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婚前大惊喜(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家中热闹异常,刚吃过午饭,严如春许幕晴田萱三人便不约而同地来看林媛了。

严如春和田萱还没怎么样,许幕晴一进门就冲着林媛抱怨起来:“啊啊啊,明明我跟容哥哥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为什么首先成亲的不是我们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连问了三个为什么,林媛几人全都当做没听到。

许幕晴恨嫁的事,好像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偏偏魏博容是家中二子,魏博宇这个大哥还未成亲呢,他怎么能越过长兄成亲?

许幕晴的抱怨在水仙呈上冻水果之后便立即停止了,现在天气热得很,有冰冻了的水果吃那叫一个爽!

见她不再开口了,严如春和田萱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两人纷纷询问林媛是否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说话时,眼神总是带了几分闪烁。

林媛最近有些婚前恐惧症,还以为是自己多心多疑,也就没有当回事。

林媛亲手设计的大婚礼服被挂在闺房的一角,因为上边蒙着一张不透明的红色绸布,大家一开始都没有发现。

此时问起来,林媛便笑着指了指,示意她们过去瞧。

当红色绸布打开的一瞬间,严如春几人觉得整个房间都跟着明亮了起来,就连一直往嘴巴里塞冰冻樱桃的许幕晴也直了眼睛,差点被樱桃呛住。

“哇!你这礼服,好漂亮啊!”

三人异口同声,说出来的竟是同一句话。

可不是漂亮吗?

自己的设计被人称赞,林媛心头十分畅快。

这大红礼服跟她们见过的样式并不一样,上身是一件对襟小褂,立领广袖,却还在外边设计了一幅十分宽大的宽领。

这宽领上左右各用金线绣着龙腾凤舞,而在宽领的结合处又加了两条十分俏皮可爱的红色中国结穗穗。

就是这两条十分小巧的中国结穗穗,让整套衣服显得俏皮活泼了不少。

小褂的前襟处,也跟宽领是一样的设计,同样用金线绣着龙凤,只不过,这龙凤跟一般人衣服上的并不一样,其实内里是存了玄机的。

林媛笑盈盈地将小褂上的红色梅枝盘扣解开,让大家去看小褂的里衬。

“里边,居然是国色牡丹!”

田萱毕竟是钻研过几年刺绣的,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双面绣!是,是薇儿做的?”

她虽然已经跟着程夫人学习打理绛烟阁的生意了,但是目前只在皮毛阶段。

对于林媛这件大婚礼服的绣制,她也只是知道,却并不清楚具体的样式。

毕竟客人要求过要保密的,即便田萱是未来的绛烟阁主人,还是没能有资格提前过目。

林媛点点头,这件礼服上的绣花的确是出自林薇之手,整个绛烟阁里,恐怕也就只有林薇一人熟练掌握了双面绣的技艺。

不仅是小褂,礼服的下身裙摆上也用双面绣做了装饰。

传统的成亲礼服是窄裙,但是因为林媛向往着婚纱的蓬蓬裙子,所以她十分大胆地将这件礼服做成了宽幅裙子。

裙摆正面绣的是象征吉祥如意的祥云,里面则用双面绣的方法绣成了象征百年好合的百花式样。

如此一来,这件礼服倒是可以双面两穿了,外边是龙凤呈祥,里边是百花争艳,可谓是里外皆是心机了。

之前还只是许幕晴一人恨嫁,看了这件礼服,严如春和田萱都忍不住高呼出声,恨不得赶紧穿着这样漂亮的衣裳去做美美的新娘!

林媛噗嗤一乐,却没有说话,若是让她们看到了自己的绣鞋和首饰,只怕这三人立马就要抢了她的礼服去成亲了!

虽然林媛有心将自己的首饰和绣鞋藏起来,但是架不住这三人的好奇心啊!

“你的礼服这么漂亮,首饰呢?快让我们瞧瞧!”

严如春是心思最快的一个,当即便催着林媛拿首饰给她们开开眼。

林媛无力扶额,她能不能给几人留一点儿神秘感?

首饰是单独放在一个小箱子里的,林媛打开了箱子,里边是好几个摆放地整整齐齐的大小不一的小箱子。

第一个小箱子打开,用红色软绵布包着的是一只前额配饰。

上有九只翩飞的蝴蝶,每只蝴蝶都做得栩栩如生,特别是头上两只弯弯的触角,即便没有风吹来居然还能微微颤动。

田萱眼睛一亮,伸出粉嫩的小手指头微微触了触那蝴蝶的翅膀,惊喜道:“这翅膀居然也会动啊!”

是的,这蝴蝶的翅膀被打造地十分轻薄,再加上镂空的设计,别说用手微微触动了,就是戴在头上,都能随着人走路时的节奏而颤动起来。

远远看去,就像是停在头上的真正的蝴蝶一般。

这些都是林媛的设计,不过能把这些东西做出来,却是不容易的。

说起来还要感谢韩慧娟,若不是她心思精巧,林媛的很多设计都不能如愿做出来呢!

