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下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父亲在地上痛苦打滚的模样,金大居然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和解气的感觉。

旁人都只看到了金家现在的辉煌,却不知道当初这份家业是金家夫人帮忙挣来的。

只是,金家夫人因为生得容貌过于彪悍,就被金万年所嫌弃了。

紧接着,这个忘恩负义的金万年总是往家里带各种各样的女人,将金家夫人给气病了。

金大和金二是知晓这些的,所以才会对金家的庶子们处处打压,甚至还在背地里盘算着将金家的所有家业通通攥在自己手里。

现在金万年吃了瘪,以后都不能再人道,他们自然高兴。

“多谢郡主手下留情。”

金大感激不尽,但是谢的却不是林媛手下留情留了金万年的命,而是谢她手下留情给金家留了一条生路。

林媛冷冷看了他一眼,心中一哼,她可没有说要手下留情。

这个金大虽然没有参与到这件事中来,但是一开始还是想要欺瞒他们的,若不是她急中生智想出了应对之策,只怕他的心腹早已提前过来报信,让金万年把小河转移了。

没有理会金大,林媛径直来到陈氏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林陈氏,屋里那个孩子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将自己的亲女儿送到一个老头子的床上,你觉得很开心是吗?呵,你还是不是人啊?就算是个畜生都比你有良心!”

陈氏的双手被紧紧地捆着,头发也因为之前的挣扎而变得凌乱不堪,一支做工精细的纯金簪子斜斜地滑落下来,在她的眼睛旁边摇晃着,看上去煞是碍眼。

林媛真想将那个簪子拽下来,但是她还未动手,已经有一只苍白的小手当先做了这件事。

“这个簪子,是我用自己的体己银子给你买的!不,不是给你买的,是给我的娘亲买的!既然你已经不认我这个女儿,还有什么脸面戴着它?”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小河一把就将那个金簪子撅成了两段,还顺手将毁掉的金簪子扔到了旁边的水塘里。

这水塘应该不浅,根本看不到它的底。水面上荡起了层层涟漪,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根本没有东西扔进去一般。

小河的心也跟这水面一样恢复了平静,她心心念念的娘亲,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啊!

呵!

小河自嘲地笑了笑,她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当初爹爹进了大牢,再没有人能够威胁到她们母女二人的安全了,可是她的娘亲呢?她的娘亲迫不及待地就卷了所有的家当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她可有想过她这个只有十来岁的女儿会怎么办?她可有想过给女儿留下哪怕一个铜板?

没有,她什么都没有考虑,她的心里,只有她自己。

就像现在一样,她可以为了金家的一部分财产而将自己的女儿卖掉,这就是她的娘亲啊!真是讽刺!

“大姐,我们走吧,我娘她早在三年前便已经死了,我没有那样心狠的娘。”

淡淡地留下一句话,小河在高轩的搀扶下,一步一踉跄地离开了金家。

小河的话已经将她和陈氏的关系划清了,以后她们再没有关系。

林媛勾了勾唇角,带了几分笑意地看向有些茫然的陈氏。

“陈氏,你是不是有点后悔了?哼,你应该提前打听清楚地,小河可不单单是我的徒弟,我娘已经收她为义女了,她有我这个当郡主的大姐在,又有夏征这个将军府的姐夫在,你觉得她的前途会比不上一个小小的金府?

哈,你还真是短见啊!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小河这几年跟在我身边早已攒了不少银子了。只是可惜,她的银子都没有留给你,而是给了愿意养她的奶奶和叔叔婶婶。啧啧,若是当初你没有偷偷离开,或许这些银子现在都是你的了。将来小河开了自己的酒楼,你也会是个体体面面的老板娘。

只是可惜啊,你这个女人就是这么地蠢,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放着孝顺的女儿不要,偏偏要走这么辛苦的路,真是可怜呦!”

虽然说着可怜的话,但是林媛的语气里可一点儿可怜她的意思都没有,相反,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陈氏哪里知道这些?她只以为小河就是在林媛身边打工的小丫鬟而已。

现在听了林媛的话,她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可是再后悔又如何?小河是再也不会相信她了。

瘫软在地上,陈氏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都被抽空了,整个世界仿佛都在嘲笑她的愚蠢。

林媛才懒得理会这个女人怎么样,不过临走的时候还是不忘提醒了一句。

“哦对了,你不是一心都巴望着能够得到金家的财产吗?啧啧,希望金家真的能如你想象的那样,是个十分富庶的家族。”

话落,林媛再也不看任何人,径自离开了这个肮脏不堪的地方。

金大冷冰冰地看了地上打滚的金万年一眼,唇角冷然一勾,毫无留恋地离开了他的院子。

虽然这次的事情小河没有发生意外,但是她的心却是彻底伤透了,对于陈氏更是失望至极。

不过这倒也算是件好事,至少认清楚了陈氏的真面目,以后她过得是好是坏,都跟小河没有关系了。

林媛帮小河简单地梳洗了一下,就将她送回了林府休息,为了不让刘氏等人担心,也没有跟他们说起这件事。

刘氏见小河脸色不好,也只以为是这几天太疲惫的缘故,连声让海棠去给小河炖些补汤送过来。

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义母都能这样关心爱护自己,小河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林媛知道,想要让小河走过这道坎儿,还是需要时间的。

不过,金家却是不能这么轻易就放过的。

金万年的确有错,但是金家老大也不是个好东西,从一开始的极力掩护到后来的不闻不问,林媛是不会放任他们金家在京城安然立足的。

而这件事还未等到林媛动手,那边夏征便已经替她出气了。

接下来半个月,金家在京城的药材生意处处出现了或大或小的差错,甚至还在金家供货中发现了假药材。

药材关系到百姓性命,假药更是为所有人不能容忍的错误。

金家的名声一落千丈,生意更是备受打击。

再加上金家刚刚来到京城,脚跟儿还未站稳,京城原本一些根深蒂固的药材商是不会放任京城这块儿肥肉被外来人抢走的。

一时间,金家腹背受敌,内忧外患。

看样子,不出一年,这金家就得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了。

至于他们金家的财产嘛,就更加明朗了。

金万年受伤之后,整日在床上躺着,因为受到金大金二的暗中指使,那些下人们照顾不利。长此以往,金万年归西只是早晚的事。

两个嫡子趁着这个机会连连打击庶子,将金家所剩无几的所有资产通通转移到了自己名下,如此,金家也就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别说没有子女的陈氏了,就是生了两个庶子的姨娘也没有落到一丁点好!

