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谈话,情不自禁/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亲队伍一路浩浩荡荡地出了城门,城中百姓们热闹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散了,各自忙活着自己之前的活计。

刘氏带着孩子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林媛也没打算让他们这么早就回去,反正现在已经快要晌午了,索性便留了家人在洞天吃过饭再回去。

至于林家信,自从进京以后便一直沉迷于书画,连今日这么大的热闹都没有引起他的兴趣。

林媛派人回去请林家信过来一起吃饭,刘氏笑着摆摆手:“你爹他啊,现在就知道画画,什么事都不管了,要不是平日里有我催着他,没准儿连饭都不吃了呢!你就别让人去叫他了,去了也是白去,不一定会来的。”

“那怎么行?您刚刚不是也说了吗?若是您不去叫他他都不知道吃饭了,咱们今日谁都没有在家,下人们又不敢三番四次地去催,总不能让他在房里饿着啊!”

说着,林媛看了看正在给几人倒茶的银杏,唇角一弯:“银杏,让林毅送你回去,务必要把老爷请来,若是请不来,你跟林毅都不要回来了!”

银杏正在倒茶的手一顿,圆圆的脸庞立马就给红了。

一边的水仙听见了,嘻嘻一笑,冲着银杏挑了挑眉,神秘兮兮地挤了挤眼睛,弄得银杏脸蛋儿更红了。

刘氏不明所以,只道是两人在说什么悄悄话,便继续跟林媛说起了话。

“说起来你爹也真是的,以前在林家坳的时候是因为他腿脚不好才不让他管家,如今都来了京城,他又健健康康的,结果更是不管事了。家里这么大一摊子事,全都落在你的肩上,真是的!”

刘氏虽然是在抱怨,其实也是在心疼女儿,过了年,女儿都十五岁了,想想这三年来女儿的辛苦和一路走来的艰辛,她心里就莫名地酸痛。

身为父母,既不能给女儿帮助,反而还要给女儿扯后腿,她有时候晚上经常会自责地睡不着觉。

银杏回府去了,林媛主动将她手里的茶壶接了过来,给刘氏斟茶,闻言淡淡地笑了笑:“娘,你又多想了,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应该的,你怎么能这样埋怨爹呢?这些话可不能跟爹说啊,影响感情。”

“呸!”

刘氏脸上一红,忍不住碎了她一口,都老夫老妻的了,什么感情不感情的,还以为是他们这样的小年轻呢?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刘氏心里还是挺欣慰的,以前经常听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虽然她对林家信很相信,但是说不担心是假的。

特别是来到京城以后就更忧心了,府里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小丫头们,她呢,毕竟已经三十好几的人了,说实话,她还真的没有什么魅力了呢!

“哎呦娘,你还害羞呢!”

林媛倒好茶水后,坐到了刘氏身边,笑得满面春风,不过打趣了刘氏几句之后还是十分高兴地说道:“说起来爹整日画画什么得也挺好的,至少他没有做别的什么出格的事啊!娘啊,有爹在你身边陪着,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可不能埋怨他。”

女儿果然是长大了,都知道说这些话来宽慰自己了。

刘氏心中熨帖,笑着拍了拍林媛的手,点头道:“你娘我都跟你爹过了十几年了,这么简单的道理还会不懂吗?倒是你,再有几个月就要跟阿征成亲了,等成了亲就是夏家的人了,可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为所欲为了。记住,要顾着婆家和丈夫,还要跟妯娌搞好关系。嗯,幸好你妯娌是惠儿,她性子柔和,虽然跟你性子不一样,但是为人很善良,以后你们在一起,你可不要欺负人人家了,记住了没有?”

“是,是,记住了。”

刘氏说一句,林媛便点着头附和一声,心里却是叫苦不迭,刚刚明明是在跟娘讨论她和爹的事啊,怎么说来说去就到了自己头上了?

这个话题到底是什么时候歪的?

特别是听到刘氏说的最后一句,林媛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了,什么叫她不要欺负人家?虽然她的性子十分彪悍,但是也不至于对于什么人都欺负吧?

再说了,她跟田惠即便不是妯娌,也是好姐妹,怎么会有欺负一说?

