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回门,送回家/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亲第三天回门,夏征就算再不想起床这天也起了个大早。

林媛捂着有些酸痛的小腰,眉头蹙得紧紧的。

恹恹地坐在梳妆台前,林媛已经在心里把那个不知餍足的家伙骂了个够。

咦?

轻声嘀咕了一声,林媛有些纳闷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水仙是不是也是没睡好?怎么画个眉也能画歪?

因为镜子不大,林媛在镜子里只能看到自己的模样,看不到身后的水仙,更不知道其实水仙已经换了人。

“水仙,是不是有点高低眉了?”

执黛笔的手轻轻一顿,林媛隐约听到一个弱弱的抽气声,紧接着,是夏征尴尬的笑声:“嘿嘿,歪吗?为夫觉得这样很好看啊!”

林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儿,在听到这家伙的声音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眉毛是怎么回事了。

回过身去将他手里的黛笔抢了过来,林媛嗔了他一眼:“快一边凉快去吧,幸好你没有说我的眉毛本来就高低眉!”

嘿嘿一笑,夏征十分识趣地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不然一定会被林媛嫌弃地无地自容了。

两人收拾好了,安乐公主也派人来通禀,说是给亲家的礼物都准备好了,让他们早些动身。

这还是成亲以后第一次听到安乐公主催他们呢!

林媛耸耸肩,暗笑安乐公主也是挺明事理的嘛!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当她来到门口看到那整整两大马车的礼物时还是惊讶地合不拢嘴了。

回门而已啊,居然带这么多东西回去?!

果然,林媛回门再次引起了京城百姓们的关注,从成亲到回门,这高调到堪比公主的仪式,也是够京城百姓们铭记多年了。

刘氏和林家信两口子早早地就让人在门口等着了,小丫鬟一瞧见将军府的马车,就立即跑回去禀告了。

林媛坐在马车上看着这一切,不由得好笑,不过再次回家,她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上次回家时还是林家的姑娘,这次回家,她就已经是夏家的媳妇了。

刘氏和林家信两人是长辈,即便是心已经飞到了门口,但是还是被张妈妈和海棠两人给拦下了。

不过,林薇几人却是没有顾忌的,早就高声笑着来到大门口迎接了。

小林霜最是激动,林媛刚从马车上下来还未站稳呢,就被她一把抱在了怀里,差点把林媛给撞倒。

夏征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故意板着脸嗔道:“小妹,可不能这样粗鲁!你姐姐肚子里没准已经有小宝宝了,你这样撞她,万一将小宝宝撞坏了怎么办?”

噗!

在场众人纷纷用极其怪异的眼神看着夏征,林媛更是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才几天!就想着在她肚子里种下了小娃娃?这家伙真是大言不惭!

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林媛有些无奈地安抚着明显已经被惊到的小妹。

“丫丫别理他,你姐夫这两天脑筋不太正常,一会儿你给他开服药让他喝点!”

“呀!”

林媛的话还未说完,夏征就已经急切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了:“听夫人的意思,是对为夫不满意了?”

他说话时是故意凑近了林媛说的,声音也是低得只有两人能够听见,再加上这人脸上明显不怀好意的笑意,林媛更是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破。

不满意?

一夜七次郎说的就是他,若是真的不满意,那就是嫌他太多了!

但是这种闺房之中的情话,夏征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说起,她却没脸开口,红着脸蛋儿,林媛咬牙切齿地跺了某人的脚丫子一下,拉着几个妹妹进门去了。

望着娇妻逃也似的背影,夏征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嗯,看样子果然还是不满意啊!为夫要加把劲儿才行啊!”

见到出嫁的闺女回来,刘氏自然是激动万分,拉着林媛好一阵询问。

其实她跟安乐公主熟悉得很,对将军府的情况也是比较了解的。但是,终归是嫁出去的女儿,再怎么了解婆家的情况,当娘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林媛十分理解刘氏的心思,光捡着好听的跟她说。当然,对于安乐公主和夏远夫妇的奇葩事还是十分明智地没有提起。

杨氏、林家忠等人还没有离开,今日也在府中等着林媛回门。金玉儿兰花几人都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自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回去。

所以,平日里没多少人的林府,今日竟是热闹得很,一大家子围坐在一起,说着各种笑话,也是其乐融融。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回门的新媳妇是不能在娘家过夜的,而且也要在傍晚之前回到婆家。

