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白玉兰/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氏林家忠、兰花金玉儿等人早已回了驻马镇,林媛不用再陪着朋友,便跟严如春一起到畅音阁见宋班主找到的人了。

严如春对宋班主找到的人还是有几分印象的,因为这个人之前的确是在宋班主的戏班子里待过,而且底子还不错。

“这个白玉兰的嗓子特别好,不过就是身段差点。当初跟那个常如……姓常的据说还有几分纠葛呢!”

一开始严如春还叫常如春的名字,但是自从知道这女人为了进二皇子府而弃了整个戏班子的时候就对她厌恶至极,别说名字了,就连一开始叫得顺口的常大家都不叫了。

林媛坐在马车里,静静地听着严如春跟自己说关于白玉兰和常如春之间的事。

只是,她等了半天也没再等到严如春开口,不由纳闷问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

严如春也纳闷地很,挑眉回问了一句。

林媛无语,好吧,看来这姑娘也不知道她们之间的纠葛是什么了。

说话间,马车已经来到了畅音阁门口,宋班主果然在门口等着了,在他身边站着的,还有一个模样俏丽却神色十分冷淡的姑娘。

“果然是一朵纯洁冷艳的白玉兰。”

林媛忍不住开口赞了一声,那女子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便俯身给林媛两人行了一礼。

这恭顺的样子,可比戏台上狂妄不可一世的常如春强太多了。

林媛暗暗点头,严如春在身后也偷偷用胳膊肘拐了拐她,还调皮地冲她挤挤眼睛,那意思十分明显: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林媛好笑地抿了抿唇,带着大家进了畅音阁。

人品如何可不能仅凭一次见面就能下结论,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有的是机会试探。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却是这白玉兰的功底,她们是要挑选一个台柱子,或者是有可能成为台柱子的人,若是白玉兰功底不怎样,就算是再恭谨,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宋班主显然已经跟白玉兰说起过这件事,几人坐定之后,白玉兰便轻轻一福身,准备开唱了。

她唱的曲目叫做《琳琅记》,讲述的也是穷困书生与贵家小姐的凄美爱情,可能是因为这个时代不容许有突破等级的爱情存在,所以这个名叫琳琅的女子,最终还是跟情郎分道扬镳了。

白玉兰的嗓子很好,身段也十分优美,因为她没有上妆,脸上的表情就更加清晰地显露在众人面前,不得不说,妥妥的一个为爱心死的贵家小姐模样。

“咦?”

严如春的声音在林媛耳边悄悄响起:“这个《琳琅记》当初可是常大家的成名之作,那时候她们两人在京城还不怎么出名呢,没想到,短短几年不见,这白玉兰唱的《琳琅记》倒是比常大家更有了几分味道呢!”

原来是以前败北的曲目啊!

林媛暗暗点头,这白玉兰今日故意唱起常如春的成名作,只怕也是为了当年败于常如春而不甘心啊!

这样不甘的心性,是林媛十分欣赏的,不管她来畅音阁的目的是什么,只要她不甘人后就好。

一首《琳琅记》唱完,白玉兰再次恢复之前的清冷模样,低眉顺眼地站在台上,仿佛身外几人都跟她没有关系似的。

宋班主不由得有些头疼,这个白玉兰就是性子太孤高了一些,若是有常如春那样的巧舌,当年到底谁能成为台柱子还不一定呢!

虽然无奈,但是现在的白玉兰的确比当年的白玉兰更优秀了,不仅嗓音更清亮了,连身段也练得更加柔软。

若是单说功底,宋班主敢说,白玉兰绝对比常如春更出色。

只是她需要一个契机,不然很难成名。

希望畅音阁会成为她的契机,这也是宋班主能说动白玉兰来畅音阁的原因。

结果正如大家所料,白玉兰成功留了下来。

现在旦角的问题解决了,却还有一个问题摆在面前,那就是乐师。

宋班主的戏班子是有自己的乐师的,只是,因为他们唱的戏都是大众戏,乐谱都是由专门的乐师写好的。

而林媛是想要演自己的戏,所以她急需一个会写乐谱的乐师,而宋班主手底下,显然是没有这样的人的。

“其实,也是有这样的人的。”

宋班主一张老脸愁的满是褶子:“以前我们班子里是有一个会写乐谱的乐师的,只是,只是……”

只是他走了。

宋班主一脸古怪地看向了白玉兰,而后者依然垂着头,不过她倏然握紧的手却出卖了此时的心情。

“那个人,能找到吗?”

