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立规矩/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一场痛哭和发泄,小河已经慢慢恢复了平静,待她平静下来,时间也过去不短了。

大堂里跑堂的小伙计跑过来在刘掌柜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刘掌柜有些意外地瞪大了眼睛,点点头让小伙计回去了。

林媛知道定然是有事,劝了小河几句让她去房中洗脸休息了。

待小河离开后,刘掌柜才走过来,轻声说道:“姑娘,万老爷他们已经走了。”

林媛点头,既然万金年如今已经在京城落脚,以后总归是还有见面的机会,今日走了也就走了吧。

刘掌柜看了一眼小河所在的房间,声音压得更低了:“那个万夫人,悄悄给小伙计传了话,说是希望能够跟小河小姐私下见一面。”

见面?

这倒是让林媛十分意外,不过陈氏显然走得很急,并没有具体说什么时候见面在哪里见面,只是说以后还会着人过来传话。

想想刚才陈氏的处境,林媛也猜到陈氏在万府的位置定然不怎样,对此也就理解了许多。

不过关于见面的事,她还是如实告诉了小河,以后都让她自己做主了。

出乎意料的,小河居然没有说话,脸上甚至连一点儿或高兴或兴奋或意外的表情都没有,就那样静静地听着,好像林媛说的事根本不关自己的事一般。

“小河,你……”

“她都嫁人了,还跟我见什么面?我现在过得很好,她也不用为我操心,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扔下这么一句话,小河便“精神抖擞”地出了房门继续回到后厨忙活去了。

这丫头,虽然嘴上说着不埋怨的话,其实心里还是过不去这个坎儿啊!

唉!

叹了口气,林媛轻轻摇头,小河毕竟还是太小了,若是她再仔细想想或者认真看看,应该不难看出陈氏在万金年面前并不受宠。

之前的视而不见,陈氏定然是逼不得已的,如今她主动过来传话,可见对这个女儿还是放心不下的。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摇摇头,林媛也回到了自己的雅间吃饭去了,经过中午这么一闹腾,她连饭都没有吃呢!

只是这顿饭还未吃完,刘掌柜就又送了帖子来。

这次倒是令人轻松开心的事。

是许幕晴派丫鬟送来的帖子,说是春暖花开了,希望能挑个好日子邀请几个朋友一同出去踏青。

帖子上还写了许幕晴打算邀请的几个好朋友,有严如春、田惠、田萱。当然还不能少了她最最喜欢的容哥哥了。

看着帖子,林媛的唇角忍不住扬了起来,古人叫做踏青,他们更喜欢叫做野炊,其实就是三五好友趁着春日正好一同出去游玩。

不过,既然魏博容也会参加,那魏博宇程皓轩几个男人也会到了。

也不知道夏征到时候有没有空呢?

将帖子收下,林媛让来送帖子的小丫鬟捎了话回去,说自己随时都有时间,而且还能准备好多好吃的东西带上。

也不知道是因为听了林媛答应了邀请,还是听她说要带好吃的,这个小丫鬟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连声应着,转身离开时兴奋地都快要撞到门上了。

林媛好笑地抿了抿唇,莫非这就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连许幕晴身边的小丫鬟都是个小吃货呢!

自打跟陈氏见过一次面之后,就已经很多天没有收到她的消息了。

小河每天回到家里依旧有说有笑,但是刘氏几人还是看出了她的不对劲。

林媛无奈,只好将陈氏的事跟刘氏说了一遍。

听到陈氏改嫁给一个六旬的老头儿当继室以后,刘氏接连叹了好几口气,连声说着“造孽”。

对此林媛也十分赞同,那万金年虽然有钱,但是他膝下光嫡子就有三个,更不要说庶子和小妾了。

现在他还活着,陈氏或许还有几年好日子过,但是等他百年以后呢?

一个没有儿女傍身的继室,又没有强大的娘家做后盾,将来的下场定然不会乐观。

不过这些话两人都没有跟小河说起,现在她对陈氏的感情到底如何,连她自己都不清楚,旁人再说这些只会徒增她的烦恼罢了。

三月初六,是二皇子和姚含嬿成亲的日子,经过这么久的纠缠,姚含嬿终于如愿以偿嫁进了二皇子府。

只是,好日子还没有过上几天,姚含嬿的烦恼就来了。

三月十六,是侧妃唐如嫣入府的日子。

虽然是侧妃,但是毕竟是妾,所以赵弘盛没有给唐如嫣像姚含嬿那样排场的婚礼,只是在傍晚前用一顶小轿将她抬进了府门罢了。

不过正妃侧妃之名,对于心机颇深的唐如嫣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谁说当了正妃就一定能够做稳当的?