除了这些蝴蝶,这前额配饰的两端还自然垂下了两缕细细长长的金穗,正好起到小巧脸型的作用。

最近林媛有些胖了起来,这个设计还是她特意加进去的呢!

第二个小箱子打开,里边是同样设计,但是明显小了一号的脑后配饰。

因为要跟前额配饰相映生辉,所以脑后的配饰的设计也是大同小异。

不过林媛还是十分精妙地将这个配饰整体设计成了双心的形状,寓意正是心心相印。

第三个小箱子要明显小了许多,里边装着六支金钗。

虽然只是小小的钗,但是这钗也做得十分精妙。

顶端不再是单独的蝴蝶,而是一朵朵或含苞待放或芬芳吐蕊的鲜花,鲜花的顶端又各自落着一只小巧的金蝶。

这些金蝶的样子也不一样,有的正在振翅,有的则将翅膀微微合拢,做得惟妙惟肖。

这些配饰加上这些金钗,便是林媛明日出嫁时打算戴在头上的整套头面了。

别的新娘子出嫁的时候要么戴着厚重的纯金头面,有的则戴着十分贵重的紫金头面。但是像林媛这样设计精巧又别具匠心的头面,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严如春和田萱几人又是喜欢又是赞叹,纷纷跟林媛约定好,等她们成亲的时候,一定要请林媛帮她们也设计一套别具匠心的专属头面才行。

“我看你这东西啊,用到的金子不多,但是这设计真的是太精妙了,而且做工也好。像这样能够扇动翅膀的蝴蝶,以前哪里见过?”

若说在场的人里边,除了林媛以外,就属严如春最有经商头脑了,她很快便从这些首饰想到了更多。

“怎么样?有没有开个首饰铺子的打算?你就专门设计独一无二的首饰就行了,别的,通通交给我!”

将胸脯拍得啪啪响,严如春的保证也如雷声一般震耳欲聋。

林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实话,这严如春的确是十分适合做生意。

她开的酒楼和逸茗轩之所以能够生意火爆,一方面是因为她的厨艺,另一方面则是她剽窃了前人的红楼梦和西游记的原因。

说到底,她的成功,多半还是借鉴了旁人的智慧结晶的。

但是严如春就不一样了,她是真的很有经商头脑,对京城里各种流行风向把握地十分精准。

若是放在现代,就凭严如春的脑子和心思,绝对也是个女强人级别的人物。

见林媛笑了起来,不明所以的严如春微微一愣,还未来得及再问,一边的田萱当先笑了起来。

“严姐姐,你是不是太兴奋都兴奋傻了?你忘了?媛儿可是有个首饰铺子的,就是韩家小姐掌管的那个啊!”

为了让韩家的人不打歪主意,也为了不被白氏算计,韩慧娟那个首饰铺子刚开张的时候就是打着林媛的名号的。

只不过现在不同了,韩家已经彻底败了。

韩潮生的手被废掉之后,就更加变本加厉地虐待起女童来。到了后来,甚至发展到了从人贩子手里买进那些被拐来的女娃娃。

都说恶有恶报,这韩潮生的好日子没过几天,就被一个落网了的人贩子供了出来。

韩潮生这下完了,声名狼藉,在去了一趟京兆尹之后,精神就彻底地崩溃了。

白氏为了照顾儿子,心力交瘁,哪里有空再去算计原配的女儿?

至于韩慧娟的父亲韩泰宁,因为儿子的事被牵连,官也被罢黜了。

从此,便将所有的怨气通通发泄到了白氏身上。

原本他还打算用女儿的婚事翻身的,但是因为韩潮生的丑事,京城里已经没有贵族愿意跟韩家结亲了。

韩泰宁愈发气闷,整日憋在家中不出门了,一家人靠着家中的庄子铺子过活。

在外人看来可怜兮兮的韩慧娟,其实过得十分舒畅,没有人再来打自己的主意,她索性便将自己的首饰铺子放到了明面上。

所以,京城里已经有不少人知道,原本在林媛名下的首饰铺子,现在已经是韩家小姐韩慧娟的了。

当然也有人不知道,比如正在笑话严如春的田萱。

严如春一手指戳在田萱脑门上,毫不客气地哼道:“孤陋寡闻了吧!那首饰铺子其实是人家韩慧娟的,一开始我就说怎么林媛这家伙一下子开了这么多铺子,现在想想,原来是这两人合起伙来玩得障眼法啊!”

一边哼哼,严如春也多了几分好奇:“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两个居然那么早就开始合作开铺子了?哼,我还记得她曾经被程月秀利用陷害过你呢!啧啧,宁愿跟一个陷害过你的人合作,也不肯跟我开成衣铺子,我记住你了!”

噗!

嘿嘿!

田萱和许幕晴纷纷笑了起来,林媛也忍俊不禁,这都过了多久的事了,这家伙居然还记得呢!

