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悲催的金万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不是御厨?呵,一个小姑娘会是御厨?真是笑话!”

金大的笑声里满是讽刺。

林媛也不气恼,御厨算什么?御厨都比不上小河尊贵!

“怎么,我平西郡主的妹子,难道是随便什么人扔下一点臭钱就能收买的吗?我说金家大公子,你该不会土包子到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嘶!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在院子四处响起,不管是金大,还是怒目瞪着林媛的金二,都被她的话惊到了。

平西郡主?

眼前这个嚣张跋扈蛮不讲理的臭女人,居然就是京城里最风光无限的平西郡主?

天哪,天哪!

老头子你上谁不好,居然上了平西郡主的妹子!你这是要把金家满门都拖到地狱里去啊!

金大又悔又恨,又急又气,若是可以,他此时真想冲到金万年的房间里,去把他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渣爹给大卸八块!

“这,这,请郡主息怒,请容小的去……”

“大德,你别怕她,咱家米有撒么她妹子!额去早京兆殷来……”

金大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金二给抢白了,他可没有金大那么多顾虑,根本没有想到林媛的妹子或许就是被金万年给弄走了。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想着让京兆尹来抓了这个女人。

管她是什么平西郡主还是平东郡主的,光天化日之下强闯民宅,就是不行!

金大都快被这个二弟气死了,平日里说了让他不要总是吃吃喝喝,也关心一下外边的大事他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居然连平西郡主的名号都不知道,真是个熊蛋!

“老二,你给我一边去!”

抬脚在金二屁股上踹了一脚,金大也不再理会他,扭头就向林媛告罪。

只是,他一句话还未开口,那一直站在林媛身后东张西望的男人,突然指着角落里的一个女人大声叫道:“是她,就是她叫来的那几个大汉!”

几人循声望去,只见高轩手指着的正是当初替陈氏去洞天传信的小丫鬟。

“林毅!”

不等林媛吩咐,林毅已经抬脚踢起一颗石子,正好打在了意欲逃走的小丫鬟腿窝处。

哎呦一声惨叫,小丫鬟立即跪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说,你们把小河弄到哪里去了!”

几人快步来到小丫鬟跟前儿,林媛见她不肯回话,气急之下,一拳捶在了她的腰窝处,痛得小丫鬟呲牙咧嘴地痛苦万分。

“你若是再不说,我就在你的脸上划上几道子,反正你只是金家的一个小小的丫鬟罢了,我猜金家大少爷是不会为了你跟我这个郡主翻脸的!”

说着,林媛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把满是宝石的锋利匕首,那匕首在虚空中划过一道又一道凌厉而璀璨的白光,那光芒看得人心中发憷,脸上更是冰凉一片。

金大被林媛点名,自然不敢说什么。

正如林媛所说,他也只是个小小平民而已,怎么可能跟皇帝亲封的平西郡主相提并论?

更何况,这个郡主还是对朝廷有功的大功臣啊!

他极力挤出一个笑容来,笑得比哭还难看:“对,郡主,郡主说的是,你赶紧回话吧!”

虽然嘴上催着小丫鬟回话,其实他心里巴望着这小丫鬟什么也不说呢!

那小丫鬟愣愣地看着林媛手里的匕首,她虽然生得不怎么好看,可是也不希望自己脸上留下更难看的疤痕,那样,就更难嫁出去了!

“我,我说,那个小姑娘,在,在老爷那里。”

嘎!

金大差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这个老东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林媛眼中亦是一片冰冷,这个陈氏果然把小河抓来了!

真是禽兽不如的东西,那可是她亲生女儿!

“带路!”

