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畅春园/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有趣了,钟府天天都有有趣的事发生呢!”

银杏一边笑着,一边接过了林媛给她倒的茶水,一饮而尽后才擦擦嘴角笑道:“按照您的吩咐,现在钟少爷几乎天天都去老太太那边请安问好,就连午睡的时候也不例外。这不,昨儿个就把正在午睡的老太太给吵醒了,气得她头晕眼花的,当场就把小少爷给轰了出去。”

云氏不待见茗夫人,自然也不待见她生的儿子了。以前钟小飞还秉承茗夫人的告诫,在老太太面前恪守礼节,从来不做任何出格之事,所以云氏对待这个小孙子也没有什么额外的情绪。

但是现在不同了,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带着小飞一起走,首先就得让云氏和钟应茗对钟小飞厌恶至极才行。

“虽然这件事是逼不得已的,但是小飞才六岁,让他去做这种事,我还是觉得有些云心不忍。”

林媛微微蹙眉,想到那个倔强的小男孩儿,心中泛起涟漪。

他的年纪跟小林霜差不多大,本是无忧无虑的时候,却非要掺和进上一辈人的纠葛中去。

银杏赶紧说道:“小姐,这是权宜之策,再说了,我看那小飞少爷聪明的很,只听小环说了一句他就明白了,后来都不用小环带着,自己就能给云氏添堵呢!”

说起来这个钟小飞还真是聪慧得很,给云氏添堵这种事做得更是信手拈来。说是影响云氏的午睡,却又让人找不出丝毫的差错,没办法,他只是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让人不忍心再责备了。

所以,即便是将云氏气得够呛,云氏也只能当做这孩子十分不懂事,却找不到任何借口去惩罚他。

“茗夫人如何了?”

“吃了王郎中的药,夫人的身子好多了,现在已经能够在房里慢慢走走了。”

银杏突然笑起来:“当然这还要归功于老太太的燕窝和人参了,听说老太太因为这个,一连三天不肯好好吃饭呢!”

活该!

钟家欠着那么多债务,这老太婆不说把自己的嫁妆拿出来抵债,反而搜刮儿媳妇儿的嫁妆。

要知道,当初那个卷了巨款逃掉的人还是老太太的亲戚呢!

现在让她少吃一点儿补品她就受不了了,她怎么不看看茗夫人和府里那几个老实的姨娘每天吃的啥?

说起这个云氏来,林媛就满心的厌恶。

不过,从夏征提供给她的线索来看,这个老太太手底下还算是有些好东西的,若是能把这些东西要过来……

摇了摇头,林媛觉得自己想得有些天真,之前那笔账算的很清楚,茗夫人若是撒手不干了,只需要赔偿给逸茗轩六十五两银子而已。

六十五两银子,云氏手底下随便卖出去一个庄子就得好几百两呢,她傻了才会用庄子来抵债。

不过,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难道还怕没有法子弄不到那些好东西吗?

“钟应茗还是那样?”

见银杏点头,林媛冷笑一声:“听说他年轻时还有一个十分好的嗜好呢,改天找人设个局,我对云氏手里的庄子很感兴趣。”

跟在林媛身边久了,银杏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主子的手段和心思,当即便点头应了:“是,奴婢让林毅去寻摸个合适的人。”

反正茗夫人的身子还没有养好,现在想做什么都有的是时间,林媛并不着急。

严如春动作很快,第二天一大早就兴冲冲地跑来拉着林媛四处去看铺子了。

“你看,这都是我让博宇帮我找的合适的店面,等会儿咱们就去瞧瞧,哪个合适就先定下来装修。”

林媛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她现在有点后悔让魏博宇帮严如春了,谁会想到魏博宇这家伙办事效率居然这么快,一晚上而已,居然就已经将京城里要转手的合适店面给找了出来。

而且,还这么多!

愁眉苦脸地翻着严如春递过来的四五张纸,那上边记录的都是京城里合适的铺子,有店名、地址、掌柜名字、转手价格,甚至连店铺之前的生意状况和转手原因都记得清清楚楚。

“咦?这上边,为什么还画着好多圈圈叉叉的?”

