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辗转反侧(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晚,林媛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踏实。

脑海里各种画面闪过,一会儿是自己下班时被歹人袭击,一会儿是被李凤娥卖到山沟沟里给人家冲喜。

一会儿又是瘫痪在床的林家信和大腹便便的刘氏,一会儿又是冲着自己得意地坏笑的夏征。

自打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的画面,竟像是过电影一样在脑子里快速地闪动。

林媛在床上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

天气很热,即便开着窗子也觉得烦闷不已。更让她郁闷的是,这个时候有了蚊子,因为开着窗子,蚊子进出百无禁忌。

幸好她的床上是架了蚊帐的,睡觉前银杏和水仙还特意用艾草将她的屋子熏了一遍。

可是夜已经深了,房间里艾草的味道早已淡却,蚊子便一只只成群结队地在蚊帐外边嗡嗡作响,就跟打雷似的。

林媛睁着眼睛,借着外边透进来的月光,想要仔细瞧清楚那些蚊子们,看看它们有没有在掖得密不透风的蚊帐上找到突破口钻进来,好美餐一顿。

她的确看到了蚊子,近一些的甚至还能看清楚它们细弱的脚。

林媛耸耸肩,目光突然移到了蚊帐顶上,看着那高高的白色的蚊帐发呆。

明儿就成亲了啊,这么热的天,也不知道明儿会不会中暑?

还有夏征那边,晚上睡觉是不是也要熏艾草?明儿肯定要忙活一整天的,那些下人们什么时候才能逮到机会去新房里熏艾草呢?

提前熏吗?那等她进了新房,岂不是又会有不少蚊子偷偷钻了进去?

等她进了洞房再熏?

林媛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很难想象自己跟夏征正浓情蜜意的时候,几个手捧点燃了的艾草的婆子突然闯进来,在新房的各个角落里来回挥舞。

那辣眼睛的场景,别说夏征了,就是自己也要发狂的吧?

那怎么办?要么,不熏了?

可是不熏的话,晚上睡觉的时候怎么办?盖着被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这不是要热死吗?

更何况还是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既没有风扇又没有空调的,这一场洞房下来,岂不是要跟洗了个热水澡似的了?

“怎么挑了这么个日子?真是的!”

忍不住低声抱怨了一句,林媛突然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大晚上不睡觉,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居然连洞房都想到了,真是不知羞!

狠狠地掐了掐自己微微发红的脸蛋儿,林媛翻了个身儿强迫自己赶紧睡觉。

可是,越是强迫越是睡不着。

她烦躁地揉了揉有些不怎么舒服的针头,这么一弄,手指正巧就碰到了被她藏在枕下的那本书。

脸蛋儿越来越红了,甚至连整个身子也开始热了起来。

林媛深吸了一口气,反正现在也没有别人,不看白不看!

这样想着,她有些赌气似的将那本书从枕头下抽了出来,借着月光轻轻翻动了一下书皮。

刚翻开,还未来得及看清楚上边的图画,她就又做贼心虚地将那书藏进了被子里,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往门口和窗户上瞄,生怕被起夜的丫鬟们给瞧见了。

嘘!

微微松了口气,林媛这才察觉自己捏着书页的手已经微微发僵了,手心里也开始冒汗。

“真是没出息!”

暗自骂了一句,林媛突然想起兰花拉着金玉儿离开时那个神秘而好笑的表情。

难怪啊,这丫头可是嫁了人的了,自然是知道有这么一出的,居然不提醒自己,反而还在那里瞧热闹,真是可恶至极!

默默翻了个白眼儿,林媛瞥了一眼手里的书,突然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看。

其实她还真的对男女之间的这种事没有什么经验,上辈子还没有好好地谈场恋爱呢就被迫来到了这里。

这辈子更甚,好像从头到尾都是她被夏征撩。

想到夏征,林媛突然吃吃地笑出了声来。

也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也被夏大将军强塞了这样一本书,这会儿是不是也偷偷躲在被窝里学习呢?

不会,他应该不会偷偷地看,肯定会光明正大地看。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已经想象出来夏征此时肯定正坐在桌边挑灯夜读,一边看肯定还一边嘿嘿地猥琐地笑着。

撇了撇嘴,林媛顺手就把那本书放到了一边,困意也慢慢涌了上来,不知不觉地迷糊了起来。

梦里,两个没穿衣服的小人儿一直在她跟前儿打架,一会儿你在上边,一会儿我在上边,一会儿踢腿一会儿撅屁股的,弄得林媛比前天晚上被夏征追着赛小娃娃还要累。

直到耳边隐约响起了水仙叫起的声音,林媛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这么早啊,什么时辰了?”

林媛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外边刚刚泛着亮白的天色,懒懒的翻了个身儿。

“小姐,已经不早了,夫人都派人过来问了三遍了。奴婢昨夜里听着您睡得晚,就帮您挡了一会儿。这会儿可不能再躺着了,一会儿十全婆子就该过来了,您得赶紧起来沐浴了,水也已经准备好了。”

说着,水仙已经将床上的蚊帐挑了起来,还给林媛拿了一件粉红色的全新睡衣。

“咦,怎么有本书?小姐昨晚不睡觉原来是在看书啊?”

