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担忧/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媛儿,你怎么样了媛儿?”

夏征紧紧攥着林媛的手,一脸担忧地看着床上躺着的她,虽然她很快便醒了过来,但是突然的晕厥实在是太吓人了。

而且,林媛的身体素质一直不错,几乎没有出现过这种突然晕厥的情况。“你说说你,为了那么个贱蹄子这么生气做什么?她想走就走,难不成你还舍不得?别说是李丽了,就算是哪天白玉兰和罗先生都走了,你也不应该这么生气这么伤心,走了一个咱们还能再找别人。大不了,畅音阁不开了,你也不能这么想不开!”

严如春也焦急地守在床边,虽然嘴里全是抱怨的话,但是一听也知道,她也是担心地不行了。

看着夏征和严如春这又是训斥又是担忧的模样,林媛牵了牵唇角,她哪里生气了啊,她根本就一点儿也不生气的好不?

她做生意这么久,遇到的奇葩人多了去了,若是每次都生气,她还不得把自己气死了?

只是这次,她也说不准到底是怎么了,突然就觉得脑袋一阵晕,然后就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不过,她也没有晕倒很久啊,小林霜来了以后,不是很快就醒过来了吗?

说起来也真是巧,今日小林霜正巧跟六皇子一起在畅音阁听戏。

之前在逸茗轩的时候,赵弘焱就对《西游记》的故事十分着迷,所以现在将故事搬上了戏台子,赵弘焱也就成了畅音阁的常客了。

听说大姐突然晕倒了,小林霜也吓坏了,小脸儿都哭成了小花猫儿。

不过还好,她一掐人中,林媛很快就醒了过来。

但是即便是醒了,小林霜还是不放心地给她把了脉。

“姐夫,你能不能先到一边待会!你影响我诊脉了!”

小林霜黑着脸将夏征撵到一边去,一边给林媛把脉一边抱怨了一声:“都怪姐夫,大姐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过。刚去了你们将军府就病了,肯定是你偷偷欺负她了!哼,我不会放过你的!”

夏征一脸委屈,他哪里敢欺负林媛?

家里有安乐公主和田惠看着,出了家门有严如春几人盯着,到了林府又有几个妹妹守着,他倒是想欺负一下林媛啊,可是他自己也舍不得啊!

哼,他自己都舍不得欺负的女人,今儿居然被一个小喽啰给气到了!

夏征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迸射出一股令人心寒的光芒,那个女人,是不想在京城里混下去了吧!

“咦?”

一个声音打断了夏征的思绪。

“怎么了?很严重吗?”

见小林霜蹙紧了眉头,夏征一颗心都快要掉出来了,这丫头瞧病从来没有用过这种表情啊,难道,林媛的病真的很严重?

严如春情不自禁地也提心吊胆起来。

林媛却笑了笑,其实她自己觉得自己没事的,但是至于为何会晕倒,她也不明白。

若说自己的身子有什么异常的话,恐怕也就是例假有一个多月没有来了吧?

可是,例假不来也是个很严重的病吗?上辈子她工作压力大,经常两个月都不来一次的,她都习以为常了,所以这次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不是啊,我就是觉得,觉得大姐的脉象有些奇怪。”

小林霜微微嘟起了嘴巴,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高兴还是嫉妒,反正就是不太舒服罢了。

不过,看到夏征几人那着急的样子,她还是耸耸肩将手抬了起来:“行了,没什么大事。我看啊,大姐好像是要做娘亲了。”

“真的只是要做娘亲了吗?没有什么别的事吗?可是为什么会晕倒呢,做娘亲就要晕……”

夏征的啰嗦戛然而止,他像一只被人捏住了脖子的鸭子,僵硬地伸长了脖子,一会儿看看小林霜,一会儿又看看同样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的林媛。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转不过来了呢?

啪!

严如春一巴掌拍在了他后背上,耳边已经传来这丫头震耳欲聋的大笑声。

“哈哈,林媛,原来你是要当娘亲了啊!哈哈,你成亲快一年了,终于有孩子了啊!哎呀,你不知道,京城里有多少人盯着你的肚子看呢,她们都说你们成亲一年了还没有动静,不是你不能生就是夏征有毛病呢!不过现在好了,那些忍终于可以闭上嘴了,你和夏征啊,谁都没有问题!”

被严如春这猛然一掌拍醒,夏征又被这些话差点起了个仰倒。

“什么?这些混账话都是哪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说的?爷的女人怎么可能不会生孩子?爷怎么可能不行?不对,爷生不生孩子,跟那些人有什么关系,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看我不去把他们的嘴撕烂!”

“行了!”

林媛有些无奈的声音响起,夏征终于还是最听媳妇儿的话,立即停下了脚步。

其实这些闲言碎语她也是听过一些的,她又不是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整日里在几个店铺里来回转,怎么会听不到这些闲话?

只是,她根本就没有将这些话放在心上而已。

她和夏征什么时候要孩子是他们的自由,难不成为了那些人的闲言碎语就逼迫自己改变自己的计划?

不过,现在看来,他们的计划好像真的要改变了。

林媛轻轻抚摸着尚且平坦的小腹,这里,已经悄悄地有了个小生命在孕育了。

就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夏征已经悄悄将小娃娃塞进了她的身体里。

噗嗤!

林媛突然想起了之前做的那个梦,夏征搂着两个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娃追着自己要装进自己的身子里去,她吓坏了,头也不回拼了命的跑。

林媛唇角微微翘起,本以为自己不希望孩子来这么早的,没想到今日这孩子突然来了,她心里也是十分欢喜的。

孩子啊,娘会很爱很爱你的,特别特别爱你!

