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外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几人各自乘坐马车来到洞天门口的时候,林媛已经将准备好的吃食全都装上了马车。

这次她出门只带了银杏,赶车的依旧是林毅。

主子们在一边吃吃喝喝说说笑笑,银杏和林毅正好也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玩一会儿。

看着银杏红着小脸儿坐在马车上的样子,林媛忍不住揶揄地冲她挤了挤眼睛。

这下,不光是银杏了,就连林毅的脸颊也忍不住红了几分。

许幕晴和严如春同乘一辆马车,魏博宇魏博容两兄弟各自骑了一匹马跟在马车旁边。

田萱程皓轩已经有了婚约,而且还是淑妃娘娘亲自下旨赐婚的,就算是同乘一辆马车,也没有人敢胡言乱语说什么。

让林媛意外的是,田惠今儿居然真的来了。

她现在得有将近六个月的身孕了,虽然胎象稳固,但是以往安乐公主和夏臻可是将她当重点对象保护着的,别说出门了,就算是在将军府中,她也只能在花园里溜达溜达而已。

一开始许幕晴说邀请田惠的时候,林媛还有些不赞成,因为她知道田惠很难出来,接到了帖子也只是徒增她的烦恼而已。

却不想今儿真的出来了。

当然,她不是一个人出来的。

除了贴身服侍的两个小丫鬟以外,还带了两个经验丰富的老嬷嬷和一个懂得医术的婆子。

不仅如此,夏臻也破天荒地跟着媳妇儿出来游玩了。

说是游玩,其实就是陪着媳妇儿出来散散心而已。

看着夏臻小心翼翼的样子,再看看田惠那明显胖了的脸蛋儿和身材,林媛能从她身上感受到淡淡的小幸福。

夏征和林媛同乘一辆马车,一进马车就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低声笑道:“你光看见大嫂胖了,难道没有看出来大哥这些日子瘦了好多吗?”

林媛一愣,经他这么一提醒,好像夏臻真的是瘦了不少呢!

“自从大嫂有孕以后,大哥天天如临大敌,生怕大嫂出什么意外。一开始光是听娘说我还不信呢,后来让我亲眼看到了一次!”

夏征嘿嘿一笑,带了几分幸灾乐祸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那天大嫂在花园里散步,被小路上的石子儿绊了一下,唉,说是绊了一下,其实我倒是觉得更像是硌了一下而已。哎呦,这可不得了了,大哥那家伙一把抱起大嫂,这边瞧瞧那边看看,还强制性地让大嫂在床上歇息了三天才让她下床呢!”

这么地,小心翼翼?

林媛忍不住好笑,虽然她没有怀过孩子,但是孕妇也是见过不少的。

老人们都说,怀孕以后一定要多走路多散步,这样以后生孩子的时候才会好生。

当然,多散步不代表劳累,但是像夏臻这样捧在手心里怕摔了的还真是太少见了。

怪不得田惠一脸的幸福模样,原来硬汉子也有柔情的一面。

只是不知道……

林媛偏了偏头,有些好奇将来自己怀孕了以后夏征会是个什么样子。

也像夏臻那样如临大敌时时咳咳照顾着她?亦或是前呼后拥地寸步不离左右?

似是感受到了林媛的目光,夏征扭过头来,用自己的额头顶了顶她的额头,笑道:“想什么呢?在想以后我们的日子吗?”

“才没有!”

林媛脸蛋儿一红,赶紧撇开了目光。虽然她不似那些大家闺秀们一样矫揉造作,但是当着男人的面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刚才在想怀孕的事,真是太丢人了。

夏征嘿嘿一笑,没有再说话,不过搂着林媛的手却是更用力了几分。

马车一路行进,出了城门便直奔易青山而去。

最近天气十分好,一路上竟然遇到了不少同去外出踏青的少爷小姐们。

有几个倒是还是熟人,林媛坐在马车里还能听见许幕晴跟人家热情打招呼的声音呢!

不过认识的人里边去易青山的倒是没有几个,别看易青山的风景十分之好,但是周围没有什么人家,就连酒楼也没有几个。

若是过去游玩的话,要么半天就立即往回赶,要么就凑合一下在街边的小摊位上随便吃点儿。

当然,那些官家小姐们个个矜持的很,哪里会容许自己去吃平头老百姓做出来的低俗小吃?

所以,来易青山游玩的人,多半都是像林媛这样,自己提前准备吃食。有男子同行的,就可以去山上捕些野味儿烤着吃了。

马车继续前行,许幕晴打招呼的次数越来越少,可见是真的没有熟人再加入他们了。

“主子,到了。”

伴随着林毅的声音,马车倏然停了下来。

林媛一把推开靠在自己身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夏征,整理了一下衣裳和头发便挑开了帘子。

哇!

