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送亲/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来快来!这边!”

小林霜和小石头儿在前方开路,后边跟着一脸兴奋的程皓轩和苏天睿,再后边,是一身大红喜袍的夏征。

若是刘氏和林媛看到这一幕,定然会想要把小林霜这个叛徒给吊起来好好地打一顿!

“嘿嘿,姐夫,这边的丫鬟都被我遣走了,你从这边走最快了!”

小林霜一脸狗腿地冲着夏征招手,小腰包里是夏征送给她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宝贝,什么宝石簪子珍珠之类的,装得腰间鼓鼓的。

夏征一脸好笑地看着小林霜在前边蹦蹦跳跳地带路,不由地摇了摇头。

这个小丫头果然是个鬼灵精,自己的宝贝送出去了那么多,她居然还故意带着他们绕远路,果然是喂不熟的小白眼儿狼。

林府的后院他来得比自己家都多了,自然是熟悉的不得了的,不过他却没有直接闯进去的打算,吉时还没有到,自己又这么顺利地进了门,也不知道林媛那边准备好了没有。

他可不想闯进去接一个正在换衣裳的新娘子,特别是……

看了一眼正在前方开路的两个兄弟,夏征可是十分护短的。

吵吵闹闹的声音越来越近,派出去查探“敌情”的小丫鬟们忙不迭地来来回回跑着送情报。

“姑爷被小小姐带去二小姐的院子了,二小姐正跟几位小姐缠着姑爷要红包呢!”

“姑爷撒了一大把珍珠粒儿,二小姐她们顶不住了!”

“小小姐把姑爷他们诳去小少爷的院子了,小少爷正缠着姑爷背古诗呢!”

背古诗?

正抓紧最后一刻整理整容的林媛忍不住挑了挑眉头,很难想象小永严撒娇卖萌缠着夏征背古诗是个什么样子。

将口脂细心地涂抹好,林媛的妆容总算是完美无瑕了。

刘氏亲手将红盖头盖在她头上,叮嘱她中途不要将红盖头取下来,便让小丫鬟出去给小林霜送信儿了。

“看来教训丫丫一顿还是挺管用的,至少知道带着他们绕路了。”

刘氏好笑地看了一眼院子门口守着的小姑娘们,仿佛自己也变得年轻了许多。

盖头下,林媛抿唇不语,依她看来,小林霜根本就不是因为刘氏的一顿训斥才改邪归正的,她完全是被夏征的宝贝给收买了。

“哎呀,来了吗?来了吗?快顶住门啊!”

堵门的小姑娘们突然叫了起来,房间里众人也跟着紧张起来,身穿红色礼服的新娘子更是紧张而忐忑地捏紧了手里的苹果。

“咦?不是?呀,三皇子殿下!”

田萱几人都是认识赵弘德的,本以为来到林媛院子门口的会是夏征几人,却不想,竟是被门口小厮带进来的三皇子赵弘德。

“免礼。”

赵弘德温和的声音远远传来,房间里刘氏等人都有些紧张,纷纷快步迎了出来。

赵弘德当先一步拦住要行礼的众人,在刘氏面前说了几句话,立即引得几人兴奋起来。

林媛盖着红盖头,不能随意走动,远远地也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不过,她很快便听到了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声音,以及赵弘德温润如玉的低沉嗓音。

“小妹,大哥来送你出嫁。”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林媛心潮澎湃。

古代女子出嫁的时候是不能自己走出门的,一般都是由兄长背着出嫁的,若是没有兄长的话,就由媒婆代劳了。

当然,最好是有兄长背着出嫁才是最好的。

林媛的弟弟小永严才四岁,根本就不可能担负起这个责任,原本刘氏是打算让媒婆将林媛背着出门的,却不想,三皇子竟然突然来了。

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照理说赵弘德是林媛的结义大哥,也是能代替兄长背她出嫁的。

但是赵弘德身份贵重,堂堂一国皇子居然背一个女人出嫁,这也于理不合啊!

所以,刘氏等人虽然感激他的好意,却也忐忑不敢接受。

林媛却比她们更了解这个大哥。

她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便感激地点点头:“有大哥送我出嫁,那是再好不过了。”

什么?

闺女居然同意了!

“媛儿,不可……”

“娘,大哥不是外人。”

刘氏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林媛轻轻打断了。

“大哥特意前来送我出嫁,是对女儿的看重,女儿若是顾及那些虚礼,跟外人有什么不同?”

话虽如此,但是还是不行啊!

刘氏还想劝劝女儿,却听赵弘德已经开心地笑着开了口:“小妹果然懂我。”

其实若是今日林媛推脱不让他背着送亲的话,赵弘德的心里反而会生出隔阂。

他当初认林媛为义妹,并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看在夏征的面子。他是真的对这个姑娘十分欣赏,也是打心眼儿里想着要与她亲近。

今日特意前来,若是林媛拒绝了,他只会认为林媛从来没有将他当做自己的大哥看待,那样的义妹,还有什么意义?

