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婚前教导/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便进入了六月。

天气果然热了起来,不过林媛准备的礼服都是挑选的最轻薄最珍贵的料子,即便穿在身上也没有那么厚重。

越是接近六月初六,林媛的心情就越是激动忐忑。每天早上醒来,都怀着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心情。

林府府上的气氛也越发热闹了起来,范氏早早地就在家中住了下来,刘丽敏也将手头的事处理好,这几天都不准备出城去了。

就连郑如月也带着儿子住了下来,整日里帮着刘氏照顾小永严。

六月初四,在京城书院读书的刘志阳和在夏家军历练的刘志广相继回来了。

一见到林媛,兄弟两人都忍不住弯了唇角。

“呦!咱们的小表妹终于要出嫁了,以前我还经常担心呢,你这彪悍的小脾气,也不知道夏征能不能吃得消。啧啧,现在看来,这小子果然有魄力,明知是老虎,还要往家娶啊!”

噗!

正在帮林媛收拾行李的几个小丫鬟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连林媛自己也悄悄红了脸颊。

“大表哥,你真是的!哪里有你这样说自家妹妹的?不行,我要去找大舅妈告状,让她看看你都在军营里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回来!”

说着,林媛便撅着小嘴儿作势要往外走,弄得刘志广赶紧跟她赔不是说好话。

他好不容易才说服了爹娘去了夏家军,现在又十分得上级的赏识,可不能半途而废。

一直默不作声的刘志阳也忍不住开口了:“表妹快些饶了大哥吧,他那张嘴你又不是不知道,向来是口无遮拦的。”

林媛本来也只是吓唬吓唬刘志广的,没打算真的去找赵素新告状。现在有刘志阳帮忙说项,也就顺坡下驴了:“还是二表哥说的话最中听……”

“不过呢。”

不等林媛将夸赞的话说完,刘志阳已经一本正经地说起了乱七八糟的话:“今儿我倒是觉得大哥的话说得十分正确,啧啧,你可是林家坳有名的泼妇啊,夏征这孩子居然能不够不畏艰险将你娶回家,这勇气,这胆量,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真不愧是京城小霸王啊!”

呃!

林媛身子僵硬,连舌头都僵了,她觉得自己的手又开始痒痒了。

“丫丫!去厨房,给我找把最锋利最快的菜刀过来!”

“是,遵命!”

正帮林媛挑选合适胭脂口脂的小林霜接到命令立即放下了手里的活儿,颠颠儿地就要往外跑。

不过刚跑了两步就板着小脸儿回来了,一本正经地训斥道:“大姐,你忘了娘说过的话了?娘说了你现在是新娘子了,不能再舞刀弄枪的了。大姐,你还是暂时忍一忍吧,等你跟姐夫成了亲,生米煮成了熟饭,让他无法反悔的时候再来报今日之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咳咳!

林媛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气得快要把肺叶里的空气都咳出来了。

什么叫生米煮成了熟饭?什么叫让他无法反悔再来报仇?

难道她就这么不让人省心?

这几个人,真的是她的哥哥和妹妹吗?确定这几个人不是大街上捡来的?

不不,捡来的都是便宜他们了,他们定然是被赵素新和刘氏用两筐烂白菜叶子换来的。

这三个坑人的货,绝对不是亲生的,绝对不是!

六月初五,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林媛便醒来了。

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她忍不住将自己给骂了一通。

昨晚上居然做梦了,还梦到了夏征。

这也就罢了,居然还是穿着一身大红喜服的夏征,正举着一个粉嫩嫩的,扎着两只羊角辫儿笑得眉开眼笑的小娃娃往她嘴巴里塞。

“来,娘子,让为夫好好疼疼你,十个月以后,咱们也能有个这样可爱的小娃娃了。”

夏征带笑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荡,林媛记得自己当时恨不得将他一巴掌拍死,转身就跑。

那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又变出了一个同样装扮,但是明显是个男娃娃的小不点儿出来,在后边一面追一面喊:“娘子不喜欢女娃娃吗?那为夫这次给你塞个男娃娃如何?要不,两个一起塞进去?娘子不要跑啊,娘子快停下啊!”

就这样,林媛一晚上都在拼命地逃跑,跑得她气喘吁吁浑身酸痛,直到醒了以后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腿在不受控制地抖动。

这是怎么回事?

传说中的婚前恐惧症吗?

