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洞房里的不速之客/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征给喜婆使了个眼色,喜婆心领神会,接下来的仪式简单而快速地完成了。

虽然是头一次成亲,但是没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的,林媛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喜婆赶时间似的进行着各种仪式,刚进洞房时的忐忑和紧张竟然不知不觉间不见了。

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直到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端到了自己面前,闻着那喷香的味道,林媛饿了一整天的肚子终于毫不客气地咕噜了一声。

终于可以吃东西了,真是太好了!

林媛激动地热泪盈眶,刚要接过那碗就被夏征抢走了。

夏征挑了挑眉,夹起了一个饺子喂到了她嘴边。

好吧,只要能吃,管它是自己吃还是别人喂呢!

林媛饿狼一般张开了嘴巴,竟是不顾形象地将整只饺子吞进了嘴巴里。

“这……”

喜婆大惊,赶紧出声阻拦,一句话还未说完,只听哇地一声,林媛已经将嘴巴里的饺子整个吐了出来。

幸好夏征眼疾手快地接了过去,不然整个床铺都要被染了污秽。

“怎么是生的啊?!”

林媛有些委屈地咬了咬唇,明明是一只味道绝佳的饺子,偏偏没有煮熟,真是太扫兴了。

她伸着脖子继续看向夏征手里的碗,那意思不言而喻。

夏征好笑,又夹起一只来:“可能是那只饺子放得晚了,你再尝尝这个?”

噗嗤!

不知谁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放的晚了?总共才六只饺子而已,就算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能相差多久?

公子的借口,也太拙劣了吧!

呕!

“怎么还是生的?”

“要不再尝尝下一个?”

“这个,还是生的!”

“哎,怎么回事呢?府里的厨娘们今儿定然是吃多酒,连饺子都不会煮了。娘子,要不要再尝一个?这个没准就……”

夏征忽悠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林媛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你都让我说了三个生了,再多,我可生不出来了!”

噗!

噗嗤!

哈哈!

新房里突然爆发出此起彼伏的笑声,就连夏征也破了功,再也装不下去了,手里的碗差点都被他丢出去。

看着林媛一脸为难的样子,夏征真想把她揉进怀里好好地疼爱一番。

原来,她都知道啊!

林媛十分无语,其实吃第一个的时候她的确是忘记这茬儿了,但是第二个的时候,她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洞房吃饺子,说一个生,就是要生一个娃的意思,她都连说了三个了,结果这家伙还不依不饶地想要继续诓她接着说生。

她是母猪吗?生四个?生不出来了啊!

“好,那就生三个。”

夏征笑够了,拉着林媛的手正色道:“生三个啊,一个也不能少!嗯,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好了。”

为什么要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林媛有些无语地看着房间里满是笑意的众人,默默翻了个白眼儿。

夏征却不想放过这个话题,继续说道:“一个女儿用来疼宠就够了,那两个儿子,是来保护你们娘俩的。”

呃!

林媛无语扶额,敢情他生儿子就是为了保护她们的啊,这么沉重的负担交到儿子的手里,真为儿子们以后的生活担忧啊!

“请新郎新娘饮交杯合卺酒!”

喜婆抿唇一笑,立即便有俏丽的小丫鬟送上了合卺酒。

夏征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抬手将两只杯子捏在手里,跟林媛一人一杯,一饮而尽。

林媛只觉得这酒绵软得很,但是喝完之后又觉得浑身都热乎乎的,很是舒服。

“礼成!奴婢等恭祝二少爷二少夫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喜婆带着丫鬟们给两人行了个礼,便鱼贯而出,还顺便将房间里的门给带上了。

房间里再没有旁人,林媛终于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着的身子也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哎呦,这一天,终于折腾完了!把我累得够呛,饿得我肚子咕噜咕噜一直叫着!”

独自说了好半天的话都没有得到夏征的回应,林媛扭头一看,正好撞进了某人深邃而悠密的眸光里。

“那个,你……你不用出去,敬酒吗?”

刚刚放松的身子再次毫无征兆地紧绷起来,林媛结结巴巴支支吾吾地提醒了他一句。

其实,送新人入了洞房行礼之后,新郎就会重新出去陪宾客饮酒。

而新娘呢,则会留在新房里,有的时候会有夫家这边的姐妹妯娌们过来陪她说话,有时则是家中的小孩子们过来讨要红包。

总之,像他们现在这样还不到傍晚就留在房间里不出门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林媛蓦地想起了被这家伙抱进洞房的时候他那高声宣告的话语。

“爷要去洞房了,谁敢打扰爷洞房,爷就让他断子绝孙!”

