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走你丫的/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西游记》的故事搬上戏台,畅音阁的生意简直如日中天,不仅白玉兰的名号越叫越响,就连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配角们也都成了京城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虽然生意很好,但是众人对白玉兰的担忧还是有的。

如今的白玉兰,可比当初的常如春还要厉害呢,若是哪天又冒出来一个看上她的权贵,那他们宋家班和畅音阁,岂不是又要面对再一次的浩劫?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畅音阁的小伙计们中间,便悄悄地冒出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林媛!林媛!”

严如春急切而恐怖的叫声在走廊里莫名响起,雅间中正缠绵旖旎的一对男女立即如临大敌。

“快起来!如春来了!把我的肚兜还给我!”

“哎呀,错了错了,那是人家的大裤衩啊!”

林媛一脸嫌弃地将一块儿大红的裤衩子丢了出去:“你这个骚包!净跟你二叔学,连裤衩子都穿红色的!”

“这不是刚成亲吗?人家都说了,刚成亲的人一定要穿红的才能辟邪……等下!你刚说什么?你怎么知道二叔的裤衩是红色的?”

咳咳,咳咳。

正在着急忙慌系扣子的林媛差点跌倒在地,她哪里知道,她只是看夏痕整日穿着红色的衣裳,才会顺口说了那么一句而已。

可是看到夏征那恐怖暴怒的眼神,林媛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突然,浑身一丝不挂的夏征猛地一甩手中大红裤衩子,高声大叫:“我知道了!是不是,是不是小姨告诉你的?天哪,天哪!二叔和小姨他们,他们都已经……”

一边说着,夏征的两根手指食指还暧昧地戳到了一起,给林媛做了个十分隐晦甚至还有些猥琐的动作。

林媛无语扶额,对不住了小姨,反正你早晚也会嫁给二叔的,就暂且让你背个黑锅吧!

嘭嘭嘭!

雅间的门被严如春大力拍打着,外边时不时还响起她急躁地催促声。

糟糕!

只顾着斗嘴了,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林媛赶紧手忙脚乱地给自己穿衣裳,顺便将床榻上留下的不良痕迹擦拭干净。

若是在林府或者是将军府也就罢了,偏偏他们现在是在洞天二楼的雅间里,若是让严如春看到两人白日宣淫,不知道又要嘲笑她多久了。

“都怪你!我好好地算账,你非得凑过来!真是气死人了!赶紧把腰带系上啊!”

将床榻上用来擦身的帕子擦起来,又打开窗子散散房间里暧昧的气息,林媛才胡乱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去给严如春开门了。

“怎么就怪我了?要怪都得怪这个严如春,什么时候来不好,非得挑这个时候!不行,等爷哪天见了魏老大,一定要怂恿他赶紧把这个小八婆给娶回家去不可!省得整天出来坏爷的好事儿!”

身后夏征一脸不虞地坐在椅子里,嘟嘟囔囔地埋怨着严如春,不过只抱怨了一会儿,夏征突然又贼兮兮地笑了起来。

“对,等他们成了亲,爷就天天跑去坏他们的好事!哈哈,这个主意好,真是太妙了!”

当严如春进门后首先看到的就是夏征憋了一肚子坏水的模样,京城中出了名的小霸王可不是虚的,严如春下意识地抖了抖身子,心中暗暗祈祷,下一个要倒霉的家伙跟自己无关。

“如春,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刚刚在不恰当的地方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的林媛,此时见到严如春,心里多少有些虚虚的,说起话来也不由自主地弱了几分。

严如春惦记着心里的事,本身也不是个多么心细的人,哪里能看得出来她的异样?

“我,我当然是有事啊!”

一说起自己担心的事,严如春就又气又急:“你知不知道,那个妙音坊已经三番四次地派人接触白玉兰了,我怕她会变成第二个常如春!怎么办啊!”

一屁股坐到凳子上,严如春又絮叨了起来:“不仅是妙音坊,京城里还有两个小的戏园子也开始朝着咱们家的角儿下手了。这不,刚才就有一个小丫头过来找我呢,让我给她涨工钱,要是不涨,她就去靓丽园当台柱子了!”

