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大闹金府/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万年的本家并不在京城,他们也是今年才刚从老家迁来京城的。

虽然家中有药材生意,且生意很好,而且也在京城买了个十分大的宅子,但是这都无法掩饰他们金家暴发户的本质。

望着眼前金光灿灿的金府,林媛只觉得嘴角直抽抽。

她还记得当初在驻马镇看到金玉儿家中的模样呢,那门匾上的金府二字也是金光灿灿的,但却是用金粉装饰的。

而眼前的金万年家,这金府二字是真真实实的用金子做成的!

不仅如此,就连金府门口矗立着的两个大石头狮子也是金光灿灿的,浑身都用金片包裹着,狮子的两只眼珠更是用的水润的翡翠。

这金家的里里外外,都是在用金钱实力说明什么叫做暴发户!

如此多金的人家,陈氏即便是个名不副实的金家主母,但是也肯定是不愁吃喝的,就算将来没有分得家产,金万年也肯定会留给她一些银两的。想要安度晚年,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

既然如此,陈氏又为什么要把小河带进来?

心中疑虑重重,又猜测种种,林媛的眼睛危险地眯起,希望她猜测的结果是错的,不然,她定然不会让陈氏好过。

金家虽然是暴发户,但是来到京城以后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进去的。

当然,林媛可不是一般人。

给林毅使了个眼色,林毅便已经当先一脚将挡在林媛面前的两个守门小厮给踢掉了下巴。

“你,你们……”

金家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就是很有影响的地方富户,即便是来了京城,他们的骨子里还是有着高高在上的自豪感,哪里能想到今日居然会有人踢上门来了?

林媛双手环胸,唇角勾起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意,冷冷说道:“本郡主亲自上门,你们金家不说蓬荜生辉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拦路?我看你们是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了!”

郡主?朝廷?

两个守门小厮立即意识到自己今日遇到了什么样的狠角色,呲着掉了几颗牙且满是血渍的牙床,连滚带爬地往府里跑去报信了。

林媛冷笑一声,当先带着林毅和高轩进了门,几人脚步比较快,几步就追上了那两个小厮,林毅一脚又将拦在路上的两个倒霉蛋儿给踢进了路边的花丛里。

高轩眼睛大亮,一脸崇拜地看着林毅,还兴致盎然地上前去补了两脚,一边踢一边狠狠地骂着:“狗东西,敢绑爷的女人!踢死你们!”

咦?

耳朵尖尖的林媛突然扭头看了高轩一眼,眨眨眼睛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

金家的确很大,而且家中的下人也特别多,三人莫名闯进来,就算是没有守门小厮去报信,也有脚步麻利的下人去通知金家的主子了。

“什么人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强闯民宅,这京城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当先出来制止三人的是个大胖子,这可不是一般的胖子,目测至少就得两百斤。

胖也就罢了,偏偏这个男人还生得特别黑,突然出现在树丛后边,就好像从密林中跑出来了一只黑乎乎的熊瞎子一样。

林媛冷眼扫了那熊瞎子一眼,没有说话,但是眸中的冷光还是射的那熊瞎子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王法?你们金家人也配说这两个字吗?”

林媛才懒得过问这个熊瞎子是金家的什么人,冷冷一哼,便给了林毅一个打的眼神。

自从被夏征安排到林媛身边保护她开始,林毅就没有像以前那样痛快淋漓地打过架了,今日虽然眼前的人都不是什么高手,但是只要能让他活动活动筋骨就非常好了。

几乎看不到林毅是如何动作的,只听到一声盖过一声的惨叫在耳边响起,那个熊瞎子连带着他身边的人,眼转间便都狗啃泥一般地栽在了地上,各自捂着自己的屁股和腰痛苦地嚎叫起来。

越听这声音,林媛浑身的捣乱分子就越兴奋,她在京城里向来是以理服人,但是现在,她是一点儿也不想跟这些人讲理了,她只想动手,将这些人通通打一个遍!