再没有过多的言语,林媛和赵弘德早已默契异常,虽然不是亲大哥,却胜似亲大哥了。

在院子里堵门的小姑娘们再次发出兴奋的叫嚷声,这次,真的是夏征来了!

“喂!新郎来接新娘回家啦!”

门口一个男人的声音高亢地叫嚷着,林媛噗嗤一乐,辨认出来喊话的正是程皓轩。

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居然也跟着来迎亲了,而且还成了新郎的先锋军!

在门口这边的田萱忍不住弯了唇角,大声碎了一口:“还没有成亲呢,就说回家,脸皮是不是太厚了!”

门那边发出一阵哈哈的笑声,隐约还能听到程皓轩被同伴们嘲笑的声音。

也不知道听到了一句什么,田萱的脸颊顿时就红了。

“程公子的脸皮厚不厚,田小姐不知道吗?田小姐要不要打开门亲自测量一下啊!”

这次喊话的是苏天睿。

听到苏天睿的声音,林媛很是诧异了一把。

苏秋语对夏征的情意几乎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现在夏征成亲了,新娘子却不是苏秋语。

作为兄长的苏天睿居然还能陪着夏征来迎亲,这两人的兄弟情谊,果然不一般。

都说成亲的时候没有规矩可言,可是苏天睿几人这么打趣,田萱也受不住啊,当即便没了声音,一个劲儿地冲着严如春使眼色,那意思明显的很,快说点厉害的堵住他们的嘴!

严如春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唇,她能说,其实魏博宇也在迎亲队伍里吗?

最后还是兰花扯开了嗓子叫道:“我说夏征,你这个新郎不地道啊,这么大喜的日子居然当缩头乌龟!快,先让新娘的好姐妹们高兴了,不然不让你进门娶新娘!”

在场帮着堵门的不仅是严如春田萱几人,还有几个京城中其他贵家的小姐们,跟林媛不是很熟悉,但是为了巴结林媛也厚着脸皮留了下来。

此时听到兰花这么口无遮拦地叫着夏家二公子的大名,甚至还挖苦他是缩头乌龟,当即便脸色大变,悄悄地往后退了退。

京城里的小霸王啊,居然被人说成缩头乌龟,等下这扇门定然要被他踹烂了!还是赶紧逃走吧!

不过,想象中的大门被毁成渣儿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夏征的笑声穿透大门钻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哈哈,说的也是,今儿是爷大婚,自然不能事事都让兄弟们出头!那兰花姐姐想要让我怎么做才能高兴啊?”

夏二公子居然称呼那个小村姑一样打扮的女人为兰花姐姐!天哪,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

几人面面相觑,对兰花的身份更是好奇了。

兰花才没有理会那些人异样的目光,她在林家坳为林媛而冲夏征发脾气的事,为什么要告诉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这还不简单啊!听林媛说你经常给她唱歌的呢,要不,给我们唱个歌来听听好了!”

兰花冲着金玉儿几人挤了挤眼睛,立即引得田萱许幕晴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房间里盖着红盖头的林媛一脸无奈,要不是刘氏再三嘱咐她不许轻易将红盖头揭下来,她一定会冲出去跑到兰花面前质问一下,她什么时候说过夏征经常给她唱歌的?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好不好!

兰花才不管到底有没有这个事,她是把当初自己成亲的时候姑娘们刁难小马的招数悉数用在夏征身上了。

“这个,这个……”

门那边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再开口。

门这边等着的小姑娘们嘀嘀咕咕了两句什么,立即发出几声清脆的笑声,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在说嘲笑夏征的话了。

咳咳,咳咳。

几声咳嗽之后,夏征突然开口了:“唱歌这个事啊,不能轻易做的。我曾经答应过娘子,这辈子只为她一个人唱歌,绝不给旁人唱,特别是女人。还请兰花姐姐饶过我这一次,莫要让我做背信弃义之人,不然,今儿晚上,是要行使家法的。”

夏征说话可怜巴巴的,虽然隔着门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众人也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恳切的意味。

几个心软且对夏征有几分忌惮的女子立即表示不再强求,还争先恐后地帮着夏征说起了好话,纷纷劝着兰花饶过夏征这一次。

兰花却十分不屑地撇了撇嘴,旁人不知道夏征的真面目,她可是知道的。

什么行使家法啊,这个大尾巴狼最擅长的就是演戏了,瞧,这么一出还算不上是苦肉计的计一使出来,立即就博得了大家的同情。

“行!新郎对新娘情真意切,咱们就不强求了。”

兰花隔着门剜了那边一眼,唇角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下去。

她眼珠子一转,又道:“既然新郎说要给新娘子一人唱歌,那就等你们洞房的时候再单独唱吧!不过呢,唱歌可以免了,咱们也不能轻易放你进来,这样吧,来给咱们新娘子吟一首带着浓情蜜意的诗吧!”

