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禁足一个月/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表演台上,有四个打扮怪异的男子在山林间穿行,那四个男子,一个身穿袈裟,戴着和尚的帽子,手里还托着一个大大的钵。

这个人就是《西游记》中的唐三藏师父了。

在故事中,他应该是骑着白龙马的,但是因为这是在山林中赶路,所以白龙马被牵在了猪八戒的手里。

而猪八戒的扮相应该是整个舞台上最吸引人的一个了,他大大的耳朵、大大的鼻子,还有大大的肚子,处处无不散发着猪的魅力。

但是,平日里京城贵族们最讨厌的肮脏的猪的形象,此时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个猪八戒,好可爱啊!”

“你看他那大耳朵,忽闪忽闪的,真有趣!”

“还有他的大鼻子呢!那两个鼻孔,哈哈,都能放进去两颗花生米了!”

观众们被猪八戒的扮相逗得捧腹大笑,不仅是一楼大堂,就连三楼雅间里也发出了好几声抑制不住的笑声。

“低俗!”

常如春压下眼中浓浓的兴趣,咬牙切齿地哼了一声。

若说表演台上的猪八戒是逗大家笑的,那么孙悟空就是实力担当了。

他穿着一身特质的带着浓浓毛发的衣裳,虽然是炎热的夏季,但是扮演孙悟空的这个男子却依然尽忠职守,毫不言热。

他的手里还举着一根金色的长长的棒子,一上台,这孙悟空便将那金色的棒子舞得虎虎生风。

观众们只觉得眼前一阵金光闪过,无不鼓掌叫起好来!

舞完了棒子,这孙悟空又学了几招猴子的动作,又是抓耳又是挠腮的,模仿得惟妙惟肖。

观众席中有不少是带着孩子一起来看戏的,那些调皮捣蛋的小孩子们也都嘻嘻哈哈地跟着孙悟空学了起来,引得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唐僧师徒四人刚刚出场就将现场气氛调动到了极致,虽然林媛之前也料想过,但是现在亲眼看到这个场景,还是难以掩饰心中的激动。

夏征可是《西游记》的忠实粉丝,之前光是听故事就场场不落,现在有了更惟妙惟肖的戏目,他自然是不会错过的。

“哇,娘子啊,你这脑袋瓜儿里都装得是什么啊,这样的装扮这样的动作,居然也能想得出来!天哪,为夫真是太佩服你了!”

夏征被孙悟空的猴子动作惊得两眼发亮,要不是顾及着自己的身份,只怕他也会跟那些小孩子们一样要学几个动作了呢!

林媛扑哧一笑,这些动作当然不是她想出来的,这些都是她之前看电视的时候跟演员们学的。

虽然扮演孙悟空的这个男子不能跟六小龄童老师相媲美,不过说实话,他的动作和神态能够模仿到这个程度已经十分难得了。

剧情继续推进,孙悟空已经吊着绳子“飞”走寻找吃的了,接下来就该女主角白骨精出场了。

马上就到了最精彩的地方,众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谁也不想错过白骨精出场的关键时刻。

就连常如春也下意识地紧张起来,一双丹凤眼紧紧地盯着一楼的表演台,似乎要将那个台子给看穿了。

叮叮当当!

伴随着锣鼓敲响的声音,一个身着黑色长披的妖娆女子出现了,她就是白骨精,也是白玉兰。

白骨精出场的时候是斜卧在石头上的,石头周围都是用面团做成的各种白骨骷髅。

刚刚台上还是一片滑稽,现在场景一变就成了这样阴森恐怖的画面,不少胆子小的女客都忍不住惊叫起来。

其实一开始林媛也考虑到了观众们的反应,所以这个场景只是几秒钟而已,很快就将背景换走了。

白骨精伸着懒腰,喝着红呼呼的用果汁做成的“人血”,一开口便是各种狠厉。

观众们都被白骨精的恐怖和狠绝吓到了,而林媛则不仅赞叹起了白玉兰精湛的演技,若是这个女人生在现代,一定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女演员!

