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甜蜜的开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是被一股热烈的气息吹醒的。

她茫然地睁开了眼睛,近在咫尺的就是一张超级放大的脸。

那脸俊朗无比,正眯着眼睛静静地打量着自己。看到自己醒来,那好看的唇瓣不禁上扬。

“你醒了?”

林媛一愣,意识有些蒙,夏征怎么会在自己闺房里?

一定是在做梦!

绝对是在做梦,她浑身上下累得不行,全身的骨头都跟被拆掉重新装上的一样。

她闭上眼睛,想要翻个身继续睡觉。

一动,却发现,腿根本不能动弹。

因为,最隐秘的地方疼得很,十分不舒服。

林媛猛地睁大了眼睛,四处打量“自己的房间”。

大红的帷幔被扯烂,狼狈地扔在地上。

榻上的锦被被揉得凌乱不堪,半边搭在她的腰间,另外半边已经垂到了地上。

床头,床脚,甚至连床缝里,林媛都能看到花生莲子,还有一些被压烂的大枣桂圆零散地落在身边。

林媛的思绪顿时飘回到昨天晚上的情景,某人实在太心急,竟然都没有来得及将床上的干果收拾干净,就将她拖入了被窝里。

不,不,哪里是被窝,明明是狼窝!

林媛用手将腰间的锦被往上拉了拉,挡住身前的春光,微微咬住了唇瓣。

而身边的饿狼仍旧眼冒绿光地盯着她,一张嘴就极不老实:“娘子对为夫昨晚的表现,可还满意?”

流氓!

林媛美眸一睁,瞪了他一眼。

夏征挑眉:“啊!看来是不满意了。那就让为夫现在来补偿给娘子,可好?”

说着,夏征的手已经极不老实地伸到了被子里,眼看着就要摸上那片光凉和滑腻。

“夏征!”

林媛一惊,微微动了怒气,昨晚他们那么疯狂,甚至都忘记了那是他们的第一次。

就连她都难以压抑,以致于现在,可以用遍体鳞伤来形容了。

若是再来一次,别说起床了,她肯定连翻身都困难了。

一道低低的笑声从夏征的嘴里涌出,被下的手也改了动作,帮她轻柔地揉着酸痛的腰。

慢慢地,疲乏感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则是浑身的轻松与舒畅。

呵!

林媛舒服地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子也随之放松下来,静静地享受着某人的体贴服务。

夏征手上忙活着,嘴巴也不闲着。

“夫人的腰真软啊,好像能翻个个儿似的。今儿晚上,我们正好能换个姿势,好不好?”

林媛眯着眼睛翻了个白眼儿,不好,今晚上我要睡觉。

“夫人的腿修长笔直,为夫真的好喜欢啊!”

林媛抿着的唇角微微勾起,有些得意地哼了哼,那是自然,要不是现在这个年代不能穿超短裙,她非要好好地露露自己的大长腿不可!

“夫人的皮肤真白啊,又白又滑,摸上去还凉丝丝的。以后为夫就再也不怕暑热了,抱着夫人,就跟抱着凉丝丝的冰一样,浑身都舒坦啊!”

林媛小巧的鼻子微微一哼,小手在被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是挺凉爽的,只是可惜,昨晚上闹地太厉害,此时的她浑身都黏黏腻腻的,真想洗个凉水澡啊!

“凉水澡就不要洗了,你刚刚承受了……那样的事,洗凉水澡于身体无益,等下让人准备温水,好好地泡一泡。”

夏征的手在林媛酸酸的胳膊上捏了捏,一边捏一边说着话。

林媛的眼睛终于睁开了,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嘿嘿,我们现在可是夫妻了,这就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嘛!”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好吧,又被这家伙给猜到了自己的心里话了。

不过,心有灵犀一点通这话倒是对的,就像昨晚上,她问起那九个店铺和九声爆竹的时候一样,虽然他们都没有说,但是两人心里都是清楚地。

九九,那就是久久啊!

夏征这样安排,就是为了讨个长长久久的好彩头啊!

这番苦心孤诣,林媛怎会不感动?

“少爷,少夫人,你们醒了吗?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需要?”

门外突然响起水仙试探的问话。

第一次被人称为少夫人,林媛有些适应不过来。

现在两人已经成亲了,她也不再是林家大小姐,以后出门,就是夏家的二少夫人了啊!

夏征看了林媛一眼,见她点头便回了一句“开门吧”!

话音一落,林媛只听到门外似乎有纷乱的脚步来回走动,而后,便是什么东西被卸下来的声音。

啊!

好亮啊!

突如其来的阳光刺得林媛眼睛有些睁不开,她下意识地闭紧了眼睛,用手拉了被子挡住了脸。

“怎么……”

刚说出两个字来,林媛便愣住了,她明明记得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是昏暗的啊,怎么突然就亮了?

林媛脑子里一片浆糊,但是突然间便清明了起来,这家伙,居然把窗子都用厚厚的毯子遮了起来,怪不得她昨晚觉得天色黑得那样快!

可恶!

