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甜蜜的小幸福/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定睛一看,林媛都快要笑岔气了。

程皓轩手里举着的那根棍子不就是刚刚她用来撩水的那个吗?

只不过现在棍子的一头已经被削尖了,正好可以用来插鱼。

更让人好笑的不仅是这棍子,还有程皓轩的装扮。

明明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居然光着脚丫子挽着裤腿儿,身上的袍子也被撩了起来随意地在腰间系了个疙瘩,那疙瘩好巧不巧地就正好在腰侧的位置上,看上去就像捆了个小筐子,好不滑稽。

偏偏程皓轩自己根本不觉得这样的装扮有什么不妥当,兴奋地举着棍子一个劲儿地冲大家叫嚷着,俊俏的脸上水光盈盈,也不知道是刚才玩得太高兴出的汗还是被林媛撩上去的水。

田萱也兴致勃勃地守在程皓轩身边,手里还抱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竹筐。

这易青山附近可没有什么人家,看来这竹筐是两人出门的时候就特意带上了的。

“原来是早有准备啊!”

林媛笑着打趣了一句,就扭头去看还在拌嘴的夏征兄弟二人:“人家都去抓鱼了,你们要是再巴拉巴拉说个没完,等会儿没有饭吃哦!”

没有饭吃怎么能行?

夏征顿时闭了嘴巴,来的路上他就闻到了食盒里的香气了,媳妇儿做出来的好东西可不能便宜了外人!

夏征忍不住瞪了一眼程皓轩,这家伙可是今日跟自己抢好吃的最大的敌人了。

“抓鱼这种小儿科的事,也就是这家伙能干!走,我们去山里打点野味儿!”

话落,夏征便当先迈步朝着山中小路走去。

这个主意好,立即引得魏博宇和夏臻的强烈赞同,三人仿佛都忘记了之前的龃龉,纷纷挽胳膊捋袖子地往山上走去了。

三人的身影在还不算茂密的丛林里很快便看不清了,不过隐约还能听到三人意气风发的说话声,好像是要比赛谁的野味儿多,输了的怎么怎么样。

后边的话林媛听不清楚了,因为高举着木棍被鄙视了的程皓轩已经大声抗议了起来。

“什么叫小儿科?难道你不知道抓鱼比猎野味儿更难吗?看不起小爷?那小爷就让你高攀不起!萱儿,走,跟为夫去抓鱼!”

田萱小脸儿一红,脆声应了,抱着小竹筐的身形更轻快了。

魏博容身子肥圆,这个把月不见好像又肥了一圈,跟许幕晴站在一起倒是显得许幕晴有些“清瘦”了。

两个小胖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相视一笑,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了下来,一边优哉游哉地赏起了风景,一边坐等美味了。

时不时地,还能听见两人的说笑声。

“我觉得大哥的野味儿会更好吃,程公子的鱼嘛,啧啧。”

“嗳?我倒是觉得程公子的鱼会更好吃,晴儿忘了他师父是谁了?”

“啊,对,是陆冲陆先生!不过,我瞧这程公子傻乎乎的,不一定能得到陆先生的真传呢!你瞧,他那棍子在水里插了六次了,居然连个鱼尾巴都没扎到!啊不对,已经七次了!”

“唉,真是不忍直视啊!我们还是转过来看山上吧,想必大哥他们已经抓到不少好东西了呢!”

话落,两个胖乎乎肥嘟嘟的身子十分默契地朝另一边艰难地转了个弯儿。

噗!

接连几个笑声响起,林媛几人对这对活宝实在是无话可说了,也不知道程皓轩听到两人的评价后会不会被气得直接泡在水里不出来了。

程皓轩和田萱在忙活着抓鱼,另外四个男人都在山上猎野味儿,虽然这易青山脚下没有什么危险,不过林毅和其他几家来的护卫们还是十分尽忠职守地保护着留在湖边的几个女子的。

银杏和几个小丫鬟正在忙活着搭桌子支架子,桌布是林媛从洞天拿的,为了配合今日外出的氛围,她特意挑选了一块儿淡绿色上有米色小花花的桌布,铺上去特别地清新可人。

待几人收拾好了桌椅,田惠溜达地也有些累了,便一同坐到了桌边。

“林毅,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你们几个不用这么紧张,也去一边玩吧!”

林媛看了银杏一眼,笑着将几个早已雀跃的不行的小丫鬟们都打发出去了。

林毅万年不变的冰块儿脸破天荒地挤出了一丝笑意,道了声谢。

不过几家的护卫还是十分配合地分配了任务,轮流来值岗,以防万一。

既然是踏青,自然是自己动手准备吃食最有意思了。

所以林媛将几个小丫鬟们都打发走了之后,便自己拿过了食盒,将提前准备好的几样吃食一一放在了桌子上。

“哇!好香啊好香啊!”

