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矫情的小孕妇/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哪!冤枉啊!

夏征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刚刚只是开玩笑好不好啊,以前两人不是也经常这样开玩笑的吗?怎么今儿会这么严重?

“媳妇儿啊媳妇儿,你快别闹了,我哪想要什么四个五个的啊,我就要你一个就够了啊!”

夏征赶紧抱着林媛将她拖回到床上,奈何这丫头的倔脾气上来了,刚回到床上就又往床下跑。

夏征哎呦哎呦地说着好听的话,无限循环起将她抱上床的动作。

也不知道抱了多少次,连被抱的林媛都觉得累得够呛了,这才停了下来。

这么一闹腾,林媛心里的怒气也就消了不少,瞪着眼前气喘吁吁的某个人,紧紧咬着唇就是不说话,看得满头大汗的夏征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又点燃了她心里的火药。

突然,林媛殷红的唇开启了。

“还没来得及询问夫君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呢,我若是贸然前去寻找,万一不合夫君的心意怎么办?还是请夫君给我一个明确的要求,也免得让我挺着大肚子做一堆无用功。”

噗!

夏征差点都要喷血了,一头磕在了床板上,双手更是夸张地高高举起,大声疾呼:“我的媳妇儿啊,您快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我保证,这辈子,就爱你一个人,就上你一个人!什么绝色美人啊,那些庸脂俗粉怎么比得上夫人的美貌?”

油嘴滑舌!

林媛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声,不过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是暴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幸好此时的夏征正趴在床上“跪地求饶”,不然一定会察觉到林媛脸上压制不住的笑意。

暗暗咳嗽了一声,林媛故意摆出一副自怨自艾的神色来,说道:“什么美貌,你别以为我怀孕了好糊弄就说好话来讨好我,哼,我现在腰也粗了,皮肤也差了,连脚丫子都肿了起来,我就是一个整天只知道吃睡长的大母猪,哪里还有美貌二字可言?”

趴在床上的夏征忍不住呲了呲牙,什么吃睡长的大母猪啊,这不都是前几天他取笑她时说的话吗?

哎呦!

怎么突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不过,狡猾的夏征此时也听出了林媛语气里的变化,终于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地抬起头来:“我媳妇儿,就算是只知道吃睡长,那也不是一般的大母猪。那得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大母猪呢!”

“夏征!你找死!”

啪啪两声,林媛一巴掌拍在了某人也跟着一起突起的大肚子上,那肚子上的肥肉颤巍巍的,拍上去的手感十分之好。

她若是大母猪,那长起大肚子的夏征就是大公猪,而且还是一只丑不拉几的大公猪!

侧头枕在夏征胖嘟嘟的肚子上,林媛心情好了许多,不是因为夏征的保证,而是因为,夏征给她找来了最想吃却一直没有机会吃到的甜甜的荔枝。

荔枝可是江南才会生长的东西,林媛怀孕之前就想吃了,只不过那时候还能控制,也不像怀孕以后这么矫情,所以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起过。

不过自从怀孕以后,林媛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矫情了,突然想到吃什么就会跟夏征说自己想吃了,这不,她前些天才随口说了句想吃荔枝,夏征就找人给她运来了。

荔枝可是金贵东西,味道好,但保存时间短,运到京城来还能这么新鲜,已经很难得了。

吃着甜滋滋的荔枝,林媛的嘴角都快要咧到后脑勺了。

又仔细地剥了一粒荔枝喂到林媛嘴里,夏征十分男人地嘚瑟了起来:“怎么样,还是为夫对夫人最好吧?这荔枝可是我找了好多人才买到的呢!”

吧嗒一口吞下荔枝,又吧嗒一口将荔枝核吐到了夏征手心里,林媛顿时觉得自己此时就是一位被人捧在手心里的高高在上的女皇。

“嗯,不错,看在小夏子你这么尽心服侍的份上,本姑娘就不跟你计较刚刚的事情了。”

刚刚的事?

