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酒鬼藏酒/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将花环一抛,三两步奔到夏征身边,瞪大眼睛四处张望:“什么什么?是什么好东西?真的发现了绝世好酒?”

四处张望了半天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好东西的林媛,微微皱了皱鼻子,撇嘴道:“这不就是一堆土吗?能有什么好东西!”

夏征被她这可爱的小模样逗得心里直痒痒,忍不住用满是泥污的手勾了勾她皱起的小鼻子,好笑道:“傻瓜,好东西能在表面上摆着?当然是在底下了。”

底下?

林媛眼珠子一转,也顾不得被夏征弄脏的脸,径直来到他身边,探下身子用手扣了扣那块不起眼的土地。

砰砰砰!

居然是空心的!

“这里边!”

“嘘!”

夏征赶紧指了指夏痕的房间位置,示意林媛噤声,夏痕虽然武功不怎么厉害,但是因为修习轻功的缘故,他的五感也是很敏感的。

现在好东西已经被他们发现了,就差临门一脚了,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被正主给逮住了!

林媛也知道做贼要低调的道理,赶紧捂着自己嘴巴连连点头,露在外边的眉眼早已笑得弯弯的,可爱的紧。

夏征也被她逗笑了,两人一起捉过鱼整过人,这偷东西还真是头一次呢!

“我把它挖开,你在旁边看着,小心别弄脏了手。”

夏征示意林媛往后退了退,自己从靴筒里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来。

这匕首很是朴素,不过看样子总觉得眼熟。

林媛忍不住多瞧了两眼,猛然发现,这不是自己那把浑身都是宝石的匕首吗?

不错,这正是夏征送给林媛的那把小匕首。

这匕首原本是有两把的,因为林媛喜欢珠宝,夏征又打心眼儿里不希望她会用到这把匕首,所以特意在匕首身上打造了不少宝石送给了她。

林媛乖乖地蹲在一边,满心期盼地看着夏征一下一下地将地地表上的泥土挖开。

其实这个地方还是比较好找的,因为周围的土地都是湿润的,只有这里是微微发干的,看来夏痕是经常过来翻动这里的。

“他这酒是不是得存放了好几十年了?居然埋得这样深!”

挖了好半天,夏征都累的气喘吁吁了,结果还是没有挖到一丁点有用的东西,很是气恼地抱怨了一句。

林媛也耸耸肩,对这底下埋着的东西更加好奇了。

这东西不仅埋得深,中间竟然还特意埋了好几块儿大石头,弄得夏征一度认为自己又找错了地方。

“要不咱们改天再来吧,这么半天了,二叔会不会醒了?”

许是做贼心虚,林媛总觉得心里忐忑得很,生怕一回头就突然看到夏痕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就站在自己身后。

“不行不行,都已经挖了一半了,若是这会儿放弃,只会打草惊蛇!”

夏征抹了一把汗珠,继续卯足了劲儿开始挖了。

这次倒是没让他再费力气,又挖了十几下,匕首尖端触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发出一声闷响。

“有了!”

林媛和夏征齐齐惊喜地低呼了一声!

生怕匕首锋利的尖端会将酒坛子戳破,夏征这次改为徒手挖掘了。

泥土渐渐剥离,终于露出了那个东西的真面目。

“居然,是个盒子?!”

盒子?

不是说是酒坛子吗?

看着这跟自己的梳妆匣子差不多大小的盒子,林媛可不认为里边会藏了什么绝世好酒。

夏征显然也有些意外,不过却一点儿也不失望,反而兴致更加盎然。

“那家伙藏了酒不稀奇,现在居然藏了别的东西,我倒是更好奇了!”

可不是?酒鬼藏酒能有什么奇怪的?酒鬼藏了别的东西那才叫奇怪!

捧着那小箱子,跟林媛示意了一下,两人便悄没声儿地溜到了一边儿的阴凉空地上。

两人嘀嘀咕咕的声音从隐蔽的树荫后边时不时传出来,连树上鸣叫的知了都被吸引了过来,谁也不再叫唤了。

“这箱子挺新的,这锁也太难打开了吧!”

“要不直接砸开行了!爷的匕首都快捣鼓烂了,也没能把这锁撬开,真是扫兴!”

“砸开?你别开玩笑了!这东西等会儿还是要放回去的,你还真的打算拿走啊?让二叔发现咱们偷偷看了他的隐秘,一定会气死的!”

“切,他能有什么隐秘?啊对了,你说,这里边该不会是二叔的身世之谜吧?难不成,二叔根本不是我们夏家的亲儿子?他,会不会是别国流落在民间的太子?然后机缘巧合之下被祖父捡到,带回了大雍?天哪天哪!我们居然无意间窥探到了这么隐秘的事情?这可如何是好?啊呀,娘子为何要殴打为夫?是欲求不满了吗?哎呦又打?”

