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拜天地/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微微蹙了蹙眉头,总觉得这个九不是巧合。

果然,接下来又有不少临街的商家出来为她送福。

“妙音阁上下,恭祝平西郡主新婚之喜!”

“绛烟阁上下,恭祝平西郡主新婚之喜!”

“霜雪阁上下,恭祝平西郡主新婚之喜!”

“洞天上下,恭祝平西郡主新婚之喜!”

“珍宝阁上下,恭祝平西郡主新婚之喜!”

“春风楼上下,恭祝平西郡主新婚之喜!”

“翰轩社上下,恭祝平西郡主新婚之喜!”

沿着主街走,只要是街道上跟林媛有关系的商户全都出来送福了,而其它没有关系的也都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有名商家。

比如珍宝阁,就是京城里最大最齐全的首饰铺子。翰轩社则是文人学子们经常出入的茶社,大家在里边切磋文学技艺,十分有名。

每听到一个商户的名字,林媛都会下意识地将他们的名字记下来,顺便再去数一数每个商铺的爆竹声。

无一例外地,全都是九响。

九个商铺,每个商铺都是九响,这代表了什么?

林媛唇角微微扬起,不用问也知道,这样的安排定然是夏征的手笔。

当最后一个商铺送福完成之后,迎亲队伍的鞭炮声和奏乐声再次响起,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朝着将军府的方向而去。

大街上,满是出来瞧热闹的人们,大家自发地有秩序地站在街道两边,谁也不去破坏两人的队伍。

甚至连队伍里时不时抛洒出来的铜钱和糖果糕点,都没有人哄抢影响队伍的前进。

等了好久,林媛都没有再等到其它的店铺来送福,她也就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正勾唇笑着,突然外边响起一阵骚动,听声音,好像是很多人在吵闹。

她心中一沉,大喜的事,最怕最担心的就是有人来捣乱。

不过,这次她想错了。

“平西郡主,感谢平西郡主大才,让我家儿子有书念,有学上!奴家给您送福气了!”

说着,林媛便隐约能够听到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砸着自己的花轿,发出几声清脆的声音。

银杏轻快的声音在花轿外响起:“小姐,是一个妇人在给您送福呢!好像是,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

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

早生贵子!

林媛眨眨眼睛,有些诧异。

花轿继续往前,那女人应该是追着花轿在给她抛洒这些东西,还大声叫着:“祝郡主与夫君早生贵子,白头到老!”

花轿走得很快,周围的百姓又多,这个妇人在人群里推推搡搡地很快便追不上花轿了,但是她的声音还是远远地从后边传了过来。

林媛又是激动又是好笑,这个夏征,想要给她惊喜就给吧,居然还找来一个妇人故意演这么一出戏,是想让大家都知道她的光荣事迹吗?

迎亲队伍一路前行,再也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直接停在了将军府的大门。

“请新郎踢轿门喽!”

胖媒婆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林媛这才想起来,新娘子下轿的时候是需要新郎过来踢轿门的。

说是踢轿门,其实就是给新娘子一个下马威,以后新娘子是自己的人了,自己是她的男人,她事事都要听从自己的。

对于这个习俗,林媛很是不喜,这不就是故意地贬低女人的地位吗?

可是没有办法,谁让她生活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

林媛有些气闷,殷红的小嘴儿也微微嘟了起来。

但是,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夏征在花轿门上踢那一脚,正纳闷的时候,花轿的帘子已经被打开,她虽然戴着红盖头,但是还是能感觉到有一丝亮光从盖头下钻了进来。

随即,一只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手出现在红盖头下。

林媛一愣,小手儿下意识地便搭了上去。

“娘子,为夫抱你回家!”

抱我,回家?

林媛呆了呆,这家伙,是不想再踢轿门了吗?甚至还抱着自己进府。

不,不是进府,而是回家,以后,这将军府就是她的家,他们共同的家!

哇!

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轰鸣般的赞叹声,大家齐齐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对新人。

新郎,居然亲自抱着新娘子进府了!

“天哪!居然,居然还能抱着新娘子进府啊,这夏二公子,真是太宠爱平西郡主了!”