林媛佯装没有看到宋班主和白玉兰之间的眼底官司,疑惑地问了一句。

“这……”

宋班主还未开口,白玉兰已经当先抬起头来,舒然一笑:“班主,我有个合适的人推荐给您,他姓罗,是我的师哥,他写过不少乐谱的,若是可以,改日我带他来见见东家?”

“真的?”

宋班主差点都要跳起来了,不过他脸上的恍然表情也十分明显。

林媛沉吟了一会儿也就明白了,那个罗师哥应该就是宋班主之前说的人。

至于为何不说出他的名字,想必是顾忌着白玉兰吧!

不过现在好了,既然白玉兰和那个罗师哥没有什么矛盾,那就再好不过了。

若是宋班主和白玉兰知道林媛此时的想法,一定会尴尬万分,哪里是她跟罗师哥有矛盾?事情根本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啊!

《红楼梦》和《西游记》的戏目根本不用单独写,只要将其中的一个故事情节拿出来加以扩充丰富就行了,而这件事就是罗师哥的任务了。

时间紧迫,林媛可不想再多等了,问过白玉兰之后,得知那罗师哥此时就在京城中的一处小酒馆里卖艺,她便让林毅驾马车带着白玉兰去接那个男人了。

待白玉兰离开之后,宋班主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些欣慰地叹了一声:“没想到啊,小白玉兰最后还是跟她师哥在一起了!哼,要是让常如春知道了,指不定得气成什么样呢!”

常如春?怎么又跟常如春扯上关系了?

严如春最喜欢听戏了,现在有现实版的三角戏摆在眼前,她自然不肯放过了。

“反正常如春已经走了,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宋班主摸摸下巴,嘿嘿一笑道:“说起来啊,这个罗先生的确是十分有才华的人,他精通韵律,又懂谱曲,只是他的性子跟小白玉兰差不多,所以在京城里不怎么受人待见。”

“啧啧,不受人待见也就罢了,偏偏他有才华,竟然进了常如春的眼了。哎,说起来也是一段孽缘,小白玉兰和常如春都喜欢罗先生。”

后边的事情,林媛基本也就猜出来了,后来常如春因爱生恨,仗着自己是戏班子的台柱子,怂恿宋班主将小白玉兰给开了。紧接着,罗先生也跟着离开了。

常如春本以为小白玉兰走了,自己就能跟罗先生双宿双栖了,却不想最后鸡飞蛋打,好不气恼。

“如此看来,罗先生还是喜欢自己师妹的啊!”

严如春一语中的,林媛也这样认为。

宋班主更是欣慰点头,仿佛罗先生已经是他的女婿一般:“可不是吗?当初那个常如春威胁我让我把小白玉兰送走,我心里那个恨啊!可是为了整个戏班子的生计,我也只能这样做。唉,只是没想到,这个姓常的竟然是个白眼狼,到最后还是抛弃了整个戏班子,自己一个人跑了!”

每次说起常如春来,宋班主都跟吃了炸药包似的气得不行。不过他气归气,更多的却是悔恨,如果当初能够早一些认清楚这女人的真面目,戏班子也不会面临今日的惨状了。

当然,他也就不会遇到林媛和严如春了。

总之一句话,是祸是福,谁又说得清呢?

林毅动作很快,不消一会儿便把罗先生接来了。

正如宋班主所说,这个罗先生跟白玉兰果然是一个“德行”,两人并排站在眼前,俨然就是两大块儿冰坨子啊!

严如春忍不住抖了抖身子,使劲儿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林媛也忍不住好笑地看着两人,戏谑道:“我说你俩,是亲兄妹吧?难不成是从冰雪世界来的?就不能笑一笑?”

