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无聊的安胎日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乐公主拉着她的手,笑逐颜开:“媛儿啊,你现在有了身孕了,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能生气不能着急,还要多吃多喝才行,这样以后生孩子好生!”

田惠笑眯眯地将自己怀孕时用过的不下十张安胎方子交到她手里:“你身子比我强多了,肯定比我壮实。不过啊,怀孕这种事可不能大意,这都是当初甄老先生和宫中太医给我开的安胎方子,你拿回去,每日都要吃一些,切不可大意!”

晚上用膳时,夏远亲自将桌子正中放着的一大盆乌鸡汤搬到了林媛和田惠面前,虽然声音还是沉沉的,不过也不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喜悦。

“吩咐厨房,以后做汤要做双份,不对,三份!”

说完,他意有所指地看向了身边坐着的安乐公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心中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更让林媛意外的是,就连大哥夏臻也没有放过她。

将一个锦盒递到田惠手里,田惠心领神会,笑眯眯地将锦盒送到林媛手里:“这是你大哥托人买回来的人参,听说已经有两百年了,肯定大补!回头让厨房里给你炖鸡汤喝。”

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林媛有些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一脸无语:“只是怀了个孩子而已,怎么就升级成国宝了?”

抱怨了半晌也没有听到夏征的回应,林媛有些纳闷地坐起身来,就见夏征正弓着身子背对着自己在捣鼓什么。

“你在做什么?”

夏征身子抖了抖,这才转过身来,惊喜大叫:“当当当当!我的秘密武器!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秘密武器?

林媛一脸无语地看着眼前张开双臂且半褪着裤子的夏征,捡起手边的针头就扔了过去:“你这个流氓!”

啊啊啊!

夏征一声惨叫,好不容易才套进去的金刚铁裤衩撞到了桌子上,小小征亦被撞到了铁裤衩上,疼得他满头冷汗。

夏征疼,林媛更疼,眼睛疼!

谁让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乖宝宝,闭上眼睛,不要看那些脏兮兮的东西!”

林媛一脸认真地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那认真小心的模样好像捂着的不是肚子,而是小宝宝的眼睛似的。

“哎呦,哎呦!”

夏征一边哎呦哎呦地将铁裤衩脱下来,一边期期艾艾地抱怨着:“我这好不容易才穿上去的啊,我这花了大价钱才买到了的啊!你说踢就给我踢了,你瞧瞧,我的心都在滴血啊!”

滴血?

没让你七窍流血就不错了!

也不管夏征屁股上还被卡得难受的铁裤衩,林媛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拧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你说说你,都要当爹的人了,怎么还净弄些烂七八糟的东西?你知不知道,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是有意识的,你说的话做的事,他们都是能够听到看到的。哼!我可不能让你教坏了我的孩子,一定要好好地教育教育你才行!”

哎呦喂!

夏征只感觉自己的耳朵火辣辣地疼,好像都快要掉下来了:“姑奶奶手下留情啊!小的不敢弄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这铁裤衩,这铁裤衩也是为了,对,这是为了孩子才准备的啊!”

为了孩子准备铁裤衩?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别以为一孕傻三年,她就会相信这些鬼话!

夏征大呼冤枉,奈何耳朵还在某人的魔爪之下难以逃脱,只好继续飙眼泪:“夫人哪,你知道你为啥突然晕倒不?我问了好几个大夫啦,人家说了,有孕以后是不能同房的。我,我猜可能就是那天你太过热情……啊啊!不是夫人,是我,是我,是我没能控制好自己,所以,所以才差点伤到了他,所以才会晕倒的!”

“你居然,你居然拿这种事四处去问?”

林媛更是气恼,手上的劲儿也更大了:“说,你都问谁了?”

若是问的人都是大夫郎中,也就罢了,若是问了旁人,瞧她怎么整治这家伙!

夏征可怜巴巴地掰着手指头一一罗列着:“也没问多少人啊,就是五六七,哦七个而已!有老烦,有王郎中,有老头子,还有岳父大人……”

“什么?!”