“赶紧把你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我丢出去,你要是再胡说,我就把你的脑袋切开!什么别国的太子?你自己不是说了吗?二叔是祖母怀胎十月生下的,当时祖父在战场上有危险,祖母还因此气血不足,导致二叔生下来先天不足呢!这些你都忘了?别瞎猜了!”

“啧啧,不是身世之谜,那会是什么?”

“嗯,依我看啊,这里边八成是二叔这些年在外游历时得到的宝贝。对,一定是,你听,摇晃摇晃这箱子还能听到咣啷响呢!”

“真的是吗?我怎么觉得你也是在瞎猜呢?”

夏征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儿,总觉得林媛这小财迷的模样还不如自己猜到的身世之谜靠谱呢!

“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林媛斜了斜眼睛,夏征立即满脸堆笑,一脸地崇拜加佩服:“对,娘子说的话都是对的!为夫也觉得这里边藏着的定然是二叔这些年在外得到的绝世宝贝!既然如此,不如咱们将它砸开?”

砸开?

林媛有些犹豫,不过一想到里边的宝贝,她就动心了。

“好,那就砸开瞧瞧!”

小夫妻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夏征便高高地举起了一块石头。

“住手!”

砰!

箱子被砸破的声音和夏痕厉声阻止的声音融为一体。

林媛只感觉到耳边一阵疾风刮过,而后眼前一片恍惚,一个白色的人影和一个红色的人影交缠在一起。

红色的自然是新婚的夏征,而那个白色的,便是施展轻功急速赶来的夏痕!

林媛只感觉到眼前眼花缭乱地,根本看不清两人是怎么动作的,不过她的耳朵还是够用的。

“你这个混账的小东西!快把箱子还给我!”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莫不是里边真的藏了什么你的身世之谜?让我瞧一眼呗?”

“混账混账!快把它们还给我!”

“嘿嘿,二叔这是生气了吗?还是头一次见到二叔生气呢!哈哈,二叔的轻功不是很厉害吗?那你赶紧来追我吧!追到了我就把它还给你啊!哈哈哈哈哈。”

夏征略带魔性的笑声撞在耳膜上,林媛只感觉到自己额头的汗已经滴滴答答地下来了。

论脸皮厚,还真是没人能跟夏征相提并论啊!

“阿征,赶紧把东西还给二叔吧!”

都被人家逮了个正着,还是赶紧换回去比较好,毕竟是一家人,以后还是要见面的啊!

“娘子这是害怕了吗?你忘了昨晚上这家伙做的事了?不行,就算是还给他,也得让我瞧瞧这里边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林媛无语,怪不得夏征非要跑来挖夏痕的墙角,敢情是还记着昨晚被他整治的事啊!

“娘子别发呆,快接住!”

一道呼声传来,林媛只感觉到眼前一黑,一个东西便稳稳地落在了自己的手里。

“侄媳妇儿,快把东西给我!啊!臭小子,你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夏痕气急败坏地想要从夏征身边飞走,奈何自己的功夫根本不如夏征厉害,还未来的及施展轻功,便已经被他缠住了。

一边缠着夏痕,夏征还一边冲林媛抛媚眼儿:“媳妇儿,为夫好不容易给你抢来的宝贝啊,快拿好了,以后想吃点啥用点啥,就用这东西去换!哈哈,侄儿多谢二叔的红包啦!”

夏痕气得鼻子都快歪了,什么红包,他不是已经给过红包了吗?这臭小子又来讹人!

林媛无语地摇了摇头,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箱子,那箱子被石头砸了个窟窿,不过窟窿不大,里边的东西没有跑出来。

虽然偷窥别人的东西不太道德,不过一想到里边的稀世珍宝,林媛的好奇心顿时战胜了道德感。

“我只是看看,绝对不拿走,绝对不拿走!”

暗暗嘀咕着,林媛便用夏征抛在地上的匕首将那个小箱子撬开了。

咦?

林媛低呼一声,那箱子里哪有什么稀世珍宝,只有几封信而已。

若说没有别的也不准确,因为里边还有两件像是首饰一样的东西,只是那首饰还没有完全做好,只是个半成品。

林媛好奇地将东西拿了起来,是一块儿玉坠并一支钗。

玉坠材质不错,很是通透。相比较而言,钗就普通多了,隐隐地竟然还有酒味儿散出来。

林媛蹙眉,这钗的材质,怎么跟酒坛子差不多?

------题外话------

存稿君最后一天出没,不知道明儿的更新有没有着落,好忐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