罗先生和白玉兰双双一怔,在看到林媛脸上的笑意时不禁也羞赧了起来。

其实这两人并不是这样孤冷的,只是在不认识的人面前伪装自己罢了。

看来想要让这两人放开,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林媛摇摇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直接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戏目拿了出来。

“三天时间,能做到吗?”

她拿出来的是《西游记》中的有名曲目“三打白骨精”,其实这个故事很简单,若是真的排戏的话,恐怕连半个时辰都没有。

罗先生接过那戏目来翻了翻,神色有几分了然:“逸茗轩最出色的故事,在下听过的。不用三天,后日便能做出来。”

后天?

这么快?

林媛挑了挑眉,甚是期待。

都说慢工出细活,但是这次,林媛不得不说,快工也能出细活。

罗先生送来的谱子十分好,不仅是谱子好,就连唱词和动作设计也都完美无瑕。

林媛忍不住赞了一声,罗先生和白玉兰脸上都是高兴自豪的神色,看来,这份谱子应该是两人一起合作完成的了。

毕竟动作设计可不是一个乐师能够做出来的。

《西游记》和《红楼梦》的故事多的很,林媛不愁以后没有戏可唱。这出三打白骨精就作为先锋为畅音阁打出名堂好了。

“你只管好好练习唱腔,我敢打包票,绝对能让你成为比常如春更名动京城的旦角!”

这个承诺之前宋班主也跟白玉兰提过,一开始她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但是现在,看到了这出戏,白玉兰自己也相信,畅音阁绝对能够名列京城前三,而她,也肯定比常如春更出色。

要说最高兴的自然就是宋班主了,原本因为台柱子离开而差点解散的戏班子,现在不仅没有解散,反而还有东山再起甚至更胜一筹的机会。

宋班主整日里嘿嘿地笑着,就连做梦也能梦到畅音阁出名之后,常如春后悔莫及,跪在他脚边痛哭流涕想要再次回来的场景。

当然,他就算是做梦也没有把常如春留下,那么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也就是二皇子那个不长眼的才稀罕!

畅音阁的装修工作还在继续,罗先生则带着戏班子的乐师们练习着新的谱子,当然,像其它一些大众戏目,他们也是会演的,所以乐师们的任务还是很繁重的。

而未来的台柱子白玉兰则每日沉浸于对新戏的排练当中,无暇他顾。

为了防止常如春的事情再次发生,这次,宋班主学聪明了,他可以将白玉兰捧为台柱子,却不能将所有的宝都押在她的身上,所以他又寻了两个功底还算不错的旦角回来,只不过这两人唱的都是大众戏,真正的资源还是留给了白玉兰。

白玉兰是吃过这样的亏的,知道被人打压对于新人来说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而且相比于常如春,白玉兰的心思更加通透,只有畅音阁好了,她这个台柱子才会水涨船高。

所以平日里,她也经常指点那两个小旦角的功夫,大家都亲切地叫她玉兰姐姐。

林媛对白玉兰的为人十分欣赏,琢磨着等她演过头一场戏之后,就给她打造舆论气势,将她的好性子和好为人宣扬出去。

有常如春这个反面教材存在,白玉兰的德艺双馨,绝对能够得到京城所有人的欣赏和喜欢。

畅音阁的事有严如春盯着,林媛没有什么事要忙活,不是琢磨新菜谱,就是指点小河的厨艺。

也许是因为陈氏的缘故,最近小河十分勤快,上进的很,每天在厨房里忙活完以后,还会多拿出一个时辰来练习刀功。

不仅如此,每天晚上,她还会自己琢磨着新菜式。

这丫头在厨艺上面有天赋,竟然也想出来了几个不错的菜谱,林媛对此又是欣慰又是担忧。

欣慰于自己徒弟的成就定会高于自己,而担忧的,则是陈氏的用心。

希望陈氏不会让她的女儿失望吧……

------题外话------

习惯性的设置成了明天八点更新,我傻了,不好意思各位,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