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成亲前的独处(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婚期定在六月初六,虽然还有一个多月,但是将军府和林府已经忙碌起来了。

安乐公主天天忙着拾掇夏征的院子,还把夏征赶到了夏痕的院子里去暂住。

叔侄二人住在一起,这下可热闹了,弄得夏痕整日叫苦不迭。

刘氏倒是不用整理房屋,不过因为是第一个女儿出嫁,她没有什么经验。

现在又身处京城,生怕有一点儿不妥当的地方会让女儿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

范氏被她从城外庄子上接进了府里来,赵素新没事的时候也会经常过来,看看有没有自己能帮上忙的地方。

小舅舅一家子是前几天刚到的京城,因为现在还没有想好到底要做什么营生,所以小舅舅暂且留在庄子里帮大哥打理蔬菜了。

郑如月的儿子这会儿正是好玩的时候,整日里咿咿呀呀地叫唤,郑如月便经常带他来林府跟永严一起玩耍。

家中都是比自己大许多的姐姐们,好不容易有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弟弟来了,小永严自然高兴得很,平日里小老头儿一般的他竟也多了几分孩童的童趣。

相比于长辈们的忙忙碌碌,林媛这个准新娘倒是轻松地多了。

之前送去绛烟阁的大婚礼服已经做好送了过来,她试穿了一下,觉得甚是完美。

至于首饰装扮之类的东西,因为比较麻烦,所以还要再有两天才能送过来。

趁着这个时间,林媛突发奇想,又自己动手画了几件贴身穿着的里衣和睡衣,还亲自去了一趟陈若初新开的铺子里挑选了几匹颜色合适的轻纱。

跟陈家夫人闹过一次之后,林媛一家人再也没有去陈家布庄买过东西了,就连跟林媛关系要好的几人也都不去了。

正好陈若初自己的铺子也开了起来,虽然地方不大,人手也不太多。但是因为专门制作精良稀少的轻纱之类的布匹,所以他们的生意还算不错。

在加上陈若初聪慧异常,林薇绣技高超,两人一合作,愣是在轻纱上边绣了不少暗花,这样的轻纱可比陈家布庄一开始的轻纱还要受人追捧。

看着陈若初小小铺子里却人满为患的样子,林媛突然想起一事来。

现在陈若初的铺子还很小,需要的染坊也是他从驻马镇带来的那几个小孩子们动手做的。但是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些孩子们的手艺还很是生疏,若是能有个经验丰富的老师父带着,定然比现在的效率更高。

她想到了小舅舅刘思齐。

将此事跟陈若初说了之后,陈若初自然十分乐意,毕竟刘思齐是林薇的亲舅舅,也就是他未来的舅舅。

将自己布庄的源头生意控制在自己人手里,也免了他不少的后顾之忧。

陈若初的小染坊就在布庄的后头,刘思齐直接过来带着几个孩子上工就行了。

不过,陈若初的目标可不是这小小的一个布庄,他要把自己的布庄做到最大,将整个京城的布庄生意都拢到自己的手里。

当然,这样大的志向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说到底,他还是需要将自己的布推陈出新才行。

林媛自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小舅舅整日蜗居在这样一个小小的染坊里,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有陈若初这条线在,不愁刘思齐的染坊没有生意。

到时候待时机成熟了,刘思齐完全可以在城外买下一处庄子来,专门用来开染坊。

当然,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和契机的,反正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时间再谈论此事。

林媛这个新娘子为自己的礼服装饰甜蜜而幸福地奔波着,夏征却要更忙一些,除了处理大婚时的具体事宜,还要时不时地进宫去陪着老皇帝解闷。

林媛夏征的婚期近了,翠微公主出嫁西凉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眼看着老皇帝和皇后愈发忧愁起来,却又无可奈何。

谁让翠微公主自己答应了呢?

他们想要动手给翠微公主下点药或者弄出个小毛病来,偏偏翠微公主就跟长了一双看透世事的眼睛似的,什么小动作都能被她轻易化解。

在第十六次把下了药的绿豆汤送进宫里之后,翠微公主终于毫不客气地发话了。

“你们不就是想要阻止我远嫁西凉吗?好,你们尽管下药下毒,只要我翠微一日不死,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尚在,就一定会上花轿去西凉!”

看着女儿决绝的表情,皇后心痛如刀绞,她素来知道这个女儿脾气倔强,只是没想到能够倔到这个地步,就算是死也要远离大雍远离自己!

皇后被气得回到自己宫里再不出门了,却不知道翠微公主在自己的寝殿里也正在承受着十足的痛苦。

侍候她的宫女们吓坏了,偷偷要跑出去请太医,却被翠微公主一个香炉砸了出来。

虚弱却狠厉的声音从寝殿里传出来:“谁敢将本宫的事说出去,本宫就把她送去浣衣局做苦工,永远不让她出宫嫁人!”