林媛抓了抓头发,有些口干舌燥地坐到桌边喝水,可是一看到那红彤彤的大茶杯,梦里的景象再次窜入眼帘,弄得她连喝水的心情都没有了。

这天,算是她在自己家中度过的最后一天了,明天就要成亲了。

她是经历过兰花和田惠成亲的过程的,心知明天将会是十分忙碌又十分忐忑的一天。

想到兰花,林媛忍不住蹙了眉头。

早在半月前,她就将请帖送去了林家坳,想要请兰花、莫三娘、金玉儿来京城参加她的婚礼。

只是可惜,莫三娘的儿子才几个月大,京城路途遥远,实在是有心无力。

而兰花又有了身孕,还未到三个月,正是不怎么稳固的时候。

让她千里迢迢来京城参加婚宴,就算是兰花小马同意了,林媛自己也是不放心的。

而唯一一个没有怀孕甚至都没有成亲的金玉儿,却被家中的生意缠住了难以脱身。

于是,林媛在驻马镇最要好的几个朋友,谁都不能来京城参加她的婚礼了。

虽然京城里也有几个玩得好的女伴,但是这些人总归是比不上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的。

成亲前头一天便开始忙碌起来了,林媛经过一番洗漱之后,便被刘氏叫了过去,房间里坐着几位长辈,都是跟刘氏比较要好的京城中的几位夫人。

这几位夫人林媛比较熟悉,虽然家中夫君的官位不怎么高,但是这几人的心地都十分善良,家中关系也简单,跟刘氏也算是闺中密友了。

林媛正纳闷她们要干什么的时候,就被刘氏的一个眼神暗示乖乖地坐到了椅子上。

她的座位被安排地十分巧妙,正好被这几位夫人团团围住了。林媛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刚坐下,其中一位夫人便开口了。

“媛儿,咱们几位都是你娘亲的好友,现在你要出嫁了,咱们几个承了你娘的邀请,过来跟你说些为妻之道。等下可能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你担待。”

真不愧是跟刘氏谈得来的人,这位夫人说话的时候一点儿也不端长辈的架子,唇边含笑,说话时也是温和婉转的。

林媛听了心中舒坦,虽然对她们的为妻之道不怎么感兴趣,但是还是十分感激地道了声谢,端正了身子做出洗耳恭听的乖宝宝样子。

那位夫人十分高兴,连连点头,眼中满是赞赏。

见林媛如此受教,并没有搬出郡主身份来怼人,这几位夫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最放心地无非就是刘氏了,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她就怕林媛会不给这几位夫人面子,那可就不好了。

不过还好,在这个紧要关头,闺女没有让她失望。

几位夫人互相看了看对方,便一人一句地开始传授自己的为妻之道了。

“成亲之后,你就是夫家的女人,一切都要以夫家为重。正所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做媳妇儿跟做姑娘是不一样的,切不可任性妄为。”

“身为儿媳妇儿,第一要务就是要侍奉公婆,每日晨昏定省,这是范例。公婆用膳时你还要在旁边侍奉伺候,且不可有半分疏忽。”

“与妯娌之间相处也是需要学问的,正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若是跟妯娌有了矛盾,一定要忍,且不可给自己的夫君添麻烦。”

……

这几位夫人巴拉巴拉地说个没完,林媛只觉得自己的耳朵旁边有成百上千只苍蝇在嗡嗡地飞着,真恨不得将它们通通拍死才好。

不过即便心里早已烦躁地不行,但是林媛面上还是一副认真听讲的好学生模样,绝对没有半分不耐烦。

但是,若是能够听到林媛此时的心声,只怕这几位夫人都要被气得眼歪口斜了。

“一切以夫家为重?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些都是过时的三从四德了,等我嫁过去,就要执行最新的三从四德,才不要被夏征那家伙欺负到自己头上呢!”

“什么,吃饭还要我在旁边伺候侍奉?不是吧,我看着安乐公主和夏大将军不像是那样苛刻的人啊!对,惠姐姐曾经说过,安乐公主最讨厌那些繁文缛节了,看来自己以后进了府,也不用晨昏定省伺候他们用膳了。啧啧,看人家吃饭自己却挨饿,可是世上最最痛苦的事了,没有之一!”

“妯娌的事根本就不用提,就凭我跟惠姐姐的关系,还怕我们会出矛盾?再说了,就慧姐姐那好得不行的脾气,若是能惹得她生气一次,我也算是赚了呢!”

那几位夫人教训一句,林媛在心里就顶一句,偏偏她嘴角还含着十分得体的笑容,甚至还时不时地点头表示赞同。几位夫人,包括刘氏,都没有看出来这丫头其实是心有鬼胎。

这堂课大概讲了一个时辰才总算结束了,林媛站起身来给几位夫人一一行礼道谢,看得刘氏和几位夫人又忍不住将自己压箱底儿的为妻经验都告诉了她,这才结伴一同离开了。

刘氏亲自将她们送出了府门口,这才满面春风地回来了。

一见到林媛便拉着她的手,正色道:“刚刚你做的非常好,娘已经是一个失败的儿媳妇儿了,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也是。几位夫人的教导和经验,你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琢磨琢磨,并以此来约束自己的行为,记住没有?”

