厅里响了起来,一直上蹿下跳的四妮儿顿时被这个声音打回了原型。

虽然她性子泼辣厉害,但是对小林子还是有几分畏惧的,倒不是这个小林子打架多么厉害,而是他根本就不用出手,就能将对手打败!

以前他们在驻马镇讨饭的时候,经常被那些成年的叫花子们欺负。

后来小林子给三子出了几个主意,他们几个小孩子便把来找事儿的成年叫花子们给好好地收拾了一顿。

从那以后,那些成年叫花子不敢来欺负他们了,他们这些小叫花子们也都理所当然地尊了小林子为老大。

以前小不知道,现在大了,她才知道那种厉害叫做聪明。

“就,就是,就是以前的东家啊……”

四妮儿的声音低低的,明明自以为有理的自己,不知道为何突然觉得自己做了很大的错事一般。

小林子终于抬起了头来:“以前的,东家?呵,这么说,你是真的把卖身契要了回来,再也不跟林大小姐往来了?”

石榴来的时候,林媛也特意将四妮儿的事让她转告给了小林子,所以一见到四妮儿,小林子心里就带了几分怒气。

“是。”

四妮儿垂眸,咬唇,双手有些局促地放在身边。

小林子眯了眯眼睛,肚子里本来有很多话要说的,但是此时面对四妮儿时,还是给了她面子。

“既然你已经不打算跟着林大小姐了,那你就走吧,京城这么大,你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出路的。”

这是要赶她走了?!

四妮儿猛地抬起头来,一边的三子和外边听墙脚的那些孩子们也都诧异万分。

“大哥,四妮儿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你赶她走,让她去哪儿啊!”

三子连连求情,还一个劲儿地给四妮儿使眼色,让四妮儿赶紧说句软话,偏偏四妮儿也不知道是傻了还是不肯低头,一直在那儿站着不动弹。

以往四妮儿不是挺厉害的吗,那张嘴巴拉巴拉的从来不甘人后,怎么今儿就是不开口了?

说起来,这个四妮儿在这些小叫花子里面并不讨喜,因为她的性子十分泼辣,嘴巴又厉害,在场的这些人几乎都被她骂过。

就连三子,以前也经常因为管教她而被她当中顶撞过。

可是毕竟都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别人可以不给她求情,三子却不能。

除了小林子以外,大家就是听三子的了,三子早已将这些人当做了自己的弟弟妹妹们看待,他打心眼儿里不想让任何一个人受委屈。

四妮儿也终于开口了,但是她说出来的话让三子懊恼不已,还不如不开口的好。

“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让我走吗?你怎么能这样,你忘了我们在驻马镇的时候是怎样一起同甘共苦的了吗?”

四妮儿毫不留情地喊了起来,一句一句地一点儿不像是在给自己求情,听来倒像是在质问。

门外听墙脚的几个人无不面露果然如此的表情,显然是觉得若是四妮儿不这样说话才不是她了一般。

就连之前跟四妮儿一起劝俏儿的幺丫都面露不屑之色,看来是对这个四妮儿厌烦透了。

小林子还未开口,三子当先斥责了起来:“四妮儿,你这是干什么!是在质问老大吗?别忘了你能有今日都是因为谁?”

三子本想以此来提醒四妮儿收敛一些顾及一些,但是没想到却得到了对方的不屑和冷哼。

“三哥你不用生气,我当然知道自己能有今天都是因为什么。”

听她这样说,三子悄悄松了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未彻底舒出口,就被她接下来的话堵在嗓子眼儿里,憋得他难受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三哥,我能有今天,都是因为我自己这双手,要不是我没日没夜地干活做工,也不会有工钱挣,更不会吃饱穿暖。所以,我要感谢自己这双手!”

三子气得身子直晃悠,抬手指着四妮儿,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后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门外的兄弟姐妹们更是撇起了嘴,甚至已经有脾气暴躁的人想要冲进来指着四妮儿的鼻子大骂起来了,要不是同伴们死命拦着,他们一定要把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扛出门丢出去!

哈哈,哈哈。

一道清冷的笑声在客厅里响起,四妮儿自以为有理的话也停了,三子气急败坏的“你”也没了声息,门外那些骂骂咧咧的声音也不见了,大家都看向了坐在首位上的小林子。

此时的他,手里已经不再拿着那些绣品了,而他面前的桌面上却摆着几块儿破烂的绣品。

大家离得有些远,看不真切按绣品上的花样,但是却依稀能够看出来,那几块儿绣品已经被小林子完整地拼接到了一起。

怪不得方才小林子一直不抬头,原来是在忙活着拼接那些破烂儿啊!

“你说什么?感谢你的双手?哈哈,真是有趣!”

