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吃瘪/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如林媛所料,这女人一走进畅音阁的门就高抬着下巴,俨然一只飞上枝头插了几根孔雀翎的老母鸡。

畅音阁的人多半都是新招来的,但是也有一些是从之前那个戏园子里跟来的。

对于常如春,他们也都是认识的。

一瞧见她来,原本还热情地想要过去接待的小伙计立即拉下了一张脸,僵硬地站在一边装作没有看到她。

本来就打着趾高气扬地回来炫耀的心思,却没想到没能看到这些人巴结的嘴脸,常如春立即恼羞成怒。

“喂!小板子,你没瞧见我来了?怎么不来迎接客人!”

那个门口守着的小伙计叫做小板子,常如春还记得以前这个小板子最喜欢跟在她屁股后头巴结她了,怎么这会儿她身份更高贵了,他却不理会她了?

小板子嗤笑了一声,依然杵在那里不动弹:“呦!客人啊,啧啧,我这狗眼太瞎了,还真没看到您这么光鲜亮丽的客人呢!不知道这位夫人是哪家的姨娘啊?是想在一楼大堂里坐着还是想到二楼雅桌上坐着呢?”

噗嗤!

旁边几个瞧热闹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纷纷对小板子竖起了大拇指,他们都跟小板子一样也是这里的老人儿了,自然看不惯常如春忘恩负义的小人模样。

常如春被这声姨娘说的满脸通红,不过很快便做好了心理建设:“姨娘又如何?也不看看本姑娘跟着的是谁!若是一般人的姨娘本姑娘还看不上呢!哼,等将来二皇子继承了大……”

“姨娘请慎言!”

常如春还未说完,她身后跟着的一个十分稳重的小丫鬟便出声制止了她。

常如春自知失言,但是当着以前的朋友们被一个小丫鬟呵斥,她的脸上自然是挂不住的,当即便回头气呼呼吼道:“你一个小丫鬟都知道的事,难道我不知道吗?这里有你说话的份?滚一边去!”

被训斥的小丫鬟冷冷地抬了抬眼皮子,完全无视她的训斥。

她可是唐如嫣亲自派来教导常如春规矩的,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常如春一个小小的姨娘,哪里敢跟怀有身孕的侧妃对着干?

“你!”

常如春气得咬牙切齿,却也无能为力,还是她身边跟着的另一个小丫鬟出声打圆场才化解了这一场尴尬。

没有人接待,常如春只好自己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原本以为这畅音阁小小的地方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却不想一进来就被里面的装修惊住了。

即便她已经不在戏园子里讨生活,但是凭她多年的摸爬滚打,自然也能一眼就看出这畅音阁好在哪里。

常如春自持身份,自然是不会在二楼坐着的,所以看了一眼二楼的摆设,常如春便压下眼中浓浓的惊艳径自去了三楼。

畅音阁的顾客十分多,三楼基本已经没有空地了,再加上没有人来指引,常如春带着两个丫鬟围着三楼转了两圈才终于发现了一个角落里的空位置。

愤愤地坐在凳子上,常如春又气又恼,她怎么说也是二皇子的姨娘,来了这小小的畅音阁,居然连个接待的小伙计都没有,真是气死人了!

“哼!等我回去了找二皇子告状,看我不把你们这畅音阁给封了!真是可恶!气死我了!”

常如春一叠声地咒骂着,她身后的两个小丫鬟一个冷笑一个不屑,谁都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连她们当小丫鬟的都知道这畅音阁的幕后东家是谁,这个常姨娘不仅不知道,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要封了畅音阁,真是笑死人了!

要是他们家二皇子真的能随心所欲地将林媛和夏征手底下的产业给封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处处受气了。

常如春有些憋屈地坐在角落里看着楼下那圆圆的大大的表演台子,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些失神。

她想到了自己当初在表演台上唱戏的场景,那时候的宋家班还没有遇到好的金主,他们的表演条件特别苛刻。

可是,那时候的大家都那么得相亲相爱,每个人见到了自己都是笑盈盈的,哪里像现在?连小板子见了自己都开始不亲热了。

常如春心里有些落寞,不过很快便改变了想法,他们不跟自己亲近肯定是眼馋自己现在的身份!

对,一定是这样,以前在他们眼里自己就是个唱戏的戏子而已,可是现在,她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二皇子最宠爱的姨娘了。

他们眼馋,他们嫉妒,他们羡慕!

想到这里,常如春的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心情也瞬时舒畅起来,甚至连桌上那根本不怎样的茶水也喝得津津有味。

两个小丫鬟有些莫名其妙地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对常如春的鄙夷。

这个常姨娘真不愧是戏子出身,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变了好几次脸了,真是佩服!

啪!

两个小丫鬟心中的想法还未停歇,就听到一个响亮的巴掌声突然响起,紧接着,便是常如春气急败坏的尖叫!

“是她!怎么是她!那个贱人,居然还有脸回来?等下,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宋班主找的替代人就是她?”

两个小丫鬟不明所以,齐齐伸长了脖子往楼下望去。

一楼的客人很多,几乎已经将所有的桌椅都坐满了,甚至还有人是拼桌的。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若说最奇怪的,应该就是表演台子旁边出现的那个办好了妆却还未来得及穿戏服的女子了。那个女子正跟一边的乐师们讨论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楼上正在发怒的常如春。

因为距离太远,两个小丫鬟根本看不清楚那个女子的容貌,但是很奇怪,常如春不仅看清了,而且还认出了浓重妆容下那女子的真实面貌。

“贱人,贱人!”