几人又起哄将林媛其它几个小箱子打开,里边就是一些比较普通的耳环镯子之类的东西了,虽然也很贵重,但是跟之前的金蝶头面比起来,还是十分普通的。

有这几个人在身边说笑,这一下午的时间过得倒是快,眼看着天都快要黑了,严如春几人便纷纷起身准备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们还要过来给林媛添妆,而且还要亲眼看着她出嫁,今日可不能玩得太晚了。

临走的时候,许幕晴还又跟林媛讨要了一些冰冻的水果和点心,惹得严如春恨铁不成钢地直戳她脑门儿,连连摇头。

有这么一个未来吃货妯娌,林媛可以预见到这两人嫁进魏府之后会如何热闹地一起生活了。

送走了三人,林媛看着水仙和银杏将首饰收拾好,便有小丫鬟跑过来请她去前厅用晚饭了。

这个时间吃晚饭还是有些早的,但是这毕竟是她出嫁前在家中吃的最后一顿晚饭,想来是林家信和刘氏两口子不舍得她出嫁才故意将晚饭时间提前了。

当林媛来到前厅的时候,差点被眼前壮观的一幕给惊得双腿发软。

这……

放眼望去,整个客厅里都是人。

两张大大的圆形桌子摆放地整整齐齐,桌上更是满满当当的全是饭菜,什么四喜丸子、鸡鸭鱼肉的,林媛已经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了,因为她的所有心思,都被桌边坐着的人们吸引了。

左边的桌子上,坐着的是林家信刘氏两口子,再加上范氏刘怀清一大家子。

因为大舅大舅妈小舅小舅妈还有两个表哥都在,所以人就显得十分拥挤。

而更让她惊奇的是,这张桌子上,还坐着几个好久没有见过的面孔。

是本应该留在林家坳的杨氏,还有林家忠马氏两口子,当然,还有林家孝留下的那两个双胞胎小子。

一见到林媛过来,这两个小东西都兴奋地挥着小手儿冲她叫:“漂亮姐姐,漂亮姐姐,你有没有想我们啊?我们可想你了!”

相较于两个小家伙的兴奋,杨氏、林家忠和马氏却带了几分局促和不安。

见林媛笑着跟他们点头,三人才放心地笑了起来。

自己要出嫁了,杨氏作为祖母,林家忠马氏作为伯父伯母,理应过来观礼送亲的。

对于爹娘的这样安排,林媛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还很是感激。

成亲是一个女人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能够得到亲人的祝福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林媛将目光转向另外一张桌子,脸上顿时浮现起又喜又怒却又十分激动的表情来。

她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人的脸上,真的可以同时出现这么多的表情。

这张桌子上坐着的不是旁人,正是前几天才从驻马镇捎信儿回来的兰花小马、莫三娘孟良冬一家,以及金玉儿金世文姐弟二人。

当然,还有原本就说好要来送她出嫁的王婶子一家和桂枝嫂子一家。

看着林媛脸上这复杂又精彩的表情,莫三娘几人笑得合不拢嘴。

兰花跟她最是亲近,又是个直肠子的,当即便指着她哈哈笑了起来:“我说什么来着?咱们这样突然出现,绝对能让林媛吓一跳!你们瞧,是也不是?可别忘了之前的赌约啊,等会儿你们可得把赌注给了我!”

一听这话,林媛更是哭笑不得,他们这样突然袭击就已经够让她惊讶了,居然还玩起了下注!

这几个家伙,真是不把她雷得外焦里嫩誓不罢休啊!

莫三娘怀里抱着已经过了百天的粉嫩小女儿,笑得眉眼弯弯。

孟良冬的脸上也满是笑意,不过此时的他,正往外掏兜给兰花拿赌注呢!

这认真的模样,立即就把满屋子的人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金玉儿和金世文算是最安静的了,不过再次见到林媛,金玉儿还是百感交集,一双盈盈水眸里,竟激动地泛起了泪光。

想当初,她是多么要强的一个女子,没想到居然也有这么感性的一面。

林媛抿唇,冲她感激地点了点头,感激她能在百忙之中来到京城,感激她把自己当成了唯一的朋友。

桂枝嫂子几人都是提前就说好会来京城的了,但是林媛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他们,还以为他们会耽搁了呢,没想到竟然在今天一起到了。

“你们怎么,怎么一起来了?什么时候到的?我还担心你们……”

兰花最是口快,挑着眉头笑道:“担心我们赶不及吗?嘿嘿,这个啊,你就要去问你家夏征了,要不是这家伙非要给你个大大的婚前惊喜,我们也不会配合他演这场戏了。”

演戏?

看着莫三娘金玉儿抿唇好笑的样子,林媛终于明白了,怪不得他们之前说不来,敢情都是被夏征这家伙给收买了啊!

先是让她失望,现在又给她惊喜,很好玩吗?

林媛默默翻了个白眼儿,打定主意明儿进了洞房以后,一定要先跟夏征好好地算算这笔账才行!

------题外话------

二更送上,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