小林子的笑声还在客厅里回荡,听得四妮儿总觉得浑身发冷,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又笑了一会儿,小林子才终于停了下来,一手抚着椅子边沿,一手在膝盖上敲着两下。

“在林府的时候,你也是这样跟大小姐说的吧?怪不得她会把卖身契还给你啊,呵呵,你这样的人,别说是她了,就是我也不会留你了。你且走吧,去你想去的地方吧,这京城如此之大,难道还没有你的容身之所吗?既然你有一双能够干活儿的手,就自己去找个能干活的地方吧!”

小林子的声音冷得像冬日里的寒冰,一句一句敲打在四妮儿的心上,让她忍不住打了个颤。

但是打颤归打颤,她却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呵,老大,原来你真的被林家那个女人给迷晕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你什么时候赶我们走过?枉费我们在驻马镇等了你这么久,还千里迢迢来到京城,敢情都是我们自作多情啊!”

四妮儿冷笑一声,反正已经撕破了脸皮,她也不再顾及什么了,以前对小林子的所有畏惧和崇拜,此时全都变成了对自己的嘲讽。

她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以前是有多傻,才会傻乎乎地跟着小林子!

不过现在她也不后悔了,既然来了京城这么大的地方,那就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再也不用看谁的脸色也挺好的。

听了四妮儿的话,小林子还没有发怒,一边的三子却终于骂了出来。

“四妮儿,你真是不知悔改!什么我们,明明是你一个人,我们可没有这样想过!老大虽然不是从小跟我们一起长大的,但是他对我们却比亲兄弟还亲,要不是他求情,东家会收留我们让我们在豆腐坊做事吗?要不是他,我们这两年会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吗?”

“就是!”

门外听墙脚的几个人,终于忍不住冲了进来,你一言我一语地教训起了四妮儿。

“当初都是老大出主意,我们才能不被那些大人们欺负,也是老大,让我们在豆腐坊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再也不用去大街上看人家的脸色讨饭吃,更不用在城外破庙里挨饿受冻!”

“四妮儿,你居然说这些都是因为你自己的双手挣来的,哈,真是好笑,我倒要问问你,就凭你当初一个浑身脏不拉几的小叫花子,城里哪个地方会收留你做事?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真是个白眼儿狼!”

“可不就是白眼儿狼,她不是说自己的好日子都是自己双手挣来的嘛?好啊,就让她走,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能用自己的双手挣出什么好生活来!”

“哼,她?她能怎么着?以前在豆腐坊的时候就经常偷懒耍滑,哪个东家愿意收留她?你且等着看吧,她啊,最该去的地方就是男人们消遣的好地方!那里不用做活就有银子赚,还能整日里吃香的喝辣的!”

最后说话的是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在豆腐坊的时候是被分到跟四妮儿一组干活儿的,但是因为四妮儿经常偷懒,所以最后的活儿基本都是她一个人在干,也难怪她会这样说了。

听着大家的话,四妮儿脸上早已挂不住了,又是红又是白的,她承认,以前在豆腐坊的时候她的确仗着人多没有好好做活儿,但是这不能说明她是个不能吃苦的人。

当叫花子要饭苦不苦?她不是照样熬了下来?

若是林媛知道了她此时的想法,一定会笑掉大牙,当叫花子讨饭,就算是再苦再累也得咬牙熬着,因为你不讨饭就会没有饭吃,就会饿死。

除了亲人,谁会把自己好不容易讨来的饭菜分给她吃?

真是可笑!

四妮儿伸着手指头,一个一个从眼前这些数落过自己的人面前指过,一向要强的她,眼睛里终于蓄满了眼泪,发狠一般地叫嚣着。

“好啊你们,你们还说我是白眼儿狼!其实你们才是!你们才是白眼狼,你们都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现在攀了高枝了,有了靠山了,你们就开始打压我了!哼,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

回头看向小林子,四妮儿紧紧咬住了嘴唇,冷笑一声:“枉费俏儿对你一片痴心,若是让她知道你是个这样的人,一定会心碎的!”

说完,四妮儿再也不管不顾了,抬手撩了撩自己额前的碎发,昂首挺胸大踏步地离开了客厅,离开了陈家。

正如当初离开林府的时候一样,她的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让他们这些人都后悔不已!

只不过,正如之前那个小姑娘所言,四妮儿一个偷懒耍滑且毫无背景根基的外地女子,想要在京城过活简直是太难了,别说出人头地了,就连自保都难!

待她的身影消失,三子焦急万分地看着小林子,虽然气恼四妮儿,但是毕竟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怎能不担心她?

小林子紧紧地抿了抿唇角,蹙眉对着带她进来的那个小子说道:“在后边跟着她,毕竟是外地人,不要被人欺负了才好。”

那个带她来的小子有些不情愿地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谁会欺负她?老大你不知道,她从林府出来就一路又是玩又是买的,一点儿也不像个外地人!”

怪不得早早从林府出来了,但是这么晚才来到陈家,敢情是在一路买买买啊!