这里的空气真新鲜啊!

这是林媛出马车后的第一感觉,不得不说,易青山果然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山脉不算高耸入云,但是因为地理特殊的原因,此时的易青山上已经长满了绿油油的小草,就连山腰上的高大树木们也都抽出了新芽儿,远远看去一片绿油油的,什么漂亮。

山下果然有一个小小的湖,这湖水平滑如镜,水清澈地都能看清楚湖底的鹅卵石。时不时地还有几条鱼儿游过,十分悠闲自在。

“我说的没错吧,这个地方是不是很美?”

田萱笑盈盈地凑到林媛身边,也跟着蹲了下来,伸手在湖水里撩起了水。

因为还尚未到正午,深一些的湖水还有些凉,触手凉丝丝的,十分清凉。

林媛忍不住笑了起来,点头感叹:“果然是个好地方,以后我就在这里盖个小房子,永远住在这里,多好!”

闻言,田萱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将手上的水花往林媛脸上弹,一边取笑道:“好啊,你就在这里住着别回去了,至于你那个日进斗金的洞天,就由我和轩哥哥接手好了。”

噗!

林媛用手指抹掉脸上的水花儿,好笑地嗔了她一眼,顺便还瞪了一眼兴奋异常的程皓轩:“想要我的洞天?那好啊,我得先去问问程夫人她同不同意。”

程夫人一直盼望着将绛烟阁交给程皓轩打理的,若是让他接手洞天,程夫人还不得直接气死?

“没诚意!”

程皓轩吐吐舌头,翻了个白眼儿。

田萱也跟着撇了撇嘴,俨然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子。

不过她很快便又笑了起来:“好啊好啊,你去问问吧,反正现在绛烟阁的事基本都是我在打理,正好我接手绛烟阁,轩哥哥接手洞天,岂不是两全其美?”

程皓轩的眼睛也亮了起来,是啊,他怎么忘了这茬了?

虽然程夫人一直希望自己接手绛烟阁,但是他的心里其实还是更热衷于做菜。

现在程夫人跟儿子坦诚不公地说开了,又因为有了田萱这个准儿媳,程夫人便直接改变策略转头去培养田萱了。

至于程皓轩,用程夫人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任他自生自灭去吧!

对于程夫人看开了的眼界,林媛还是很欣慰的,只是,自己的洞天说什么也不能便宜了这两个小坏蛋啊!

“臭美!你们那绛烟阁能挣不少银子了,居然还打我洞天的主意!哼,看我不好好整治整治你们!”

说着,林媛眼珠子一转,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长长的木棍,直接用木棍撩着水往那两个小财迷身上飞去,弄得田萱惊叫连连。

程皓轩既要帮田萱挡水,又要顾着自己的衣裳,一时左支右绌地好不狼狈。

这边几人玩得不亦乐乎,那边几个人就显得安静了许多。

田惠身子不方便,一下马车便有丫鬟嬷嬷给她搬凳子放垫子。

夏臻亲自扶着她坐在凳子上,还特意拿了个毯子盖到了她的腿上。

盖好之后,还三番五次地问她冷不冷渴不渴饿不饿,这小心翼翼的样子,弄得田惠哭笑不得,脸蛋儿红扑扑的。

许幕晴和严如春两人看到他这个样子,十分乖觉地躲到了一边,就连说话声都忍不住降低了一些,生怕夏臻会嫌弃她们说话大声吵到了田惠和她肚子里的小宝宝。

不过,躲归躲,两人心里还是十分羡慕田惠的,都说女子十月怀胎十分辛苦,但是若是这份辛苦有丈夫的呵护和疼宠,也值了。

魏博宇和魏博容两个大男人早就听闻将军府男人的光荣事迹,今日亲眼看到了,也是满心敬佩。

谁能想到在战场上杀伐决断杀敌不眨眼的大帅夏臻居然还有这么柔情似水温柔体贴的一面?

不过,旁人躲着他们,夏征这个当弟弟的可不惯着。

“我说你就不能让大嫂起来走走?好不容易出来散散心你还把她当金丝雀一样关着,你以为大嫂会高兴?我大嫂不高兴了,小侄子肯定也不高兴!”

“滚!谁说是小侄子的!是侄女儿!”

夏臻瞪了夏征一眼,摆摆手让他赶紧一边去。

对于这兄弟两人之间的奇怪相处方式,田惠早已习惯了,抬手轻轻拍了丈夫的手一下,嗔道:“胡说什么呢,孩子虽然小,但是也能听见你说话的,也不知道避讳着点!”

对啊!

夏臻猛地反应过来,赶紧对着田惠的肚子轻声道歉:“闺女啊,爹刚刚是被你小叔气到了才会口不择言的,你可不要学爹爹啊!以后啊,你要学你娘这样,又漂亮又温柔,知道吗?”