常如春一连骂了不下十次贱人,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稳稳当当地坐回到椅子里,还优哉游哉地剥花生吃了起来。

“哼,当年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今日我走了,你又舔着脸回来了!真是不知廉耻!也罢,本姑娘当年就比你强一百倍,今日又怎么会怕你?哼,我就擦亮了眼睛等着你等下如何出糗吧!”

丢了一颗花生进了嘴巴里,常如春笑得春光灿烂,她懒洋洋地对身后的小丫鬟吩咐道:“距离开场还有一段时间呢,你去把宋班主给我叫过来。既然故人来捧场,总不能不见面就走吧?”

之前冷言提醒常如春慎言的小丫鬟才不理会她,斜着眼睛扭过了头去。

另一个小丫鬟无语地耸耸肩,只好自己去找宋班主了。

宋班主原本不想来的,因为他实在是不想再见到这个让他伤透了心的女人了,他怕他过来以后会忍不住大打出手。

不过,一想到等下白玉兰要唱的新戏,宋班主的心情也就明媚了几分,即便知道常如春是想要当面羞辱自己,但还是跟着小丫鬟去见了常如春。

果然不出所料,一见面常如春就毫不客气地将宋班主给数落了一通,而且说的话还十分地难听。

“我说宋老啊,你是不是年纪太大连眼睛都花了?你瞧瞧你找的新人都是什么货色啊!你居然把那个白玉兰给叫了回来,难道你不知道当年她可是我的手下败将吗?我常大家虽然不在咱们戏班子里待了,但是我的好名声还是在的,你可不要让这个白玉兰毁了我的名声才好!”

你觉得你一个忘恩负义的贱妾还有什么名声可言吗?

宋班主默默翻了个白眼儿,对常如春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

他这个态度,常如春自然是不开心了,语气顿时又生硬了几分:“呵,宋班主啊,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话不对?哼,既然你对这个白玉兰这么看重,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好了。不过呢,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若是宋家班子因为这个小贱人而毁了名声,您到时候可不要哭着来求我帮忙呦!”

噗嗤一声,宋班主忍不住笑出了声,唇边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不牢常姨娘挂心,我们畅音阁不会自毁名声的。更何况,现在就算是任何人来,都不会比你留下的坏名声更差了。啧啧,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还说什么名声,真是好笑!”

宋班主所说的话并不是妄言,自从常如春进入二皇子府为妾的事曝光之后,常如春的名声就坏了。

不少知晓她出身的人们都一致认同这女人忘本,即便她嗓音不错身段也不错,但是人品却极其低劣。

虽然大家碍于二皇子的颜面不敢明目张胆地议论,但是私下里可都把常如春快骂出花儿来了呢!

听了宋班主这毫不遮掩的话,常如春气得连脸上的脂粉都快要掉下来了。

“你,你,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就不怕我请二皇子来把你的小命给收了?”

“呦!这是哪家的皇亲国戚正在大言不惭地想要收割人家的小命呢?”

一道带笑却十分凌厉的声音突然响起,常如春微微蹙眉,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个身着名贵丝绸的明艳女子正气势汹汹地走过来。

这个女人她认识,是醉仙楼东家严家的小姐,也是二皇子的表妹。

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二皇子好像跟严家小姐不怎么来往了。

她只是刚进入王府的一个小妾,对于这些事自然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原来是严小姐,见过严小姐。”

常如春虽然只是个妾,但是严如春也只是个没有任何品级的商家大小姐而已。

按理说,她是不用向严如春行礼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居然在见到严如春的时候主动行了一礼,弄得她身后跟着的两个小丫鬟有些无语。

严如春向来嘴巴毒的很,特别是见到了不喜欢的人更是说话不留情面,当即就冷声笑道:“你给我行礼做什么?你可是二皇子的妾呢,我可当不起你的礼。”

常如春顿时尴尬不已,脸上的笑容也僵硬起来。

“行了,本小姐就是听说以前的常大家来了,所以想要过来瞧瞧……”

原来严如春也知道自己的名声啊!

常如春脸上的笑意顿时再次灿烂起来,隐隐还有几分得意之色。

只是,还未等她的尾巴翘起来,就被严如春接下来的话打击得快要钻进地缝里去了。

“所以过来瞧瞧那个传说中为了自己有个好前途而背弃了所有朋友的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严如春居高临下地瞅着她,撇了撇嘴:“啧,这都进了皇子府了,也没见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无非,就是吃胖了一些而已!”

胖?

正尴尬不已的常如春顿时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儿,她是个女人,又是个经常上台表演的女人,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身材和模样了,现在严如春毫不避讳地说她胖了,简直就是拿着一把刀在她的心窝子上戳啊!

哈哈。

将常如春打击地够呛,严如春心里高兴,哈哈笑着离开了,只留下常如春留在原地又是伤心又是自怜。

而那两个小丫鬟全都掩着唇笑了起来,她们是二皇子府的下人,自然了解严如春这个表小姐的脾气了。看到常如春吃瘪,两人也高兴得很。

正气恼间,楼下的表演台上已经响起了锣鼓声,畅音阁的首台戏马上就要开唱了。

常如春气得鼻翼翕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气呼呼地拍着桌子:“一个一个的都这么嚣张,等着,我倒要看看你们的戏是不是真的那么好!等下丢了人,我一定要大肆宣扬,让你们畅音阁永无翻身之机会!”

只是,她的话刚说完就被楼下的场景惊到了,那,那个女人真的是她认识的白玉兰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