在场的都是贵家千金们,诗词歌赋从小就是学习的重点,吟诗倒是比唱歌更适合。

大家纷纷点头,觉得这个要求一点儿也不难。

门那边的男人们再次发出轰鸣一般的起哄声,隐约能够听到几个男人在猜测这个尽出难题的刁难女人是哪家的千金。

就连苏天睿也忍不住悄声问起了夏征。

夏征无奈一笑,冲他使了个眼色,故意大声喊着,让门那边的人都能听清楚。

“这个兰花姐姐啊,可是从小跟媛儿一起长大的好姐姐呢,千万得罪不得的!”

世人都爱听好听的话,特别是女人。

兰花扑哧一笑,眉眼弯弯的,这风韵倒是比京城里那些时时刻刻讲究规矩礼仪的千金小姐们更多了几分真实和灵动,甚是光彩夺目。

“行了行了,看在你嘴巴这么甜的份上,姐姐也不难为你了,也别吟整诗了,就说一句诗好了,可不能再得寸进尺了,这已经是……哎呀!你们使诈!夏征,你这个大坏蛋!”

兰花的叫声在院子里陡然响起,惊得房间里正在说话的众人齐齐变了脸色,直到看到院子里发生的一切,大家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原来,夏征一边说兰花好话的时候,已经一边悄悄给程皓轩苏天睿几人使了眼色,让他们爬墙去里边开门了。

一见到几个男子像是天边突然出现的神兵一般落在身后,一伙子姑娘们纷纷惊叫起来。

都不用他们驱赶,就已经自动地四处逃跑了。

院子的大门,立即便没有人守着了。

就算是最后还想要“拼死守门”的兰花,也被程皓轩使了甩赖的手段逼迫走了。

“可恶的夏征,真是狐狸一般的男人!媛儿,你以后可要多长个心眼儿,不然以后肯定会被这个家伙给欺负了呢!”

兰花一边面红耳赤地往房间里跑,一边还不忘最后挤兑夏征一把,弄得大家哭笑不得,十分热闹。

程皓轩将远门打开,魏博宇魏博容等人立即拥着夏征闯了进来,小小的院子里很快便被挤满了人。

不过,为了照顾院中还没有出嫁的千金们,这些男子进来后也只是停留在门口的位置,并没有再继续往里边闯。

“媳妇儿,我来接你回家啦!”

夏征一进门便大声叫嚷起来,他脸上那洋溢的笑容张狂而恣意,喊出来的话更是大胆而热烈,别说是林媛了,就是远远听着的年轻姑娘们无不脸红心跳,钦慕不已。

“这个臭小子!”

刘氏笑着碎了一口,心里却比任何人都开心高兴。

只是……

“你怎么在这里!”

夏征刚进了里屋的门,还未看到心心念念的新娘子呢,就被眼前的男子挡住了去路。

这人,正是特意赶来送林媛出门的赵弘德。

赵弘德勾唇一笑:“我是媛儿的大哥,小妹今日出嫁,我这个当大哥的难道不应该过来吗?”

夏征暗暗咬了咬牙,特别想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身为新郎,居然还要被小姨子三绕两绕地才能进来,偏偏这个家伙早早地就进来了。

只要一想到自己新娘子最美的一刻居然被别的男人率先见到了,夏征心里就醋得不行,真想一拳头把眼前这个家伙给揍到一边去。

不过,就算是心里再醋,夏征也知道不能动手。

“不用你送亲了,爷来了,爷的女人,爷自己抱回去!”

潇洒地甩了甩自己的头发,夏征昂首挺胸大踏步地进了林媛的闺房。

什么?

自己抱回去?

房间里的刘氏范氏等人立即拦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劝说着:“哪里有新郎自己抱着新娘出门子的?你可别瞎说了,快去外边等着!新娘出嫁,必须得有兄长背出去才行,就算没有兄长,也还有媒婆呢,哪里有新郎做的?这于理不合于理不合啊!”

一连强调了两遍于理不合,刘氏都不肯放夏征进门。

夏征一脸无奈,别说是抱着新娘子回家了,就连门口都不让他进去了,真是郁闷啊!

“娘啊……”

“不行!”

刚叫了一声娘,刘氏就坚决摇头拒绝了:“别叫娘了,叫娘也不管用!快出去等着吧,听话!”

无奈地叹了口气,夏征退而求其次:“那好,那就让媒婆把媛儿背出来!”

“有我在,还用得着媒婆?”

夏征的话刚说完,赵弘德已经笑盈盈地等在房间门口,做好了背人的姿态。

“你!”

夏征气得牙痒痒,只是还未再开口,便听到房间里一个温柔而带笑的声音响起:“别吵了,再吵错过了吉时,本姑娘可就不嫁了。”

不嫁可不行啊!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要到手了啊!

夏征撇撇嘴,像个受气小媳妇儿一样乖乖地站在一边,哀怨地看着得意洋洋的赵弘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