“岂止是宠爱,你没看到这主街上所有的商铺都披上了红绸?还有这地上,全都是红毯!这是要十里红妆迎娶新娘子啊!”

“这么好的男人,我也想要怎么办!”

“你?一边凉快去吧!夏二公子才不会看上你这个丑男呢!”

被夏征抱在怀里,听着人们的议论纷纷,林媛不禁笑出了声来,不过,虽然被盖头挡着看不到,但是她也听到了。

十里红妆,他居然真的给她准备了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盛大婚礼!

“想笑就笑出声来,你这样抻着,爷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怎么办!”

夏征戏谑而调笑的声音在头顶传来,林媛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为了某人的一点点成就感,那就笑出来吧!

将军府客厅里,大将军夏远和安乐公主已经端坐在主位上,跟他们一起的,还有好久都没有露面的老烦。

作为两人的媒人,老烦今儿可是个主角呢!

“呦呵!居然抱进来的,行啊,这臭小子比你当年还要疯狂呢!”

伸长了脖子看着外边慢慢走近的人影,老烦嘿嘿一笑,用脚丫子踢了踢正襟危坐的夏远。

夏远早已看到了自己儿子的疯狂行为,只不过,即将要当公公了,他的心里紧张地不行,哪里还顾得了别的?

安乐公主却是勾唇一笑,用帕子掩了掩微微上扬的唇角,笑道:“我这两个儿子啊,就属阿征最像他爹了,脾气性格都像,偏偏……”

偏偏两人就是不对路,从小掐到大,活像一对欢喜冤家!

安乐公主拿眼睛觑了一眼自己男人,眼中笑意奔涌而出。

坐在下首的夏臻和田惠也一脸兴奋地看着进门来的新人,两人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时不时互望一眼,浓情蜜意。

夏征抱着林媛,直到进了门,才舍得将她放到了地上。

一落地,林媛脚上的那双高跟鞋便显出来了,一身大红礼服,龙凤呈祥的图案,再加上她脚上那双细高跟的高跟鞋,将整个人的气质衬托得十分出众,令人眼前一亮。

在场众人,认识林媛的可不在少数,但是今日见到这样的林媛,都有一种恍若新生的感觉。

田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要不是知道夏征绝对不会对林媛变心,她都要以为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根本不是林媛了。

一对新人手拿红绸,慢慢来到客厅前边的软垫前站好。

胖媒婆紧紧跟在一边,一脸阴郁,当了这么多年媒婆,还是头一次感觉自己是多余的。

背新娘出门不用自己。

唱礼也不用自己,不,不是不用,应该是唱了也没有人理会。

现在进了礼堂里,就连新娘子都不用自己指引,新郎已经完全代替了她,甚至比她做得还要细心。

夏二公子果然是京中有名的小霸王,事事不按套路出牌啊!

看了看正座上坐着的人,胖媒婆赶紧收敛了自己的心思,开始唱礼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本来是最简单的唱礼,也是最简单的拜堂,胖媒婆只想着赶紧完成,赶紧将这对不省心的新人送入洞房去好了了自己的差事,偏偏,这小霸王就是不让人省心啊!

“等下!”

送入洞房四个字刚刚说完,夏征突然开口打断了她。

观礼众人立即躁动起来,怎么,新郎反悔了?不想进洞房了?

老烦一双小眼睛亮晶晶的,脸上满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兴奋,就差张嘴问出来“臭小子不想洞房了吗?”

只是,还不给他机会开口,夏征已经将手里的红绸布一把扔掉,直接俯身过去,蹭地一下,将同样纳闷的新娘子抱在了怀里。

礼堂里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眨眨眼睛,对夏征的行为有些意外,却总觉得这样的行为又不觉得意外。

“爷今儿成亲了,以后,林媛就是爷的女人!在场所有人记好了,别招惹爷的女人,不然,爷让他好看!”

夏征霸气而不善的话语在礼堂里突兀地响了起来,弄得观礼众人一愣一愣的。

什么叫别招惹爷的女人啊?说的他们好像之前经常欺负林媛似的!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啊,重点是这家伙怎么突然喊起这么一句话?