夏征嘴角微微一抽,刚刚明明就是开玩笑啊,根本不是他的错好不好?

不行,他得据理力争才行!

“媛儿!”

“嗯,怎么了?”

林媛懒洋洋地眯着眼睛,十分随意地应了一声。

夏征眼睛微微眯起,绷着脸凑到了林媛面前,却在林媛看向他的一瞬间立即破功,笑嘻嘻地奉上了一枚晶莹剔透干干净净的荔枝。

“来,乖,张嘴吃了它。”

林媛抿唇,十分痛快地将那枚荔枝吞进了肚子里,眯着眼睛继续在他肚子上躺了下来。

其实刚刚的事情的确不能怪夏征,若这件事放到她怀孕以前,她一定会嘻嘻哈哈地一笑而过,但是现在不行了。

虽然明明知道夏征只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可是她的心里就是不能接受这些话。

是她太矫情了吗?还是因为怀孕了,所以变得比以前更加敏感了?

结果不得而知。

不过,夏征那番深情的话依然在自己耳边回响:“媛儿,我娶了你,就会一辈子对你好。不就是怀孕吗?我早就做好了当一年和尚的准备了,你怎么又担心起这件事来了?难道,是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不,不是他对她不够好,而是太好了,好到让她觉得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竟突然有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当一年和尚?她相信他做得出来,只是,他对自己这么好,她怎么忍心让他真的当一年和尚?

眼睛微微眯了眯,林媛的小手儿突然从夏征的衣襟里滑了进去,一路直下,摸到了曾经让自己胆战心惊的地方。

果然憋了太久,只是随手一砰,小小征立即变得雄赳赳气昂昂了。

林媛唇角微勾,温软的小手儿有些生涩地动了起来。

嘶!

正专心致志给林媛剥荔枝的夏征冷不防她突然来这么一出,还以为这丫头是玩心大起了,却不想,她居然来真的!

“媛儿,你……唔……”

惊讶的话全被吞回到肚子里,唇上是林媛温软的唇瓣。

“阿征……”

低低的呢喃,软软的唇瓣,还有她生涩却卖力的小手儿,夏征眸色愈发深沉,长臂一揽,便将她收紧在怀中。

手,也按住了她不安分的小手儿。

“别,会很累的。”

她正怀着孩子,平日里连动一下都觉得累,他可不舍得她为自己做这件事。

更何况,他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满足的人,若是用手,还不知道得多久呢!

林媛也没有想到夏征居然会说这样一句话,不过,心中更加甜蜜。

轻轻一个翻身,林媛侧身趴在夏征的身上,将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露出来,以防压到肚子里的小包子们。

“不累,让我试试吧!”

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若是累了,你就自己继续好了!

坏笑着,林媛将他的手拿开,继续卖力地做起了运动。

久违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心爱的女人为自己做最亲密的事情,夏征自然难以拒绝,头一低,便紧紧地贴上了林媛殷红的唇。

“唔,媛儿……”

“呼,还不行吗?我,我的手要酸了……”

“马上,再,再等等,快媛儿,快一些!”

“快不了了,我的手,抽筋了!”

“啊,别停下呀!”

“啊啊啊啊,真的抽筋了!我都给你解决这么久了,剩下的你自己解决吧哈,你放心,我是不会跟你的左手吃醋的,嘻嘻。”

夏征无语咬唇,满头汗津津的,狠狠地嘟囔了一句“臭丫头”,便一个翻身,利落地将偷笑的某人压在了身下。

满是汗的手也捉住了她作怪后半路逃跑的小手儿,继续抚摸上了小小征,眸色深深,唇边更是狡黠而戏谑的笑容:“做了坏事就想逃?看我不好好惩罚你!”

林媛无语望天。

良久,终于忍不住惊呼一声:“我,我这次是真的要抽筋了,还不行吗?还不行吗?”

早就行了,只不过为了惩罚你才故意憋着啊!