虽然没有说带路去哪里,但是金大完全明白,此时若是跟林媛对着干,他们金家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他们只是个买药材的小商贩,别看金二口口声声说着要去找京兆尹抓人,但是他们经商的最忌讳的就是跟官员打交道了。

又是苦恼又是无奈,金大只好硬着头皮给林媛几人带路,一边走,还一边给自己的心腹使眼色,让他们赶紧去给老头子报信,只要林媛在老头子那里找不到她妹子,他们金家应该会逃过这一劫了。

林媛是何其聪明的人?既然已经来了,就已经备下了万全之策。

“林毅,吩咐咱们的人将金府给我围起来,别说是个人了,就是连只苍蝇也不能给我放出去。若是真的有人出去了,出去一个,我就要金家十个人来赔本儿!”

咱们的人?

高轩立即左顾右盼起来,他们来的时候只有三个人啊,什么时候带了自己的人来了?

高轩傻,林毅可不糊涂,知道林媛这是在迷惑对方,立即点点头,还象征性地从袖子里飞出去了一个烟雾弹。

那烟雾弹砰地一声在空中炸飞了,这种信号弹以往都是暗卫们传递讯息用的,今日林毅故意放了个空弹,像金大这种普通商人自然是看不懂这东西的。

“这,这……”

金大立即怂了,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差点都快给林媛跪下了,跑了一个就让金家十个人赔本儿,别说偷偷将小河送出去了,就是让心腹提前去报信儿也不敢了。

也不知道是林媛的威胁起了作用,还是林毅的烟雾弹震慑力太强,金大一刻也不敢耽搁,快步带着林媛三人赶去了金万年的院子里。

别看外边已经闹成了一锅粥,但是金万年的院子里却依然安静如初。

远远地,林媛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女人,正小心翼翼地守在院子门口东张西望。

陈氏!

林媛眯起了眼睛,一口银牙都快要咬碎了!

林毅心领神会,还不等林媛发命令就已经鹞子一般飞了出去,一把攥住了陈氏的脖子。

“救……”

呼救声尚未出口,陈氏便被一股大力带起,然后摔倒在了一个年轻女子面前。

她惶然地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便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脸。

小灾星?

“林陈氏,好久不见!”

林媛急着去解救小河,哪里有功夫将时间浪费在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身上?

高轩十分麻利地将金大裤子上的腰带扯了下来,三两下就把陈氏的胳膊捆了起来。

而林毅,早已在丢开陈氏之后再次冲进了院子里,一脚踹开了正屋的门冲了进去。

房间里顿时响起了杀猪一般的嚎叫,金大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林媛几人走得慢,但是只凭声音也能够听得出来,那个嚎叫声是金万年发出的。

果然,下一秒,一尊庞然大物已经从窗子里飞了出来。

咣当一声,仿佛整个院子都跟着颤动起来。

林媛定睛一看,还好,这个金万年的衣裳都是整整齐齐的,看来还没有做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一脚踏在金万年肥壮的身子上,也不管他在咒骂着什么,林媛和高轩纷纷往房间里跑去。

金万年的房间里,一片凌乱,地上满是摔碎的茶杯茶壶,在房间里边最角落里,站着一个瑟瑟发抖但是眼神坚定的女子。

那女子虽然头发有些凌乱,但是衣裳还是完整的,她手里正举着一把锋利的小刀,那把小刀林媛熟悉的很,是厨房里最常见的用来剔骨的柳叶刀。

因为林媛曾经遇到过几次危险,所以她已经养成了随身携带匕首的习惯。

受到林媛的影响,几个妹妹也慢慢养成了这个习惯。

林薇身上带着的是小林子特意给她打造的锋利匕首,小林霜身上带着的则是林媛给她设计的一套手术刀,这手术刀的样式还是林媛前世在看电视的时候偶然见到的。

而小河身上带着的,则是厨房里随处可见的剔骨刀。

眼前这个举着剔骨刀防备地看着眼前众人的女子,正是小河。

“小河!”

林媛又心疼又怜惜,咬着嘴唇呼唤了一声。

小河高高举着剔骨刀,她应该是维持这个动作已经很久了,所以两只胳膊都有些僵硬了。

不仅如此,就连她的意识也有些混乱,所以之前林毅进来后想要带她出去,都不能近她的身。

但是现在听到林媛的呼唤,小河混乱的意识终于有了些许清明,她讷讷地转动着眼珠子,终于在看到熟悉的身影之后,惊喜而委屈地叫了出来。

“大姐,你终于来了!”

