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田惠生产/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仅是小河,就连程皓轩来洞天的次数也更多了,不为别的,自然是求着林媛来收他做徒弟的。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他程皓轩天资聪颖,可比小河那个笨徒弟强多了。

林媛无语,在她看来,小河可是比程皓轩要强一百倍的好徒弟。

不仅是程皓轩,就连程夫人和陆冲也亲自来洞天找过她。不过幸好林媛最近一直忙着畅音阁的事,几次都跟他们两人错开了,不然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借口来拒绝两人。

说实话,程皓轩也算是个不错的徒弟,只是林媛目前可不想收那么多徒弟给自己添麻烦,能托一时算一时。

但是至于能拖多久,她也说不准,看来程皓轩这个徒弟,早晚也会收入门中了。

七月,畅音阁开张的事宜准备地差不多了,而距离田惠临盆的日子也愈发近了。

安乐公主愈发紧张起来,每日都会派人去田惠的院子里问三五次,连接生婆子都已经接进了将军府里住着了。

夏臻更是紧张,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要当爹了,说不激动是假的,但是更多的却是忐忑。

每日睡觉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拉着田惠的手,甚至半夜梦醒,都会赶紧看看田惠有没有不舒服。

都说女人要当娘的时候是会很紧张,但是田惠自己却没有什么感觉,每日里除了吃就是睡,这功劳自然要归于林媛了。

田惠身子不算太弱,但是因为有些瘦,所以大家都担心她生孩子的时候会没有力气。

临近生产,也不怕她吃得多让孩子长太大不好生了,所以林媛每天都会给厨房一个帮助养血养气的药膳,让她们给田惠补身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补得太好了,还是田惠肚子里的小宝宝也嘴馋婶娘的好手艺了,距离预产期半个月的时候,田惠突然发作了。

“啊啊啊!好痛!”

听着房间里田惠撕心裂肺的叫声,夏臻腿都软了,一脸苍白,满头大汗,手心里都紧张地攥出了汗水。

安乐公主也焦急地守在门口,隔着房门给媳妇儿打气:“惠儿,别怕,娘在呢啊!娘在这里,臻儿也在这里呢,别怕,听产婆的话,乖啊!哎呀呀,不行,我还是进去陪着她吧!”

一听这话,夏远赶紧过来拉住了急欲进门的媳妇儿,低沉着声音说道:“你就别进去添乱了,难道你忘了你生臻儿他们俩的时候是什么样了?”

什么样?

安乐公主狠狠地瞪了夫君一眼,不过推门的手还真给停了下来,她可没有忘记自己生孩子的时候叫唤地比田惠还厉害,甚至还又哭又闹地不要生了呢!

最后还是夏远进去双手按着她的身子才强行让她安静了下来,不然的话,她全身的力气都浪费在哭闹上了,哪里还有力气去生孩子?

林媛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女人生孩子了,当初刘氏生孩子的时候她一颗心都跟跳到嗓子眼儿似的,那是因为刘氏的身子一直不好。

但是这次田惠的身体底子要好得多,应该不会出事。

即便知道不会出事,但是林媛还是很不放心,攥着夏征的手紧的不行。

“别怕,咱们不生孩子了,我不让你受这个罪!”

夏征还以为林媛是吓到了才会这样紧张,赶紧柔声安慰着。

林媛抿了抿唇角,紧紧地握住了夏征的手。她现在只有十五岁,若是可以,她是真的希望能晚几年再要孩子,毕竟自己这个身体在现代还是个小孩子呢!

几人在外边紧张焦急地等待着,房间里田惠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夏臻担心地不行,这种感觉比自己当年第一次上战场还要恐怖。

“娘,惠儿她……”

安乐公主抬起疲惫的脸来,看着双眼满是血丝的儿子,不由地一叹:“惠儿不会有事的,你就在这里安心等着。你是男人,更是丈夫和父亲,你可千万不能倒下。”

说完,还意有所指地看了看身边的夏远。

夏远脸上一阵尴尬,咳嗽着躲到一边去了。

夏征林媛两人面面相觑,直觉两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不能被人知晓的事情。

田惠在房间里疼了将近四个时辰,愣是没有要生的迹象,这下安乐公主也有些着急了,嚷着去把老烦叫来。

可是老烦只是个大夫,又不是接生婆。而田惠也没有任何难产的迹象,就算是叫他来了也无济于事啊!

几人正在外边因为叫不叫老烦的事而吵着,冷不丁地听到房间里突然爆发出一声嘹亮的哭声。

“哇哇哇!”

争吵声顿时戛然而止,众人都像是定住了一般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最后,还是接生婆开了房门出来报喜的声音将大家的思绪拉了回来。

“恭喜公主,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少爷!”

小少爷?

生了?

夏臻眼珠子有些机械地转了转,随即拔开步子就往发房间里闯。

接生婆子赶紧手忙脚乱地拦住了他:“哎呦大少爷啊!可不能进去啊,里边还没有收拾好呢!”

“惠儿怎么样了?让我进去看看她,就一眼!”

“大少夫人好得很,就是太累了,这会儿已经睡了。少爷还是等会儿再进去吧,这会儿是真的不行啊!要不您先看看小少爷?”

夏臻和接生婆还在讨价还价,甚至连自己刚出生的小儿子都没功夫理会。

林媛好笑地抿紧了唇角,能被丈夫这样惦记着,也不枉费惠姐姐受这一遭罪了。

“怪不得这么久了,这小东西居然有七斤多呢!”

