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离开/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在宫里尚且看不到外边的繁华景象,但是一出得宫门,程月秀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众星拱月了。

坐在用华丽帷帐做成的美丽彩车上,身边各种熙熙攘攘的叫喊声充斥在耳朵里。

程月秀竖着耳朵仔细辨认着,便从一连串的叫嚷声中听出了属于自己的赞美声。

“瞧啊,那就是和亲的和秀公主!看,多漂亮啊!”

“你看她的脸,真美啊!怪不得皇帝陛下会挑选她作为和亲的公主呢,就是比一般女人漂亮呢!”

“啧啧,这么漂亮的公主居然要嫁去西凉,真是可惜了,若是留在咱们大雍,铁定是京城第一美人啊!”

“哎呦,你可拉倒吧,京城第一美人是苏家大小姐!”

“切,你才赶紧闭嘴才对,苏家大小姐现在可不是第一美人了,你都没瞧见她最近出门那模样吗?整天白着一张脸,跟女鬼……”

“嘘!你不想活了?那也是你能随便议论的吗?就算京城第一美人易主了,那也不是你我能够随便置喙的!”

几人接下来的谈论,程月秀没有心情再去探听了,她的脑海里只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京城第一美人易主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她不知道?

是了,她都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出门了,或许这就是在这一个月里发生的事吧!

马车骨碌骨碌向前转动,伺候的老嬷嬷没有资格登上彩车,也就不能时时刻刻在耳边提醒程月秀要端庄守礼了,所以程月秀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动动脑袋动动腿了。

只是,彩车上挂着的帷幔几乎是透明的,她在车里的一举一动,外边的百姓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就算她现在想要动弹,可是也不能随便动弹了,她活了十多年了,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个在人前露脸的机会,才不会自己给自己抹黑呢!

既然机会难得,程月秀便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被众人吹捧的时刻,正一脸兴奋地看着大家向彩车上扔帕子扔香囊,一个有些格格不入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

“女儿啊,女儿!娘在这里啊,你看看娘啊!”

“长姐!呜呜,长姐,妹妹来送你了,呜呜!”

“长姐在上,求受弟弟一拜!”

程月秀眼皮子猛地一跳,这三个声音虽然相隔很远,但是并不妨碍她认出这是谁发出的。

“娘!弟弟妹妹!”

程月秀端庄了好久的身子终于动弹了一下,屁股一扭,便打算伸手将眼前碍事的帷幔掀开。

“公主!请三思!”

老嬷嬷严厉而冷漠的声音在耳边适时响起,程月秀手一顿,却咬牙伸了出去。

可是当手碰到帷幔还未掀开的时候,老嬷嬷的话已经让她浑身僵硬了。

“公主,您出嫁后一走了之了,难道就不想想自己的家人吗?您是陛下亲葑的公主,奉旨和亲西凉,那三人却在一边哭哭啼啼,这要是传进陛下耳中,您觉得陛下会如何想?您的家人又会如何?”

是啊,她的家人会如何?

对于结果,程月秀十分清楚,她的手慢慢地缩了回来,原本打算东张西望的脑袋也鬼使神差地放正了。

耳边再也听不到娘亲和弟弟妹妹的叫喊声了,或许,已经走远了跟不上吧?也或许,是被禁卫军看管了起来?

程月秀心里一跳,不知道娘亲他们会不会有危险,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父亲也就释然了,父亲再怎么热衷官位,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女受到危险,他一定会救他们的。

牺牲了自己才爬上去的官位,父亲定然不舍得放弃,弟弟是父亲唯一的儿子,他一定会好生教导。

至于妹妹,或许会跟自己一样,不久的将来成为父亲或者弟弟的垫脚石吧?

程月秀苦涩一笑,她还记得自己进宫前跟父亲说过的话,只希望他能顾念着一点点血脉亲情,不要让妹妹重蹈覆辙才好。

彩车继续前行,耳边的恭维声喝彩声此起彼伏,甚至越来越响亮,但是程月秀已经没有心情再去享受这些夸赞了。

她的心,死了。

和亲队伍从宫门出发,一路经过京城中最繁华的街道出城,作为主街上最热闹的地方之一,今日的洞天,可谓是宾朋满座。

林媛站在二楼一间靠街的雅间里,跟刘氏小林霜等人一起等候着和亲使团的到来。

热闹的喧哗声和队伍前时不时燃放的爆竹声远远传来,声音越来越响亮,可见队伍也越来越近了。

“大姐,快来!我看到了!”