说着,还十分小心谨慎地伸出两个手指头在田惠的肚子上摩挲着。

对此田惠好笑极了,夏臻是个粗人,非说自己的手太粗糙会伤到小宝宝,所以每次抚摸的时候都只伸出两个手指头。

虽然很好笑,但是这份独特的父爱还是让田惠感动不已。

对自家大哥这没出息的模样,夏征十分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儿,一屁股坐到了田惠对面的一个空凳子上,哼道:“什么侄女儿?绝对是个侄子!咱们家也就是祖母厉害生出了姑姑,我看啊,接下来的肯定都是儿子,都是儿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夏远和安乐公主的影响,夏臻对生女儿也有了一种近乎痴迷的执着,一心盼着田惠第一胎生下来的是个女儿,就连晚上做梦都是“闺女闺女”的叫着。

田惠好笑地摇摇头,若说一开始她还对生男生女有些期待,那么随着月份渐大,男女的比重已经远远及不上健康平安了。

“行了,你们两个吵来吵去的就不怕惠姐姐心烦吗?”

林媛扔了手里的木棍,一边用帕子擦着手一边笑盈盈地走了过来:“惠姐姐好不容易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你们就这样围着她说着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就不怕小宝宝听了不高兴?”

蹲在田惠身前,看着田惠红扑扑的小脸儿,林媛抿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惠姐姐身上穿的还是棉夹袄呢,又给她盖了这毯子,你们就不怕她中暑吗?”

太阳已经出来了,山脚下没有遮阳的地方,田惠身上的衣裳又比一般人厚了不少,怪不得她脸蛋儿红扑扑的,额头上还有薄汗呢!

照顾田惠的水儿忍不住抱怨道:“还是林姑娘心细,我们都说这样会热着小姐,可是姑爷……”

可是姑爷担心小姐冷非要让她多穿多盖,她们当下人的也没法子啊!

水儿委屈的嘟着小嘴儿,有些心疼地给田惠擦着额头的薄汗。

夏臻一愣,果然在田惠头上看到了汗珠儿,也慌了:“惠儿,你,你热吗?对不住啊,我,我只想着这边湖上有风,还以为你会冷的……”

七尺的汉子口不择言地说着道歉的话,别说田惠了,就连林媛看了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夏臻向来是粗心的人,能想到田惠会冷已经很难得了。

田惠抿抿唇,笑道:“我没事的,其实我也是担心这边会冷,我已经好久没有出过门了,都不知道外边的天气,原来已经这样暖和了呢!”

夏臻一愣,恍然发觉了什么。

林媛也点点头,将夏臻心中所想替他说了出来:“女人怀孕以后也不能一直在家里憋着的,经常外出游玩逛逛也很有必要的。”

跟在田惠一起出来的懂得医术的婆子也点头道:“平西郡主所言正是,甄老先生也说过大少夫人的胎象十分稳固,经常出来走走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不累着摔着就行了。”

“切,我说什么来着?怀了孕也不能当金丝雀关着,哼!”

夏征十分得意地冲夏臻挤了挤眼睛,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这边林媛已经帮田惠将身上的毯子拿掉了,还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站起来准备四处溜达溜达。

别看这里挨着湖边,但是因为经常有人过来游玩,所以湖边已经修缮了石板路。

严如春和许幕晴两人还特意派了下人提前过来将这边打扫了一番,所以此时的小路上干净得很,别说石头了,就连一根杂草都看不到。

田惠原本就属于偏瘦的人,即便怀孕六个月腰身还是挺纤细的,走起路来也不怎么笨拙,即便没有林媛搀扶,她自己也能慢慢走着。

看到田惠洋溢着兴奋的小脸儿,夏臻停下了脚步,远远地看着她。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他心里已经认同了弟弟说的话,女人怀孕了一定要娇贵,但是也不能当金丝雀一般关着,还是让她经常出来转转比较好。

“嘿嘿,还是我女人懂事啊!”

夏征有些得意洋洋地撞了撞大哥的胳膊,笑得见牙不见眼。

夏臻撇撇嘴,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期待还有些幸灾乐祸地冲他道:“现在说风凉话还是太早了,为兄就等着看你将来如何保护妻儿。”

说完,也得意洋洋地跟在了田惠身后谨慎地保护着她了。

夏征被噎了一把,差点儿岔气儿,不过夏臻说的也算是实话,他们夏家的男人都是这么“没出息”地宠着自己女人。

看着林媛娇笑着的小脸儿,夏征倒是期待起她怀上小宝宝是个什么样子了。

“嘿!我们去抓鱼吧!”

程皓轩兴奋地挥舞着手里的木棍冲着几个男人大声叫着,立即引得几人来了兴趣。

------题外话------

鼠标坏了,郁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