水仙纳闷地说了一句,伸手就要去拿那本书帮她放起来。

可是手还没来得及伸过去,那本书就被林媛一把抢走藏进了被子里。

不仅是书,就连林媛自己也被薄被裹了个严严实实,闷闷的声音从里边传来。

“不是书,是,是账册。别跟别人说这事儿,这是,这是秘密。”

水仙一愣,眨眨眼睛道:“是,小姐,奴婢绝对不说。”

大晚上看账册,小姐也太用功了!

“那个,你先去浴室试试水热不热,昨晚上我热得睡不着,让她们把水温调的低一些。”

找了个理由将水仙打发了出去,林媛这才偷偷地将头从被子里探了出来。

待看清楚房间里再没有旁人了,林媛才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抓着那本书随便找了个陪嫁的箱子塞了进去。

塞好了又觉得不妥,便又抽出来用两块帕子将那书里三层外三层地裹了又裹,这才塞到了箱子的最底下,安心地松了口气。

刚刚真是太悬了,幸好她反应灵敏提前将书抢了过来,若是被水仙发现了,她的脸还要不要了?

都怪昨晚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竟然忘记将这么重要的东西藏了起来,真是大意!

将书藏好以后,林媛才回到窗边将那件粉红色的薄纱睡衣披在了身上。

正巧,水仙也调好温度过来请她了。

林媛点点头,微微拍了拍有些发烫的脸颊,趿着拖鞋便进了浴室。

浴桶里已经放满了温水,上边还漂着林媛最喜欢的玫瑰花花瓣。

林媛脱下衣服来慢慢坐进浴桶里,轻松而舒适地舒了一口气。

昨晚上一直没有睡好,此时泡个热水澡真是再舒服不过的事情了。

以往沐浴的时候,林媛是不习惯有旁人伺候自己的,但是这次不同了,水仙和银杏一起过来伺候她。

一个帮她洗着头发,一个帮她用玫瑰精油揉搓着胳膊。

两个丫鬟都认真得不得了,瞧着两人的神色,林媛虽然觉得很舒服,但是也有些好笑地想到了被洗刷干净送上桌的乳猪。

她可不就是那只乳猪?

唯一不同的是她不是被送上桌烤的,而是被洗刷干净后送到床上任人采撷的。

“小姐,小小姐昨儿过来的时候给您准备了一瓶特殊的精油,说是用那个的话保证让你美如天仙。要不,咱们这次换换?”

水仙给她揉搓了几下胳膊,准备拿精油的时候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正在胡思乱想的林媛随口应了:“小妹肯定是又研究出了什么古方了,就用她拿来的吧,反正之前那个玫瑰的也是她送来的,我用着都不错。”

水仙点点头,一边往手心里倒精油,一边笑着跟她聊天:“可不是吗?小小姐的霜雪阁现在可是京城里有名的胭脂铺子了,只要是霜雪阁出了新鲜东西,别说那些贵家小姐富人们了,就连宫里的娘娘们也都特意派了宫人出门来采买呢!”

正在帮林媛洗头发的银杏也笑着接口:“说起来啊,咱们小小姐跟小姐真是特别像。宫里那些娘娘们三番两次地想要跟她提前预定新品,偏偏小小姐一视同仁,只要出得起银子,别说你是宫外的还是宫里的,都一样。”

噗!

水仙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这叫一视同仁吗?这明明是看在银子的份上啊!”

“所以说,小小姐跟小姐是最像亲姐妹的人啊!”

银杏挤挤眼睛,两人立即哈哈笑了起来。

哼!

林媛憋着笑,用鼻子哼了哼,这两个丫头真是越来越胆大了,敢当着主子的面打趣主子贪财了,看来得好好地教训教训才行。

“你们小姐我啊,的确是贪财无疑,所以啊,回头你们要是有了心上人,别忘了准备好了银子,若是银子不够,我可不会轻易放人的!”

一边撩着水,林媛一边勾着唇角嘻嘻地笑着。

果然,此话一出,两个小丫鬟顿时没了声音,一个比一个老实了。

小林霜送过来的新精油味道很淡,擦在身上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不过擦过之后,那皮肤好像更滑更嫩了。

在浴桶里待了将近半个时辰,林媛才擦干了身子穿上了衣服。

平日里,林媛最喜欢的都是素色的肚兜,但是因为今日大婚,必须里里外外都是吉祥的大红色,所以肚兜也不例外。

看着那红彤彤的绣着鸳鸯戏水的轻薄肚兜,林媛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红色也就罢了,有鸳鸯也就罢了,怎么,还这么薄?

穿在身上就跟没穿似的,不动弹还好,一动弹,正好能看到那两点粉红,真是太羞人了!

“把这个换成……”

“小姐,您忘了,这肚兜可是您自己挑选的呢!”