难道,真的要白日宣淫?

这,这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这边林媛红着脸胡思乱想,满脸地纠结无奈。

那边夏征也在纠结,真想立马就把她吃拆入腹啊,只是,还是白天怎么办?要不要提前一些?好像,不太好吧?

只要一想到自己被这丫头一个猛子撂倒在地的样子,夏征就忍住了心中的躁动。

咳咳,咳咳!

夏征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早知道天还没有黑,他就不该让喜婆那么快结束行礼了。

“饿了吧?我让厨娘们给你准备了吃的,放心,这次是熟的。”

毕竟是头一次成亲,夏征心里也忐忑地很,却还是强装着一副笑脸,让小丫鬟们将晚饭送了进来。

林媛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见到吃的立即狼吞虎咽起来,再者,她之前就经常来将军府吃饭,对于将军府府上厨娘的手艺早已熟悉得很了,一顿饭吃下来就跟回到自己家里一样,香的很呢!

看着林媛这狼吞虎咽的样子,夏征嘿嘿一笑,一边给她准备水,一边宠溺地笑道:“多吃点多吃点,等下要运动一晚上呢,吃得少了没力气了怎么办?”

噗!

咳咳!

刚刚吃进嘴里的炸鸡块儿被林媛一口喷了出来,只是,这咳嗽声是哪里来的?

夏征剑眉一凛,一个健步窜到了衣柜前。

林媛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伸手将桌上的酒壶稳稳地捏在了手里。

她就知道有人不想让自己顺利成亲,只是没想到苏秋语那个女人,居然会做出偷偷藏在别人洞房里的事!

只是,这次她猜错了。

“谁!”

夏征猛地一拉衣柜门,一边大喝着一边一脚踢了过去,他虽然做着攻击的动作,但是整个身子却是防守的架势。

如此,若是衣柜里真的藏了人,就算是高手,也很难在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下成功脱身。

果然,里边的人没能逃走,一个毫无骨气的讨饶声顿时响起。

“哇呀呀,夏征你这个臭小子!二叔我好心把给你闹洞房的人都赶走了,你居然这样回报我!”

二叔?

林媛一脸无语地将手里的酒壶放到了原位,默默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夏痕。

是的,被夏征堵在衣柜里的人,正是那烧包的酒鬼夏痕。

而且还很有可能是她未来的小姨夫。

这样一个长辈,居然来给侄子闹洞房,真的合适吗?

夏征显然也没有想到里边的人居然是夏痕,其实他在外边早已派了自己的人手把守着新房内外,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苍蝇蚊子都别想飞进来。

但是夏痕这家伙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了,还躲在了衣柜里。

若不是自己刚才说的话太荤了,只怕他也不会露出马脚。

看来轻功高绝也是有优势的啊!

夏征脸色十分精彩,又是气恼又是无奈,当初他的院子重新整修的时候曾经跟二叔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两人就总是各种较劲,谁能想到居然又闹到洞房里来了?

夏痕却一点儿也没有自知之明,或者说他脸皮实在是太厚,直接忽视了侄子精彩绝伦的脸色,咳嗽了一声,若无其事地从衣柜里出来,一边慢悠悠地拍打着衣服上并不存在的褶皱,一边磨磨蹭蹭地往门口蹭去。

“阿征啊,二叔也是为你好呢,你不知道,刚才这房间里有多少人想要给你闹洞房!都是二叔我,英勇迎敌,将那些人全都给打跑了,要不然啊,这会儿肯定不光是衣柜里了,就连床底下都有人了!”

一句话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床底下还真的发出了一声十分轻微的声响。

林媛瞪大了眼睛,猛然回头,果然就见到垂落在地的床单轻轻摇晃了两下。

这,这床底下真的有人?!

夏征也是大惊,自己安排了那么多高手在外边守着,居然还是让人溜了进来,而且还不是一个!

他猛地回身,毫不留情地一脚将桌上的酒壶踢了过去。

酒壶呈直线滑落,直直摔进了床底下。

床单晃动,能听到清脆的铜酒壶落地的声音,却听不到任何人发出闷哼。

这,难道没打中?

林媛的第一反应是夏征的准头偏了,床底下的人躲了过去。

但夏征却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猛然回头,身后哪里还有夏痕的身影?

可恶,被这个家伙给骗了!

床底下哪里有人?那是夏痕使了个障眼法而已!

------题外话------

存稿君出没,某人可能正在手术台上受罪~(>_<)~

明儿洞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