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听风就是雨/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林媛缓缓从台阶上走下来,每走一步就像是敲击在两人心头的重鼓一般沉重。

“原来,你们钟府的补品都被茗夫人吃掉了啊?可是郎中却说茗夫人身体太过虚弱,是平时休息不好吃喝不好的缘故。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一边说着,林媛一边往前走着,直到走到了这对母子面前她都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迫得两人不得不齐齐后退。

“我看这位老妈子的气色倒是很好啊,听说你们钟府欠了不少外债呢,就连府里的补品都不见了。那,这位老妈子又是如何保养的呢?不如,也给茗夫人保养一番如何?”

被林媛的气势压迫地难以招架,云氏连说话都困难了,直拉儿子的衣袖。

可是这个儿子向来是被她宠惯了的,倒是关键时候哪里顶用?

任凭云氏将钟应茗的衣袖扯得快要脱线了,那男人愣是连个屁都没敢放出来。

林媛手里还有他们钟家的短处呢,他们又没有银子赔偿,如今也就只能盼着茗夫人能够赶紧好起来,继续履行那纸合约了。

咳咳,咳咳。

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钟应茗不敢看母亲的脸,说道:“娘,我记得,你院子里好像还有一些燕窝之类的东西,就,就先拿出来给苏氏服用吧!”

什么?!

云氏大惊,她扯了半天的袖子,哪里会想到得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

“不……”

“娘!”

一个“不行”尚未完全出口,钟应茗便打断了云氏的话,有些无奈且又带了几分不耐的语气:“娘,苏氏毕竟是逸茗轩的掌柜,她得赶紧养好身子去做事,这样才不能耽误逸茗轩的生意啊!”

不耽误逸茗轩的生意,林媛就不会跟他们讨要那六十五两银子了!

钟应茗连连给云氏使眼色,一想到那犹如天文数字一般的六十五两,云氏的声音立马就软了。

“好,好,都给她,都给她!我,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就回去坐着等死好了!”

说着,气呼呼地甩了甩袖子,云氏转身便走了。

“慢着!”

林媛才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就走掉,那些补品不到手,她终归是不放心。

“银杏,你带几个院子里的丫鬟婆子,跟着她们去把补品搬来。茗夫人身子不好,至少要吃一个月的补品呢!哦对了,郎中说了,一般的可不行,得吃那种好的,营养多的才行。”

“是,小姐。”

银杏生硬清脆,脸上满是笑容:“奴婢定然会挑最好的补品往回拿的。”

茗夫人院子里就有小厨房,到时候将那些东西搬来锁进库房里,每日派人给她炖上就行了。

见银杏果然带着几个小丫鬟跟在了自己身后,云氏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云氏越愤怒心疼,林媛就越开心,脸上的笑容也明艳了起来。

可是这笑容,在钟应茗眼中就跟阎王的催命符一样可怕,他现在只想着赶紧将这尊大佛给请走,最好,以后都不要再来自己府里了。

钟应茗的心思林媛一眼就看透了,他想让她赶紧走,她还不想见他呢!

“钟老爷,茗夫人至少要静养一个月才行,这一个月里最好不要让她见到什么红袖绿冉的,不然的话,若是她一个月后身子没有好全,影响了我逸茗轩的生意,我可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钟应茗连连点头称是,目送林媛进了里间,他才终于松了口气,赶紧带着管家和下人们逃出了茗夫人的院子。

回到房间里,茗夫人醒着,正一脸感激地看着她。

小环就更激动了,一见面就普通跪在了她面前,连连说着道谢的话。

刚才的事情她们都听得清清楚楚,既给了云氏那个老太婆一个教训,又让她大大地吃了一回瘪,真是痛快。

还有钟应茗,虽然林媛没有明着骂他是吃软饭的,但是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小环听得真是内心狂喜,高兴不已。

跟茗夫人两人说了会话,银杏已经带人将补品从云氏那边拿回来了。

不过,令人失望的是,云氏那边的补品也不怎么样。

林媛还担心是不是银杏被那个老太婆给骗了,但是连茗夫人也说这些已经是府里仅有的补品了,她也就不再多问了。

“老太太那边的东西不太多,除了这两包燕窝,也就是这株人参了。我经常听她说起,而且她自己都不舍得用的。”

茗夫人唇边现出一抹冷嘲,应该是在嘲笑云氏吧。

那老太婆整天放在心尖上不舍得用的东西,最后却便宜给了她最不待见的儿媳妇儿,她这会儿一定正气得呕血了吧!

