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花落谁家/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和夏征刚走出自己的院子,就碰见夏臻和田惠携着手远远而来。

夏征扭头看了林媛一眼,给了她一个“怎么样”的眼神。

林媛好笑地耸耸肩,看来自己果然是多虑了,将军府的规矩,真的是太让人省心了,什么晨昏定省请安问安之类的,简直就是形同虚设嘛!

思量间,夏臻和田惠也已经走近了,田惠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再有一个来月就到了临盆的时候了,此时的夏臻简直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时时刻刻都不能安心,即便是走在连片树叶都没有的平地上,也不忘小心谨慎地搀扶着媳妇儿。

“大哥,大嫂。”

这算是林媛成亲后第一次跟两人见面,自然要行个周全的礼仪了。

“成了亲咱们理应更亲近的,你怎么就跟我生分了起来?”

田惠嗔了她一眼,赶紧将她扶了起来,还嗔怪着在她手背上拍了一巴掌,只是那一巴掌连挠痒痒都觉得轻了。

林媛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嫂子也别恼,就这一次而已,以后你再想让我给你行礼,我还不应了呢!”

两人说说笑笑地,林媛便自动地接替了夏臻,小心翼翼地搀扶着田惠往前院去了。

看着前方两个见了面就忘了男人的女人,夏臻和夏征面面相觑,齐齐叹了口气,“互相扶持”着亦步亦趋地跟在后边了。

四人转过走廊,还未见到夏远两人的脸,林媛便听到了安乐公主娇嗔的声音。

“孩子们这就来了,你赶紧老实点!”

若是不听话中内容,只听内容,一点儿也不像是训斥,倒是很像撒娇。

林媛一愣,这真的是自己平时见到的那个对旁人高高在上对自己却平易近人的安乐公主吗?

而接下来的声音更让自己大跌眼镜。

“这不是还没来吗?就算来了也没事,我让丫鬟们把他们再给撵回去,让他们回去接着睡觉,不给我们弄出个孙女来,谁也别来打扰咱们!”

噗!

林媛差点瘫倒在地,这,这样的话,真的是那个杀伐决断的大将军说出来的话吗?

弄出个孙女来,天哪!他们才刚成亲啊!

田惠十分理解地拍了拍林媛的手背,一脸地古怪:“别吃惊,这还是小菜呢!”

小菜?

天哪,林媛扶额哀叹,大雍的不败战神夏远,在家里居然是个宠妻无度的家伙,这要是传出去了,会不会有损他战神的威名?

“是惠儿来了吗?快进来吧!”

许是听到了田惠的声音,安乐公主的声音立即恢复正常,一边整理着被夏远弄皱了的衣襟,一边让眼观鼻鼻观心的丫鬟们出去迎人。

田惠和林媛相视一笑,整理好情绪赶紧进了房间。

夏臻和夏征紧随其后,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商量好的,两人都故意迟了一步才进去。

不过,虽然迟了一步,但是一进门还是迎上了夏远带火的目光。

夏征还算脸皮厚,但是夏臻这个一根筋却已经老实地像个鸵鸟了,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赶紧揣进衣服里去。

就知道坏了老爹的好事,一定会被他训斥的。唉,刚刚真的应该赶紧往回走,不应该进门啊!

夏远虽然对两个儿子黑了脸,但是对两个儿媳妇儿却依然是宠爱有加,看眼神就能看出来,甚至在看到田惠的时候还破天荒地提醒她多多休息不要累着。

看来,夏远对田惠的胎儿十分看重。

夏臻搀扶着田惠坐到了椅子上,林媛和夏征则接过了丫鬟端来的茶水给他们敬茶。

新媳妇儿的茶是一定要喝的,夏远和安乐公主就算是不讲究规矩的人也不会在这件事上省略掉。

两人端坐在主位上,接过了新媳妇儿的茶,笑眯眯地喝了一口,而后将自己准备的红包给了林媛。

“好孩子,以后夏征若是欺负你,你就跟娘说,娘一定帮你教训他!”

林媛接过红包,略带羞涩地笑了起来:“他待我很好,谢谢娘。”

夏征也挑着眉头笑得一脸嘚瑟,一副爷怎会欺负自己女人的模样。

林媛又给夏远敬了茶,夏远将提前准备好的红包交到她手里,只说了一句话。

“跟夏征好好相处,赶紧给夏家生个孙女出来。嗯,最好是孙女,孙子也行。”

噗嗤!