夏征好笑而宠溺地在她唇边啄了一下,终于将憋了许久的情感发泄了出来。

不错,虽然不能同房,但是有林媛的帮助,这感觉也是不错的嘛!

“夫人的功夫还有待提高哦,为夫自告奋勇,愿意当夫人的练习对象。晚上,咱们再继续练习吧!”

已经累得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的林媛猛地睁开了眼睛,就瞧见了某人兴致勃勃的脸,内心一声哀嚎:“不要啊!”

畅音阁的新戏排出来了,林媛胎象稳固,又在家中憋了这么久,在就想出去转转了。

这不,正好趁着今日畅音阁新戏开演的日子就出门去了。

安乐公主不放心,一路叮嘱着送到了大门外边还不罢休。

林媛原本还想着客气客气邀请她一同去畅音阁听戏的,但是现在看安乐公主这恨不得时刻黏在她身上的样子,客气话终究是没敢说出口。

天天在将军府中听安乐公主唠叨也就罢了,今儿好不容易能够耳根子清静清静了,她是真的不敢让婆婆跟在身边的。

再怎么关系好的婆媳,也得需要各自的空间不是?

安乐公主可以摆脱,但是夏征这个跟屁虫却是怎么也甩不掉的。

看着一上车就忙活着给她拿靠枕端茶的夏征,林媛十分无语:“我的洞天有刘掌柜看着,逸茗轩有茗夫人盯着,所以我现在不用操心生意。但是你呢,福满楼香满楼,还有好几个酒楼等着你去照顾呢!你说你天天不去忙生意,光陪着我做什么啊!”

“我当然得陪着你了,爷我现在忙活着照顾媳妇儿,要是他们几个不能给我分担,我还要他们几个掌柜的干什么!”

夏征回答得理所当然,林媛却默默翻了个白眼儿,她可都看见了的,那天王掌柜几个人可都送了书信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了。

以前,夏征也经常不管店里的生意,但是好歹每个季度都会按时出现去检查账簿的。而且每当店里出现了问题,他都会及时现身解决危机。

现在倒好,别说是查账解决问题了,就算是香满楼立马倒闭了,只怕他的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有这样的东家,真是替那几个掌柜的悲哀。

“我说媳妇儿啊,你现在都是快要当娘的人了,就不要总是操心那些有的没的。你啊,就安心地养胎就行了。”

刚刚是林媛训导夏征,这才一句话的功夫,就改成夏征教导林媛了。

“你不是说小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能听懂我们的话吗?你说我现在就教给他做生意的道理,等他生出来了,会不会也跟他爹一样是个天才?”

天才?

林媛斜了斜眼睛,她很是纳闷,夏征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居然自封为天才!

仿佛没有看到林媛狐疑的目光,夏征果然说到做到,真的贴在林媛的肚子上对里边的小包子传授起了致富经。

“儿子啊,现在是你爹再跟你聊天,哦不,不是聊天,是训教。”

林媛噗嗤一乐,拽了拽他的耳朵尖儿:“你怎么知道肚子里的一定是个儿子?娘可说,我这胎一定是女儿的!”

切!

夏征嫌弃地嗤了一声:“她和老头子想闺女想疯了,看见谁的肚子大了就非得说是闺女!”

这事林媛之前倒是听田惠说起过,只要是见到京城里哪家的媳妇儿大了肚子,安乐公主一定会喜滋滋地跑过去跟人家各种说,什么肚子圆圆一定是闺女啦,皮肤这么好一定是闺女啦,胎动这么小一定是闺女啦之类的。

他们夏家没有重男轻女的毛病,可不代表别的家中也这样。

不少被安乐公主说过的人表面上笑呵呵的不在意,其实心里早就把她骂了个狗血临头了呢,怪不得安乐公主在京城里的人缘不是特别好。

不过,说起这事来,林媛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了。

------题外话------

24号啦,还没有发来联系方式的姑娘们,抓紧时间啦,超过25号就取消资格了哦~过期不候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