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母女见面/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娘,那位老人叫做万金年。”

因为是林媛特意嘱咐过的,所以刘掌柜派人打探时很是小心,但是对方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人物,所以也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便打听清楚了。

“小伙计在跟他们的车夫聊天的时候套来的话,这位万老爷是罗城的一个员外,家里做了些药材生意,家境还算是殷实。”

罗城?

林媛抿了抿唇角,以她对大雍地理的认识,只知道那个罗城是距离驻马镇十分遥远的一个小城镇,好像只有驻马镇的三分之二大小。

没想到陈氏居然跑去了那么远,看来是打定了主意要跟林大栓和小河断绝关系了。

只是,他们怎么又来到了京城呢?

刘掌柜续道:“您别看这位万老爷其貌不扬,年纪也大了,但是很有经商头脑,而且家中几个儿子也都十分能干。他们家的药材一直都跟京城里的药商有往来,所以今年便全家搬来了京城居住。他们刚来京城还不足七天,所以对咱们店里的事知道得并不真切。”

林媛点头,怪不得陈氏见到了自己会觉得惊讶了,应该是没有想到自己能在京城开了这么一家酒楼吧!

“那那个陈氏呢?”

刘掌柜点点头,知道林媛对这个陈氏十分在意,便着重派人打听了她的事。

“这就要说说这位万老爷的癖好了。万金年今年六十有三,别看身体不怎样,但是,咳咳。”

刘掌柜面色有些尴尬,显然是面对林媛的时候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但是他的家中光是小妾就有六个,这还不算那些年纪大了被他赶出去和年轻时被主母发送了的,至于万府的小丫头们,也都是这万老爷的房中人了。”

林媛恍然,怪不得那几个伺候的小丫鬟对陈氏充满了鄙夷和敌视,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可知道这陈氏是如何跟万金年认识的吗?”

刘掌柜有些茫然地摇摇头:“这个没有打听到,万家的车夫只说是有一天万老爷突然外出时带回了一个女人,还将她破例娶为了继室。至于这陈氏从何而来,就不得而知了。听那车夫的意思,好像是万老爷特意命令不许旁人说破的,以我猜测,恐怕这陈氏的来历,有些不光彩。”

已经嫁过一次人了,而且还是卷了夫家的所有银子偷跑出去的,这种来历当然不光彩了。

林媛心中一声冷哼,又想起之前刘掌柜说万金年有几个儿子,不禁问了起来:“陈氏是继室?就是说原配已经去世了?那这陈氏,可给万金年生了子女?”

刘掌柜摇摇头:“万老爷的原配是五年前因病去世的,留下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早已出嫁,但是三个儿子个个强悍。而且,万家还有好几个庶子,这三个嫡子心齐,将庶子打压的十分听话。至于陈氏,恐怕是不会有生子的可能了。”

对此林媛也猜到了,原配留下来的三个儿子已经成年,且个个聪明有手段,怎会容许继室再生个儿子出来分了自己的财产呢?

但是,林媛心里的疑惑就更重了,既然陈氏不能生子,她长相也不够年轻漂亮,怎么就让万金年破例让她当了继室?

这真是太奇怪了。

直觉告诉林媛,这个原因似乎还是要从万金年和陈氏是如何相遇找起。

虽然知道有些困哪,但是林媛还是嘱托刘掌柜尽力帮忙打探这件事了。

待刘掌柜转身准备离开时,林媛突然叫住了他,踟蹰了片刻才摆摆手道:“算了,还是我去找她吧。”

说着,便跟刘掌柜一起下楼去了后院。

后院里,厨子们都在忙活着中午的饭菜,见林媛进到厨房里只是打了个招呼便继续做自己手里的活了。

“大姐。”

小河正在炒京酱肉丝,这是林媛宫宴回来以后教给她的新菜,如今她的手艺已经够资格呈给客人享用了。

应了小河一声,林媛便探头看了看锅里的肉丝,不住点头:“小河的手艺果然是越来越好了,这京酱肉丝炒的极好。”

