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一个还有几天就要出嫁的和亲公主来说,想要出门一趟简直难上加难,更何况,程月秀如今已是公主身份,她出嫁的时候也不会从程府离开,而是从宫中出嫁。

所以即便程月秀费劲了心思想要出门一趟,终究还是没能成功。反而在二月初二龙抬头这天,被宫中派人接进了宫里去待嫁,这就更让她心灰意冷了。

自从被选定成为和亲公主,程月秀都没有什么别的感觉。直到这日早上拜别父母亲人的时候,她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未来。

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纠结万分却不敢跟自己对视的父亲,还有哭红了眼睛几乎晕厥过去的母亲,程月秀最终,也只是无奈地牵了牵嘴角。

她不怪父亲,从一开始她就知道,父亲是个十分热衷官途的人,从让她接近马俊英开始就知道了。

能有今日的事发生,不是也在意料之中得吗?

但是,她实在是放心不下母亲和弟妹啊,这一个月来,母亲都不敢来见她,圣旨是皇帝下的,作为母亲她没有能力保护女儿,还有什么脸面来看女儿?

母亲不来,可是身为女儿的程月秀却是知道的,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身边总会有个身影独坐到天亮。

今日再见到母亲,她更瘦了,四十岁不到的年纪,都发竟然已经斑白了,还有她那双核桃似的眼睛,显然不是一晚上就能哭肿的。

“母亲……”

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终究是没能控制住,程月秀鼻子一酸,热泪夺眶而出,一瞬间便冲花了脸上精心装扮的胭脂。

“女儿啊!我的女儿啊!”

程夫人从服侍的嬷嬷怀里挣扎着要去抱程月秀,却被程大人一把拦住了,还严厉地将她呵斥了一顿。

“秀儿是陛下钦定的和亲女,你这样大呼小叫的算怎么回事?难道对陛下的恩情不满意吗?幸好宫里的人还在前边,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了大做文章,莫说老爷我的官位了,就是咱们程府满门都得遭殃!你只想着秀儿,难道忘了澈儿和香儿吗?”

被程大人一声呵斥,程夫人的哭声立即戛然而止,她回头看看正被乳母抱在怀中怯怯地看着自己的幼女和幼子,哪里还能哭得出来?

大女儿是亲生的,小女儿和儿子就不是了?手心手背都是肉,舍弃哪个她也不愿意啊!

程夫人还要再开口,却被程大人身边的一个小厮冲上去赶紧堵住了嘴。

呜呜咽咽的叫唤了两声,程夫人终于还是被程大人派人拉到了一边去了。

再回头看女儿时,程大人脸上暴怒的神情突然僵住。

他看到了什么?为什么女儿会笑?还笑得那样瘆人?

程大人冷不丁打了个寒战,到了嘴边的话也被他情不自禁地咽了回去。

最终还是程月秀当先冷笑一声,顶着满头光鲜亮丽却冰冷毫无热度的首饰昂首离开。

“程大人,还望你看在远在西凉的女儿的份上,能够善待我的母亲和弟妹,特别是小妹,莫要让她再走上我的老路。”

程月秀幽幽的声音从前边传来,听得程大人后背直发凉。

我的老路?

是了,女儿是在埋怨他用女儿换取官位了。

微微垂了垂头,程大人有些面红耳赤。

二月初二,程月秀进宫待嫁。

出嫁前各种事项十分繁琐,当然还不能少了各种名头的宴会,一时间宫里又开始忙碌起来了。

程月秀的事忙活起来了,翠微公主的事也没有被耽搁下去。

虽然老皇帝特别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去西凉,但是毕竟已经说出了口,现在西凉太子还有几天便要离开了,大面上的体面总是要做一做的。

所以从二月一开始,宫中礼部就开始忙活起了翠微公主出嫁的事宜。

只是有件事很奇怪,在置办公主出嫁的事宜时,礼部好像没有按照以往的出嫁程序走,而是打乱了顺序。

譬如应该选择陪嫁女的事情,竟然被放到了最后一项,而置办各种嫁妆的事居然被放在了第一位。

西凉太子赫连诺不是本地人,自然不懂这些,大雍官员更不会有哪个多嘴的跑到他跟前儿去就乱嚼舌根子。所以他对这些事也是不怎么明白的。

但是大雍官员们的心里却是跟明镜似的,帝后虽然松口要将翠微公主嫁去西凉,但是事实上还是存了一些后手的。

当初不是说了吗?只要翠微公主身体康健,到时候便会送她去西凉。

但是距离成亲还有半年呢,谁知道到时候翠微公主会不会突然生个急病且一病大半年不起身?

