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哭嫁/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吉时到,新娘子出门了!”胖媒婆挥着手里的大红喜帕,站在门口大声吆喝了一声。伴随着她的声音落下,便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从四处响了起来,震得几个胆小的贵家小姐们立即捂住耳朵躲到一边去了。林媛由水仙和银杏亲手搀扶着走出房间来,刚走了两步便堪堪停住了。“娘……”一个娘字出口,林媛还未来得及说出的话全都变成了低低的呜咽,今日是她成亲的日子,以后,她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娘亲怀里撒娇玩耍了。刘氏早在鞭炮响起的一瞬间红了眼睛,此时正捏着帕子躲在人群后边哭得稀里哗啦的。听到女儿叫她,更是难以抑制自己的眼泪,却不得不强忍着来到女儿面前,轻声安慰着她。“大丫,别哭,你出嫁了娘开心,虽然以后就是夫家的人了,但是,但是在娘的心里,你永远,永远都是娘最亲最爱的女儿,娘,娘……”原本是想安慰女儿的,谁知说到最后,自己先哭得泣不成声了。

林媛心中莫名升起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绪,听着刘氏哭得哀痛的声音,她恨不得赶紧将自己的红盖头揭下来抱着娘亲好好地安慰一番。

可是她的手刚抬起来,媒婆和家人们便都齐齐劝了起来:“不行不行,可不能揭盖头的!”

范氏更是将女儿拉到了一边,心疼地斥责了两句:“都是当娘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媛儿出嫁是去享福的,你这是干什么?她又不是不回来了,有阿征这样好的女婿,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快把眼泪擦干净,别哭了,让人家看到了笑话!”

她的声音刚刚落下,门外夏征已经郑重其事地一揖到底,正色道:“岳母大人在上,小婿夏征在此保证,绝对不会让媛儿受到一丁点委屈,如若有违此誓,我夏征必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永不超生!”

在大婚的日子里居然说这样苛刻的誓言,众人心惊之余更对夏征这个女婿满意至极。

夏征的承诺让刘氏先是一愣,随即便急急忙忙地奔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呸呸呸地吐口水。

“呸呸呸!什么万劫不复什么永不超生!这种话也是能够随便说的吗?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

这么什么?

这么不懂事?

不,恰恰相反,夏征是太懂事了啊!

刘氏咬了咬唇,欣慰地看着夏征,唇角终于情不自禁地扬了起来:“娘相信你,定然能让媛儿幸福。”

红盖头下的林媛也被夏征的誓言惊到了,她能够理解刘氏舍不得自己的心意,她也知道刘氏根本不是对夏征不放心,她甚至也知道,夏征其实也是明白刘氏的心意的。

只是,夏征居然起这样的誓言,终究是超出她的意料。

夏征待自己的心意,向来这样细腻而周到,周到到让她的家人也能安心。

有人悄悄拽了拽媒婆的衣袖,胖媒婆一愣神儿,立即反应过来,高声笑着喊道:“吉时到了,新娘子快些上花轿啦!”

经过媒婆这么一提醒,水仙和银杏赶紧搀扶着林媛继续往前走了。

出嫁的时候是不能有至亲家人送出门的,所以刘氏和林薇几人都是在房间里避开了的,此时刘氏已经被范氏等人劝回了房间里去了。

“来,妹妹,大哥背你出门!”

赵弘德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媛停住了脚步,微微点头:“有劳大哥。”

赵弘德弯了弯唇,身子半蹲,将林媛稳稳当当地背在了背上。

咯吱,咯吱。

即便是盖着红盖头,林媛也能听到夏征恨得牙痒痒的声音,不由得好笑起来。

不过赵弘德这家伙也是个腹黑的,既然想要送自己出门却不提前告诉夏征,明显就是故意突然袭击让夏征不痛快的。

也不知道这两人以前到底有多少矛盾,居然都能记到成亲的时候了。

林媛微微摇了摇头,好笑地不得了。

鞭炮声在耳边噼里啪啦地响着,林媛看不到外边的情景,总觉得那些鞭炮下一秒就要落到自己的身上了,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别怕,有大哥在,不会让你摔到的。”

赵弘德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媛心中顿时一安。

“哼!你要是敢把爷的女人给摔了,爷就让你这辈子都娶不到女人!”