得到林媛的夸赞,小河嘿嘿一笑十分开心。

看着小河纯真的笑脸,林媛突然有些不忍心告诉她陈氏的事了,就这样站在一边含笑看着她将锅里的肉丝炒熟,又把各种调料准备好。

一切工序做得有条不紊,不得不说,在做菜一途上,小河还是十分有天赋的,林媛只需要给她一份菜谱,再让她尝一尝自己做出来的菜是什么滋味,她基本就能做出个八成像。

在经过接下来的不懈练习,也能学个九成九了。

等小河将京酱肉丝整理好,交给小伙计上菜之后,林媛才将她拉出了厨房,坐在了后院的石凳上。

原本林媛突然出现就有些不一般,此时被她拉出来还半天不说话,小河的心里就更加打鼓了,惴惴不安地问了一句:“大姐,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林媛苦涩一笑,眨了眨眼睛,决定还是先迂回地问一问小河的想法再决定要不要告诉她陈氏就在大堂里的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小河啊,你跟薇儿一般大,现在她身边有了小林子,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以后的事?”

话一说出口,林媛就后悔了,就算是迂回的问法也不一定非得用亲事来做挡箭牌啊!

果然,小河的脸蛋儿一红,窘迫地揉着自己的衣角。

林媛真想扇自己两个嘴巴子,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又不能咽回去,只好继续问道:“小河啊,你现在是我的义妹,我当姐姐的问你不算生分吧?唉,若是你娘还在的话……”

林媛暗暗松了一口气,佩服自己终于把话题引到正题上来了。

小河咬了咬唇,脸蛋红得快要滴血了,但是却依然让自己抬起头来与林媛对视:“大姐,你既是我师父,又是我姐姐,你给我操持终身大事,怎会生分?妹妹感激还来不及呢!”

林媛一愣,没想到一向话少的小河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她的心里却是熨帖得很。

“奶奶脑子糊涂了,我的事二叔二婶也十分操心,不瞒大姐,这次过年的时候,二婶就特意嘱咐我让我请娘和大姐帮我看着点,只是,只是我不好意思……”

原来桂枝嫂子还跟小河说过这样的话。

林媛唇角微微弯了弯,当初将小河托付给自己的时候,自己倒是承诺要好生照顾小河,不过桂枝嫂子不提,她也不好将这件事揽到自己头上。

倒是刘氏,认了小河为干女儿以后,一直把她终身大事当成心头要事看待了,想必她和桂枝嫂子私下里也说起过的。

哎呀!好像又把话题扯远了!

林媛赶紧掐了自己的手心一把,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二婶嘱咐的对,你娘不在身边,你有什么事就跟我和娘说,不要不好意思。唉,说起来你娘也走了快两年了吧?小河,这里没有外人,你跟大姐说实话,你有没有恨过你娘?”

说完,林媛有些谨慎地看着小河,生怕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只见小河先是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道忧伤,声音也变得低沉了几分。

“恨?她是我娘,她生了我养了我,就算她抛弃了我,我又能说什么?说到底,都是我爹的错,若是我爹不爱喝酒,或者不动手打我娘,也许我们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

说着,小河的眼角慢慢亮晶晶了起来,那是她隐藏在心底多时的情绪,心酸,苦闷,委屈,还有道不尽说不明的其它情绪。

若不是今日林媛主动问起,只怕小河都不会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也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显露自己的情绪。

林媛忍不住将小河搂进了自己怀里,这个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便承受了太多。

窝在林媛的怀里,小河的情绪终于得到释放,轻声地抽泣起来。

林媛一直都知道她是个十分懂事的好孩子,却没有想到就连哭泣都是这样的低调。

不过,感受着小河的哭泣,林媛也感受到了她对陈氏的想念和依恋,即便那个女人在林大栓打自己的时候没能挺身而出,即便那个女人在林大栓进了大牢之后舍弃了自己,但她到底是自己的亲娘啊!

良久,直到感觉到小河抽泣的声音停止了,林媛才轻轻拍着她的背,问出了此行的目的:“小河,你有没有想过,再去见见你娘?”

怀中的人儿下意识地一个哆嗦,林媛知道,她心动了。

“大姐。”

闷闷的声音传来,林媛听到小河说道:“还记得二舅妈家的儿子过满月吗?咱们一起回驻马镇的时候,其实那次,我好像见到了我娘。只是,当我再回头去找她的时候却没有找到,我以为,是自己太过想念她所以看错了。”

林媛沉默,或许那不是小河看错了,而是真真正正地看到了陈氏。

万金年不是跟京城有生意往来吗?或许那次就是万金年带着陈氏来京城处理生意了吧?