林媛觉得好笑,不过好笑归好笑,茗夫人的身子还是要好好养的。

“你别听我刚刚说什么一个月的话,你就好好养着,什么时候养好了什么时候算。不过,我觉得不用一个月,你应该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茗夫人眼睛一亮,离开这里?林媛的意思是她能在一个月内将小飞的事处理好?

其实茗夫人心里很清楚,她自己若是想要和离的话还是比较简单的,最难得就是儿子小飞。

在这个社会,女人都是男人的附庸,生的孩子也是男人家的。

女人想要带孩子离开真是千难万难,除非,是男人家自己不要这个孩子。

以前的茗夫人或许还担心自己会养活不了小飞,但是现在,她不这样想了,这些日子在逸茗轩的历练让她看清楚了自己的实力,她不是个绣花枕头!

虽然有从云氏那里拿来的补品,但是这些东西根本不够茗夫人补身子的。

临走的时候,林媛又悄悄给了小环五十两银子,让她寻个妥当的人出去买点儿鸡和鱼回来,好给茗夫人炖汤补身子。

小环原本是不想要的,可是一想到房里躺着的那个虚弱的人,还是千恩万谢地收下了。

从林媛出茗夫人的院子,到她出了庄子的大门,都再也没有看到钟应茗,甚至是管家钟实的影子。

虽然路上还遇到了几个丫鬟小厮,但是莫名其妙地,这些人齐齐躲着林媛走。

林媛好笑,自己不就是让云氏大出血一次吗?至于把她当成洪水猛兽一般看待?

坐上马车,林媛又看了一眼庄子大门上那些斑驳的痕迹,对林毅道:“回头帮我查查钟家都有哪些债主,越详细越好。”

林毅点头应了,直觉他们家二少夫人肯定又要做什么小动作了。

林媛离开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回了云氏的院子里。

“这个小蹄子!真是气死我了!”

自己收了那么久都舍不得服用的好东西,突然被这个小丫头三两句话就给要走了,云氏真是呕死了!

云氏这样生气,钟应茗也没了方才的底气,只好一个劲儿地赔笑:“娘啊,您别生气,有句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别看咱们今儿损失了一些补品,但是等那女人好了起来,就会给咱们挣更多的银子了,那时候,您还怕没有补品吃吗?”

“哼!”

儿子的安慰根本没有让云氏宽心,反而更激起了她心中的怒火。

她伸出手指头在儿子额头使劲儿戳着,气得声音都变得尖厉起来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亏你还有脸说出口!当年我倒是舍得你了,可是也没见套着了什么好东西回来啊!”

钟应茗被亲娘教训地哑口无言,讪讪道:“那个,娘啊,咱们,咱们不是把她的嫁妆都要了过来了吗?还有岳丈家的财产,不是也都成了咱们钟家的了吗?”

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儿,云氏才终于停止了对儿子的指责:“快十年了,才要了那么一点儿东西!哼,说起来都怪你,本来想着苏家就一个女儿,所有的财产都是你的。结果呢,东西倒是弄到手了,偏偏你经营不善欠了这么多债!好不容易到手了的东西也都拱手送了出去,真是气死我了!”

钟应茗满脸羞愧,低下头去不再言声了。

茗夫人的娘家苏家当年也是他们那片的富户,偏偏家中只有一个女儿。

苏家老夫妻本来是打算找个上门女婿的,可是钟应茗家中也只是一个独子,让他当上门女婿自然是不可能的。

思来想去,钟应茗便利用花言巧语和温良的外表骗取了苏氏的芳心和苏家老夫妻的信任,最终也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苏家的产业。

只是好景不长,这些东西最终都被他一手败光了,正是他认人不清,才被自己信任的人给骗走了所有家产,还欠下了好多外债。

将苏氏最后一点儿嫁妆榨干,钟应茗也暴露了本来面目,迎小妾姨娘,甚至对苏氏大打出手,几乎没有他不敢干的。

现在苏氏外出做事,他见苏氏居然能够挣钱回来,便又打起了别的主意。

他在家里寻欢作乐,女人在外做事挣钱,想想都是美事啊!