靓丽园的名头,林媛也是听过的,是京城里最近新开的戏园子。

说是新开的,其实比她们的畅音阁开门的时间还要早两年,只不过因为靓丽园中没有出类拔萃的角儿,也不像畅音阁这样有自己的戏目。所以,靓丽园也只能算是个三流的小戏园子而已。

林媛和夏征之间有个不成文的约定,若是林媛不出声求助,或者是事情没有到很糟糕的情况下,夏征是不会轻易出手相助的。

所以,此时夏征也只是优哉游哉地坐着喝茶,一双眼睛紧紧地在自己媳妇儿身上打量,一会儿看脸儿,一会儿看胸,一会儿又挪到了挺翘的屁股上。

啧啧,越看嘴巴越渴,越看浑身就越不自在。

林媛哪里顾得了他?

此时的她早已气呼呼地哼了起来:“什么?涨工钱?呵,她也真敢说啊,畅音阁的工钱本就比其它戏园子多了三倍,她还不知足?”

怪不得严如春生气,在工钱这上边,林媛和严如春两人从来不为难自己的人,更何况,现在畅音阁也确实很挣钱,她们为了留住人,就更加不会在乎银子了。

但是,老板脾气好,可不代表能够处处被人挟制。

老板主动给你涨工钱可以,但是你若是在工钱够多的情况下,还不知足地上门来讨,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更何况,这个女子还是以这种要挟的口吻来说这件事。

啪!

林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态度坚决:“她不是想去靓丽园吗?让她去!多少工钱也不能阻挡人家做台柱子的心不是吗?”

“可是……”

严如春有些犹豫,这个要走的女子虽然比不上白玉兰,但是也算是个不错的角色,在畅音阁的伶人之中,也能排到前五名了。

真的让她走了,严如春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别可是了,这种人留着也是个祸害!她的心不在畅音阁,就算是留下了也是无用!”

林媛拢了拢袖口,站起身来:“说做就做,走,我们这就把她送走!”

见两人一声不吭地就往外边走去,正在思春的夏征立马急了:“媳妇儿,你上哪儿去啊,等等为夫!”

严如春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说起来这两人成亲也快一年了,怎么还是这么黏糊?

林媛走到哪里这个夏征就跟到哪里,这还有点儿以前京城小霸王的影子吗?啧啧,我的下巴都快掉了!

主动要离开的那个女子是个长相有几分妖艳的女子,她在宋家班也有两三年了,虽然不如常如春小板子那些人资格老,但是也受了宋家班不少恩惠的。

以前有常如春那个跋扈的台柱子压着,倒是没有看出来什么,但是自从白玉兰来了以后,这个小姑娘的心就越来越野了。

先是打扮地更加出彩了,再就是时不时地去罗先生跟前儿晃荡,甚至还经常以讨论剧本为借口单独跟他见面。

罗先生和白玉兰是一对儿的事,畅音阁所有人都知晓。再加上两人感激林媛给了他们出头的机会,谁都不想惹事。所以才会对这个女子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未严厉地训斥过。

不过,白玉兰的不在意在这个女子看来却成了无可奈何,于是她的行为就更加放肆了起来。要不是后来宋班主实在是看不过去说了她两次,只怕这女子都要脱光了衣服去罗先生跟前儿丢人现眼了。

对于这样品行不端的人,林媛其实早就不想让她在畅音阁久待了,只是看在宋班主的面子上才不好意思率先开口。

既然今日她自寻死路,那她就大发善心送她一程吧!

“宋班主,给李姑娘结算了这个月的工钱,送她离开吧!”

这个女子姓李单名一个丽字,看吧,连名字都跟靓丽园有缘呢!

“哎!”

宋班主虽然心疼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才就这样走了,但是已经吃过一堑的他还是明白这个时候是不能心软的。

李丽显然没有想到林媛居然会这么痛快地让自己走,不禁有些气恼。

她虽然比不上白玉兰,但是在畅音阁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在新编的《刘姥姥进大观园》这出戏里,她还扮演了十分重要的刘姥姥一角呢!

难道林媛和严如春不知道吗?她李丽的名头已经在京城的贵族圈子里传开了啊!