谁能想到那次的擦肩而过,也让小河感觉到了。

而现在,万金年在京城落脚了,陈氏也不会离开京城了,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见面了。

林媛暗暗点点头,扶起小河的肩头,看着她红红的眼睛,说道:“小河,你去重新做一道京酱肉丝,等下,亲自送去大堂。我会让刘掌柜带着你过去的。”

什么?

小河有一瞬间的怔愣,不过她是个聪明孩子,只要将林媛前前后后说过的话联系起来,便猜到她让自己送这道菜的缘由了。

“大姐,你,你是说……”

小河的眼泪再次汹涌起来,林媛手忙脚乱地帮她擦着眼泪,又是心疼又是为她开心:“先去做菜吧,别的,一会儿再说。”

“嗯,好,我,我这就去!”

抹了一把眼泪,小河几乎是跑回了厨房里的。

看着她近乎雀跃的背影,林媛又为她担心起来,若是等下她看到自己的娘亲已经变成了别人的继室,不知道还能不能笑出来。

只是,她不想将这件事告诉她,有些事,还是自己去面对比较好。

对于她们母女来说,自己终究是个外人。

一听是要给自己的亲娘做菜吃,小河的情绪异常高涨。

连选的肉块儿都是精挑细选的,还特意在切肉之前,将那块里脊肉切成了四四方方的肉块儿,让切出来的肉丝儿几乎都一般粗细一般长短。还有配菜用的葱丝和黄瓜丝,更是切得精细。

一道京酱肉丝,平时只有一盏茶功夫就能完成,今日却是破天荒地花了将近一倍的时间。

就连厨房里的其他厨子们都发现小河的不对劲,平日的小河虽然做什么都认真得很,但是像今日这样认真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更令人意外的是,平日一直话很少的小河,今日出奇地高兴,一张小脸儿就像是春日里刚刚盛开的鲜花一般,美丽明艳。

跟小河搭伙负责一楼大堂的高轩,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嘴角也情不自禁地扬了起来。

林媛站在厨房外边,将小河的表现看在眼里,心里却是更加忐忑了,不知道等下发生的事到底是好还是坏。

刘掌柜已经早早地等在门口了,听了林媛的话也十分好奇地看着小河。

不过他毕竟是经过不少事的老人儿了,只是略一沉思便猜到了陈氏和小河之间的关系。

这么一想,刘掌柜不禁也担心起来,还暗暗让几个身手好的护卫在旁边盯着,若是等下小河吃了亏,他们好及时出手。

当然,这都是最坏的打算,他们还都是十分希望小河和陈氏能够母女相见,而万金年也不会阻拦两人。

经过好一顿忙碌,小河的菜终于出锅了,将菜盛出来之后,小河还特意用自己随身带着的帕子将盘子边缘不小心沾染上去的酱汁细心擦干净了。

那小心翼翼又带了几分忐忑惊喜的小模样,看得大家忍俊不禁。

高轩还特意帮她削了两朵红萝卜花放到了肉丝的旁边,经过这么一摆盘,这道京酱肉丝真是越看越喜人,连档次都提升了好几层呢!

“大姐。”

含笑看着端着盘子兴奋地站在自己面前的小河,林媛抬手抚了抚她额前的发丝,柔声嘱咐道:“去吧,不过要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能失态。”

此时的小河正沉浸在即将与娘亲相见的兴奋和激动中,哪里听得出来林媛话中的意思?只是点点头便跟着刘掌柜出去了。

林媛不想去看两人相见的场景,即便是幸福的温馨的画面,她只想让小河自己去勇敢的面对。

静静坐在后院中的石凳上,林媛的手指有节奏地在桌面上敲打着,口中还十分无聊地数着数。

一,二,三……八,九,十,十一……

十二尚未出口,林媛便听到一阵焦急而烦乱的脚步声走近,她的心里猛地一跳,倏然抬起头来,便看到精心打扮过的小河正失魂落魄地踉跄着脚步回到了后院。

她小鹿一般的眼睛里满是慌乱,长长的睫毛毫无规律地颤抖着。

小河先是下意识地进了后厨,但是还未走进去便又快速地退了出来。

她又茫然地看了看后院,最终在林媛的身上定住了目光。

林媛心中大感不妙,慢慢站起身来,轻轻唤了一声:“小河?”