还未说完,林媛的话就被银杏打断了。

她的整个面皮都开始抖动起来了,这才想起来她当初的确是亲自挑选了一些轻薄的布料来做里衣的。

只是,当时也只是觉得天热穿起来会凉快一些,哪里想得到,这东西居然这么薄!

“不行,这……”

“小姐,您就穿这个吧,多好看啊!”

水仙帮她系好了肚兜的带子,又给她披上了之前那件粉红色的轻薄睡衣,这才跟银杏一起合力将她半拖半拽地按到了里屋的镜子前坐好。

“我也觉得这个肚兜好看,晚上洞房的时候,让姑爷瞧见了,定然会把眼睛都看直了!”

“就是!咱们小姐本来就生得妩媚动人,再加上这样别致的肚兜,啧啧,别说是男人了,就是女人瞧见了也会欲罢不能的!”

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打趣自己,林媛的脸蛋就跟刚从热气里出来的一样,红通通的,比身上的肚兜还要红。

其实这样的肚兜在她以前生活的地方真的不算什么,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今晚上要在夏征面前展现,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想要脱下来,可是两个丫鬟“齐心协力”地阻拦着,愣是让她动弹不得。

她就知道,这两个丫鬟是在借机报仇呢,谁让她刚才在浴桶里的时候说让她们心上人带足了银子过来呢!

好吧,真的是现世报啊!

不过,这肚兜虽然脱不下来了,林媛心里却突然升起了一股隐隐的期待。不知道晚上夏征看到了以后,会是个什么反应。

天色已经亮了起来,小丫鬟过来传话,说是十全婆子已经到了府里正在前边跟刘氏说话,刘氏让林媛赶紧收拾好等着十全婆子过来给她梳头。

一听这话,银杏和水仙也不敢再耽搁,赶紧给林媛擦干头发,帮她穿上了大红色的里衣。

现在还不到吉时,而且头发也没有梳,妆容也没有上,所以嫁衣还不能穿。

刚收拾好了一切,院子里便热闹了起来。

“小姐,是严小姐她们来给您添妆了!”

门口伺候着的小丫鬟隔着帘子往房间里喊了一声,便迎出去给她们挑帘子了。

林媛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本以为会是刘氏带着十全婆子先过来的,却不想最先来的居然还是严如春她们几个。

正想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便说笑着进了门,安静的房间里顿时热闹起来。

最先来的人是严如春田萱和许幕晴,三人刚坐好,还未来得及说几句话呢,韩慧娟也带着添妆礼进门了。

这几个是她在京城里关系最好的朋友了,也难为她们来得这样早了。

一瞧见韩慧娟,林媛这个主角顿时就被忽略了。

几人围着韩慧娟絮絮叨叨地,说着的无非就是昨天在这边看到的林媛那套金蝶头面。

严如春和田萱也就罢了,许幕晴最是厉害,仗着自己身形宽大,几乎都快要将小胳膊小腿儿的韩慧娟给裹起来了。

韩慧娟一脸无奈地看着挡在身前的许幕晴,笑得苦涩:“几位姐姐啊,你们真的是难为我啊,那头面虽然是我做的,但是那设计可不是我画得。你们要是想要别出心裁的设计,可得找咱们的新娘子讨!若是讨到了,我亲手给你们做,如何?”

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许幕晴嘿嘿一笑,这才满意地将她放开了。

不过这下林媛却觉得危机重重了,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这几头饿狼给吞进肚子里去了。

咳咳。

她咳嗽了两声,连忙岔开话题:“不是来给我添妆的吗?先让我瞧瞧你们的添妆礼,若是你们的添妆礼送得太敷衍,什么设计啊画图的,我可不答应!”

这是变相地同意了。

许幕晴赶紧第一个挤开严如春和田萱,将自己抱着的小匣子送到了林媛面前。

“我,我,我第一个!我的礼物可是寻了好久的匠人才做成的呢,保管你喜欢!”

被她这么一说,其她几人也都好奇地凑过来看她的小匣子里到底装了什么好东西。

直到匣子打开的一瞬间,众人皆是一愣,随即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嫌弃地“噫”声。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豪门重生:军少枭妻>作者:华英雄

上官家两女儿,小的被拐,大的被养废。

这天,姐姐跳了河,妹妹死无全尸。

当姐姐从水里被救上来的时候,那停下来的心跳又跳动起来,谁也没想到,姐姐的身体里换了妹妹的灵魂。

接下来怎么办?

豺狼般的叔叔家,心思歹毒的哥嫂,那些欺负过姐姐的人,还有自己的仇,是不是应该将帐算一下。

哦,对了,姐姐的老公,也就是自己的姐夫,能照单收下吗?

他在人前是大学教授,真正的身份是特种军军王。

他帅,多金,有权有势,是众女子心目中的最理想丈夫人选

这样的一个男人,却只宠她,护她,只将她当成手心里的宝……

(PS:本文女强男强,双洁,商战、职场、宅斗。一定给你不一样的感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