安乐公主紧紧抱着自己新鲜出炉的小孙子,高兴地嘴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

夏远探着头过来看了一眼,虽然没能如自己所预期的是个孙女儿,但是毕竟是亲生的孙子,他的心里也高兴地不行。

田惠刚生完孩子,还没有奶水,虽然已经请了乳母,但是田惠从一开始就希望能够自己喂养孩子。

所以,林媛提前准备了好几种下奶的菜谱给厨房送了过去,每天给田惠变着法地熬汤炖汤,定然能够让她的奶早早地下来。

不仅如此,老烦还给开了个通草,据说熬汤的时候把通草放进去,也有助于下奶的。

生了孩子,田惠的所有注意力就全都落在了儿子身上,肯定就更不能帮林媛照顾逸茗轩的生意了。

不过好在逸茗轩有茗夫人守着,林媛也放心的很。

时间进入七月,将军府的喜事不少,但是朝廷里可就没有那么多喜事了。

七月正是南方洪讯最紧急的时候,江南又接连下了好几场大雨,大家最担忧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江南发生了涝灾。

在老皇帝为江南洪涝而忧心的时候,居然又发生了好几起贪墨之事。而这些人,毫无例外地居然都跟二皇子赵弘盛有些许关系。

老皇帝或许不知道内里的事,但是因为贪墨的其中一个人竟然是柳妃的义兄,这让他更加气恼。

一气之下,当着百官的面将二皇子给骂了个狗血临头。

百官们最是机警,皇帝虽然是君,但是终究也是父亲,居然当着外人的面这样训斥自己的儿子,说明什么?该不会,二皇子真的要跟那个位置失之交臂了吧?

相较于二皇子被训斥,三皇子赵弘德却被老皇帝予以重任了,不仅派他去江南赈灾,还赐予他一方金牌令箭,只要遇到贪墨之污吏,大可先斩后奏。

一个皇子竟然有这样大的权利,这绝对是几个皇子中最被重用的一个了。

这样一来,那些拥护三皇子的官员们都高兴地不行,这绝对是让三皇子名声大噪的一个好机会。

既能在百姓面前彰显三皇子勤政爱民的形象,又能震慑官员。

可是,作为当事人的三皇子赵弘德却对这些没有那么上心。他只想着能够赶紧奔赴江南,好好地安抚百姓。

既然赵弘德自己不在意,那身为好兄弟的夏征和好妹妹的林媛就要帮他考虑这件没事了。

林媛和夏征的银子终于有了派上用场的机会,先是在京城四周收购了不少粮食和棉被之类的东西,还召集了不少医术高超的郎中大夫一同奔赴江南参与救治百姓和灾民。

当然,这些事都是以三皇子的名义进行的。

说起来赵弘德这是皇子当得也真是不够称职的,一心都在百姓身上,根本没有别的心思去考虑争夺皇位的事。

或许,这就是他跟二皇子赵弘盛的区别吧!若是赵弘德也跟赵弘盛一样是个蝇营狗苟的皇子,只怕也不会得到夏征和林媛以及那些官员们的真心对待和忠心拥护了。

这日,林媛正在城外帮赵弘德收购粮食,突然见到高轩着急忙慌地跑来了。

高轩现在也是洞天有头有脸的大厨了,一向都是很稳重的人,像今日这样又狼狈又心急如焚的样子,林媛还是头一次见到。

难道是洞天出事了?

林媛秀眉紧紧蹙起,却在听到高轩的话后更忧心了。

“东家,小河,小河被金家夫人带走了。我,我觉得不放心就跟着去看了看,她已经有两个时辰没有从金家出来了。你说,她会不会出事?”

虽然问着林媛会不会出事,但是高轩的心里已经认定她在金家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林媛将手中记载收购详情的账簿交给了银杏,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要着急,详细说给我听。”

许是林媛镇定的样子感染了高轩,他此时已经没有那么焦急了,定了定心神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原来,自从上次跟陈氏见面之后,陈氏就总是让人来找小河,有时候是给小河送一些衣服吃食,有时候则是把陈氏自己绣的帕子送过来。

不得不说,这个陈氏还真是用对了方法,小河自小到大都没有感受过陈氏的母爱,如今她这样对待小河,小河自然是打心眼儿里亲近她的。

可能是陈氏的亲情攻略起了作用,今日早上,当陈氏来到店里提出带她外出走走的时候,小河毫无防备地便答应了。不仅答应了,小河还特意带了些银子,准备给陈氏买些好东西。

只是她的银子都在家中,在洞天的时候是鲜少带银子在身上的。若不是她跑去跟刘掌柜预支银子恰巧被高轩撞见,高轩也不会心生疑惑。

对于小河的事,高轩曾经跟银杏水仙打听过。

水仙银杏虽然不是从林家坳出来的,但是跟在林媛身边久了,对于这些事也是清楚地,自然也就知道林媛的担忧。

一想到从水仙两人那里打听到的消息,高轩心里就十分担忧,于是便悄悄地跟在了她们身后。

果然让他发现了猫腻,陈氏居然趁着小河去店里挑首饰的空档,居然派她身边的小丫鬟去跟几个大汉接头。

至于他们说了什么,高轩怕打草惊蛇没有过去偷听,但是之后在见到陈氏带着小河进了金家的大门之后,他就坐不住了,赶紧来城外寻找林媛了。

一听高轩的话,林媛眸中的危险之色更甚:“走,去金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