对于成亲来说,身有大疾是最最忌讳的事情,更何况是要嫁为太子妃,以后有可能还要掌管六宫的,若是皇后身子不康健,甚至不能生出嫡子来,这对西凉国运是有极大影响的。

再者,现在皇后已经明明白白地给了礼部旨意,一定要按照皇后的意思来置办亲事。

那些最先准备的东西们,不管公主嫁给谁都是需要的,而那些陪嫁女们可就不同了,若是公主将来没有嫁去西凉,这些陪嫁女都是摆设。

如此看来,不到最后关头,有没有必要挑选陪嫁女都是未知数。

礼部按照皇后懿旨办事,那些心心念念想要将自己女儿侄女送去当陪嫁的官员们,在听到这件事以后全都歇了心思,一个个卖女不成的父亲或叔父们,整日里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实在令人难以言说。

二月初三,林媛正在洞天琢磨程夫人的事情的时候,便听到外边一阵吵嚷。

林媛抿了抿唇,不用出去看就知道今儿是哪位贵客登门了。

果然,手中的毛笔刚放下,她房间的门便被人从外边毫不客气地推开了。

“呦!平西郡主好雅兴啊,居然在练字!”

赫连诺笑得欠抽的脸出现在林媛面前,林媛翻了个白眼儿,她明明是在写东西,哪里是练字!

来的人正是西凉太子赫连诺,刚刚那阵吵嚷声,就是他身后的高个子和矮个子引起来的。

没办法,虽然这两人在京城的时日已经不算短了,但是每次两人一同出现的时候,还是能够引起不小的骚动。

“我说你就不能懂点礼貌?再怎么说我这也是女子的房间,你就这样大剌剌地推门而入,不怕我喊非礼吗?”

林媛双手环胸,身子靠后倚在椅背上,瞪着根本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赫连诺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还顺手将桌上的果子拿起来剥开吃了起来。

她的语气十分不善,不过对赫连诺倒也不是有多大的敌意,只是觉得他做事十分不着调罢了。

“那你就喊吧!”

赫连诺一脸理所当然,还隐隐带了几分期待的神色。

林媛一时语塞,顺手拿起刚刚自己写过字的纸张团成一个球就砸了过去。

只是,那纸球本就没有杀伤力,再加上有些轻飘飘的,被赫连诺十分轻巧地就接在了手里。

“真是心狠啊,怪不得能跟夏征那家伙成了一家子!啧啧,瞧瞧你这字,真该好好练练了!”

赫连诺将手中纸团拆开,皱着眉头看了看上边的字迹,十分嫌弃地撇了撇嘴,又十分嫌弃地扔到了一边空椅子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做得理所当然,就连那句话都说得十分轻巧,气得林媛快要坐不住了。

看了一眼在门口忐忑守着的刘掌柜和一脸平静的矮个子,林媛深吸一口气,示意刘掌柜自己无事便让他下楼去忙了。

“说吧,今儿怎么来了?听说和秀公主已经进宫了,按说你们这和亲使团正是最忙的时候啊,你怎么会有空来我这里?该不会是,想要在回西凉之前再吃一次我们洞天的饭菜吧?”

一边说着,林媛的眼睛还十分不地道地挤了挤。

这次换成赫连诺气闷了,抿嘴皱了皱鼻子:“你怎么不直接说是来洞天被你再宰一顿呢?哼!”

每次来洞天吃饭,赫连诺都要被她当做肥羊狠狠地宰上一顿,别说他吃得多么多多么好,他曾经故意在大堂里,照着邻桌的菜点了一模一样的,结果他付的银子要比邻桌多出来了一倍!

这可把他给气坏了,当即就吵着找林媛讨要说法。

结果呢?

结果就是说法没讨到,反而还被林媛给指桑骂槐地数落了一通。

罢了,反正他也要走了,就不提那些伤心事了。

摆了摆手,赫连诺也不吃手里的果子了,有些戚戚然地看着林媛:“你还别说,本太子也算是跑遍大江南北的人物了,吃过的饭食也许比你吃过的盐还多,见过的厨子比你杀过的鸡还多。只是,像你这样的手艺,全天下恐怕找不出第三个了。”

咳咳!

林媛十分不自然地咳嗽了几声,要不是顾着对方西凉太子的身份,她肯定要一口唾沫碎到他脸上去了。

什么叫全天下找不出第三个?

不应该是第二个吗?