就连皇后都有被罢黜的时候,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皇子正妃?

唐如嫣能忍,但是姚含嬿却不是个可以忍的人。

还未出嫁时,她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以往跟赵弘盛出门时,都会忍不住跟唐如嫣过上几招。

现在有了身份的约束,她自然更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了。

虽然只是一天,但是姚含嬿跟唐如嫣之间的摩擦还是传遍了京城的闺秀圈子,就连林媛这个不经常跟官家女子们来往的都知晓了。

唐如嫣作为侧妃,进门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身为正妃的姚含嬿敬茶跪拜。

其实这本是一件事十分稀松平常的事,一般的当家主母都不会在小妾进门的第一天就给她立规矩。

但是姚含嬿偏偏立了。

接受敬茶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失手打翻了茶杯,总之那盏滚烫的茶水便落了地,还好巧不巧地正好洒了一些在姚含嬿的腿上。

姚含嬿当场发怒,抬手就给了唐如嫣一个巴掌,将她头上精致的钗环打得七零八落,好不狼狈。

其实说起来,真正被茶水烫到的应该是唐如嫣,那杯茶的大半都洒到了她的手上。

可是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唐如嫣又是个聪明女子,即便心中委屈也没有立时反驳,特别是被姚含嬿打了一个巴掌之后,更是乖巧地跪在地上不动弹。

但是她的心腹丫鬟却早已悄没声儿地溜了出去。

唐如嫣毕竟在二皇子府住过一段时间,她的根基和心腹自然是比刚刚进府不足半月的姚含嬿要稳固和多得多。

见唐如嫣一脸柔弱地跪在地上不声不响,完全没有成亲前跟自己对着干的劲头了,姚含嬿心中既痛快又傲慢,便变本加厉地要把成亲前受到的所有委屈都发泄出来。

这么一想,便随口打发唐如嫣跪一个时辰,等到二皇子从宫中回来以后再去自己的院子里洞房。

一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唐如嫣也就乖乖地跪着,只是不知道为何,跪了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姑娘居然两眼一翻身子一晃,咣啷一声就给晕倒了。

幸好她身边跟着的丫鬟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她,不然这实实在在的大理石地板摔上去,不得把脑袋磕流血了?

在姚大学士府的时候,姚含嬿跟在母亲身边自然是看惯了她整治小妾的手段的,所以对于唐如嫣的晕倒,也只是冷冷笑了笑,示意身边的墨竹用冷水将她泼醒。

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是傍晚时分用冷水泼身可是十分寒凉的。

墨竹犹豫了一下,正要劝说的时候,门外响起了赵弘盛气吼吼的咆哮。

姚含嬿吓得一个哆嗦,有种做错事被大人当众抓包的局促和窘迫。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主母身份便又强压下内心的忐忑,端正坐着不动弹了。

赵弘盛本就看她不顺眼,时刻为着当初走错这一步而懊悔。

在加上姚仕江手底下跟过来的清流学士并不多,就更加让他气恼。是以姚含嬿嫁进府里这十天里,他只是在洞房那天与她同处一室,其它时候都是单独睡在书房的。

而唯一同处一室的一晚,也是什么事都没有做,一个在床上睡得呼噜声响,一个顶着盖头坐在床边独自垂泪到天明。

一见到晕倒了的唐如嫣,赵弘盛又是心疼又是气愤,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亲自送回了院子。

临走之前还挑衅似的警告姚含嬿以后不许动她分毫。

当着全府下人的面这样没脸,姚含嬿怎能咽下这口气?

可是再怎么咽不下也做不了什么,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笼络住男人的心。

经过一晚上的思想斗争,姚含嬿第二天一大早特意起了个早打算跟赵弘盛低个头认个错。却不想,一个晴天霹雳迎头降下。

唐如嫣,有孕了!

一个刚刚入府的小妾竟然有了一个月身孕,姚含嬿气得脸红脖子粗,当即就将自己房间中的各种瓷器首饰摔了个干净!

怪不得只是跪了一会儿就晕倒了,怪不得赵弘盛对她比对自己更上心,原来早已珠胎暗结了啊!