一闻到香味儿,许幕晴第一个颠着一身肥肉跑来了,一边跑脸上的小肉蛋儿还一边颤巍巍地,可爱极了。

严如春也将自己的食盒打开了,笑着嗔了她一眼:“就你这鼻子最灵了,刚打开食盒你就跑过来了!”

许幕晴嘿嘿一笑,伸出两只肉呼呼的小爪子,一把抓了一个绿油油的青团塞进了嘴里,又腾出两只手去分别抓了炸鸡和饭团,嘴里咕哝着几句什么。

“行了行了,知道你爱吃,别说话了,嘴里满是吃的都听不清楚你在说什么呢!”

严如春好笑地将自己准备的菜肴放在了桌子上。

刚刚打开食盒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发现,此时放在了桌子上才看清楚严如春准备的东西很奇怪,所有的吃食都是装在一个漆有黑色釉彩的小罐子里的。

她拿罐子时也是特意垫了帕子的,林媛好奇,忍不住上前摸了摸,这一摸不禁挑了挑眉,罐子居然是热的,甚至还有些烫手。

“这是当年庄老先生研究出来的好东西。”

看出林媛好奇,严如春一边解释一边将罐子打开,把里边的饭菜倒在了漂亮的盘子里。

“这罐子外边看不出什么,但是里边却是别有洞天。它是上下分层的,上边用来装饭菜,下边则是几块儿炭火。这样饭菜放上两三个时辰都不会凉透了。”

这法子的确是庄康平研究出来的,当初研究这东西还是因为先帝呢!

先帝喜欢庄康平的厨艺,想着将他招入宫中做御厨专门为自己做菜。

偏偏这家伙执拗的很,各种理由不想进宫。

而先帝呢,又是个十分执着的人,所以便经常微服私访来洞天吃饭。

可他毕竟是一国之君,朝中不少大事纠缠着,有时候也是没有办法脱身的,于是便经常派人去宫外给他带饭菜进来。

就这样,为了让这位十足的吃货先帝爷吃到热气腾腾的饭菜,庄康平便想出了这个办法。

只是后来先帝驾崩,去洞天吃饭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很少有人会想到带回去吃,于是这个法子便会搁浅了,直到这次严如春外出踏青才又重新找出了罐子来。

“果然是个好东西啊!庄老先生真是个人才!”

林媛拿起一个腾空了的罐子,忍不住赞叹了一句,这不就是简易版的保温盒吗?真是太好用了!

“嗯嗯,的确是个好东西,大嫂带来的饭菜还都热着呢,就跟醉仙居刚上桌的菜一个味儿!”

魏博容拿着筷子吃了几口菜,又顺手喂了嘴巴暂时腾空了的许幕晴几筷子,边吃边恭维着严如春。

严如春脸蛋儿一红,碎了未来的小叔子一口:“胡说八道,什么大嫂?不知羞!男人们都还没到呢,你俩就开始吃起来了,真是好意思!”

两只胖嘟嘟的小肥猪嘿嘿一笑,毫无半分不好意思,继续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不忘恭维着几人带来的吃食美味。

严如春带来的都是醉仙楼的招牌小菜,因为有保温罐子,所以她带来的都是炒菜和主食,正好跟林媛带来的饭团炸鸡相互补充。

田惠有孕,是水儿帮她摆放吃食的,她带来的事将军府的厨娘们做的几样点心。

田萱还在湖边跟程皓轩一起合作抓鱼呢,所以田萱的食盒也是她的丫鬟摆放的。

田萱带来的也是几样糕点,不过跟田惠带来的不同,田萱的糕点卖相明显要差一截,就连田萱的丫鬟都有些不好意思往外拿了。

林媛忍不住掩唇笑了起来,不用问,这些糕点定然是田萱亲手做的。这个半路出家的小厨娘,也就是程皓轩不嫌弃她的手艺罢了。

“喂,你俩别光吃了!大家都把自己的吃食拿出来了,你们的呢?别跟我你们就只带了嘴巴!”

严如春拿起筷子在许幕晴肥嘟嘟油腻腻的爪子上敲了一下,提醒她赶紧去拿自己的食盒。

“嘿嘿,媛儿做的这个饭团子真好吃,还有炸鸡也好吃,嗝,吃得我都忘了拿自己的了。”

许幕晴嘿嘿一笑,露出明灿灿的小白牙,又抓起一个饭团子塞进了嘴巴里才亲自跑去马车那里拿食盒了。

“我当然不能只带嘴了,我也带了好吃的呢,不信你们瞧!”