宫女长到一定年龄就可以出宫跟家人团聚嫁人生子的,若是一辈子留在宫里,岂不是要一辈子暗无天日了?

被翠微这么一威胁,果然再也没有人敢在外头胡乱嚼舌根子了,翠微的病也就再没有人知晓。

距离大婚还有不到半个月,林媛越来越觉得自己总是莫名地烦躁和坐立不安,就连晚上睡觉也总是忐忑地不行。

天气越来越热,本就心情不好,林媛更是难以入睡,索性便披了衣裳坐到桌边喝起了凉茶。

算算日子,她好像已经有五天没有见过夏征了。

而上次见面,还是夏征跟随家中长辈过来商议成亲具体事宜的时候呢!

那次的见面大家都忙的不行,他们也没有单独见面的机会,就在客厅里面对面坐着远远地看了一眼而已。

唉!

忍不住叹了口气,林媛又忍不住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她还没有成亲呢,怎么就跟个闺阁中的小怨妇似的了?才几天不见而已居然就开始思念了。

京城里的规矩比他们林家坳的规矩还要麻烦,在林家坳的时候也只是说新娘子成亲前三天不能跟新郎见面,而且还不能随便出门。

但是在京城,竟是提前一个月都不行。

林媛本不愿意理会这些俗事,但是刘氏说什么也不同意,这一个月管得林媛严得不行,也让林媛第一次感觉到了古代女子的无奈。

想到这样的日子还要有半个月才能结束,林媛就觉得生无可恋,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这是怎么了?几天不见,想爷想得夜不能寐了?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就叹了两口气了,可见是真的想我了!”

一道戏谑的声音突然从窗口传了进来,林媛一愣,随即唇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夏征这家伙,真是个爱爬窗的!

果然,声音刚落,夏征欠揍又迷人的脸便出现在了窗口。

“嗨!”

他学着林媛的样子,一边笑得灿烂,一边抬着手跟她打了个招呼。

林媛扑哧一乐,转身将靠近院子那边的窗子关上了。

她倒不是怕被人看到了说闲话,而是怕传到了刘氏耳朵里又免不了一顿唠叨。

夏征轻巧一跳,整个人已经从窗子里钻了过来落到了地上。

“你怎么突然……”

刚关好窗子,林媛一句话还未说完,整个身子就被某人扳了过来,唇上一片温凉湿润,将她还未来得及说完的话堵在了嗓子眼儿里。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两人就这样互相抱着吻着,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明明是初夏的季节,却突然觉得没有那么热了,只是心口的位置,总是砰砰地跳个不停,跳得她有些口干舌燥,喘不上气来了。

呃。

林媛的手从夏征背上移了回来,轻轻用力,才终于将眼前这个快要红了眼睛的家伙给推开了。

夏征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抱怨的话刚要出口,突然想到半月后的大婚,出声便改了口:“没关系,等大婚的时候看你还怎么推开我。到时候,我一定让你恨不得天天黏在我身上。”

他的声音低沉而微微沙哑,不似平日里戏谑高昂的声调,温热的气流吹在脸颊上,拂得林媛心头一阵战栗。

天天黏在他身上?那岂不是说两人谁也不要出门了?

“不要脸!臭流氓!”

林媛微微垂眸,嗔了他一句,赶紧坐到桌边,抓起那半杯未喝完的凉茶一口饮尽。

奇怪,本来不觉得热了,但是这凉茶却是越喝越热。

林媛拍了拍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这才发觉夏征的眼睛依然盯在自己脸上。

怪不得又热又慌乱!

“过来坐下!”

林媛又嗔了他一眼,见他走路时还是不把眼睛挪开,忍不住拿袖子捂了自己的脸:“看什么看!还没到成亲的时候呢,想看成亲的时候再看!”

这话把夏征给说乐了。

“娘子这般害羞,为夫便不看了,留着洞房的时候看。”

夏征挑了挑眉,故意凑过来,压低了声音,一边吐着热气一边慢悠悠道:“慢慢看,仔细地看。”

林媛先是一愣,很快便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浑身又是一阵战栗,好像自己此时已经被他扒光了正被他“慢慢看仔细地看”呢!

“闭嘴!讨厌!”

再次碎了他一口,林媛作势要撵他走才终于让夏征暂时收敛了戏谑的笑容。

只是他越是正经,林媛就越觉得这家伙心里定然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弄得自己更是浑身不自在。

“府里都安排好了?”

“嗯,有娘和大嫂看着,不用我操心。”

为了掩饰心中的不自在,林媛没话找话:“大嫂,惠姐姐快到日子了吧?”

“快了,再有两个月吧!”

两个月啊?那叫快了?