“打!不用留情面,只要谁敢拦姑奶奶的路,都给我揍到不能动为止!”

一声令下,林毅继续活动着手腕,一边将迎上来或拿着木棍或举着铁锹的金家护卫们通通撂倒,一边忍不住戏谑地问着林媛。

“我说小姐啊,现在还不知道小河小姐在金家如何了,咱们就这样打上门来,若是人家好好地没有犯事怎么办?就算您是郡主也不能这样欺负平民老百姓啊!”

哼!

哼了哼,林媛一脚将一个不长眼的家伙从自己脚边踢开,冷声道:“他们最好是没把小河怎么样,若是误会一场,大不了本郡主磕头赔罪。但是,若是真的绑了本郡主的妹妹,就算是闹到老皇帝面前,我也不怕!”

“对!我们不怕!”

高轩举着一根从金家护卫手里抢来的木棍,高声嚷了一句。

别看他只是个厨子,但是打起人来,就跟抡菜勺没啥区别,而且乍一看,这木棍倒是比菜勺子抡得更带劲!

熊瞎子显然也不是个简单角色,即便已经被林毅打在地上不能站起来了,但是还在高声叫嚷着金家的护卫上前拦人。

不知不觉间,林媛三人已经从金家的外院冲到了内院,遇到的护卫也越来越多,但是不管多少人,最后都被林毅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

“哇呀呀!你们这三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看金爷爷我不把你们给办了!去,去京兆尹府给我报官!把这几个闹事的东西全都抓起来!”

熊瞎子也被打怕了,但是他的嘴依然不依不饶的,一边高声叫着去找更多的护卫,一边让身边的人出去找请京兆尹前来主持公道。

本以为将京兆尹的大名抬了出来,林媛几人就会害怕,没想到自己的话还未说完,熊瞎子的嘴巴就被一只臭烘烘的东西堵住了!

他气恼地将嘴巴里的东西吐出来,才发现那居然是一只臭鞋,而且还不知道是哪个护卫的臭鞋,脏兮兮臭烘烘的,跟茅坑里的污秽之物简直有的一拼!

“气死你爷爷我了,给我打,男的打死,女的给爷爷我送到床上去!看我不把她压死!”

熊瞎子一边吐着口水,一边呜啦啦地叫唤着。

男的打死?女的……

林媛眼睛一眯,脑海里呈现的居然是小河被这个熊瞎子欺负地哭天抢地的模样。

她最讨厌的就是男人仗着自己的力气优势去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特别是在这种事情上,女人永远都是被欺负的一方!

“林毅,我要让这个熊瞎子变成哑巴!”

林毅先是一愣,不过在看到林媛眼中的狠厉之色后,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好!”

一个好字拉长了音调传入众人耳中,熊瞎子没有听清楚林媛说了什么,但是他却莫名地觉得自己的后背一阵发凉。

面前一阵风刮过,熊瞎子只觉得面门比背脊更加寒凉,再睁眼看时,一只铁拳已经当先落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啊!

惨叫与碎牙齐飞,口水共血渍一色。

“里,里好大滴胆汁,竟言敢打额!”

熊瞎子捂着没了好几颗牙齿的嘴巴,一边惨叫一边漏风地嘟囔着什么。

这样了还能说话?

林媛眼睛一眯,当先一步上前,一脚踩在了某人的面门之上,还用力地碾了碾:“死胖子!让你知道姑奶奶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熊瞎子的惨叫声终于湮没在某人的鞋底子之下,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声响了。

这个熊瞎子虽然又胖又黑,但是看他身着和指使人的气势,想必在金家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高轩解气地碎了一口唾沫在他脸上,但是也有些担心地凑到了林媛身边提醒了一句:“东家,刚才这胖子说找京兆尹,该不会小河真的没有在金家吧?”

嘶!