要不是知道魏博宇是个地地道道的古代人,她都怀疑这些XXOO是在跟严如春暗示什么。

“哦,这些都是博宇提前做的调查,你看这里两个圈,就是说明这个铺子十分好。这里有两个叉,就说明这个铺子在这里边算是不怎么好的。至于那些什么都没有画的,就是一般的了。”

原来如此。

看来这魏博宇做的准备工作还真是充足,连这些东西都想到了。

魏家老爷不是吏部的官员吗?没想到他儿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头脑呢!

听严如春这么一说,再看眼前这些纸张的时候,林媛也多了几分郑重。

她翻了翻,用炭笔在其中几个铺子上画了个勾,道:“这几个铺子挨得比较近,而且看样子还不错,咱们先去这边看看。”

严如春探头一看,立即喜上眉梢,一巴掌拍在了林媛肩膀子上:“哈,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跟我想的一样!”

林媛呲了呲牙,只觉得自己的肩膀都快要麻了,这姑娘真是彪悍啊!

两人同乘一辆马车来到了纸张上边记录的第一个店铺,这个铺子被魏博宇标了三个圈,而且是所有店铺里唯一一个标有三个圈的铺子。

既然如此,那这个店面一定会非常好了。

正如两人所料,这个名叫畅春园的戏园子十分宽敞,且装修更是豪华。

虽然已经将店面转手的消息散了出去,但是这个戏园子依然还在开张唱着戏,甚至连客人都多得很呢!

这样的好地方,居然会倒手转卖他人?

林媛和严如春面面相觑,显然是想到了一起去。

“两位姑娘里边请,二楼还有个雅间空着,请上二楼吧!”

戏园子门口的小伙计十分热情地将两人迎了进去,不得不说,这戏园子的活计都十分有眼力劲儿,一瞧见两人的装扮就知道这两人绝对是有钱人家的女子,连问都没有问,直接将二人迎上了二楼雅间。

两人并没有提前通知畅春园的东家过来看铺子,所以也只是作为一般客人而已。

严如春轻轻地嗤了一声,却是没有说话。

林媛给了她一个理解的眼神,笑了笑,大家都是生意人,这样机灵的小伙计却是有些太过机灵了。

“两位小姐一定也是来看我们常大家的戏的吧?哈哈,不瞒各位,自打我们常大家要金盆洗手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咱们畅春园的客人真是人满为患了!”

小伙计一边用肩头搭着的棉巾给两人擦了擦桌子,一边小咪咪地跟两人说着话。

要不是想把自己的故事搬上舞台,林媛是不会接触戏班子的,所以对于什么畅春园常大家的,她是一概不清楚的。

但是严如春不同了,她常年在京城走动,女眷们的消遣方式就那么几种,自然知道这些。

将小伙计打发出去之后,严如春才对林媛解释道:“这畅春园在京城里算是排名前十的戏园子了,台柱子常大家闺名如春,是个唱腔很好身段也棒的旦角,在京城里虽然不算是翘楚吧,但是也能排得上名字。只是,她居然不唱了?真是可惜了!”

在京城有名的旦角突然金盆洗手不干了,怪不得这么多人前来捧场呢!

只是,台柱子不干了居然牵扯得整个戏班子都不能再开下去了,也真是够厉害了。

林媛忍不住唏嘘,她最怕的就是这个,不仅是戏班子,就连开酒楼茶楼亦是如此。

店里可以有撑门面的第一人,却不能局限于唯一一个人,不然哪天这个人有了别的心思或者不再留下了,那影响的可是整个店!

两人说着话,外边已经唱起了戏,林媛对这个不太熟悉,而且听惯了现代的流行音乐,对这些戏曲之类的东西完全不感兴趣。

但是严如春却是听得有些入迷,一边听还一边给林媛解释。

“这是常大家的一个拿手戏,叫做《梅花误》,说的是一位官家小姐在寒冬腊月外出上香的时候不小心崴伤了脚,正好被一个俊俏书生所救,两人便互生了情愫。只是因为书生家境贫寒,小姐父母不同意这门亲事,便将两人生生拆散。后来书生进京考上了状元郎,便回来迎娶官家小姐的时候,才知道这位官家小姐已经因为思念他郁郁而终了。”

十分狗血的剧情,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剧情十分符合那些心怀春梦的闺中女子们的心思的,怪不得这么多人来看呢!