夏征略带恶毒的声音在身侧响起,林媛扑哧一乐,心里却更踏实了。

原来他一直在身边的。

鞭炮声响了一路,林媛隐约还能听到路上有人说着恭喜的吉祥话,只是人太多了,她一时竟是分不出来那些都是谁的声音。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鞭炮声越来越响,人声也更加响亮起来,林媛知道,这是快要到大门口了,自己也快要真的上花轿了。

“等下!”

林媛感觉到赵弘德高高抬起了腿,而后,便听见夏征急切的声音:“已经出了门了,现在该我这个新郎上场了!”

说罢,也不管赵弘德愿意不愿意,夏征已经上前一步将他背上的林媛连拉带拽地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林媛只感觉到鼻端窜进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而后便被他紧紧地抱住了。

这家伙,还是不忘记要亲自送她上花轿啊!

赵弘德此时已经有些累了,哪里还有精神跟夏征抢人?

被夏征截胡,赵弘德哭笑不得,也只能任由他抱着自己的女人送上了花轿。

胖媒婆显然没有遇到过这种境况,要不是常年做媒婆遇到了不少突发状况,只怕此时都会变成木鸡了。

“吉时到,新娘子上花轿喽!”

众人只见大红喜袍的夏征抱着一个同样身着大红礼服的女子稳稳当当从林府大门走了出来。

那女子不用猜也知道,定然就是京城有名的平西郡主了。

只是,那女子身上的礼服,真漂亮啊!

样式奇特,裙摆宽大,还有那上边用金线绣着的图样,真是美轮美奂。

“快看新娘的鞋子!”

有人突然大叫了一声,立即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林媛的脚上。

因为是被夏征抱着的,所以林媛的脚便隐约露在了外边,特别是她鞋子上的高跟儿,更是夺目得很。

“这鞋子,好奇怪啊!居然有个那样的跟儿!这么细,能走路吗?”

“就是啊,不过,毕竟是平西郡主的鞋子,定然很厉害的吧!”

“当然厉害了,你们难道不知道平西郡主的聪慧吗?这鞋子定然美得很!”

“只是不知道哪里买到的呢?我也想要一双试试啊!”

众人赞美声此起彼伏,林媛细心听着,骄傲地勾起了唇角。

舒服地窝在夏征的怀里,虽然只是几步路的距离,但是一想到自己马上要上花轿当真正的新娘子了,林媛依然有些紧张和忐忑。

“当爷的新娘子这么兴奋?”

夏征戏谑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林媛一愣,他怎么知道自己兴奋?

不对,谁兴奋了?哪有!

刚想嘴硬地顶回去,就听到夏征继续说道:“这么吵,我都能听到你砰砰的心跳声,可别说你没有兴奋啊,说了我也不会相信的。”

林媛呲了呲牙,翻了个白眼儿:“不是我的心跳,是你的!”

这次她说的可是事实,夏征的心跳的确是快得很,或许比自己的还要快呢!

“我?哈!”

夏征哈哈一笑,双臂用力将怀中的林媛往上掂了掂,含笑道:“我心跳快是因为太累了,啧啧,你还是太胖了,得赶紧减肥才行,不然爷都快要抱不动你……哎呦!我的腰!”

翻了个白眼儿,林媛将自己的手指从某人的腰间收了回来,忍不住哼哼了两声。

小心翼翼地将林媛放进了花轿里,夏征还十分体贴地帮她整理了一下裙摆,临出去的时候,捏着她紧紧攥着苹果的小手儿轻声道:“娘子莫怕,为夫在前方给你开路!”

林媛扑哧一乐,紧张感也顿时消了一些。

夏征勾唇一笑,眉眼间全是风情,放下花轿的帘子,转身几步上了马。

那意气风发的潇洒模样,令在场无数女子心醉。

“吉时到,起轿喽!”