曾有个小妾问他苏氏为何这样傻,他还自信心爆满的说是苏氏对自己余情未了。

呵,难道他不知道感情这种东西,如果压榨太过,迟早会有用光的一天吗?

茗夫人不在,逸茗轩的生意自然全都落到了林媛的肩上。不过幸好洞天的生意不用她再分心去照顾,也就一心一意地琢磨起了逸茗轩的生意来。

《西游记》和《红楼梦》的故事已经讲了一大半了,吸引来的客人自然不少。

之前闲来无事,林媛已经将接下来的故事全都写完了,只不过一直压着没有给大叶和水灵送过去而已。

写故事占据了她很大一部分时间,现在不用继续写故事了,林媛的空闲时间也就多了起来。

一闲下来,她的小脑袋瓜子立即就开始不闲着了。

两个故事里的美味不算很多,而且有很多东西都不能确切地做出来。

《西游记》里最吸引人的无非就是那吃了以后能长生不老的唐僧肉和人参果了。

至于《红楼梦》就更有些狭窄了,全都是一些女子补身养气的汤啊炖品之类的,做来做去也就是那么一点。

虽然她强行加了一些点心进去,但是终归是不太多的。

思来想去,林媛便把思路发散出去,打算不仅仅是讲故事了,她还要演故事。

演故事,就是将《西游记》和《红楼梦》里的故事情节通过伶人的演绎将其完整地呈现出来。

只是,演故事跟讲故事可不一样,演故事既需要演员服装道具,又需要台词和腔调扮相。

而这里边最让林媛头疼的,就是台词和腔调扮相了。

她只是个厨子而已,哪里了解演戏?

而且现在的演戏跟她所在的时代不同,一般是要唱出来的,说白了就是唱戏。

一个念头兴起来很简单容易,但是真的想要实施却是难上加难。

这些天她天天都在琢磨着这件事,感觉自己的脑袋都不够用了。

“啊啊啊!简直比想菜谱要难上一百倍啊!”

趴在雅间的桌子上发牢骚,一个清脆的笑声忽的在门口响起。

林媛抬头一看,原来是严如春和魏博宇。

这两个人可谓是逸茗轩的常客了,自打开张那日两人抢到了逸茗轩的最佳贵宾卡,他们现在几乎是天天都要过来听故事喝茶。

这不,今日听说林媛也在茶楼里,便一起过来看望她了。

只是没想到,一进门就听到她在毫无形象地抱怨。

“我们聪明绝顶的平西郡主居然还有抱怨发牢骚的时候呢,真是奇了。来,给我说收到底是什么困难把你给难成了这样?”

一边说着,严如春一边走进来坐到了林媛旁边的椅子上。

魏博宇早在看到林媛那不雅姿态的时候便悄悄退了出去。

可不就是不雅姿态?

此时的林媛,整张脸都埋在了桌子上,一双手平伸向前。不仅如此,她的发髻也被自己给抓散了,几缕发丝毫无形象地散落在脸颊旁边,看上去就跟被人那个那个了一样。

“可不就是难事?哎呀,难死我了啊!”

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人了,林媛就更加不顾忌形象了,爬起身来又用手狠狠地挠了挠发髻,愁眉苦脸地唉声叹气。

严如春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往前探了探身子,就见到林媛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纸张,纸上密密麻麻吗地写着各种字迹,有的甚至还画着各种她看不懂的符号。

“这些符号……是蝌蚪吗?”

哪里是蝌蚪?那是音符!

林媛嘴角抽了抽,这么深奥的问题还是不跟她解释了,反正也解释不通。

“正好你来了,京城你比我更熟悉,我有件事想要问问你。”

林媛从桌子上满满当当的一堆纸里挑出了几张重要的交给严如春。

严如春一瞧,眉头立即挑了起来:“这,你想办个戏班子?”

戏班子?

林媛一愣,哪里想到严如春第一反应竟然是开戏班子?

