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怪众人嫌弃,实在是许幕晴的添妆礼,太拿不出手了。

只见那小匣子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六个颜色各异十分精致漂亮的点心,有的做成了六瓣花的样子,有的做成了林媛最喜欢的玫瑰花的样子,还有的只是将简简单单的圆形。

不过不管形状如何,这总归是点心,外边一层酥皮,里边还隐约能够看到包裹着的各种馅料。

唉,也就是许幕晴能够用点心来做添妆礼了。

严如春忍不住扶额闭眼,想到以后要跟这样的人当妯娌,她就为自己担忧不已。

看来以后的魏府,只能依靠自己这个大嫂了。

“哎呀!你们怎么都是这样的表情?我这东西可难得了,是容哥哥帮我在外地寻了一个手艺十分精巧的匠人耗费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做好的呢!”

见大家都对自己的添妆礼十分不屑,许幕晴急得连连辩解。

不听她解释还好,一听她解释几人脸上的嫌弃之色更甚。

“两个月?天哪!那这点心还能吃吗?早就发霉长毛了吧!”

田萱龇牙咧嘴地往后躲,好像许幕晴手里的小匣子里装着的是什么散发着臭气的玩意儿!

“怎么会发霉长毛呢?”

许幕晴一脸诧异,有些反应不过来。

严如春也十分无奈地打断了她的话,劝着她赶紧将手里的小匣子收起来:“我们知道你喜欢吃的东西,也知道你肯定是想着林媛厨艺精湛,所以才送这样的礼物。只是,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还是先放起来吧,好不?”

“可是我的……”

许幕晴急得连连辩解,可是没有人给她辩解的机会,就一个劲儿地劝着她赶紧将东西收起来了。

只有林媛皱了皱鼻子,有些纳闷地看着她手里的点心。

一边的韩慧娟也发现了不妥,瞪着一双大眼睛一直往许幕晴手里瞄。

“等等!”

“等一下!”

两人异口同声,互望一眼,十分默契地笑了。

林媛是今日的主角,这添妆礼也是送给她的,既然她已经看了出来,韩慧娟便笑着闭了嘴巴。

“这里边啊,不是一般的点心。来,慕晴,拿近些让我好好瞧瞧!”

林媛冲着许幕晴招手,看她手里的小匣子时满眼都是兴奋。

“对啊对啊,我这点心根本不是一般的点心,不对,我这点心根本就不是点心!”

一边挣脱了严如春的手,许幕晴赶紧抱着自己的宝贝凑到了林媛身边。

只不过她的解释实在是太混乱,听得严如春和田萱又是一阵糊涂。

林媛接过那小匣子,先是用手指头轻轻戳了戳,笑得眉眼弯弯:“慧娟,你也来瞧瞧,看看这位匠人的手艺,比起你来如何?”

居然让韩慧娟来瞧?

这明明是点心啊,又不是首饰,若是比较的话,也应该是林媛来比较吧!

等下!

严如春和田萱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立即凑上前来也跟着用手指戳了戳那点心。

果然不一样!

“居然是,硬的!凉的!我说着怎么没有闻到点心味儿呢,原来,这点心是假的!”

严如春当先道出了这点心的不妥当。

韩慧娟也拿起了其中一个来仔细看了看,连连点头:“这玫瑰酥外边是用白色玉石做成的,里边的馅料应该是用红色的颜料染上去的。这种东西都不算很贵重,只不过,能把这点心做得如此惟妙惟肖,可见此人的手艺十分精湛。我,自愧不如。”

虽然一个是做首饰的,一个是做玉石的,但是说到底,韩慧娟和这个匠人都是手工艺者。

韩慧娟的手艺从那套金蝶头面就能可见一斑,连她都说自愧不如,可见此人的手艺之高超了。

“当然了!”

自己的点心终于得到了认可,许幕晴脸上也浮现了一种叫做扬眉吐气的东西:“这位匠人可是京城外的,是容哥哥帮我费了好多心力才找到的呢!这玉石也是我自己提供的,光是工费,我就给了那匠人二百两银子呢!”

玉石自己提供,光是请那人雕刻而已居然就要两百两银子!

看来许幕晴为了给林媛准备添妆礼是真的下了苦功夫了!

虽然其他几人的添妆礼还没有拿出来,但是在这套绝世仅有的点心面前,众人的添妆礼都已经相形见绌了。

不过,严如春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恼怒,反而为许幕晴的懂事而欣慰。

这丫头,终于不再是只知道吃吃吃的小胖子了!

“敢问许小姐,这位匠人,是在哪里找到的?”

韩慧娟看着那套精致可爱的小点心,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头。

许幕晴歪着头想了想,嘿嘿一笑:“你是要去找他比赛吗?不过我也不记得那个人是哪里的了,改天我帮你问问容哥哥吧?”