京城没有这样的规矩,这是在林家坳时兴的习俗。

所以当太阳西斜的时候,刘氏就赶紧催着女儿女婿回家去了。

本来林媛还打算跟兰花几人好好说说话的,但是听了娘亲的话也不得不赶紧动身了。

反正兰花几人还不着急走,她想要跟他们叙旧也不急在这一时。

跟安乐公主一样,刘氏也准备了好多礼物让他们带回去,看着来来回回都是满满当当的车,林媛有些无语。

临上马车的时候,林薇将林媛叫到了一边跟她嘀嘀咕咕说了一些事,林媛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看着大姐有些暗沉的脸色,林薇赶紧安慰道:“大姐,反正她也没有落到好,你就不要生气了。大喜的日子,可别因为不相干的人让自己不痛快。”

这是当然,自己的好日子,自然是不能因为不相干的人生气的。

林媛笑着点点头,拍了拍妹妹的肩头。

之前她就是担心自己成亲时会出事,所以暗中嘱咐林薇,让她告诉小林子帮自己看着点。

这不,原来那天还真的出事了。

只不过,这些事都还未来得及惊动她,便已经被夏征处理了。

想到这里,林媛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任旁人怎么闹腾,只要他们两个人好就够了。

新娘子回门之后就没有什么禁忌了,林媛跟兰花几人约好了后日一起逛街便登上马车回将军府去了。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地,夏征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

林媛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以前还未成亲的时候可没见到他这么好色的,怎么现在成亲了,这家伙的手就没有老实的时候了呢?

夏征却对此不屑一顾,勾唇一笑:“难道夫人没有听过一句话吗?食髓知味啊!”

食髓知味?

林媛默默翻了个白眼儿,这词倒是用得恰当。

“等下,我有件事要问你。”

捉住夏征作怪的手,林媛拢了拢自己的衣襟,正色道:“成亲那天,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这个嘛……

夏征下意识地想要摇头,不过在看到娇妻的眼神时便知道,她已经知道了。

“看来你是知道了。”

无所谓地点点头,又顺手将林媛拉到了自己怀里,手也不老实地伸到了衣襟里边。

“就是你听到的那些,不过,我已经处理好了,你不用在意她。”

她,正是苏家小姐苏秋语。

自从林媛和夏征定亲之后,苏秋语就一直病着,至于是真病还是假病,林媛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她知道,以苏秋语对夏征的痴缠,定然不会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夏征娶她。

果然,她让小林子去盯着的时候,就发现苏秋语居然在他们成亲当日的早上,穿了一件大红礼服,堵在了迎亲队伍前边。

而这个时候,就是夏征在林府接了新娘子回去的路上。

幸好夏征的人出现的及时,苏秋语还未引起众人的注意的时候,就被得到消息的苏天睿紧急送回了苏府。

怪不得回到将军府以后,林媛就没再见到苏天睿,原来是去处理家事了。

“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就这么毫不留情地把她送回了家,是不是不太好?”

林媛有些吃味儿,声音也阴阳怪调起来:“反正我大度地很,要不,你就把她接进府里来好了。看在你们两小无猜的份上,我就破例给她个贵妾的位置吧!”

贵妾?

夏征好笑地抿了抿唇,苏秋语可是丞相之女,哪里有给人家做妾的道理?若是真的非要进将军府,怎么说也得是个平妻,林媛会不知道这个理儿?

哼哼,嘴上说不在乎,其实心里在意地很呢!

这种被心爱的女人放在心上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夏征自我感觉良好地呲了呲牙,露出雪亮雪亮的牙齿,怎么看怎么有一种阴森的感觉。

林媛下意识地拢了拢衣襟,只觉得胸口一阵冰凉,甚至连菊花都紧了紧。

咳咳,咳咳。

她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听说,苏秋语的精神不大好,该不会……”

未说完,话题已经被夏征抢走了:“是,她精神不大好,应该是脑子有问题了。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啊,夏征从一开始就明确说过不喜欢她的,苏秋语因爱成痴,完全是她自己看不开钻了牛角尖儿的缘故。

虽然是自讨苦吃,但林媛还是觉得有些惋惜。

好端端的姑娘啊,更何况还有苏天睿这个好友在,现在弄成这样实在是令人叹息。

------题外话------

我尽量不把结局拖到月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