虽然心里觉得娘亲说的话有些不对,但是林媛还是乖乖地听着,这样的耳提面命,她上辈子可是奢望不来的。

这辈子好了,有了心疼自己的爹娘,还有心爱的男人,更有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朋友闺蜜们,这样的生活可是比挣了好多钱都幸福得多呢!

刘氏拉着林媛说着话,小林霜小河几个姐妹还在叽叽喳喳讨论着刚才的送亲队伍。

小林子看了一眼正在跟小林霜说笑的林薇,跟她说了句“出去一趟”便起身出门了。

侍立在门口的俏儿眼珠子一转,趁着林媛不注意,悄没声儿地跟了上去。

正在跟刘氏聊天的林媛眼尖,瞧见了这一切,心思一转,打消了让水仙跟上去听墙脚的念头。

俏儿是冲着小林子来的,这件事总归还是要让小林子自己解决。

至于跟踪这件事,完全没有必要,小林子的为人她还是比较清楚的,这种不地道的事还是不要做得好,免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小林子出得门来,便在一楼大堂里找了个小伙计,让他将自己看过的账簿送回陈府交给三子。

今日他是来看热闹的,但是身边的人却都没有放松下来,别说三子了,就连之前他身边跟着的两个小厮都被安排出去做事了。

嘱咐了小伙计几句话之后,小林子便打算回二楼了。

只是一回头,便看到俏儿正一脸期盼地守在楼梯口看着自己,那双灵动的眼睛里满是光华,仿佛有炽热的光芒放出来。

小林子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却不能视而不见,他要回到二楼雅间就必须得走楼梯。这俏儿倒是心眼儿多,居然知道在这里堵着自己。

果然,小林子刚走过去,俏儿便盈盈若若地叫了一声大哥,听得在楼梯口站着的两个小姑娘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小林子蹙了蹙眉头,没有理会她,反而在她身前三尺的地方停了下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连声音也冷得出奇。

“你等在这里,是大姐让你过来找我的吗?”

她现在是林府的下人,今日又是林媛带来的,小林子自然会有这样一问。

但是这么稀松平常的问话却让俏儿心中十分委屈,也十分不甘,大哥果然是忌惮林媛的,所以才会这样问。

“大哥,我,其实是我有话想要对你说,你……”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不过最好长话短说,我还有事。”

不等俏儿说完,小林子已经十分冷漠地打断了她,弄得俏儿脸上绯红。

她看了看大堂满满当当的客人们,还有身边不时走过的小伙计,声若蚊蝇:“大哥,我们,我们能不能去别的地方说话?”

这话一出,不仅是小林子,就连站在楼梯口的两个小姑娘也忍不住挑了挑眉头,奇怪地扭了扭头。

俏儿紧紧咬着嘴唇,却久久等不到小林子的回应,不禁有些恼羞成怒,瞪了那两个小姑娘一眼,不过终究是碍着小林子在身前不好意思说什么难听的话。

但是那两个小姑娘可不是吃素的,她们都是林媛请来的迎宾,自然将林媛当做自己的主子,连带着林家姐妹们都是她们自己人了。

甚至连小林子,因为经常跟林薇一起来,她们也都是认识的。

现在俏儿用这种羸弱的目光和声音靠近小林子,就算是再单纯的女子也能看出她居心不良了。

“瞪我们做什么?难道姑娘你是嫌弃我们两个挡了你跟我家姑爷之间的谈话了?若真是如此,那还真是对不住了,咱们站在这里就是做工的,东家不发话,咱们就不能随随便便走开,所以啊姑娘,真是不好意思了,就算你把眼珠子瞪出来了,咱们也不能离开半步呢!”

“姐姐说的是,咱们拿着东家高于旁人三倍的工钱,自然要尽心尽力地做事了,可不能因为某个人瞪了一眼就擅自离开。不过,我倒是好奇了,姑娘你不是东家的丫鬟吗?怎么自己跑出来了?而且听你的意思也不是东家让你传话的,哼,这样擅离职守,是不是有点不大好?”