“不用那么麻烦,我就是觉得这手艺有些似曾相识而已。”

韩慧娟笑着摆摆手,不想这么麻烦别人。

严如春送的添妆礼是一套她托人从东陵寻来的红珊瑚头面,十分珍贵。

田萱的添妆礼则是自己亲手绣的龙凤呈祥的被面和床单,十分有心意。

除了自己的添妆礼,田萱还帮姐姐田惠送了添妆礼来,是田惠从南方寻来的一件能够养颜美容的玉佩,十分贵重漂亮。

韩慧娟的添妆礼是一套自己亲手制作的翡翠头面,虽然设计地不如林媛的金蝶头面别出心裁,但是贵在做工精巧,也十分难得。

林媛笑盈盈地将大家的礼物一一收在了大箱子里,想当初自己还去给田萱和兰花送添妆礼呢,那时的情景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般,没想到今日就轮到了自己。

嘿嘿一笑,林媛心满意足地赞叹了一句:“收礼物的感觉,真好啊!”

这眼睛放光的小模样,俨然就是一个小财迷啊!

水仙银杏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果然是跟姑爷一样的人啊,都是大财迷!

几人送完了礼物,院子里又热闹了起来,是金玉儿和兰花来了,还有桂枝嫂子和小河几人。

大家都是来给林媛送添妆礼的,虽然大家送的东西各有不同,但是都是一份心意,林媛一一感谢收了,小心翼翼地收进了箱子里放好。

林媛成亲在京城里也算是一件大事了,毕竟她自己的身份在那里摆着,而且嫁得还是京城里十分厉害的将军府二公子。

所以京中不少贵家小姐们,只要是跟林媛有过一面之缘的,全都上赶着来给她送添妆礼。

其实都是为了来巴结她而已。

来者是客,虽然林媛跟京中大多数贵家小姐们不对路,还是让下人们将她们请了进来。

只不过她们送的礼物,都转手给了水仙和银杏。

两个小丫鬟聪明伶俐,一看林媛的脸色就知道该如何行事,一边悄悄记下来送礼的人和物,一边将东西放进了另外一个大箱子里单独放着了。

这些东西会不会跟她的嫁妆一起拉到将军府,就两说了。

因为有这些人不请自来送礼物,所以给林媛梳头的十全婆子就来的晚了一些,反正吉时还未到,只要不耽误了时辰就好。

林媛的院子里十分热闹,都是那些小姐们在她跟前儿说着各种恭维奉承的话。

想着自己刚来京城的时候,这些人眼高于顶纷纷瞧不起自己的样子,林媛就觉得十分讽刺。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拉下脸来凑上前来送礼的,她们给自己准备礼物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后悔一下下?或者是不甘而嫉妒地咒骂自己一声?

这么胡乱想着,林媛竟一点儿也没有将她们的话听进耳朵里。

“小姐,马小姐来给您送添妆礼了。”

马小姐?

听到外边小丫鬟的禀报,林媛眉头一挑,京中有马小姐吗?哪家的?

正猜测着,一道熟悉而轻快的叫声传进了耳朵里。

“媛姐姐,恭喜恭喜,我来给你送添妆礼了!”

原来是马晓楠!

自从马俊英成为状元并在翰林院供职以后,马家主两口子和马晓楠便一同搬来了京城居住。

再加上之前程月秀时时巴结马晓楠的事,京城里不少人都是认识她的。

有知道程月秀和马俊英之间纠葛的小姐们,对马晓楠面露不屑之色,就差上前对她直接骂“你家哥哥不喜欢人家还故意吊着人家,真是不知廉耻。还有你,天天让人家程月秀陪着逛街,也不知道花了人家多少银子,真是不要脸”了。

林媛十分敏锐地觉察到了几人的神色,故而更加热情地接待了马晓楠。

暂且不说程月秀和马俊英之间到底谁对谁错,单看马晓楠的单纯善良,就绝对不是那种坑骗别人银两的人。

他们马家有砖窑在,还愁没有银子吗?

“晓楠,你来晚了!”

林媛热情地牵住了马晓楠的手,有些抱怨地说了一句。

果然,她这话一出,之前那几个面露不屑的女子都尴尬地笑了笑,十分明智地退到了一边不再开口说话了。

马晓楠虽然单纯,但是不傻,当初跟金灵儿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也十分敏锐地察觉到金灵儿几个人的心思不纯正吗?

她是知道京城里那些风言风语的,关于自己的倒无所谓,主要是关于大哥的,她很是在意。

但是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程月秀已经在和亲途中意外身亡。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就不要再妄自议论了。

“媛姐姐,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我知道你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是我托了好多人才寻到的小玩意儿,你若是看得上眼便凑活着拿着玩吧!”

稀奇古怪的东西?

在场的女子们面面相觑,她们怎么没有听说这个?该不会这马家小姐自己猜测的吧?

哼,装作跟平西郡主很熟稔的样子,等下看她怎么丢人!