胖媒婆扯着嗓子大声吆喝起来,手里的大红帕子挥舞的都快赶上天边翩飞的晚霞了。

噼里啪啦!

唔哩哇!

鞭炮声猛然响起,迎亲队伍前方的乐师们也都立即奏响了乐曲,整个京城似乎都只剩下夏征和林媛的这支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了。

大红的彩旗在前方迎风招展,上边绣着大大的喜字,大红的花轿上满是象征吉祥如意的红色彩绸,喜庆地很。

若说最引人注目的,自然就是端坐在高头大马上的新郎了。

只见他唇红齿白,春风得意,眉眼间全是笑意。

姑娘们哪里见过这样恣意欢笑的夏征?

在她们的记忆力,夏征就是冰冷生人勿近的代名词,别说是靠近了,就是看上一眼都会令人心潮低落,浑身战栗。

今日的夏征,才是所有女子心中的梦中情人,俊朗阳光,恣意欢畅,只消一眼,便深深地烙印在心房中。

男人们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夏征啊!

他们认识的夏征就是个小霸王,为所欲为不学无术,甚至被自己的父亲扛着大刀满京城地追杀,都不能将他的顽劣性子给磨平。

但是他们好像忘记了,这个传说中的小霸王,其实也是个十分厉害的人物。

他白手起家建起了好几个生意极好的酒楼,还亲临西凉,为夏家军大败西凉提供了不少助力,他甚至还跟西凉太子左右周旋,比当朝皇子赵弘盛都游刃有余。

男人,就该活成这样,潇洒自我!

这一天,不知道京城中多少男男女女被夏征的风采所折服,亦不知道有多少男男女女被林媛的好福气而羡慕嫉妒。

花轿里的人儿,此时哪里听得到外边人们的议论?她的心早已躁动地像一只乱撞的梅花鹿了。

紧紧攥着手里的苹果,林媛将它放到了自己眼前。

虽然自己不迷信,但是娘亲长辈们的话依然在耳边回响,即便再热再闷,也不能将红盖头半路揭下来。

她爱着夏征,珍惜着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亦憧憬着以后的美好生活,她不想让自己的婚礼有一丁点儿不完美的地方,就像此时,即便自己已经快要闷得喘不上气来了,她也不舍得将红盖头掀起一角。

她期盼完美,便要杜绝任何让自己和夏征不和美的一切,只要是不好的兆头,哪怕一星半点儿,她也不要沾染。

手指在贴了喜字的大红苹果上来回摩挲着,林媛的指肚都快要发热发烫了。

都说成亲后是女人的另一个开始,她却觉得,这不是开始,而是延续,是自己和夏征爱情的延续,只不过,换了一个场合罢了。

从此,他们会是同一个人,荣辱与共,生死不离。

正想着,林媛突然听到外边的鞭炮声和奏乐声猛然停了,要不是花轿还在继续有条不紊地前进着,她几乎要以为中途出了什么意外。

“逸茗轩上下,恭祝平西郡主新婚之喜!”

是茗夫人的声音!

林媛身子一震,脑筋立即快速地转动着,按照路线,从林府那条街上出来,好像是到了逸茗轩的位置了。

水仙的声音在花轿外响起:“小姐,是茗夫人带着逸茗轩所有姑娘们在给您送福呢!”

林媛会心一笑,心中感激不尽。

声音刚落,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爆竹声响起,啪啪啪,好像很久都没有停下来。

花轿继续前行,林媛的心还在为茗夫人及各位姑娘们的心意感动的时候,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醉仙楼上下,恭祝平西郡主新婚之喜!”

醉仙楼,是严家的产业。

林媛听了出来,说话的是自己的好朋友严如春。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姑娘居然就从自己的家里来到了醉仙楼,肯定受累了。

水仙的声音响起:“小姐,是严小姐带着醉仙楼的人在给您送福呢!”

毫无意外地,祝福声音之后,便又是一连串的爆竹声响。

这次,林媛感动之余多了个心眼儿,竟悄悄地数起了爆竹到底响了几次。

一,二,三……八,九。

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