“大姐。”

小林霜的声音突然响起,小身子也慢慢地挨了过来,一脸地委屈。

林媛有些纳闷,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轻声细语地问道:“怎么了?”

因为顾及着林媛有孕了,小林霜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使劲儿往她怀里扑,只轻轻地抱了抱她尚且纤细的腰肢,细细软软的声音悠悠地传来。

“大姐,你有了自己的小宝宝了,是不是,就不会再喜欢丫丫了?”

林媛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小林霜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还未等她开口,那边夏征已经嘿嘿地凑过了脸来,一脸宠溺地看着林媛,和她的肚子。

“当然了,以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疼爱自己的孩子了。谁还会疼你?你这个小狼崽子,还是赶紧回家找娘要抱抱吧!”

好消息来的太突然,夏征一时半会儿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才刚刚意识到自己要当爹了,正笑得见牙不见眼呢!

说起话来,自然也就多了几分无所顾忌。

其实,他也很喜欢小林霜的,只不过此时心中高兴,也就兴起了几分逗弄她的心思,哪里会想到自己这开玩笑的话,竟然闯下了大祸。

只听房间里突然爆发出一声嘹亮而刺耳的嚎哭声,这声音穿透力太过强大,都快要把夏征的耳膜震穿了。

“哇哇哇,大姐不喜欢我了,啊啊啊,大姐不疼我了!娘,大姐不要我了啊娘,怎么办啊!”

房间里所有人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个长大了嘴巴舔着脸嚎啕大哭的小姑娘,顿时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夏征呲了呲牙,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了,果然看到了自家媳妇儿那快要吃人的脸色了。

“丫丫,乖,大姐怎么会不疼你呢,大姐最喜欢你了啊!”

狠狠地瞪了夏征一眼,林媛赶紧将哭成了泪人儿似的小姑娘搂进怀里,一边用帕子轻柔地给她擦着眼泪,一边将自己的脸挨到她光滑可人的小脸儿上,轻轻地摩挲着。

这是她们姐妹二人最喜欢做的动作,十分地亲密。

“可是,可是姐夫他,呜呜,姐夫他说你不喜欢我了啊!”

小林霜抽噎着,她是真的很担心大姐不再喜欢她了。

因为掌管着霜雪阁,她平日里也经常遇到一些京城中十分说得来的贵家小姐们。

因为年龄相当,这些贵家小姐几乎都是家中的幺女儿,上边要么有哥哥有姐姐的。

大家聚在一起说得最多的,就是家中哥哥姐姐成亲之后便不再疼爱自己了。

她当初也有些顾虑,可是看到大姐成亲以后,两人虽然不经常回家,但是每次回来都还像以前一样疼爱自己,她还沾沾自喜,跟那些小伙伴们炫耀自己的大姐和姐夫最爱自己呢!

可是结果呢?

那些小伙伴们一脸同情地看着她,纷纷摇头:“你啊,还是太小了啊,等你大姐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爱你啦!”

她说她不信!

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

大姐有了大姐夫,二姐有了小林子,就连三姐最近也时常带高轩回家来吃饭了。

她怕有一天,她的身边没有人了,只剩下自己一个孤家寡人。

所以,她希望大姐的孩子能够来的晚一些,至少等她身边有了也能陪伴的人之后再来。

可是今日,这个小东西,居然就这样突然降临了!

真是,太讨厌了啊!

越想越难过,小林霜的眼泪像是不要钱的珠子一般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

看着小妹哭成这个样子,林媛又是心疼又是无语,赶紧将罪魁祸首叫了过来:“还不赶紧跟小妹解释清楚!”

夏征弱弱一笑,蹲在小林霜面前又是哄又是逗,真的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她逗乐了。

不过小姑娘还是十分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大姐,你真的不会不疼我了吗?”

林媛点头如捣蒜,回答得语气十分坚定:“绝对不会!即便是以后有了孩子,大姐依然最疼爱你了!”

小林霜终于咧开嘴笑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摸着林媛的肚子,嘿嘿直笑:“小宝宝乖,以后小姨也疼你,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先给你吃,有好玩的也先给你哦!”

林媛欣慰地点点头,却没有想到,当自己肚子里的小东西爬出来以后,跟小姨之间却是各种相爱相杀。

当然,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被小林霜早已许出去的这句话:“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先给你吃”!

而小林霜也没有想到,自己随口说的这么一句话,居然会成为将来被小外甥死死攥在手里的把柄。

早知如此,她一定会把这句话改成“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先给你玩,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也先给你哦!”

林媛有孕的事很快就在林府和将军府传开了。

在林家这边,林媛是头一个有孕的孩子,刘氏自然又是欣喜又是紧张,拉着林媛的手好一顿叮嘱。

“你现在是有了身孕的人了,可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乱走了。要多吃点好的,不要顾着自己好看就不敢吃饭,你不吃,肚子里小的也要吃啊!”

“别再这样着急忙慌的了,一定要轻轻地走路,小心走路太快闪到了腰,伤到了孩子!”

“哎呀,凉的不能再吃了!万一肚子里是个女娃娃,让她吸了凉气可不好,长大了以后对身子不好呢!”

“什么账本啊生意的,不许再看了,都交给刘掌柜他们吧

!以后你就好好地在家里安胎,哪儿也不许去了!”

听着刘氏仿佛唐僧上身一般的唠叨,林媛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已经磨厚了好几层了。

特别是在刘氏红着脸悄悄地嘱咐她前三个月不能同房的时候,她更是无语崩溃,赶紧找借口回将军府去了。

本以为回到了将军府耳根子就会清净许多,却不想,将军府更热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