林媛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有些愤愤地盯着高轩,说小河在金家的是你,说她不在的也是你,你就不能有点主见?!

高轩弱弱地缩了缩脖子,他是真的看到小河进了金家的,只是他不确定自己出城去找人的时候小河有没有离开而已啊!

不过,不管小河在不在,今日这金家是闹定了,就算没有出事,也算是给金家和陈氏一个警醒,最好不要打小河的主意,不然,就不是闹一顿这么简单了。

至于善后的事……

“我只管打架,打完以后怎么收场,就不归我管了!”

听着林媛这理直气壮的语气,林毅嘴角狠狠地抽搐起来,不归你管了,那就是让夏征管呗!

三人嘀咕的时候,又从内院里冲出来了好几个少爷打扮的男子,不过这些人出来时还是义愤填膺的,待看到那熊瞎子的下场后,又纷纷原路折回躲了起来。

林媛冷笑着勾了勾唇角,现在小辈们都出来了,却还没有见到金万年和陈氏的影子,该不会,小河真的被陈氏送到了金万年面前吧?

那个老色鬼,最好不要做什么不好的事!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可知道私闯民宅是个什么罪责!”

又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林媛循声望去,只见这次出现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看上去跟个习武之人一样。

但是她却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根本不是因为习武而生得这样粗壮,他天生就骨头架子大,再加上吃得又胖,所以显得很壮而已。

不仅如此,这个男人跟之前那个熊瞎子居然有几分相像的地方,该不会,是兄弟吧?

正猜测间,那个男人已经焦急地扶起了地上的熊瞎子。

“老二,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老二?

林媛挑了挑秀气的眉毛,看来这个男人是金家的大公子了,那那个熊瞎子,应该就是二公子了。

啧啧,金万年虽然老了,但是通过上次见面还是能看出他年轻时是有几分俊朗之色的,却不想,居然生了两个这样的儿子。

林媛摇摇头,看来金万年的原配夫人也跟两个儿子一样是个五大三粗的女人了,怪不得这老色鬼会收那么多姬妾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什么,为何突然打上门来?若是生意上的事还请住手好好详谈,若是别的事,也请暂且收手,待说清楚来意之后再说。”

这金大倒是有几分眼色,一看林媛三人轻轻松松地就将金家的护卫打了个遍地开花,当即便改变了战略。

林媛冷笑一声,抬手制止了林毅,哼道:“行,终于来了个主事的!那好,我家妹子进了你们金家,你们赶紧给我把妹子交出来,虽然我妹子厨艺精湛,但是,若是你们想吃美食,就去洞天,不要抓我妹子!”

小河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京城的人们最注重女子的闺誉,为了不影响小河以后嫁人,林媛只好随口扯了个谎。

“妹子?什么妹子?”

金大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别看金家的嫡子庶子不少,但是好色的没有一个,就算是他这个未来的金家家主都不好这口。

若说真的有人抢了个姑娘进府,那就只剩下他们家老爷子了!

“真是让人不省心!”

暗自咒骂了一声,金大恨得咬牙切齿。

但是即便是恨,此时他也不能承认这个妹子真的在金家,不然,就冲着林媛三人的战斗力,只怕金家一定会被他们给夷为平地了。

“姑娘可能是弄错了,你们家妹子没有在我们金府,我们金府有的是银子,若是想要请厨子,也不会抢人,姑娘还是请回吧,今日之事看来是个误会了,在下就不跟姑娘计较了。”

不计较了?

他们打了金家这么多护卫,还把金老二的牙打落了,这金大居然这么宽宏大量地说不计较了?

呵,不是心虚是什么?

林媛眼睛一眯,双手环胸:“呵,有钱又如何?有钱就能什么厨子都能请得动吗?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妹子是什么身份,就敢这样大言不惭?”

什么身份?

不就是个厨子?

金大顿生鄙夷之色,甚至连真正大言不惭的林媛一起鄙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