许幕晴几人来洞天跟林媛商议第二天去踏青的事宜时,忍不住也谈论起了姚含嬿和唐如嫣之间的事。

严如春向来看姚含嬿不顺眼,此时说起她的事更是不屑。

“我早就看出这个女人蠢了,却没想到竟然蠢到这等地步。那唐如嫣一看就不是个善茬儿,她居然看不出来!哼,真是枉费她京城第一才女的美名!”

林媛耸耸肩,京城第一才女也只是说姚含嬿在琴棋书画等方面更擅长,但是在处理后宅事务上,这些东西可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的。

姚含嬿或许有几分聪明,只是她在娘家的时候,家中的小妾都有姚夫人亲自处理了,她虽然见过,却从来没有动过手,自然是比不上心机颇深的唐如嫣的。

更何况,唐如嫣的父亲唐青也不是个简单人物啊!

许幕晴对这些官场上的事不清楚,但是对于姚含嬿和唐如嫣之间的事也是听过不少的。

一边吃着小河特意给她们送过来的辣条,一边撇着嘴说道:“我看姚小姐不仅不是才女了,还有点傻。人家唐侧妃怎么说也是个侧妃,怎么能让人家第一天刚进门就又是下跪又是晕倒呢?她也不想想自己的名声!”

对于许幕晴这样的话,在座的人里恐怕也就只有林媛能够理解了。

严如春家中虽然没有庶子女,但是却是有两个小妾的。

田萱就更不用说了,家中不仅小妾好几个,就连庶子女也有不少。

像这种主母给小妾下马威立规矩的事,哪个府里不发生一两件?

也就是许幕晴家中没有,许幕晴的父母虽然说不上多么恩爱,但是至少没有小妾,也难怪她会不明白姚含嬿的做法了。

咳咳。

清了清嗓子,田萱赶紧转移了话题,笑道:“不说她们的事了,我们还是商量明天踏青的事吧。慕晴,你不是说要出去玩吗?想好去哪儿了吗?”

一说起踏青的事,大家的兴致立即高涨了不少,许幕晴咬下一口辣条,将剩下的辣条在手里来回晃悠着,嘿嘿笑道:“当然想好了,出了京城一路往西二十里路的地方,有一个易青山,我们去那儿可好?”

“这个地方不错。”

田萱抚掌开心笑道:“这易青山的南边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小湖,因为是在山脚下而且又向阳,所以这处地方十分温暖,比旁处迎春更早了一些。”

她们几人都是京城土生土长的,自然对京城周边的风景十分熟悉。

田萱又将这易青山的风景跟林媛好生介绍了一下,果然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从今年过年开始,林媛接触的都是一些不怎么高兴的事,正需要一个机会好好调剂一下。这个踏青的确是个不错的机会。

几人约定好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地点以及要带的吃食,便各自回家准备了。

临走的时候,许幕晴还特意留下来询问林媛到底要带什么好吃的东西。

林媛神秘一笑,自然没有告诉她,不过她准备的吃食向来不会让人失望,许幕晴对此还是抱有十二分的期待的。

原本林媛还打算让林薇和小林霜一起跟着去的,只是这次外出不仅有她们几个女子,还有各自的意中人一同陪伴,带着林薇和小林霜实在有些不方便,也就只好作罢了。

不过林媛已经打定好了心思,若是这次易青山之行愉快的话,她就抽空带着全家一起来玩耍。

还有外公外婆他们,郑如月的儿子已经快一周岁了,今年也会跟着一起来京城居住。

等天气再转暖一些,应该就会到了。到时候一大家子人一同外出踏青,肯定十分热闹。

如今正是农历三月中旬,若是按照林媛以前生活的公历来算的话,差不多正是刚刚过了清明的时候。

这个时候最适合吃的就是青团了,所以这次踏青,林媛便准备了不少青团。

青团,顾名思义就是青色的小团子,口感黏黏糯糯的,还包裹着春天的青草气息,十分爽口美味。

青团的做法其实很简单,说起来倒是跟汤圆有几分相似之处。

同样是将糯米磨成粉,只是在和面的时候加了一些春天刚刚长出来的新鲜艾草芽儿。

艾草先在开水中焯熟,然后用小锤子砸出汁液来。和面的时候,加入的艾草汁液多了,做出来的青团颜色会偏墨绿色,若是想要那种清清淡淡的颜色的话,就要把艾草汁液减量。

至于青团的内陷就更加随意了,什么咸蛋黄啊豆沙啊,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出来的。

林媛结合大家的口味,做了几种比较常见的青团,有豆沙馅的,也有枣泥馅的,还做了一些咸口的咸蛋黄馅的。

虽然青团也经常被人拿来热议什么口味的更好吃,但是林媛其实更喜欢的还是甜口味的,至于严如春她们几个喜欢什么样的,林媛就不清楚了。

不过对于许幕晴的口味她很清楚,这丫头定然个个都喜欢,个个都想吃光!