见林媛神色不善,赫连诺嘿嘿一笑,掰着手指头说道:“不骗你,真的是找不到第三个呢!”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不搭理他,但是耳朵却是支得老高,显然对他说的另外一个人十分感兴趣。

“你还记得我之前问过你鱿鱼的做法吗?当初我在东陵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将鱿鱼做得超级好吃的小姑娘!啧啧,现在想想真是可惜,我这肚子怎么就不能多装点呢?唉!”

听着赫连诺一声接一声的叹息,林媛也想起了他说过的话,对那个做鱿鱼做得十分美味的小姑娘也好奇起来。

不过不用他问,赫连诺就已经一连串地说了起来。

“你不知道,那个小姑娘特别厉害,虽然是渔家女,但是她从小到大根本就不会游水!啧啧,从小长在海边的人居然不会游水,你说奇怪不奇怪?更奇怪的是,这丫头有一天被同伴捉弄掉进了海里,不仅大难不死,反而还会水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会水了,她比那些常年在海里游水的老渔民都要厉害!哦对了,我之前给你的那串珍珠手串,就是她从接近深海的地方捞起来的呢!你说她厉不厉害……”

不是在说鱿鱼吗?怎么说起了游水?

原本还有些心不在焉的林媛,听他突然提起了那串珍珠就赶紧岔开了话题,生怕这家伙问他讨要那串珍珠,她可没有东西拿出来了!

“对对,她很厉害,只是可惜了,我久居大雍,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去东陵转转呢!若是有的话,我一定要去见见这个身世坎坷的女子!”

身为渔家女却不会游水,肯定不能挣钱养家了,而且还被同伴捉弄掉进了海里差点淹死,这不是身世坎坷是什么?

“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赫连诺突然大笑起来,对林媛道:“不过呢,你也不用可惜,宫宴的时候我不是跟大雍皇帝提议办个厨师大赛吗?嘿嘿,我猜那丫头到时候一定会来的,你就安心等着吧!”

说完,这家伙还瞧热闹不嫌事大的向往了起来:“到时候你们两个人对决打擂台,也不知道到底谁更厉害一些呢?哈哈,不行,到时候本太子一定要来参加厨师大赛才行,一定要重新尝尝你们两人的手艺,啧啧,吃过你们两人的手艺,我这辈子算是挣到了呢!”

只是里一顿饭几道菜而已,这家伙居然都已经上升到了人生追求的地步?

林媛十分嫌弃地白了他一眼,对这个毫无追求的西凉太子默哀了三秒钟,顺便还为西凉未来和西凉王默哀了一秒钟。

“行了行了,你今儿要是来跟我闲扯的就请赶紧回吧,我这里忙的不行,你那里肯定也有好多事做吧?我就不留你吃饭了,放心吧,今儿不会宰你了,赶紧走吧!”

林媛不耐烦地挥挥手,已经开始送客了。

赫连诺前一秒还在想着林媛和那个渔家女的手艺,此时听到她冷不丁地送客赶紧回了神,坐正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谁说我今儿是来闲扯的?本太子是有件事想要请教请教你的。”

林媛无力地撩了撩眼皮子,显然对他的请教并不放在心上。

这种赤果果的嫌弃并没有打消赫连诺的积极性,反而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个,你跟苏家人熟悉吗?对这个苏天佑你怎么看?”

苏天佑?

林媛准备拿笔写字的手顿时停住了,有些纳闷地抬起头来,这个赫连诺怎么突然问起了苏天佑?

脑子里飞速地旋转着,很快林媛便猜到了。

据夏征所说,苏天佑跟翠微公主从小就是好伙伴,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要不是后来有小侍卫明伟的突然出现,只怕现在的翠微公主已经成为了苏府大少夫人了。

只是,事实从来都是不可预料的,苏天佑没能成为驸马,翠微公主跟明伟也没能走到一起。

再加上现在又来了西凉太子赫连诺的突然求亲,更是让苏天佑措手不及。

赫连诺问起苏天佑,莫非是知道了苏天佑跟翠微公主以前的事?

“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此时的林媛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林家坳走出来的莽撞小姑娘了,即便心里已经划过无数的心思,但是她面上还是十分淡然的。

赫连诺眉宇间十分快速地划过了一分狠绝,快到林媛根本没有捕捉到。

“没什么,只是最近要走了,忽然听到了外边的一些传言而已,所以想要来打听打听苏家大公子。”

赫连诺重新坐回到椅子里,再次恢复他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你也知道,我在大雍可是没有什么朋友的,也就是你和夏征还能算是半个朋友吧!所以,只能来问你了。”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对他这句半个朋友的说法显然并不赞同,不过对于苏天佑的事,她还是有些犹豫到底要怎么回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