小河脸色煞白,紧紧地咬着嘴唇,被林媛这一声呼唤彻底打乱了情绪。

“大姐!”

一声高呼,小河抬脚便向着林媛跑来,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

直到将小河彻底抱进了怀里,林媛才感觉到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连自己肩膀处的衣衫都已经被泪水打湿了。

现在还不是夏季,只是初春,她穿的衣裳并不单薄,这么快就被泪水打湿了,可想而知小河的眼泪有多么汹涌。

跟之前的抽泣不同,这次,小河是真的放声大哭起来了,就像个委屈的孩子,一股脑地将自己心里的所有情绪泄洪一般地发泄了出来。

后厨里的厨子们都听到了小河的哭声,纷纷跑出来担忧地看着她。

高轩脸上明显带着几分焦躁不安,几次三番想要跑过来询问,却最终停住了脚步,只能心疼而担忧地看着小河痛苦不已的背影。

刘掌柜也紧紧跟在小河身后进了后院,见到小河哭成这样连声叹息起来。

林媛抚着小河的后背,柔声安慰着,可是再怎么安慰也实在是找不到词语了。

在小河回来的第一时间,林媛便已经猜到了方才的事情并不顺利。

若是她们母女二人真的相认了,小河不会回来的这样快,也不会失魂落魄地不知道该躲去哪里。

而事实也正如林媛所猜测的那样,小河兴致勃勃地端着自己精心制作的菜肴来到陈氏面前时,陈氏只是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便装作不认识地继续低下头去给万金年继续夹菜倒酒了。

看着陈氏那样殷勤地给一个老头子倒酒夹菜,甚至还一口一个老爷一个妾身地叫着,她怎能不明白眼前的情况?

她的娘亲已经改嫁了,成了这个老头子的女人了。

而她呢,就是一个被娘亲抛弃了的孩子,即便她一直盼望着能够跟娘亲有朝一日再次见面,但是此情此景,还是忍不住压下了心中的激动,将菜放到桌上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怪不得大姐会提醒她不要失态,原来大姐已经知道娘改嫁的事了。

小河谨记着林媛的嘱托,即便心里已经痛苦万分,却依然没有在陈氏面前露出一丝一毫地不快和失望,她就那样高昂着头,骄傲地回到了后院。

只是,做戏永远都是做戏,没了陈氏在眼前,小河一下子就原形毕露了,跑进林媛的怀里便大声痛哭了起来。

从刘掌柜的眼神和示意中,林媛大致知晓了方才发生的事,既为陈氏的无情而不忿,也为自己所作所为的欠考虑而自责。

若是自己之前将陈氏的事如实告诉小河,或许就能给小河一个自主选择的机会,到底要不要去见陈氏,也给小河一个考虑的机会。

“小河,对不住,大姐,大姐没有提前告诉你……”

“不,大姐,不是的。”

林媛话还未说完,小河便哭着打断了她,也抬起了满是泪痕的小脸儿,抽噎着说道:“大姐,谢谢你告诉我,她来了。即便你跟我说了她已经,已经重新嫁人,我也会跟刚才一样,还是会过去看看她的。”

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花,小河的情绪平复了一些:“其实这样挺好,看到她还活着,我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林媛一愣,没想到小河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也是,一个单身女子离家出走,在这个混乱不算安宁的时代并不是什么好事。

一开始小河绝口不提自己的娘亲,或许也是存了她已经出了意外的心思。

小河絮絮叨叨地跟林媛说着自己的心里话,林媛就这样静静地听着。

她说她今日能够重新见到陈氏,心里已经很开心了。即便陈氏不想认她,即便陈氏已经重新嫁人,她心中的一颗石头也已经落地了。

总归是自己的亲娘,不管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身为女儿都没有苛责的道理。

林媛不禁为小河的大度和心胸而自愧不如,也为陈氏抛弃了这样一个懂事而孝顺的女儿而不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