青团可以凉了以后吃,也可以趁热吃。

既然是出去踏青,她们之前商量的时候便已经说好,去之前带自己准备的吃食,绝不去旁边的酒楼摊位上吃饭。

所以到了地方以后生火肯定是必须的了,到时候将青团放在火上热一下,就可以吃到不粘牙的热乎乎的青团了。

除了青团,林媛还准备了一些其它的吃食,有饭团还有炸鸡。

饭团很简单,就是将之前的米饭捏成团子,然后在上面放上一些喜欢的肉类调味儿。

当然也能将鸡蛋条黄瓜条萝卜条之类的馅料放在米饭里,卷成寿司的形状。

只是可惜,大雍并不毗邻海边,也没有海苔可用,所以林媛就只能在寿司的外边用擦干了的豆皮代替了。

豆皮是提前加了佐料腌过的,林媛做饭团的时候,夏征还偷偷跑过来尝了一个。

用他的话说就是味道怪怪的,但是细细品尝起来还是很美味的。

饭团大功告成,炸鸡就更好做了,将鸡胸肉切成块儿,粘上面粉和鸡蛋液,然后放在油锅里渣熟,最后趁热裹上一层调味儿的佐料就行了。

“可惜没有孜然啊!”

尝了一个只简单地裹了一层盐巴和花椒粉的炸鸡,林媛忍不住感叹一声。

正狼吞虎咽的夏征闻言顿了顿,问道:“孜然?是不是北戎人往羊肉上放的那个东西?很呛人的那个?”

林媛眉头一挑,对夏征居然知道孜然而有些诧异。

更让他诧异的是,这家伙居然连北戎人的生活习惯都知道。

难道北戎和大雍的关系已经缓和了?

没听说啊!

最近虽然出来谈论政事的学子们少了,但是可没有听说北戎和大雍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

见林媛纳闷,夏征又塞了一块儿热腾腾的炸鸡进了嘴巴里,嘿嘿一笑:“别看北戎人粗鲁,不过他们烤的羊肉还真是好吃,滋滋的冒油。上边撒的那层孜然也好吃,跟羊肉简直是相得益彰。”

林媛忍不住扶额,她知道了,根本不是夏征跟北戎之间有什么特殊的联系,纯粹就是这家伙贪吃化装成了北戎人去吃了一顿烤羊肉罢了。

“烤羊和羊肉串儿,的确是北戎人做出来的最美味最正宗了。”

林媛一边继续炸鸡块儿,一边随口说了一句,却没想到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竟让夏征上了心。

“看来我媳妇儿也喜欢那烤羊了?放心,不就是孜然吗?为夫两个月内绝对给你弄来!”

看着夏征满嘴都是炸鸡满脸都是油渍,还信誓旦旦拍自己胸脯作保证的模样,林媛一阵好笑,只以为这家伙就是在开玩笑,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这三样虽然简单却并不常见的吃食,被林媛分别装在了三个食盒里,满满当当的食盒沉甸甸的,就算那几个丫头不带吃的过去,这里边的吃食也够他们几个人填饱肚子了。

准备好了这些之后,林媛想了想,又从刘思良那里送来的青菜里挑了几样颜色各异且能够生食的蔬菜作为原料,然后用醋、糖、盐、油调了个汁,做了个蔬菜沙拉出来。

夏征说易青山下小湖里的鱼十分肥美,明儿去了一定要抓几条上来烤着吃。

既然有烤鱼,又有炸鸡,这蔬菜沙拉绝对是一个十分清口且必不可少的蔬菜了。

将一些都准备好之后,林媛又用小罐子装了一些油盐酱醋之类的调料一起带上,等第二天去易青山烤鱼的时候用来给鱼调味儿。

除了烤鱼,自然还会有其它的野味儿了,将这些东西带上绝对不会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