只是,她们脸上的笑意还未浮现,真正丢人的就变成了自己。

只见林媛一脸兴奋,热切地望着马晓楠带来的那个箱子:“真的?还是晓楠你最懂我了,快让我瞧瞧都是些什么东西。”

女子们嘴角纷纷抽搐起来,原来,平西郡主真的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啊,那她们之前送出去的那些名贵首饰字画,岂不是送错了?

“快让我也瞧瞧都有什么好东西!”

金玉儿跟马晓楠虽然不怎么熟悉,但是毕竟同是驻马镇的人,而且因为林媛的缘故,她们之前也见过几次面。

见林媛如此维护,自己怎能不出声?

金玉儿过来了,兰花严如春田萱几人也跟着过来凑热闹了。

几人的身份不同一般,又跟林媛的关系十分亲近,一时间就把那些瞧不起马晓楠的贵家女子们通通挤到了旁边,偏还让她们又气又急却又敢怒不敢言。

偷偷抬眼瞧着几人的动作,林媛心里一阵好笑,她们果然也瞧出来了。

不过姐妹们同心协力一起挤兑人,还真是挺好玩的呢!

被大家围着,马晓楠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声音也低了几分:“其实也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只不过是咱们这里没有的罢了。”

一边说着,她打开了那只箱子。

哇!

几人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林媛噗嗤一乐,赶紧用帕子捂住了嘴巴,这几人的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

不过箱子里的东西倒是很多,琳琅满目的,乍一看上去,还以为是小孩子的玩具箱呢!

马晓楠从里边拿出了一个圆筒,一头粗一头细,轻声道:“这个东西叫做万花筒,从这里看过去,能看到好多好多人,还能看到很多色彩斑斓的光呢!”

万花筒?

旁人没什么反应,林媛却跟触电一般地身子僵硬起来,多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没想到……

“你这东西,是,是从哪里弄来的?”

林媛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难道,还有人也跟自己一样来自于异世吗?

马晓楠将手里的万花筒递给了兴致勃勃的田萱,笑道:“这些东西都是从一个常年跑镖的老人手里买来的,他年轻的时候经常护镖去很远的地方。听他说,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是他从那些打扮地十分怪异的人手里换来的。”

很远的地方?打扮十分怪异的人?

林媛略微一沉思便想明白了,这根本不是出自她那个时代的人之手,应该是从那些科技更加发达的外国人手里淘来的。

“拿来给我瞧瞧。”

田萱许幕晴几人正兴高采烈地玩着万花筒,听林媛开口赶紧给了她:“真的能看到好多人呢,还有好多颜色不一样的东西呢!对了,你冲着太阳照,还能看到彩虹呢!”

许幕晴和田萱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但是林媛哪里还有心思去理会?

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险些拿不动那轻巧的用纸筒做成的万花筒。

将眼睛靠过去,林媛终究是叹了口气,这万花筒虽然能看到很多人,也能看到各种精彩的颜色,但是跟她生活的地方见过的万花筒,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只能说,一个是几百块的高级定制版,而现在这个,只能算是九块九包邮的了。

如此林媛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些东西的确是那个老人从外国人手里换来的,就像当初夏征从外国人手里换来的琉璃摆件一样。

见林媛几人都对这万花筒十分推崇,其他几位贵家小姐们也眼巴巴地探过头来瞧着。

但是大家都有志一同地装作没有看到,直接将她们给忽视了。

之前不是看不起吗?现在就让你高攀不起!

马晓楠拿出的第二件东西是个排列着整整齐齐的孔的长条东西,这东西还挺沉的,应该是用铁器打造的。

“这个是口琴,就跟咱们的笛子萧一样,都是放在嘴里吹得,能够吹出好多好多好听的旋律呢!”

居然是口琴!

林媛当先接了过来,这东西旁人不会,她可是最会吹的。

小时候在姥姥家住着,姥姥就经常拿着一把旧口琴吹曲子给她听哄她睡觉呢!

跟那个万花筒一样,这口琴也十分简陋,不过音符却还算完整,林媛将它放在嘴边,凭借着技艺十分顺畅地便吹出了《小星星》的旋律。

这样活泼又十分特别的旋律大家还都是第一次听呢,不禁都有些陶醉了。

一曲终了,大家纷纷称赞起来。

虽然只是两件简单的玩意儿,但是大家对马晓楠的看法已经完全改变了。

不用花很多钱,却能投其所好,这马晓楠的添妆礼的确是比她们花了那么多银两淘澄来的古玩字画强多了啊!

在场不少贵女们都有一种吃力不讨好的无力感,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巴巴而又羡慕地看着马晓楠。

------题外话------

韩慧娟觉得似曾相识的那个人就是她娘亲前男友的儿子,吼吼~你们别猜了,我告诉你们答案了~如果感兴趣的话,番外有可能会写这两人的感情发展~

今天再写一个二更,明儿应该就没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