此时的夏征长身而立,虽然抱着一个人,但是他的脊背挺得直直的,气势更是不输任何人。一句话落,竟有种令人不敢直视的威严。

只是,这种威严只维持了不到三秒钟,接下来,陡变突起。

“哈哈,爷终于成亲了!爷去洞房了,谁也别来烦我,谁敢打扰爷洞房,小心你们的命根子!哈哈哈哈。”

礼堂里,只剩下夏征略带魔性的笑声,萦绕在众人耳边久久不肯离去。

“这,这是不是高兴地过了头,傻掉了?”

不知道是谁突然冒出来一句,将众人的思绪顿时拉了回来。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赞同地点了点头。

夏征就是高兴地过了头,疯掉了,魔怔了!

安乐公主和夏远有些无语地互相看了一眼,纷纷红了脸。

夏臻更是厉害,直接拉着媳妇儿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大红脸,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不是我弟,绝对不是我弟!

被夏征一路抱着,几乎是狂奔进新房里的,林媛一张脸都要红透了。

虽然已经成了亲,但是这样猴急的新郎,也实在是太丢人了吧!

前一秒她还在为夏征的霸气而眼冒红心,下一秒,就被这家伙的画风突变给雷得外焦里嫩了。

不过有一件事倒是不用担心了,那就是今儿,绝对不会有谁敢来闹洞房了,除非他们不想要自己以后的幸福。

拜了天地,但是进了洞房以后还会有一连串的繁琐礼节等着他们。

此时的房间里,早已站满了不少伺候的丫鬟婆子。

林媛静静地坐在喜床上,虽然房间里静悄悄地,虽然还戴着红盖头,但是她总能感觉到有两道炽热的目光正企图透过那红盖头射到自己的脸上来。

这种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又紧张,又抗拒,又兴奋,还又期待。

喜婆在面前说着各种吉祥话,有条不紊地做着自己该做的差事,林媛却一句话也没有听到耳朵里。

“请新郎挑开喜帕!”

直到喜婆高声喊了这样一句,林媛的意识才终于回笼。

终于要揭盖头了!

林媛紧紧地咬着唇瓣,手里的苹果早在进入将军府的时候便被媒婆拿走了,此时的她只能双手搅在一起,极力遏制自己心中的紧张和不安。

一根玉如意轻轻伸到面前,林媛微微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面前已经不再是黑暗,而是一片火红。

她茫然地抬起眼睛,首先看到的是满屋的大红,大红的房顶,大红的桌椅,大红的蜡烛,就连人都是大红的。

大红的人?

林媛眨眨眼睛,终于笑了出来,好吧,面前这个唇红齿白一身烧包红衣的男子,就是自己的新郎,夏征。

这是林媛第一次见夏征穿红色衣衫,果然,不是很衬他的气质啊!

见林媛突然笑了起来,正一脸痴迷地望着她的夏征突然呆了呆,下意识问道:“怎么了?我,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林媛摇头,笑意却怎么也压不住。

他这么注重自己形象的人,怎么会允许在这个重要的时刻有脏东西在自己脸上?

林媛甚至还能看到,夏征的眉是经过精心修整的,光洁的下巴更是莹润如玉。

好一个翩翩公子!

林媛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依然笑意满满,但是更多的则是浓浓的爱慕和痴恋。

她眼神的变化虽细腻却炙热,夏征怎会看不到?

一股暖流顿时从脚底升起,直窜头顶,夏征有些干涩地咽了口口水,怔怔地将手里的玉如意递给了身后的丫鬟。

------题外话------

我是存稿君~

推荐好友文文,腾讯书名【世子有喜:丞相求放过】,潇湘书名【重生之世子谋嫁】,灵犀殿下。

当粉妆世子谋上妖孽丞相,会发生什么事?

世子说:嫁他为妻,暖他床,打他桃花吃他粮。

不过,某女使出浑身解数,某男却岿然不动,世子悲:“中看不中用,定是断袖男人身下受!”

断袖?

丞相怒,推倒,食之。

世子哭:“丞相美如娇,压断本世子的小蛮腰!”

事毕,踹之,逃之。

天苍苍,野茫茫,人走黄花凉。

丞相带娃寻妻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隔壁世子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