捧着自己的食盒跑回来,许幕晴一脸地骄傲。

今日的吃食都是女子们准备的,就连魏博容都不知道许幕晴到底准备了什么好东西,一个劲儿地扒着脑袋凑过来瞧。

“噔噔噔噔!”

伴随着许幕晴自配的开场白音乐,众人伸长了脖子看向她高高举起的食盒。

只见,那里边整整齐齐地摆放着……

“辣条?!”

魏博容瞪大了眼睛,惊讶地差点将自己的眼珠子掉出来!

“还是,半盘?”

严如春忍不住接了话头,刚说完自己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可思议地看向许幕晴。

怪不得这丫头来的路上嘴巴一直不停歇地吃啊吃,原本她以为这些辣条是这家伙预备的路上的吃食,却不想,居然是她踏青的粮食!

这,这也太过分了!

“许幕晴!你这个大骗子!”

严如春忍不住咆哮了起来,一把捉住许幕晴肥嘟嘟的还抓着一根辣条准备往嘴巴里送的手,哭笑不得地拧了一把上边的肥肉!

她当然不会用力了,许幕晴作势很疼地哀嚎了一声,趁机逃离严如春的魔爪,继续将辣条往嘴里送。

“哎呀呀,我这唐僧肉可是好东西,我可是赶在逸茗轩开门的时候赶去买的呢!你们快吃吧快吃吧,多吃点唐僧肉对身体好!”

一手抓着辣条往自己嘴里送,一手又抓了几根一一放到了田惠林媛和严如春面前的碟子里。

这辣条正是林媛的逸茗轩推出来的唐僧肉,十分受人欢迎,特别是许幕晴,天天大鱼大肉地吃着,哪里吃过这样味道独特的小东西?

所以她几乎是每天都会去逸茗轩转一圈,一边听故事,一边吃辣条,再点上一杯雨后龙井,那小日子真是过得惬意得很。

对于许幕晴的德行,众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她今日若是能够带来什么忒别的好东西,那才叫奇了怪了呢!

“咳咳,那个,我去,我去生火,一会儿烤野味儿!”

魏博容脸颊涨得通红,有些不好意思地从桌边溜走了,看来他也是觉得许幕晴今日有些不太地道所以主动去帮大家生火干活儿了。

“呀!容哥哥,等等我,我也去!啊,我还带了红薯呢,咱们一会儿烤红薯吃!”

一听魏博容走了,许幕晴也不吃了,赶紧追在他身后颠颠地跑了过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严如春忍不住摇头叹息了一声:“这两个家伙,果然还是个孩子。”

她的语气里还带了几分歉意,一个是自己未来的小叔子,一个是自己的好姐妹,严如春总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这次踏青是许幕晴提出来的,结果她只带了这么一点儿东西,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田惠和林媛自然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再说了,许幕晴和魏博容都是纯真可爱的小孩子心性,这样率真的性子可比京城里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人们强多了。

几人正说着话,许幕晴突然冲着自己的丫鬟喊了一嗓子:“啊,我都忘了,快去马车上把我准备的水果和酒水拿出来!”

原来这丫头还准备了水果和酒水。

严如春一愣,终于忍不住弯了弯唇角,还好这许幕晴没有傻到家。

林媛和田惠闻言也是一笑,纷纷说道:“还是慕晴想得周到,你瞧,我们都忘了带水果和酒水了呢!”

这话倒也不是给许幕晴开脱,她们确实是不记得了,田惠身怀有孕,不能饮酒,早就忘了这茬儿。

林媛是一直忙活着那些饭团之类的了,就把水果和酒水的事给忘得死死的了。

几人一边说笑一边吃着桌上的糕点水果,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快要晌午了。

程皓轩总共抓到了四条鱼,也已经就地宰剖清洗干净了。

而上山去猎野味儿的另外三个男人也都回来了,魏博宇手里是两只野兔一只山鸡,夏征多一些,是三只兔子一只山鸡还有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鸟。

最多的要数夏臻了,除了兔子山鸡之外,竟然还带回来了一只傻狍子。

这只傻狍子不太大,应该还没有成年,而且还是活着的。

林媛仔细看了看,只有腿上有一处伤,其它地方都是完好无损的。

不过这傻狍子显然是受惊过度,一双咕噜噜的眼睛无辜地很,特别惹人怜爱。

也许是因为身怀有孕,田惠一瞧见这袍子就心中柔软:“还是个小宝宝呢啊,相公,把它放了好不好?反正我们今儿的饭菜也够吃了。”