田惠抬手用帕子掩了掩唇角,将差点笑出来的声音藏在了帕子里。

林媛也十分无语,人家都是当婆婆的催着儿媳妇儿生孩子,偏偏他们家是公公,而且还是催着生孙女,怪不得田惠之前说那还是小菜。

“是,爹,儿媳,尽量。”

夏远张了张嘴,显是想要说什么,不过很快便被安乐公主给接了过去:“生孩子的事不着急,你们小两口看着拿主意就行了。”

说完还嗔了夏远一眼,显然是在埋怨他。

夏远咳嗽了一声,抬手摸了摸鼻子,尴尬地眨眨眼睛。

林媛好笑地看了两人一眼,站起身来走到了夏臻和田惠面前。

因为是同辈,所以这次林媛也不用下跪了,直接敬茶就好,夏臻和田惠各自给她准备了红包。

其实家中还有两位长辈的,一位是借助在将军府的老烦,一位是夏征的叔叔夏痕。

不过此时两人都不在客厅里。

安乐公主示意夏征和林媛坐下,笑道:“甄老先生一大早就去洞天吃饭了,他说了,你这儿媳妇儿的茶就不喝了,改天给他做两道菜就行了。不过,这红包却是早早给你准备好了。”

说着,将一个沉甸甸的红包拿了出来,让丫鬟送到了林媛面前。

林媛又是好笑又是意外,接过了那红包。

“至于你二叔嘛……”

安乐公主看了夏征一眼,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地说道:“他昨晚吃多了酒,这会儿还没有醒来呢,你们也不用给他敬茶了,红包我已经准备好了。”

又是一个沉甸甸的红包到手,林媛心里乐开了花,不过面上却是平静如常:“谢谢娘。”

虽然红包到手,但是林媛却对夏痕吃多了酒的借口十分起疑,就夏痕那个恨不得常年泡在酒坛子里的人,居然也有喝醉了的时候?

眼角余光无意间瞥到了身侧坐着的夏征,林媛突然心念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

虽然是成亲后第一次跟公婆见面,但是安乐公主并没有给她立什么规矩,跟之前对待田惠一样,不用晨昏定省,也不用每日请安,吃饭的时候更不用伺候他们,所以林媛对未来的儿媳妇儿生活还是十分满意的。

而最令林媛意外的则是,安乐公主和夏远都不反对她继续在外抛头露面做生意,而且还很是支持。

“听惠儿说,你和严家小姐在商量着办戏班子呢,还说是要把你们在逸茗轩讲的故事搬上戏台子呢!怎么样,现在那戏园子办的如何了?等这戏班子办起来了,一定要让娘第一个听听你们的戏。”

林媛勾唇一笑,连连点头。

她之前就听田惠说过,安乐公主对《红楼梦》的故事特别痴迷。跟旁人最喜欢宝黛不同,她最喜欢的是凤辣子王熙凤,还总是跟田惠说,这个王熙凤有一种睥睨天下的豪迈。

不过林媛却不忍心告诉她,《红楼梦》里最可悲可叹的就是这个凤辣子了。

若是让安乐公主知道她死后只用一张草席裹了身子,不知道会不会哭红了眼睛。

既然说起了戏班子的事,林媛便顺口跟她多说了几句。

“戏园子已经找好了地方了,等我闲来无事了就准备装修和服装的事了。不过我们畅音阁没有合适的台柱子倒是一件令人挠头的事,之前那个台柱子听说是进了二皇子府当姨娘了,儿媳正在让宋班主找合适的人呢!”

“嗯,那个常如春倒也算是个不错的角儿,不再登台唱戏了,还真是可惜了。”

安乐公主显然也是知道常如春的,不过常如春在京城里算不得最好的角儿,所以人人称之为常大家,安乐公主却只是淡淡地称呼了她的名字。

而且,从她的语气里倒也不难听出安乐公主对这个常如春的不屑。

自己有了高枝儿便放弃了整个戏班子,自从常如春进了二皇子府的事传扬开来之后,京城里之前喜欢她的百姓们全都摇头叹息,为这女人的薄情寡意而唏嘘。

女人们的关注点永远和男人不同,说到进了二皇子府的常如春,夏征和夏臻十分自然地便想到了二皇子赵弘盛。

夏征嗤笑一声:“这赵弘盛最近真是胆大妄为,他娘都被禁足半年了,他不仅不着急,居然还一个劲儿地往床上拽女人。呵,难道是真的放弃了那个至高无上的地位了?”

老皇帝还未立太子,现在所有的皇子都是有可能继承大统的,要说自己退出,那还真是笑话!

夏远也难得的哼了一声:“他成不了大气候!陛下对他已经不满了。”

夏远跟老皇帝算是年轻时候的至交了,对老皇帝的心意自然比旁人更清楚。

从老皇帝禁足柳妃到赵弘盛当殿求娶姚含嬿和唐如嫣,他就察觉到皇帝陛下对这个不识大局的二儿子有了厌烦之心。

而之后的事实也更证明了这点,从今年开始,三皇子赵弘德颇受陛下重用,就连祭天这种大事,居然也让三皇子参与了进去。

看来,这太子之位会花落谁家,很快便会知分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