若是林媛知道李丽此时心中在想些什么,一定会笑掉大牙不可。

刘姥姥也能算是十分重要的角色吗?在《红楼梦》里,那么多年轻靓丽的女子们呢,哪里轮得着刘姥姥?

再者了,在京城的贵族圈子里传开的可不是李丽的名字,而是那个头戴红花的幽默的刘姥姥的名字。

反正畅音阁里多的是唱腔好的女子,只要画好了妆,谁能看出来满脸皱纹的刘姥姥其实已经换了个人来扮演?

拿着宋班主递过来的钱袋子,李丽气得直磨牙。

她看了看已经走进房间里不再理会自己的林媛和严如春,心中更是烦闷。

她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开口挽留自己,这真是太失败了。

她其实也不想走的啊,她只是看不惯白玉兰那个女人而已,整日里高高在上的,好像她根本不是个唱戏的伶人,而是哪家的大家闺秀呢!

更气人的是,那个才华横溢的罗先生,居然一心一意地爱着她,无论自己怎么献媚,他都不理会自己,真是太气人了!

“李丽,工钱已经给你结好了,你想去哪里就去吧,从此以后,你跟畅音阁再没有半点关系了。”

宋班主翻了个白眼儿,一副送客的架势。

李丽紧紧咬了咬唇瓣,转过身去看向了跟她一样身份位置差不多的几个女子,心中忍不住生出一个自认为极好的主意。

“看见了吧?今日的我就是明日的你们!”

李丽冷笑一声,满脸的嘲讽:“不管是哪个老板,都是把银子看得最重。哼,是角儿又如何?只要不是台柱子,谁会管你的死活?看,我只不过是想要涨点工钱而已,就让我卷铺盖走人了,这样的戏园子,你们敢留下我可不敢了!”

这么明显的挑拨的话,立即把宋班主气得脸都红了。

“李丽!你不要胡言乱语!是你自己说自己要去靓丽园做台柱子的,现在还反过来倒打一耙!你,你的脸皮真是够厚!”

宋班主真是要死的心都有了,他手底下带出来的都是一群什么人啊,先是忘恩负义的常如春,现在又来一个不知所谓的李丽,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啊!

“对啊,我也不瞒着你们,我就是要去靓丽园做台柱子了!既然畅音阁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我自然是要另寻出路的!”

李丽冷冷一哼,对面前几个面色有些动容的女子说道:“姐姐先去靓丽园了,不过姐妹一场,姐姐也给你们留句话,若是哪天在畅音阁混不下去了,就来靓丽园找我,我会尽量帮助你们的哦!”

“这倒不用!”

还未等她说完,房间里突然响起林媛的声音。

“宋班主,从今天开始,将客人们的打赏分成提高两成。还有,以后每个月入账的收入,拿出一成来作为红包分给大家。只要是畅音阁的人,人人有份。当然,那些主动离开的人,咱们就不给了。”

两成?还有红包拿?

立即有头脑快的人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越算脸上的笑容越大。

本来他们的工钱就比别的戏园子多了三倍,现在加上打赏和红包,那他们的工钱,都能跟一般戏园子的台柱子相比了呢!

李丽的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咬唇灰溜溜地跑了。

只是,当李丽的身影刚刚消失,房间里立即响起了夏征和严如春惊慌的叫声:“媛儿!媛儿!你怎么了?快醒醒啊媛儿!”

------题外话------

剧透,是的,你们猜对了,媛儿有了小包子,哈哈~

关于大结局,有人喜欢有人吐槽,不过在我看来,这样的结局我还是很喜欢的。该交代的事情已经交代了,至于最后那些事,本就是一笔带过的,不过会在番外中写一写,喜欢的亲们可以继续追番外,不喜欢的话看到完结也就算是圆满了。

另外,番外也是每天一更,基本还是上午八点更新。

关于新文,依旧是古代种田,依旧是温馨甜宠,依旧是笑意爽点满满,过几天应该会发首章占坑,填坑的话大概要到八月底或者九月初。

一个故事终结了,新的故事,希望你还在,我依旧会以满心的热情来迎接你,你,是否愿意跟我一起踏上新的路程?

我在新文等你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