这只傻狍子本就是抓来送给田惠解闷的,现在听媳妇儿说将它放了,夏臻立马就同意了,让随身跟着的小厮给它上了药,就将它放回山里去了。

幸好当时出手的时候没有用狠劲儿,这傻狍子的腿脚虽然有些跛,却丝毫不影响奔跑,不一会儿便跑的没影了。

“真是个傻狍子,也不知道道谢。”

田萱嘻嘻一笑,坐在桌边跟姐姐们说起了笑话。

不过湖边正在清洗野味儿的男人们却是忍不住争吵了起来,林媛几人竖起耳朵听了听,不禁莞尔。

原来是在为之前打的赌吵闹呢,因为有那只袍子在,夏臻是三个男人中当之无愧狩猎最多的一个。

但是现在袍子被他放走了,剩下的山鸡兔子啊的,就跟夏征不相上下了,这样一来,到底谁才是胜者,自然就有了一番龃龉。

魏博宇才不理会这兄弟两人的争吵,抱着自己的山鸡兔子跑到一边默默处理了。

夏征两兄弟争吵不下,就又开始吵着比赛谁处理野味儿处理得快。

这样一打赌,湖边顿时就安静了。

林媛和田惠忍不住相视苦笑,这两个冤家,也不知道他们小时候有没有把将军府给拆了。

男人们各自忙活着,魏博容的火也生了起来,林媛拿出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油盐酱油之类的东西,一边指导着程皓轩烤鱼,一边又将一直放在脚边的食盒拿了起来。

那只食盒她一直没有打开,大家一开始还以为里边也是装了一些饭团之类的东西的,可是当她打开之后才发现,这里边哪里是什么饭团炸鸡,而是一串串的生肉!

确切的说,也不能完全算是生肉,因为在肉和肉之间还串着其它的东西,有青椒有洋葱,还有一些土豆之类的蔬菜。

“咦,这是什么?”

田萱好奇地捏起一串缠成一圈一圈的东西,左看右看,又闻了闻,好像是豆腐,又不像豆腐。

林媛笑着拿出了自己准备的酱料,说道:“那个啊,是豆腐卷,这个东西炸着吃最好吃了,不过烤着吃也不错。”

说着,她将肉串蔬菜串和豆腐卷串上都刷了一层油,放到了提前准备好的烤网上了。

那个烤网也是她特意准备的,最适合用来做烧烤了。

这样奇特的烧烤方式,大家还是头一次见到,就连一直吵嘴的夏征和夏臻都不再言声了,纷纷举着自己收拾好的野味儿跑过来凑热闹了。

因为是在野外,又是头一次做这种烧烤,所以林媛准备的都是极容易烤熟的东西,肉串也是准备的鲜嫩的鸡肉。

肉串接触到烧红的烤网,立即发出一阵滋滋的诱人的声音,光是听声音,众人的口水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虽然火堆旁有些不太干净,但是大家都忍不住凑过来观看,就连田惠也实在架不住肚里的馋虫,让夏臻搀扶着过来看热闹了。

鸡肉经过一晚上的腌制,已经入味儿了,再加上肉质鲜嫩,很快便烤的差不多了。

肉的浓香,加上葱头葱白的辛辣,立即混合成一种奇异的味道窜进众人的鼻子里,勾得大家忍不住伸舌头舔了舔嘴唇。

“好啦,这几个已经熟了,拿去分分吧!”

将肉串一一夹进盘子里,林媛笑眯眯地将盘子递了出去。

顿时,好几只手争先恐后地过来抢盘子,不过,最终还是一只肥嘟嘟的小胖手得逞了。

因为,许幕晴抢的不是盘子,而是直接从盘子里抓起了肉串上的竹签子!

“啊哈哈,我先吃我先吃!”

一边塞了一只给魏博容,一边不怕烫地将肉串塞进了嘴巴里,许幕晴已经香的说不出话来了,只能连连高兴地继续往嘴里塞肉。

幸好林媛准备的肉串不算少,不然被这两个家伙一抢,旁人就别想吃到了。

“好了好了,大家先吃一个尝尝,这边的肉串马上就好了。”

说完,林媛还不忘嘱咐田惠不能多吃,毕竟她是孕妇,烧烤还是少吃为好。

吃着手里的肉串,夏征一脸得意,有个会做天下各种美食的媳妇儿就是好啊!

------题外话------

赶上高考,在这么紧张的时刻就给大家送上几章温馨甜蜜的小幸福吧,接下来就要开虐了,别着急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