一想到自己居然是白天的时候就跟夏征那个那个了,林媛的脸就再也不能从被子里钻出来了。

也不知道那时候外边有没有人,自己那么大声地,咳咳,真是丢死人了!

“你确定不出来了吗?被子里不热吗?”

夏征戏谑的压抑着低笑的声音在隔着被子传进耳朵里,竟带了一种难以名状的魅惑感。

林媛猛地掐了自己胳膊一把,暗自骂着自己没出息,居然一个声音都能被蛊惑进去。

“不出去了,没脸出去!”

带着几分赌气似的倔强,逗得夏征肚子都要笑疼了。

“现在可都日上三竿了呢,爹娘和大哥大嫂还在前院等着新娘子去敬茶呢!既然你不愿意起床,那我就打发丫鬟去……”

砰地一声,林媛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也顾不得身体那里还微微发疼了,气急败坏地冲着夏征大嚷。

“你这个家伙,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新娘子进门头一天就睡到正午,这要是传出去了,她林媛的脸面就别想要了!

“快让银杏进来帮我找衣服,还有水仙,赶紧帮我梳头……嘶!”

林媛迈开步子就要下床,却因为动作过猛不小心牵动了某处,痛得她直抽冷气。

夏征长臂一伸,赶紧将她捞在了怀里,一脸疼惜和紧张。

“怎么了?哪儿疼?我帮你揉揉!”

林媛脸蛋儿烫的如同火烧一般,咬着唇瞪了他一眼,却下意识地将腿紧紧地夹在了一起。

她这个样子,夏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伸在半空的手收回也不是,伸出去也不是,就算他按摩的功夫再好,也不可能帮她按摩……

咳咳,咳咳。

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夏征的脸也红了起来,显然是想起了昨晚的情景,声音有些干涩。

“我,我让水仙她们进来服侍你沐浴,你就在这里等着,不要乱动。”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用锦被将她露在外边的身子好好地包裹严实。

大热的天被裹得像个粽子,林媛不由好笑,却又纳闷自己居然不热?

还有昨晚上,门窗都被毯子遮住了,她却根本没有觉得房间里闷热,甚至连一只蚊子都没有,自己想象的婆子带着丫鬟们进屋熏艾草的场景就更不要提了。

林媛四下打量了一番,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

门吱嘎一声响起,隐约传来夏征唤来丫鬟们的声音,紧接着是水仙和银杏疾步进屋的声音。

这两个丫鬟跟在她身边久了,林媛早已熟悉了两人的脚步声。

“小姐?你还好吧?”

银杏一进门就焦急地询问起来。

水仙拉了拉她袖子:“以后该叫少夫人了。”

银杏一愣,察觉到自己刚刚失言了。

林媛对此却并不在意,两人应该是听到自己刚才的低呼才这么着急的。情急之下,银杏脱口而出小姐,是真的关心她。

水仙赶紧提醒,也是为了不让她和银杏在将军府里难做。

虽然两人以前都是将军府的下人,但是自从跟了林媛,便都事事为她着想了。

林媛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便由两人细心搀扶着去了浴室。

泡在温水里,林媛终于感觉到自己浑身的疲乏得到了缓解,就连疼地不能走路的那里,也舒服了许多。

水仙和银杏一边帮她擦洗身子,一边轻柔地帮她捏着身体,房间里氤氲着的水汽,蒸得林媛小脸酡红,诱惑地像待人采撷的果子。

“少夫人,可好点了?”

林媛点点头,有些懒洋洋地说道:“以后没有别人的时候,你们还是叫我小姐吧,这个少夫人,我听着特别别扭。”

水仙和银杏相视一笑,齐齐应了。

水仙又低声笑道:“小姐,刚刚姑爷不是出去了吗?你猜他做什么去了?”

嗯?

林媛此时舒服得很,什么都懒得做。

“姑爷啊,去甄老先生那里讨来了一瓶好东西,让奴婢放进了浴桶里,说是,能缓解疼痛的。”

缓解疼痛?

林媛尴尬地咳了一生,怪不得自己觉得泡在浴桶里会觉得那里没有那么疼了,敢情是放了药。

“姑爷对小姐真是细心!”

水仙和银杏互望一眼,互相挑了挑眉头,果然见到林媛连耳根子都红透了,低低笑了起来。

------题外话------

存稿君推文~

推荐月亮喵的新文《系统之农门天骄》

见义勇为却芳魂早逝,魂穿古代农女,顾朝颜感觉压力好大。

上有泼辣慈爱的祖母,下有沉默温柔的表姐,门外还有讨人厌的婶娘虎视眈眈,想将自家儿子过继过来。

顾朝颜挽起袖子,该斗的斗,该调教的调教,誓要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不曾想穿越了,还绑定了个功德系统,想要过目不忘?想要貌美如花?想要延年益寿?赚取功德买买买!

种种田,赚赚钱,一不小心就成为了大穆第一善人。

原以为凭借着系统和努力最多就是混个公主当,谁料到中途拿错剧本,竟完成了女帝任务。等她准备后宫三千时,却被某人欺上身来:还请皇上播洒雨露。

顾朝颜泪流满面:哪个杀千刀的,怎么将这匹饿狼放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