小林霜一手捏着一根唐僧肉,一手指着街上出现的高头大马,以及马上坐着的那个端正的人,兴奋地大声叫了起来。

小河也在她旁边,笑嘻嘻地拍了拍她的小手儿,纠正道:“你才看到吗?我早就看到了,你瞧那个高个子,只要看到了他就知道送亲队伍来了!”

小河指着的正是紧紧跟在赫连诺身后的高个子,其实他今日也能像矮个子一样坐在马上的,只是因为他身量太高,身子也太重,完全找不到能够将他驼起来的马,所以,只能委屈他走路跟着了。

其实也不算是委屈,因为高个子站着的时候,竟然比身边坐在马背上的矮个子还要高出许多来呢!

小林霜也看到了,手里的辣条也不吃了,呀地一声叫了起来:“哎呦,你不说我都忘了呢!之前在城外比赛的时候见过他一次,那时候就觉得奇怪,今日再见到,真是太有趣了!你瞧你瞧,他长得那么高,他身边的那个却长得那么矮,啧啧,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小时候抢东西吃的缘故!”

跟刘氏坐在一边的林媛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小林霜,什么事都能跟吃扯上关系。

“我觉得小妹说的很对,那矮个子肯定是小时候抢吃的抢不过那高个子,所以才没长高。所以啊小妹,你可少吃点吧,若是长大了跟那高个子一样了,可怎么办啊!”

小林子严肃的声音响起,糊弄的小林霜一愣一愣的,叼着辣条吃也不是扔也不是,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很快便蓄满了泪水。

啪一声,林薇一巴掌拍在他胳膊上,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别胡说八道的,瞧把小妹吓得!”

自从俏儿风波之后,小林子将林薇剪得稀巴烂的绣品一一拼接好送了回来,还亲自登门说了好多好话,两人的关系再次缓和,而且还比之前更好了。

今日这场盛会,小林子自然是不能错过的,便也跟着一起来了。

只是可惜,夏征因为要出席宫中的仪式,所以没有他的影子。

不过也幸好他没有来,不然他跟小林子见了面肯定又要开始斗嘴了。

被林薇连嗔带闹地教训了一顿,小林子立即哈哈笑了起来,赶紧跟小林霜道歉去了。

小林霜哼哼了两声,扭头不再理他,继续去看送亲队伍了,只是手里的辣条吃得更欢实了。

“夫人,请用茶。”

这娇俏的声音一响起来,林薇的眉头就是一蹙,忍不住抬眼看了一眼正在给刘氏倒茶的俏儿。

是的,俏儿,就是当初一见面就将小林子搂在怀里的俏儿,今日,她也来了。

只是跟那日见到的俏儿不同,今日的她穿着的是林府下人们统一的服饰,虽然样式不花哨,但是可比那日初见时的她更显气派。

俏儿比林薇大了两岁,身量却不怎么比她高,但是身材却比她好太多了。

瞧那高高挺起的胸脯,还有那细细的腰身。

林薇是干什么的?

只消一眼就看出来那件衣裳是被改过的,以前的腰身可没有那么纤细。

不用问,这定然是俏儿自己动手改的了,故意将自己纤细的小蛮腰露出来,好勾引男人的。

一想到这里,林薇的脸色就忍不住白了白,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小嘴儿更是扁了。

胸脯不大也就罢了,偏偏自己还穿着臃肿的棉衣,什么身材都没有。

“小姐,公子,请喝茶。”

正想着,俏儿已经端着茶壶走过来给两人倒茶了。

林薇忍不住抬起头来,就见到俏儿白嫩的小手儿慢慢执着茶壶,翘着兰花指倒茶,那动作,真的是太美了,简直跟逸茗轩的茶艺女有的一拼了。

唉!

在心里叹了口气,林薇有些自惭形秽。

咦?

突然,一只微微发凉的手附上了自己的手,林薇精神一震,扭头便看到小林子正睁大眼睛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

小林子的手是凉的,因为他对自己要求极其严格,即便是寒冬腊月里,也不会穿的很暖和,就是为了激励自己努力奋进。

“怎么了?”

感受着小林子担忧的目光,林薇耳垂一红,微微汗颜。

自己还在这里为俏儿争风吃醋,结果呢?

小林子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瞧,一开始他就在一边低头看随身带来的账簿,这会儿更是一心一意只有自己。

至于那个俏儿,明明都已经近在咫尺了,偏偏就没能得到他一个眼神。

林薇心中欢喜,当一个女人倒贴上来的时候,男人义正言辞地拒绝不是最让人高兴地,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将那个女人放在眼里,或者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这才是最让人放心的啊!

“我没事,走,我们也去看看热闹吧!”