“不,不,我只是想要把逸茗轩现在正在讲的故事变成戏的形式演出来,没打算办个戏班子。”

她能开酒楼,也能开茶楼,甚至还能帮助小林霜开个胭脂铺子,但是让她自己开个戏班子还真是太难为她了。

相对于林媛的冷静,严如春却眼睛大亮起来,十分感兴趣地坐近了一些:“为什么不办?你可知道这戏班子在京城是多么挣钱的?那些达官贵人们隔三差五地就请戏班子去府里唱戏,一场戏下来光是赏银就有好几十两呢!”

不是严如春夸张,好的戏班子的确是很挣钱的。

特别是在京城这个满地是贵人的地方,内眷们没有别的娱乐活动,便经常以各种名目邀请戏班子过府唱戏。

因为林媛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这些事,可是严如春自小在大家庭长大,自然是清楚地不能再清楚了。

“好的戏班子暂且不说,就说那一般的吧。平日里在自己的戏园子里唱戏,每天大概有四五两银子入账。若是被邀请去府中唱戏的话,一场戏下来大概是十两银子,再加上赏银和各种赏赐的物件,这一天也最少能有二三十两银子的入账呢!”

说着,严如春有些神秘地看向林媛,眼睛里满是笑意:“你不是说你想把西游记和红楼梦搬上台吗?那正好啊,这两个故事有多火我就不说了,若是真的唱成了戏,绝对比现在说书还要挣钱!”

不得不说,严如春不愧是严向开的女儿,满脑子里都是经商挣钱的鬼主意,而且她十分清楚如何说能够让林媛动心。

果然,被严如春这么一说,林媛也开始动起了心思。

“只是,对于戏班子,我根本不懂啊!再说了,这些故事若是唱戏的话,找谁来写呢?还有伶人,一个戏班子里最重要的就是伶人了,培养一个伶人可不简单呢!”

伶人就是对唱戏人的称呼,功底好唱功好的伶人都是自小就开始培养的,一个好的伶人完全可以撑起一个戏班子。

相对的,这样的好伶人也十分难得,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

严如春却一点儿也不觉得这些是什么大事,她随意地摆摆手,道:“重金之下必有勇夫,难道还有什么事是银子不能解决的吗?你这洞天和逸茗轩里做事人的工钱都比旁处高了三倍不止,只要你给出的价钱高,还怕找不到合适的好伶人吗?”

这话倒是在理。

“可是……”

“别可是了。”

严如春有些急切地打断了林媛的话,兴致勃勃地说道:“之前我就想着跟你一起合作开个铺子的,后来也没能成,我自己一个人开也是无趣。不如,这次咱俩合作开个戏园子如何?”

噗!

林媛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这个家伙,还在惦记着之前合作开铺子的事呢!

不过,刚刚不是说办个戏班子的吗?怎么这话头一转,又变成了戏园子了?

要知道,戏园子可比戏班子麻烦的多了。

但是,戏园子也更加挣钱。

“好是好,只是,对于戏园子这种事,我是真的不了解,若是要办的话……”

林媛有些为难地看着严如春,果然,严如春十分豪爽地拍着胸脯一口答应了下来:“放心,不就是一个戏园子吗?本姑娘我能应付得来!你手底下又是洞天又是逸茗轩的,就把戏园子的事交给我好了,我保证给你找个最好的园子,再找个最棒最厉害的伶人撑起来!”

这,这……

林媛“这”了半天,还没把后边的话说出来呢,严如春便已经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寻找合适的园子了。

“这,真是听风就是雨啊!”

林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摇摇头也只能任由她去运作了。

反正她身边还有魏博宇呢,魏博宇的头脑和手段她可是知道的,只要这家伙肯出手帮忙,这件事就已经成了一大半了。

“小姐,奴婢回来了。”

银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见她脸上挂着笑意,林媛也好笑地挑了挑眉,顺手还给她倒了杯茶水:“怎么?茗夫人那又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了?”

最近茗夫人在家中养病,林媛忙着逸茗轩的事不能每日过去探望,但还是会指派银杏或者水仙经常过去瞧瞧的。

------题外话------

六月过半了,我顺了顺剧情,已经没有多少东西了,就看我最近码字给不给力了~争取七月上旬完结~

姑娘们想看谁的番外可以开始留言了,我会一一记下来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