刚听了几个夫人的教导,现在又听自己娘亲的话,林媛虽然很是不耐烦,不过想到这或许就是自己最后一次跟娘亲这样亲热地在一起聊天说话,也就释然了。

“行了,娘亲和几位夫人的话,你一定要记住,娘相信你,绝对是个讨人喜欢的好儿媳妇儿的!”

说完,刘氏拉着女儿的手,有些神秘地低声说道:“晚上等着娘,娘给你送样好东西过去。”

好东西?

林媛第一反应就是银两。

不过看看刘氏眼中带了几分羞涩和兴奋忐忑的目光,林媛突然醒悟,难道,娘亲说的好东西,竟是那个?

跟刘氏分手之后,林媛有些脸红地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不过走到一半便想到了最近一直躲在书房不怎么见人的林家信了。

京城里的规矩十分繁杂,出嫁的女儿是不能轻易回到娘家的,就算回来了也不能像以前当姑娘时那样随意住下。

想到这里,林媛脚步一转,去了林家信的书房。

这还是林媛头一次来父亲的书房呢!

地方不算很大,但是贵在清新脱俗,还十分地雅致。

瞧进门处那两盆郁郁葱葱的文竹,还有几乎占据了一整面墙的满满当当的书架,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林家信是个从小勤学苦读满腹诗书的文人呢!

不过这书房里摆设最多的还是一些木质雕刻品。

虽然林家信最近迷恋上了练字和画画,但是当灵感来了,他还是会手痒地雕刻几件自己喜欢的木雕。

林媛进门的时候,林家信正坐在桌前发呆,根本没有听到林媛进门的声音。

他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大块儿木头,好像是个什么雕刻品,因为背对着自己,林媛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不过看轮廓,那东西好像已经快要完工了。

林媛刚要开口叫他,就见林家信突然叹了口气,继续拿着工具埋头认认真真地雕刻起那个木雕了,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一个人走到了自己桌前。

能让林家信这么聚精会神地去雕刻的东西,一定很重要。

林媛又是好笑又是好奇,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绕到了林家信身后的窗子处,踮着脚,探着身子去看那木雕的庐山真面目。

这么一看,她的鼻子顿时酸了。

那个木雕十分简单,就是两个小人儿而已。

但是这两个小人儿的装扮和表情却让人十分眼熟,左边的小人儿半戴着盖头,露出精致带笑的五官。

这个一看就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个新娘子。

她穿着长长的裙子,手里紧紧攥着红绸,微微低垂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右边的小人儿束着高高的发冠,胸前戴着一朵大大的红绸花。

这个肯定就是新郎无疑了。

此时的他正紧紧攥着红绸,一脸微笑地看着前方。他的眉毛高挑,薄唇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略带坏意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林媛真是太熟悉了,可不就是夏征那家伙的招牌表情吗?

没想到居然被林家信如此传神地雕刻了出来。

还有那个新娘子,林媛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自己,虽然自己没有什么招牌表情,但是父女之间的默契让她坚信,父亲手下的小木头人儿,就是自己。

越看那木雕,林媛的鼻子就越酸,眼眶也慢慢涨地酸涩。

怪不得林家信会那样珍视,怪不得他一边雕刻一边出神,原来,他不舍得女儿出嫁啊!

都说父爱如山,林媛上辈子没有感受到,这辈子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父亲深沉的爱。

林媛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哭出声来打扰了父亲。

她微微低了低头,正巧就看到了林家信乌黑发丝中藏匿着几根白发。

林家信这些年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他用一双手将这个家撑了起来。若不是自己后来阴差阳错地来到了林媛的身体里,只怕林家信早已被拖垮了。

看着那几根白发,林媛的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自打她来到这里,不是忙着挣钱就是跟那些坏人恶斗,很少有跟家人相处的时候。

即便是有,她也是跟刘氏相处的时间更多一些,甚至都忘记了还有这个父亲。

林媛眼前突然浮现出林家信瘫在炕上还帮自己雕刻月饼模子的情形,还有他细心地为自己画着各种花样的认真模样,还有他为了不让自己为难而有苦不言的纠结模样,还有……

印象里的林家信有各种形象,但是林媛相信,从此以后,深深烙印在她心里的,将是此时的父亲,认认真真为女儿成亲亲手准备贺礼的他。

------题外话------

昨天有二更,今儿也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