林媛一一听着,只觉得自己越听越想把面前这人踢到天上去。

老烦和王郎中都是大夫,问他们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去问夏远和林家信?而且看夏征这样子,好像除了这两个人,他应该还问了不少其他人。

天哪天哪,老娘的一世英名都被你给毁了!

气极了,林媛反而笑了起来。

耳朵重获自由,夏征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甚至被林媛笑得有些毛骨悚然。

“夫,夫人啊,你为何,这样看我?”

确切地说,不是看他,而是看他的铁裤衩!

林媛嘻嘻一笑,双手交叉活动了几下手腕。

“夫君,你真是太体贴了,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所以给自己带了个铁裤衩。啧啧,你这样为妻儿着想的男人真是太少见了!夫君既然如此关心我和孩儿,我自然是要极力地配合夫君了。夫君啊,我看这铁裤衩好像有个小锁的,既然锁已经上了,那么钥匙在何处呢?不如,就让为妻来帮你保管这钥匙可好?”

让你保管钥匙?

那我的小小征这辈子还有出头之日吗?

夏征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攥紧了手里的钥匙,坚决不松手。

“夫君,不要害羞嘛,快把钥匙给我吧!”

“夫君这样不舍得钥匙,可是有什么图谋?该不会是想半夜偷偷溜去春风楼找哪个花魁来解决问题吧?”

“夫君如此保证了,为妻本该相信你的。但是,为妻相信也不管用啊,谁让你的孩儿不相信你呢?夫君,还是乖乖将钥匙交出来吧!”

“夫君如此不听话,那就不要怪为妻下手太重了哦!”

被逼到角落里的夏征,一脸狼狈地看着林媛慢慢举起了手里的超大个儿超锋利的菜刀,头皮直发麻。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不是说的就是他?

自从怀孕以后,林媛的肚子没见大,饭量倒是愈发大了起来。

以前她一天也就只是吃一碗面条两个馒头的量,但是现在,一个早上而已,就已经吃了一屉小笼包,一碗馄饨,半碗米粥,外加一串葡萄和一个桃子了。

看着自家媳妇儿几乎一直是张开的小嘴儿,夏征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又看了看她平坦的小肚子。

林媛肚子里的小家伙,该不会上辈子没吃过饱饭吧?

虽然夏征觉得林媛饭量突然变大十分恐怖,但是安乐公主和田惠几人却是喜闻乐见。

安乐公主亲自给她盛了一碗汤送过去,笑得眉眼弯弯:“多喝点汤,有孕的时候爱喝汤,以后保管生女儿!”

生女儿?

林媛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边一直闷头吃饭的夏远突然抬起了头来,将桌子正中央放着的一大盆芙蓉蛋花汤送到了林媛面前。

林媛:“……”

田惠也笑眯眯地给林媛拿了一些新鲜的水果送过去:“有孕的时候多吃点水果,生出来的孩子皮肤白净,你瞧望哥儿,多白!”

望哥儿是田惠儿子的小名儿,他的大名叫夏晨,因为是早晨出生的,这是安乐公主给取的。

至于小名儿这个望字,则是大将军夏远亲自给取的。

其中的含义嘛,十分简单,期望下一个来一个女娃娃!

当几人听到夏远说起这个望字的时候,几人都高兴地帮他解释,什么期望孩子长大有出息啊,盼望他健康成长啊!

可是这些意思都没有猜对,当夏远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儿瞪了几人一眼,悠悠说出他的真正含义的时候,众人谁也不说话了。

不过,在夏远看不到的地方,大家都偷偷地笑了好几天而已。

看来,夏远还是没能放弃再生个女儿的念头啊!

除了饭量变大,林媛最大的变化就是越来越懒,越来越想睡觉了。

以前的她可从来都是天不亮便早早爬起来去店里忙各种事了,但是现在,别说是起床了,就连睁眼都困难。

每每睡到日上三竿,若不是咕噜咕噜叫唤的肚子,只怕林媛根本不会从床上爬起来。

夏征有些无语地趴在床边,双手支着下巴紧紧盯着那沉睡中的女人,不由地发出一声轻叹:“孕妇啊,果然都是吃睡长啊!”

啪!