解开了心结,林薇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顺势拉着小林子的手走到了雅间的另一个窗边,兴致勃勃地往街上看去。

被晾在一边的俏儿,有些迷茫地看着那对郎才女貌的人儿,脸上闪过一丝不忿。

虽然这抹不忿一纵即逝,但一直关注着她的林媛还是发现了。

不错,今日她是故意将俏儿带过来的,至于目的,并不是为了试探小林子的心意,小林子对林薇如何,她这个做姐姐的也算是心知肚明。

今日让俏儿来,主要是让俏儿死心罢了。

不过现在看来,好像还远远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

“哇!来了来了!瞧啊,那和亲公主好漂亮啊!”

小林霜的一声欢呼将雅间里的尴尬气氛打破,林媛勾了勾唇角,扶着刘氏一起来到了窗边。

他们今儿就是为了来看热闹的,和亲啊,多少年才能遇到一次的大盛事呢!

刘氏之前也算是见过程月秀的,只是因为不是林媛的朋友,所以不是很熟悉,今儿见到一身华服且妆容精致的她,更是认不出来了。

“这位公主的确很漂亮呢,只是要嫁去那么远的地方,真是苦了她的父母了。”

刘氏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程月秀不是真正的公主一事,林媛也跟她提起过,所以她才会有这样的一声叹息。

林媛耸耸肩,虽然之前跟程月秀有过小摩擦,但是今日看到她没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反而还被自己的父亲推出去送到了西凉,心里也是有几分同情的。

她点了点头,附和道:“是啊,的确可怜。”

说话间,送亲队伍已经来到了洞天楼下。

毫无疑问的,走在最前边的正是一身绝美且昂贵奢侈华服的西凉太子赫连诺。

今日的他穿着的是一件深色绣着云纹的袍子,腰间用一根同色腰带勒紧,腰带上镶嵌着一颗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

至于他的脚上,穿着的也是一双同色的鹿皮靴子,在靴筒边缘也镶嵌着一圈龙眼大小的黑金色珍珠。

看到那些珍珠,林媛就忍不住想起这家伙送给自己的那串珍珠了。

幸好把它卖给了陆冲,她可不想变成某人的靴子。

虽然赫连诺身上的衣裳和靴子都十分出彩,但是今日的他最惹人注目的显然不是这些,而是他身下的高头大马!

这马跟大雍的马匹不一样,赫连诺的马更加高大威猛,眼睛炯炯有神,即便林媛站在洞天的二楼,也能感受到这匹马的眼睛里迸射出来的光芒。

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林媛撇了撇嘴,在心里嘀咕了一声,果然是物以类聚,这匹马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都跟它的主人一样。

“瞧见那匹马了吗?那是北戎的汗血宝马,是北戎的国宝呢!据说这马能日行千里,实乃马中之王!”

小林子正在跟林薇介绍赫连诺骑着的那匹马,林媛恰巧听到,原来这就是汗血宝马啊,果然不同一般。

只是,据说北戎和西凉、大雍的关系都不怎么样,早已不通商了,可眼前这匹马显然很年轻。

看来,这位西凉太子也不是一般人啊,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弄到北戎的国宝,显然是有自己的独特渠道啊!

想到夏征对这个西凉太子的评价,林媛又忍不住好笑地扬了扬唇角,这位算是半个朋友的西凉太子,一日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只希望你一路好走了。

正想着,坐在马上的赫连诺突然也抬起了头来,正好跟站在窗边向下望的林媛对视了一下。

赫连诺勾唇一笑,冲她挤了挤眼睛,嘴巴也轻轻动了几下。

林媛一愣,随即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冲赫连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不过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赫连诺显然很欣喜,转过头去以后整个人都神采飞扬了起来。

两人之间的眼底官司旁人也是看在眼里的,但是就是弄不清楚。小林子忍不住挪过来好奇地问了起来。

林媛只是笑,却不说话。堂堂西凉太子临走时还惦记着让她琢磨些好吃的菜式出来,这么幼稚的行为她怎么好意思跟小妹开口?

赫连诺带着高个子和矮个子走了过去,让林媛意外的是,高个子矮个子两个人也抬起头来冲林媛点了点头。

没想到当初对自己不假神色的两人也有跟自己友好问好的时候,林媛一愣,赶紧笑了笑作为回应。

跟在几人后边的就是彩车里坐着的程月秀了,林媛以为她会抬起头来给自己最后一个或鄙夷或不甘的目光的,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程月秀就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洞天一般,就那样端端正正地坐在彩车里,不东张西望,不抬头看她。

良久,直到彩车走过洞天好远,林媛才慢慢笑了笑,既然程月秀已经释然,她又有什么在意的?

以前的事都是过眼云烟了,只希望这个可怜的女子远在西凉能够平安顺畅地度过下半辈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