林媛嗔了他一眼,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不过幸好夏征帮她解了围。

“哎,最近娘给我收拾院子,我被逼无奈搬去了小叔的院子里。啧啧,他那个院子,真是奇了怪了,居然处处都透着酒香,弄得我晚上睡觉天天迷迷糊糊跟喝醉了似的。你闻闻,我今儿是不是带着酒香过来的?”

说着,夏征果然伸长了手臂,将袖子凑到林媛面前让她去闻身上的味道。

林媛一巴掌将他拍开,哼道:“二叔是爱喝酒,可他又不是酿酒的,怎么会整个院子里都有酒味儿?再说了,你又不是跟他睡在一张床上,难不成还能被他身上的酒味儿给传染了?我看啊,你身上的酒香,是偷偷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染回来的。怕我戳穿你才故意将责任推到了二叔身上。”

“哪有……”

不等夏征反驳,林媛又继续说道:“小姨天天酿酒,她的院子里还有个酒窖呢,但是我去她院子里也没有染酒香回来啊!你就是强词夺理,别狡辩了,我已经看穿你了!”

一边说,林媛还伸出食指和中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夏征,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被她这可爱的小动作弄得一愣,夏征真是哭笑不得了。不过看来这么一闹,她没有那么羞涩了,倒也是件好事。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从筹备大婚的事说到了夏痕和刘丽敏的事,又说到了宫里的事,最后,七扯八扯地竟然说到了二皇子赵弘盛府上的风流韵事了。

“你最近都不怎么出去可能不知道,我来给你说点好玩的吧!”

一说起八卦来,夏征立马就精神抖擞起来了,连带着林媛也受到了感染,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大灰狼的侧妃不是怀孕了吗?刚进府就怀孕了,整个京城里都知道了,不过呢,大家居然没有笑话侧妃,反而是笑话起了正妃,啧啧,真是可怜!”

这个林媛是知道的,姚含嬿进府半个月唐如嫣也进了府,第一天她打算给侧妃立规矩的,哪里想得到对方竟然怀孕了,而自己也被赵弘盛给禁足了。

整个京城的人都在笑话曾经的京城第一才女居然落得如斯田地,而那个唐如嫣却整日跟着赵弘盛外出游玩,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二皇子的正妃呢!

“这大灰狼府上啊,现在可是乌烟瘴气得很呢,你别看表面上侧妃得宠的很,其实内里也不行呢!据我安插在那里的探子回禀说,姚含嬿身边的墨竹已经成功爬了赵弘盛的床,至于是主子指使的,还是她自作主张地就不知道了,至少墨竹比姚含嬿这个正妃还要得大灰狼的青睐!”

墨竹?

林媛对这个丫鬟的印象很深,虽然只见过几面,但是看得出来,这丫鬟心机很重。

以姚含嬿那等清高的做派,定然做不出将自己的丫鬟推出去给自己男人享用的主意。

看来,这墨竹八成是自己爬了姑爷的床了。

“我一直知道这墨竹是个不省心的,却没想到居然敢背着主子勾搭姑爷!”

林媛抿了抿唇,突然想到了自己身边的几个丫鬟,幸好,她身边没有这种存了二心的丫鬟。

也幸好,她选中的男人不是赵弘盛那种种马!

“是不是在想你男人幸好不受美色蛊惑?”

夏征的脸突然放大在眼前,弄得林媛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脖子。

这家伙,笑得真是欠揍啊!

“对,就是在想你,像姚含嬿苏秋语那样的绝色美女自己送上门来居然都能不理不睬,这样的男人,真是太少了!我真是赚到了!”

伸手将夏征的脸推开,林媛故意将字眼咬得极重。

夏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你这真的是在夸我吗?”

林媛挤了挤眼睛,难道不是在夸奖吗?

“不过话说回来,苏家小姐,没有再去将军府吗?”

林媛有些担忧地看着夏征,姚含嬿已经是二皇子妃了,不管她在二皇子府过得如何,她都已经不能再去纠缠夏征了。

可是苏秋语呢,依然是个隐患。

还记得上次跟她见面的时候是在程月秀府上,被她一阵挤兑,苏秋语面色十分不好,早早地离席了。

也不知道这姑娘最近如何了。

说起她来,夏征却完全没有当回事,一边把玩着林媛柔软的小手,一边用修长的手指在她手心里写字。

“谁知道她?跟我有关系吗?”

简简单单一句话,弄得林媛无话可说了。

好吧,严格说起来,的确是没有关系的。

不过,按照她对夏征的了解,这小霸王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婚礼被旁人破坏的,想来半月后的成亲仪式不会有任何岔子。

“你便放心吧,我们一辈子才能有一次的大婚,我定然会给你最难忘最隆重的婚礼!”

夏征的保证在耳边轻轻响起,林媛心中暖暖的。

他说的话,她向来相信。

------题外话------

二更送上,我是不是很勤快?快来夸夸我~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