咣啷一声脆响,那把剔骨刀落到了地上,小河僵硬的胳膊却始终难以落下。

林媛赶紧奔过去,将她一把搂进了怀里,一边轻声安慰着她一边帮她按摩着麻木了的胳膊。

扑进林媛的怀里,小河的哭声终于响了起来:“大姐,她,她骗我,她想要让我,呜呜,大姐,她不是我娘!她是个毒妇,毒妇啊!”

一声声控诉,就像是锋利的刀,搅动着林媛和小河脆弱的心灵。

果然是陈氏,金万年嫌弃陈氏身子肮脏,不肯碰她。

但是陈氏又眼馋金家的巨额财产,所以就起了歪心思,想要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到金万年的床上。

然后等女儿生下了金万年的孩子,她就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照顾,这样有这个孩子在,将来金万年死了也能分给她一部分家产了。

正如小河自己所说,她不是小河的娘亲,她就是个毒妇,是个狼心狗肺的毒妇!

虽然林大栓打骂女儿,甚至还说狠话要将她卖进青楼里去,但是终归只是说说而已。

哪里像这个陈氏?为了一点点身外之物,居然亲手将自己的女儿推入火坑!

这样的娘亲,还算是人吗?

高轩一脸担忧地守在一边,想要上前去安慰安慰小河,却久久不能插一句话,只能心疼地看着小河哭,急得站不住脚。

“都是那个老色鬼!我去宰了他!”

高轩突然发狠地叫了一声,捡起小河掉在地上的剔骨刀就往外冲。

林媛赶紧让林毅拦住了他,金万年虽然差点玷污了小河,但是若是就此将他给杀了,就是高轩的过错了。

更何况,高轩只是个平民百姓,若是真的动了手,他自己这辈子也就完了。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有身份的人做什么都是对的,没有地位的人,谁会管你的死活?

所以林媛才天不怕地不怕地闯进了金府,因为她是郡主,又有证据在手,就算那些言官想要弹劾她,也没有什么话能说。

“难道就这样放过他?!”

被林毅一把拉到了一边,高轩想动动不得,又急又气,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嘶吼起来。

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了他!

不仅是金万年,还有陈氏,谁也别想脱身!

将小河送到高轩手里,林媛接过那把锋利的剔骨刀,脚步坚定地走出去。

院子里,金万年还倒在地上惨嚎着。

这是林毅的手笔,在将他踢出窗子的时候,林毅故意踢到了某人的裆处,虽然不至于让他丧失了身为男人的尊严,但是也够他疼上半天了。

但是仅仅这样根本不足以平息林媛的怒火。

她一把举起了手里的剔骨刀,冲着金万年的裆处就刺了过去。

既然小河没有做到的事,就让她这个当大姐的来代劳好了!

“郡主,手下留情啊!”

金大的哀求声立即响起,伴随着他的叫声的,是金万年更加痛苦的惨嚎!

看着手底下突然爆发出的鲜红,林媛心中的怒气终于消了一点。

她拍了拍手,嫌弃地用手帕擦干净了双手,一脚踢到了捂着下身团团打滚的某人的嘴上。

“金万年,本郡主的妹子你也敢碰!今日没要你的命已经是本郡主仁慈了,若是再有下次,本郡主就让你们金家上下陪葬!”

今天绝对是金万年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本以为陈氏送来的小姑娘能够好好地侍奉他,却不想居然是个小辣椒,僵持了那么久都不能近身。

更痛苦的是,这小丫头是被陈氏诳来的,他又不能让下人们知道,也就更不能让下人们过来帮助捉住她了。

就在僵持的时候,居然突然飞来一个黑影,将他一脚踢了出去。

现在更是倒霉,居然连自己的老二也被人给废了!

他到底是得罪了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