再看台上那个正咿咿呀呀唱着悲情调调的白衣女子,柔弱娇媚,果然如严如春所说,身段唱腔都极佳。

这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年纪轻轻便在京城混到了这样的好名声,以后肯定还会有更好的前程还能挣更多的银子,就这样金盆洗手不干了,还真有些可惜了呢!

只是,林媛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严如春说过,这畅春园在京城能够排前十,却不是最靠前,莫非是这女子又攀到了更高的高枝儿了?

若真是如此,还真可怜了这畅春园的老板了。

两人一个听戏一个心有所思,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常如春一曲唱罢,台下便是雷鸣般的鼓掌声和喝彩声,足见这女子的魅力。

“好不好听?好不好听?若是能将这常大家招徕到咱们的戏园子里就好了!”

严如春激动地拽着林媛的胳膊,还将自己手腕上戴着的一只品质不凡的玉镯子退了下来,直接给了一边的小伙计作为给常大家的打赏了。

那镯子至少得十两银子呢!

林媛肉痛地摇摇头,眼角余光突然瞄到了台上正在谢幕的常如春。

跟之前唱戏时的柔弱娇媚不同,此时的她一脸高傲,即便是行礼谢幕也十分敷衍,显然是不把台下的观众放在眼里。

不仅如此,她画得细细的黑黑的眉毛微微上挑,竟带着几分神采飞扬的意思。

这真的是一个即将告别舞台的人该有的神色吗?

林媛摇摇头,觉得有必要跟畅春园的东家或者班主见见面了。

“怎么样,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常大家不再唱戏了很是可惜?”

待激情褪去,严如春终于恢复了平静,一边喝着茶一边跟林媛聊起了天。不过说到这个常大家的时候,她的脸上显然还残留着不少激动。

鲜少见到严如春这个样子,没想到她高傲嘴刁的外表下居然还藏着一个激情燃烧的小迷妹呢!

“是,我也觉得太可惜了!”

林媛连连点头,抿嘴笑着配合着严如春。

“又打趣我!”

严如春头脑聪慧,自然一眼就瞧出了林媛眼中的笑意,抬手拍了她一把,继续说正事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觉得这个畅春园如何?我看着还是挺好的,地方也够大,原本生意也特别好,就是不知道没有了常大家之后,这园子里的生意还能不能继续这么好。”

这也是林媛担心的问题,这个常如春显然就是畅春园的台柱子,没有了台柱子,畅春园也就只有解散的下场。

想必这个戏园子的东家或者班主也是无能为力了才只能出此下策将园子转手卖出去吧!

“我觉得还行,不过,还是要见见班主问问价钱再说。”

严如春点头附和,两人便让小伙计去请班主了。

直到此时小伙计才听出来原来这两个小姑娘是打算接手畅春园的,小伙计就更加热情了,连连问两人也是要继续开戏班子吗?

林媛觉得好奇,若是这畅春园转手了,在这里做工的人们很有可能会面临失业的惨状。

但是这小伙计却一点儿也不难过,反而还很是激动,莫非这其中有什么她们不了解的内情?

听说有人准备接手畅春园,班主很快便来了。

这班主姓宋,是个五十多岁的偏胖老者,脸上肉嘟嘟的,生得慈眉善目,只是紧蹙的眉头让他多了几分不太和谐的愁容。

身为班主,自然是常年跟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们打交道的,所以宋班主一眼就认出了两人。

“原来是平西郡主和严大小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林媛虽然是郡主,但是鲜少参加京中的各种聚会,更不要说听戏了,不过宋班主认识她她并不意外,毕竟京城里的洞天和逸茗轩都是她的,她也经常在那边出现。

严如春是严家大小姐,又是醉仙楼的少东家,认识她自然也不稀奇了。

“宋班主无须多礼,我们今日就是以生意人的身份见面的。”

严如春真不愧是严向开的女儿,一开口就打消了双方心中的顾虑,当然,主要是宋班主的顾虑。

毕竟她们两人身份不一般,若是以身份之威压价非要低价收购这畅春园,他也只能忍气吞声。

“多谢两位,多谢。”

被宋班主这么一谢,林媛心中顿时就有些不自在了,以前还没有觉得郡主的身份有什么,今日一看,还真是不一样。

也许是宋班主的态度很诚恳卑微,再跟他说话时林媛就又多了几分亲近。

“班主,你这戏园子是真的打算出手吗?虽然常如春不在戏班子里了,但是,真的到了要解散的地步了吗?”