一个大大的巴掌突如其来地落在脸颊上,夏征撇撇嘴,委屈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不是都说孕妇睡觉很沉的吗?怎么他才刚说了一句话就被林媛给打了呢?

懒得睁开眼睛,林媛微微撅了撅嘴,就又翻了个身儿继续睡回笼觉了。

她的确是睡得沉,可是架不住被夏征这么火辣辣的眼神使劲盯着看啊!

只是没想到刚醒过来就听到这么一句话,真是气死她了!

什么吃睡长?这是故意在说她像猪吗?

哼,虽然她现在的生活的确有些像猪圈里那肥嘟嘟粉嫩嫩的小猪崽子,但是,也不能当着她的面这样说!

因为有孕,林媛的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店铺里的事不用她烦恼,家中所有人更是围着她转,每日嘘寒问暖的,什么事都不用她操心。

这样的日子虽然过得很舒坦,但是时间一久也很是无聊。

特别是对于林媛这种根本就闲不住的女人来说,更是无聊透顶。

都说怀孕前三个月最是脆弱的时候,这三个月里,林媛整日在将军府里待着,哪里也不能去,唯一的乐趣就是去田惠院子里看看她的小儿子。

只不过,有一种说法是怀孕的女子是不能抱小孩子的,因为小孩子爱闹腾,稍一不留神就会踢到她撞到她。

每次去看望哥儿,田惠都会小心翼翼地不让望哥儿碰到她,弄得小孩子也有些无所适从。

林媛觉得无趣,去得也就更少了。

外边去不了,府中也无事,林媛无聊透顶,便开始琢磨着几个店铺将来的发展。

洞天的生意已经很好了,再者,在林媛的影响下,高轩他们几个大厨也都开始自己研究起了新菜式,甚至还有一些菜式,连林媛都觉得新颖美味。

逸茗轩的生意有茗夫人盯着,更不用林媛操心。

茗夫人的前夫家之前就是做茶叶生意的,在这方面,茗夫人比她还有经验。

而目前唯一需要林媛操心的就是新开张的畅音阁了。

畅音阁的名头在京城里已经排到了前五位,只不过这前五的名头却是靠着新颖的故事挣出来的,若是换成了跟别的戏园子一样的传统戏目,只怕他们根本不占优势。

更令人头疼的是,《西游记》的故事早已烂大街了,光是别的茶馆就已经开始效仿他们跟风讲起了故事,就更不用说戏目了。

那些有能耐的人,只要听上一遍就能把“三打白骨精”的故事给剽窃了去,他们若是不想出更好更有趣的戏目,只怕早晚会连前五都保不住。

一想到这里,林媛心中的危机感顿时升到最高点,她不能让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任何一个铺子败落下去。

有压力才有动力,短短一天时间,林媛便把上辈子听过的所有故事全都写了出来。

什么梁祝啊,西厢记啊,甚至连嫦娥奔月的故事也被她罗列了出来。

当然,她也只是写了个名字而已,至于故事的相信内容,她已经基本记不大清楚了。

“哎哎,真的是一孕傻三年啊!我怎么一点儿也想不出来那个什么香君是哪个故事的人物了呢?”

拿着毛笔使劲儿戳着自己的脑门儿,林媛痛苦地快要尖叫了,明明那个故事的名字就在嘴边挂着的,偏偏到了需要的时候愣是想不出来,这种感觉真是太讨厌了!

“小姐,严小姐来了!”

------题外话------

推荐基友新文:凤临天下之摄政王妃/疏影斜月

本文又名《摄政王养妃记》《纨绔痞妃调教摄政王》,没有最宠,只有更宠。男女主身心干净,结局一对一,且看摄政王殿下如何花样宠妻。

*

一朝生变,显赫一时的贺兰将军府满门抄斩。

倍受宠爱的贺兰小姐成了人人可欺的罪臣之女。

孤坟荒冢前,贺兰倾儿对天发誓,待她羽翼丰满之时,必定倾了这大元万里江山。

走投无路时,被惊才绝艳的摄政王捡回家。

摄政王殿下:倾儿,入了本王的狼窝,就要做好暖床的准备。

贺兰倾儿:胜者为王,败者暖床。不服?来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