陈氏这下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每日既要忍受着金万年的打骂,又要为以后的生计而担忧,不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是否后悔过当初丢下小河独自离开的决定。

今年,京城的夏天特别热,因为没有那么多降暑的好方法,百姓们到了晚上天气凉爽了以后才会出来溜达溜达。

于是,今年夏天的夜晚比往年更加热闹。

看着大街上摩肩接踵的百姓们,林媛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个行走着的钱袋子,立即开始打造自己的夜市大计了。

其实她的夜市大计很简单,就是将自己的烤肉和冰激凌推入市场。

不仅如此,她还又做了几样在后代广受大家喜爱的小吃,什么麻辣烫啊,铁板烧啊,真是样样俱全。

京城的主街最是热闹,即便到了晚上也总是人最多的一条街。但是街道两边售卖的都是一些十分普通的小吃,什么包子啊大饼之类的,顶多就是再多一些牛肉面或者小玩意儿了。

这条街上人虽然最多,但是说白了,根本不适合林媛发展夜市。

她看中了旁边那条街,也就是洞天后门那里。

这条街上因为距离主街不远,所以道路还算宽敞。

但是又因为这条街上多半都是一些大酒楼的后门,所以很少有人来摆摊。

这样的地方,最适合做小吃街了。

想要租赁地方摆摊,首先得去京兆尹府入册,说白了就是交租金。

这件事自然是交给夏征去干了,有他出面,定然能够以最低的价格租下这整条街的。

除此之外,林媛还让人做了个大牌坊竖立在了街的两头,牌坊上赫然矗立着几个大字:小吃一条街。

至于摊位和摆摊的人,林媛雇佣的多是何家村的村民。

有何光明那样的村长在,何家村的村民自然查不到哪里去。

麻辣烫之类的东西都很简单,无非就是将肉啊菜啊的放到汤底里去煮,然后再加入一些辣椒大蒜调味儿。

至于麻辣烫好吃与否的重要因素就是汤底了,为了以后的长远发展,林媛将汤底的秘方只给了洞天的大厨,由他们每天做出汤底供应出去。

至于那些百姓们想要摆几个摊位,又想要卖什么菜色,就不是她需要操心的了。

除了麻辣烫,林媛还将烧烤推了出来。做烧烤最大的秘方就是调料,但是很可惜,夏征还没有从北戎带回孜然来,所以他们做出来的烧烤还是少了几分味道。

不过即便少了些正宗的西北风味,但是对于京城的百姓们来说,这样的烤肉已经十分美味了。

再加上一些其它的常见小吃摊,这小吃一条街开张第一天就迎来了大量的顾客。往年热闹非凡的京城主街,第一次出现落寞的迹象。

当然,这些都不是林媛想要挣钱的最终方法。

这一整条街说大不大,但是说小可不小,就算是她倾尽了所有精力,也不可能将整条街开满。

所以,这条街上不少摊位开始对外出租,那些之前在主街上摆摊的小商小贩们,很多都来到了小吃街上摆摊。每天的租金,林媛就能收到不下三两银子!

这样日积月累下来,小吃一条街的租金就已经回本了,再加上那些售卖出去的小吃,每天也是一笔十分可观的收入。

小吃一条街的生意蒸蒸日上,林媛和严如春合开的畅音阁也终于在七月二十八这天开张了。

畅音阁的地方本就不算大,但是经过林媛的重新设计和装修,这小小的地方立即呈现出了新的模样。

一楼中原本用来唱戏的方台子被拓展成了圆形,而且还移到了一楼的正中央位置。

除了给伶人们用来换装和待场的一方用幕布遮了起来,其它的四周都没有了遮挡物,如此,圆台四周便可以坐下更多的观众了。

而二楼的雅间也被拆掉了,全都换成了围坐在栏杆处的桌椅。每个桌椅之间没有任何遮挡物,在一楼坐不开的观众完全可以到二楼来观看。

至于那些想要有个独立的空间来看戏的观众,就可以来到三楼了。

不过三楼的雅间也改变了模样,用来隔阂的墙壁不见了,全都换成了雕梁画柱的高大屏风。

虽然是屏风,但是屏风上并没有任何缝隙,十分有效地保护了观众们的隐私。

除了装扮和摆设有了变化,畅音阁推出来的戏曲也是十分新奇的。

今日是畅音阁头一天开唱,而打出名头的第一场剧目就是林媛最推崇的《西游记》中的名段“三打白骨精”。

其中的主角自然就是拥有火眼金睛的孙悟空和三次化为人形却三次被打死的白骨精了。

孙悟空的扮演者是个男人,而白骨精则是白玉兰扮演的。

因为林媛有意将白玉兰打造成京城首屈一指的花旦,所以这场戏,可谓是为她量身打造的。

开唱之前,畅音阁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正是抛弃了宋家班子攀上了高枝儿的常大家常如春。

林媛可不认为她是来恭贺的,这么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想必是来瞧笑话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