说起这个来,宋班主真的是有些戳心了,脸上的愁容顿时就更加明显了。

他叹了口气,摇头道:“郡主有所不知,常大家是我们畅春园的台柱子,现在来戏园子里听戏的几乎都是冲着她来的。虽然我们班子里也有别的旦角,可是真正有能力的,哎,又有几个呢?”

林媛和严如春面面相觑,虽然之前就已经猜到了常如春的重要性,但是见班主这样无奈,也是十分同情的。

“难为你们了。”

严如春忍不住叹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此时舞台上正在唱戏的几个人,果然发现看官们没有方才那么多了,甚至连热情都减了好多。

若是常如春真的走了,这个戏班子就算是开着也是不挣钱,还不如趁早解散的好。

林媛却想到了其中的关卡,问道:“班主,我对你们这畅春园有几分兴趣,只是不知道,你们是单纯地只卖戏园子呢,还是所有的一起转手?”

单纯的卖戏园子,那宋班主及其手下一众伶人们就不在其中了。若是一起转手,就说明林媛只需要多花一些钱就可以将整个畅春园以及这个戏班子一起接手了。

如此,便不得不问清楚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宋班主及其伶人们跟这个畅春园是不是附属关系。

若是,就得找畅春园的东家,跟他谈论价钱了。

若不是,只需宋班主点头,她就可以立马将这个戏班子带走。

至于畅春园要与不要,就得看东家开出来的价钱是否合适了。太贵的话,她完全可以带着宋班主的班子去旁处再寻一个合适的园子落脚。

经林媛这么一问,严如春也立即想明白了,若宋班主跟畅春园没有关系,那她们岂不是立马就有了一个近乎成熟的戏班子?还用再去费劲儿寻什么伶人吗?

“不瞒郡主,其实我们戏班子一开始也是跟着畅春园的,但是后来,后来常大家不在了,东家也就跟我们直接解了合约,所以现在……”

宋班主脸上无奈之色更甚,隐约还带了几分自嘲,显然是没有想到没有了常大家,他们整个戏班子甚至连个落脚得地方都没有了。

林媛心中升起一股凄凉之色,这得是多么狠心的东家,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放弃了整个戏班子?

严如春更加心直口快,直接就哼了一声说道:“你们这东家真不是个东西,不就是一个女人吗?难道没有了那个女人你们这畅春园就不做生意了?哼!”

宋班主欲言又止,不过想了想林媛两人的身份终究是没有将劝说的话说出口。

“你们东家是谁?方便透露吗?”

见林媛问起,宋班主有些为难:“这个,郡主是想谈谈这畅春园转手的事吗?那在下完全可以处理,我们东家,东家不在京城,所以……”

所以是见不到了东家了。

林媛嫣然一笑:“既然如此,那便问班主吧!这园子不错,若是价钱合适的话,我还是很想入手的。”

严如春也点点头:“我也觉得这里不错,班主开个价吧!”

“既然两位诚心想要,那在下就斗胆开个价了。”

说着,他伸出了三个手指头:“这是我们东家开的价,在下知道郡主和严大小姐家中都有生意,所以也不多要,这已经是东家开出来的最低价了,在下也不能再往下降了。”

三千两,按照畅春园的地理位置以及目前的大小格局来看,的确是值这个价钱的。

不过按照这个东家为了一个女人就放弃了整个戏班子的做法,想必他开出的不是这个价。

看来宋班主是个诚心人,没有跟她们乱要价。

林媛和严如春都是有头脑的人,自然知道这个价钱是很合适的,当即便点头表示不错。

不过,货比三家,她们也不会这么仓促地就定下来要买畅春园,毕竟还有不少合适的店面没有来得及去看呢!

对此宋班主也很是理解,所以几人又说了会儿话,林媛两人便起身告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