场景继续切换,白骨精变身成了小村姑,拎着用石头和青蛙变成的馒头去蛊惑唐僧师徒,然后,被及时赶回来的孙悟空一棒子打死了。

见阴森可怖的白骨精被孙悟空一棒子消灭,观众们无不激动地鼓起掌来,还有人甚至太过兴奋,都站起身来叫好了。

夏征亦被剧情影响,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好。

看着众人往戏台子上抛洒各种打赏,常如春气得咬紧了唇瓣,差点都要咬出血来了。

那个白骨精,真是太可恶了,就是那个白玉兰!

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将白骨精的妖娆和狠厉演得惟妙惟肖!

好啊,这是太好了!

常如春的手紧紧地攥着桌上的茶杯,手背上的青筋突兀地爆了起来,俨然比那白骨精还要恐怖。

她身后跟着的两个小丫鬟也被演员们精湛的演技吸引了,纷纷抱着栏杆探出头去看着,甚至还把自己为数不多的银两抛了出去。

“笑什么笑,小心栏杆不结实把你们两个掉下去摔死!”

常如春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气恼,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只好全都撒在了眼前的两个小丫鬟身上。

这两个小丫鬟可都是唐如嫣派来的,说的好听是伺候她的,其实说白了就是监视。

之前提醒常如春的那个小丫鬟冷笑一声:“常姨娘心中有气我们理解,但是又不是我们害得你不能继续唱戏?哼,你有功夫冲我们发火,怎么不想想你自己?要不是你上赶着我们侧妃,你也不会进了二皇子的府邸!”

另一个小丫鬟本来还想着打圆场的,但是也被常如春之前的话气到了,一个小小的贱妾而已,二皇子喜欢你只是图个新鲜,等你不新鲜了,还不是跟她们小丫鬟一样毫无地位可言?

真当自己是王府正经主子了?说白了也是个奴婢!

常如春被两个小丫鬟怼得无言以对,胸脯气恼地起伏着,想要说什么,却突然耳朵一动,像是发了疯似的奔到了栏杆边上,扒着栏杆往下看去。

见她突然这个样子,两个小丫鬟鄙夷地翻了个白眼儿,冷声嘲讽:“姨娘还是小心点为好,我们没能摔下去是好运,你这么胖,没准真的就会摔下去了呢!”

两人的嘲讽和鄙夷,此时都进不了常如春的耳朵了,因为,她的全部注意力已经全都落在了戏台子旁边的那个男子身上了。

这个男子是个乐师,他拉的是二胡,因为有两个拉二胡的乐师,所以之前常如春并没有注意到他。

但是现在,这个乐师正单独拉起了二胡,常如春才猛然发现,这个男人,正是她心心念念了多年的罗先生。

此时的台子上正在表演的是白骨精第二次化身为人,却被孙悟空再次发现,两个人大打出手的场景。

这一段,是整个戏目的核心和高氵朝,不仅两个演员的武打动作十分精彩,就连唱腔和伴奏也是精彩万分。

众人都被他们精湛的表演吸引了,在孙悟空的打斗下,白骨精一连转了近二十个圈圈,大家都下意识地为她数起数来。

不得不说,白玉兰凭着这二十个转圈,已经彻底虏获了大家的心。

“好!”

“精彩,精彩!”

“真是太厉害了,她都转不晕吗?太厉害了!”

“这女子是谁?以前怎么没有听过她的名号?”

“以前没听过没关系,过了今日,这个女人的名头就会传遍京城的大街小巷了!”

众人的议论声太过高昂,盖过了白玉兰的唱腔,也盖过了罗先生的二胡声,径直传入了常如春的耳朵里。

“罗师兄,罗师兄居然也回来了?难道,他们一直都有联系的?对,一定是!瞧罗师兄跟那个贱人合作地多亲密!他们一定是经常联系!”

“可恶,罗师兄不是说会离开京城的吗?不是说不会喜欢任何女人吗?原来这都是借口!他在敷衍我!”

“呵,敷衍又如何?我现在已经不是完璧之身,就算是他还心仪于我,我还能跟他在一起吗?真是便宜了那个小贱人!有了名声不说,还抢了我的男人!贱人,贱人!”

一个又一个念头在常如春的心中闪过,越想,她就越气,越气就越是埋怨。

埋怨谁?

埋怨自己吗?自己不该放弃唱戏而跟了二皇子?

不,不,若不是那个唐如嫣诱惑我,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我对罗师兄可是一往情深的,若不是唐如嫣威逼利诱,我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意!