屋里的人们更加不喜了,枉费大家还在这里担心呢,真是多此一举。

三子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屁股一歪就做到了椅子上生闷气去了。

小林子看看大家的脸色,摆摆手道:“毕竟是个单身女子,还是跟着吧,偷偷地跟着,别让她知晓。”

“哦,知道了。”

再不情愿,但是老大的话还是要听得,那个小子就磨磨蹭蹭地出门去了。

待他出去了,小林子看向满屋的孩子们,这些都是曾经跟他同甘共苦的小叫花子们,但是现在大家都长大了,有些话还是提前言明比较好。

“四妮儿的事是个意外,但是也是意料之中的。我之前就在信中说过,你们谁愿意来京城就来,不想来的也可以留在豆腐坊,或者想要去别的地方也行,我不强求。”

小林子一边说,一边继续在林薇送来的碎布头里翻捡着,捡一块儿比划比划,有的留下有的放下,看样子又是在拼凑绣品了。

“不过今日我看了看,豆腐坊的人一个也没有少,可见你们都是自愿来京城的。既然来了,我希望你们都能安安分分地做活儿,不要生不该有的心思。或者,你们若是也想像四妮儿那样自谋出路,我也不强求,现在就可以提出来。”

说完,他闭了嘴不再言语。

屋子里的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也没有一个人说自己要走。

“没有人吗?那就是都留下来了?”

孩子们纷纷点头:“老大,我们谁也不走,都跟着你,你在哪儿,我们就在哪儿!”

三子更是激动地站了起来,一脸坚定:“老大,四妮儿是个不知道感恩的,但是我们不是,我们知道从小叫花子走到现在是有多么不容易,要是没有你,我们现在还在大街上讨饭呢!别说进铺子里做活儿了,没准儿她们几个还会被人贩子拐走呢!”

三子指着的是几个模样俏丽的女孩子,几个女孩子红了脸低了头。

她们知道自己若是被人贩子拐走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进了大户人家当丫鬟都是好的,就怕进了那种肮脏的地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之前揭了四妮儿老底的那个小姑娘忍住了脸上的羞涩,站了出来:“老大,三哥说得对,当初若不是你给大家出主意,让那些混混们吃了亏,只怕我现在已经被他们抢走卖进青楼了。还有我妹妹,要不是兰花姐连夜带着我们去医馆找大夫,幺丫肯定就烧成傻子了。老大,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三丫儿没齿难忘,一定不会像四妮儿那样忘恩负义的。”

说着,三丫儿已经拽着幺丫跪在地上,给小林子郑重其事地磕起了头。

在姐妹俩跪下的一瞬间,小林子已经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避了开去,还让三子赶紧将她们扶起来。

但是三丫儿和幺丫都是诚心诚意要给小林子下跪磕头的,谁扶也不管用,直到两人磕了三个头才停了下来。

小林子无奈,但是内心却是十分感动的,之前以为四妮儿而有些凉了的心已经慢慢回温。

“你们只说我对你们有大恩大德,却不想想你们对我的恩情啊!当初我孤身一人流浪到驻马镇,因为淋雨发烧晕倒在树林里,要不是你们救了我,我陈若初只怕早就横死街头了。”

想了想,小林子又补充了一句:“其实,说起来真正要感谢的人应该是林家大小姐,当初若不是她心善收留了我,我也不会有机会给你们求情。你们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应该知道那些有钱人为富不仁的事。其实林大小姐完全可以不理会我们的,但是她还是好心收留了我们,还记得刚到豆腐坊的时候吗?还没有干活呢,她就给我们准备了新衣裳和充足的吃食,这样的恩情岂敢言忘?”

在场的人都想到了当初的事,无不动容。其实这些人里边,像四妮儿那样的白眼儿狼还是少之又少的,大家基本都是勤快懂得感激的好孩子,不然小林子也不会一心惦记他们了。

被小林子这么一说,大家又是说林媛好的,又是数落四妮儿忘恩的,屋子里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看着大家议论纷纷,小林子心下欣慰,四妮儿的离开也许是件好事,至少让他重新认识了眼前这些人,也解除了大家之间的芥蒂。

------题外话------

万更了三天,架不住了,暂且一更~

因为要完结了,我准备开始存大结局的稿子了,争取早日大结局,也争取在大结局那天来个爆更~

所以姑娘们,跪求不要催更哈,虽然是一更,但是我每天也会有六七千字,不算很少了,么么哒~推荐月光的文《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纳兰清怎么也没有想到厌世自杀的结果就是穿越,最倒霉的是身边还有一群妖魔鬼怪正群魔乱舞。

牛鬼蛇神大乱斗,不是你吃了我就是老子压着你,看谁被超度。

斗得风生水起的纳兰清有一天突然发现……

我操,老子原来是重生的!

没事没事,不就是穿越变重生嘛,这样正好,等于人生开了挂。

所以坚决不走前世老路。

她逃,他前路等。

她再逃,他依旧前面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