两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小姑娘,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的俏儿想瞪眼不能瞪,想走又不能走,站在当地尴尬地无地自容。

虽然此时距中午吃饭还有段时间,但是因为今日是和秀公主出嫁,所以街上不少人都出来看热闹了,看过之后便都顺路过来吃饭。

是以,此时的洞天已经坐满了客人,大堂里更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俏儿和小林子就这样站在楼梯口,时不时地便会有客人上下楼,弄得俏儿让也不是站也不是。

她怕她一走开,小林子也会随着客人走上楼去,那样的话,她就真的没有机会再跟他说话了。

眼看着又一个客人走了过来,俏儿却是连动都没有动。

站在楼梯口的两个小姑娘忍不住蹙眉挤兑她,想让她自觉点,怎奈这丫头脸皮厚起来真是跟城墙有的一拼,就是不动弹。

眼瞧着客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小林子终究是摇摇头,当先转身往后院走去。

俏儿一惊,又是一喜,赶紧拎着裙子跟了上去。

洞天的后院还是比较大的,厨子们都在厨房里忙活着,偌大的院子里便显得有些空。

小林子坐在院中央的石凳上,翘着二郎腿儿优哉游哉地看着厨子们进进出出地忙活着。

俏儿跟进来时便看到他这不羁的一面,心中更是一阵荡漾。

“大哥。”

俏儿一边走,一边偷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将脸上的表情调整到最美最柔和的一面。

小林子目不斜视,只是闷闷地嗯了一声。

俏儿见他不理会自己,咬咬牙,又走了两步,正好站在了小林子面前挡住了他看向厨房的视线。

小林子狭长的眼睛眯了眯,收回了视线,但落在俏儿身上的目光却比寒冬腊月的凛凛烈风更加寒凉。

“你有什么话要说。”

不知是小林子的目光太冷,还是他的话太冷,俏儿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往后挪了两步,小心脏更是忐忑不安地砰砰跳着。

“大哥,我,我。”

俏儿结巴了两下,似是突然找到了话题,立即说道:“我是为了那日的事来给你道歉的,对不起大哥,我不知道你跟林二小姐已经成了那样的关系,我那天真的是太高兴了才会情不自禁地想要……”

“情不自禁?”

小林子再次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俏儿的话,眼角微微一斜,露出一个不屑而鄙夷的目光。

这目光看得俏儿脸色一白,喏嚅道:“是,是啊,我是,我是情不自禁地。”

“哈!”

小林子笑得声音很大,大到厨房里正在忙活着的厨子们都忍不住探头出来瞧。

但是他的笑声却一点儿温度都没有,听起来,更像是冷笑。

“你可知道什么叫做情不自禁?你一个小叫花子出身的女子,居然也知道情不自禁?呵,俏儿,我记得这个名字还是我给你起的吧?”

俏儿听得有些迷糊,自己说了个情不自禁而已,怎么大哥就这么好笑了?她念过的书不多,这个词还是听兰花她们说话时学来的,难道她刚刚用错了?

前边的话听不懂没关系,但是后边的话她却是明白的。

“是的,大哥,我这个名字是你取得,你说我长得模样俊俏,所以……”

“所以你便有了不该有的念头!”

说到戳心窝子,小林子自认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看着俏儿惨白哆嗦着的嘴唇,小林子却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显然,他还在为那日的事情生气。

“大哥,你是不是生气了?我,我那天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若是知道你跟林二小姐已经在一起了,我是绝对不会抱你的。而且,而且大哥,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好长时间不见你了,觉得心里欢喜罢了,没有别的意思,真的!”

俏儿一连串的解释着,但是这些解释听起来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小林子懒得听她念叨了,手一抬戳穿了她:“你不知道?据我所知,小河在去豆腐坊接你们的时候便把这件事跟你们当笑话说过了的,别说你了,就连三子都知道了,还有小尾巴那个傻小子都知道了,你居然说你不知道?”

一声声质问,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如敲鼓一般敲在俏儿的心头。

小林子说一句,她的身子便颤抖一下,嘴唇也更白了一分。

既是因为小林子语气的冷寒,更是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被当众揭穿。若是地上有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永远都不出来了。

“怎么,没话说了?”

小林子的冷笑在耳边回荡着,俏儿双手使劲攥紧,既然已经被当众揭穿了,那就把话说清楚吧!

“是,我知道!”