常如春的眼睛,情不自禁地移向了身旁站着的两个小丫鬟,这两人也是唐如嫣派来监视她的。

哼,说是让她进府做主子,还不是要看她的脸色听她的话?

一双漂亮的素手紧紧地攥住了桌上的茶杯,常如春都快把自己的牙咬碎了。

但是再如何生气也没有法子,她只是个小小的戏子,即便是进了二皇子府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小小的贱婢?

“好!”

“太精彩了!”

楼下爆发出的雷鸣般的掌声,将常如春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她看着楼下那被众人包围着吹捧着的女子,气得快要站不住了。

原本是来看笑话的,谁承想这女人居然真的成了气候!

看着楼下的场景,她似乎想到了自己当初一鸣惊人的场面,那时候她也是被众人围着的,只是,好像没有现在这么多人,打赏更是比不上白玉兰的多。

这个白玉兰,真是她这辈子的克星!

啪地一声,常如春也懒得再看那两个正喝彩的小丫鬟,当先站起身来往楼下走去。

她所有的脸面都丢尽了,她不再是以前的常大家,以后,她的名字会被大家渐渐淡忘,取而代之的则是白玉兰的名字。

两个小丫鬟恋恋不舍地跟在白玉兰身后离开,虽然今日有三打白骨精的精彩戏码,但是之后还会有别的戏呢,她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打算多听一会儿呢!

小板子依旧守在门口,见常如春黑着脸离开,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上前又是一阵冷嘲热讽,气得常如春更是怒火中烧,狠狠地甩了他一个白眼儿灰溜溜地离开了。

“哼,贱货!老子就好好地等着看你怎么被王府丢出来!”

小板子抛了个白眼儿,满心成就感地回了畅音阁。

心中本就有怒气,刚回到王府却又接到通知要去二皇子妃姚含嬿面前请安,常如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府里的人谁不知道姚含嬿跟唐如嫣斗法落败,就连自己的陪嫁丫鬟墨竹也都背弃了她爬了二皇子的床。

不过,即便姚含嬿不成气候,常如春也不敢驳了她的面子。

乖顺地来到姚含嬿面前,谁知,还未说两句话呢,就被姚含嬿给训斥了一通。

原来,是她今日出府去听戏的事被姚含嬿知晓了。

按说府中妾室出门是要向主母报备的,但是姚含嬿空有一个主母的虚名,却没有实权,所以大家基本都是去侧妃唐如嫣处禀报。

以往都没事的,没想到今日她却被当成了姚含嬿的出气筒。

“常氏。”

姚含嬿优雅地托着一杯茶,静静地用杯盖撇了撇浮沫,慢悠悠却又极有威慑力地说道:“虽然你以前的身份是个戏子,但是你现在毕竟是皇子府的妾室了,以后的一言一行定然要以王府为重,像今日这样去戏园子里抛头露面的事岂是大家女子能够做得出来的?哼,戏子就是戏子,即便是爬上了高枝儿,还是改变不了骨子里的卑贱。”

姚含嬿真不愧是姚大学士府出来的嫡小姐,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而且对出身戏子且身为妾室的常如春更是看不上。

常如春被姚含嬿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碍于身份只能唯唯诺诺地站着,一句话也不敢说。

不过她心里却已经打定了主意,等晚上见到了二皇子,看她不给吹点枕边风!

只是,这个念头刚升起来就被姚含嬿毫不客气地打消了。

“对了,你也别想着去二皇子面前告状了,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实在丢了二皇子的颜面,这样吧,禁足一个月,你回去好好反省吧!”

禁足……一个月?!

------题外话------

推荐《千金重生:妻色撩人》凤玖

容颜死在二十岁,再次睁开眼,化魔而归。

古武,医术,信手捏来,复仇,虐渣,手到擒来。

她是世人眼中的世家小姐,美丽,高冷,却也是游走在各种场合的恶魔,冷酷,无情,更是高高在上的神秘毒医,治病救人,制毒杀人,是死是活,只在她的一念之间。

偶然出现的他,铁血神秘,狠辣无情,却只为她一人留情。

她的一切都让人仰慕,却在一不小心中落进了他的温柔陷阱。

从此,她占了他的心,他成了她的天。

酷爽无虐,甜宠无度,1v1,pk求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