俏儿猛地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狠劲,大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我就是知道你跟林薇在一起了才会故意抱你的,你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那么聪明厉害的一个人,凭什么跟那个林薇在一起?她有什么好的?她长得漂亮吗?不是吧,她还没有我漂亮呢!她不就是有个很有钱很厉害的姐姐吗?可是大哥你也不能这样委屈自己啊!就凭着你的聪明才智,难道还怕不能有东山再起的一天?刚才我可都看到了,她对你又打又骂的,完全不把你放在心上,大哥,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你!”

“呵!”

“住口!”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气得想要让俏儿闭嘴的小林子也被突然响起的冷笑惊住了。

俏儿的身形挡住了他的视线,所以他没有在第一时间看到林薇其实已经来到了后院,而且还听完了俏儿说过的所有不中听的话。

“薇儿!”

小林子立即从石凳上站起来,有些担忧地看着她,不是担忧自己被误会,而是担忧林薇听了这些话会伤心。

不过,这次的林薇,显然是让他刮目相看了。

林薇轻轻笑了笑,给了小林子一个安心的眼神,转而看向俏儿时,眼眸里便带了几分不屑和同情。

“不漂亮,还对他又打又骂?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呵,真是可笑,你那么漂亮,怎么他连个正眼都不给你?可见漂亮并不是拢住男人心的制胜法宝啊!”

俏儿显然也没有想到林薇会突然出现,不过转念一想便释然了,这是哪里?这可是洞天,是林家人的地盘,就算她走到后院也会被林家人找到的!

“那又如何?我虽然不能走进大哥心里,但是你也别得意,大哥无非就是看你们有钱能够帮助他罢了,你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吗?他就是在利用你!”

“你闭嘴!”

小林子蹙眉,要不是看在这个俏儿当初将昏迷的自己拖回了破庙里,他真的有一巴掌呼死她的冲动!

林薇却对俏儿这话毫不在意,挑眉笑道:“利用?那又如何?至少说明我有被利用的价值,至于你呢,你有什么可利用的?虽然你长得很漂亮,但是你大哥他明显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你除了这一个优点还有别的吗?没了吧?啧啧,真是可怜。”

啧啧两声,林薇还抬手抱住了自己的胳膊,那一颦一笑,简直跟林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得不说,亲姐妹就是亲姐妹,连耍起横来都是一个样子。

她这个样子,不仅是让俏儿无话可说了,就连跟她相识许久的小林子都有些惊呆了。

他见过的林薇向来是温柔可人体贴又善解人意的,何时有过这样的一面?

不过,这样的林薇还真是可爱,让人看了久久移不开眼睛。

说起来,林家三个姐妹里边就属林薇的性子最是柔和,但是柔和归柔和,却不代表她弱到可以任人欺凌侮辱。

想当初,林媛在林大栓手下救出小河的时候,还是林薇仗着胆子上前将小河拉到了一边去呢,那样的女子会是柔弱的吗?

“你,你,你真是不要脸!”

俏儿早已被林薇的话说得哑口无言,最后也只能耍起了无赖,这样的她,真的跟当初大街上讨饭的小叫花子一模一样。

林薇摇摇头,对俏儿的做派十分不屑,这样的俏儿实在是不需要她再开口了。

小林子也鄙夷地看了一眼羞愧交加的俏儿,最后扔下了一句:“当初的确是你在树林里发现了昏迷的我,我感激你没有见死不救。但是,我也知道,若不是我身上有个价值不菲的玉佩,或许你不会救我。”

俏儿眼睛蓦地睁大,空洞的眼眸里满是心虚。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林薇也有些诧异地睁大了眼睛,显然没有想到俏儿的用心会是如此不堪。

再想想她后来说的情不自禁,林薇都忍不住好笑,她应该是看到小林子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所以才会“情不自禁”的吧!

“看在你当日的救命举动上,我会替你将卖身契要回来,也会给你一些银子,妥善地将你送回驻马镇。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当初我带你进豆腐坊就已经还了你的救命之恩,从此我们再无羁绊。”

小林子扔下最后一句话,牵起林薇的手走出了后院,只剩下俏儿萎靡地瘫倒在地,一脸茫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