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甜蜜篇新动作/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梁祝在后世可是一个脍炙人口的凄美故事,大家闺秀祝英台女扮男装来到书院念书,认识了谦谦公子梁山伯,两人以兄弟互称,却不想最后竟然暗生情愫。

可是这段感情没有得到祝英台家人的支持,祝英台的父亲强迫她嫁给门户更好的马文才。

两人抗争无效,最终梁山伯凄惨离世,祝英台知晓此事之后,在出嫁的路上逃婚来到了梁山伯坟前,一同殉情了。

当然,为了让这段凄美的爱情有个好的结局,最后世人让他们变成了成双入对的蝴蝶,从此以后永远生活在了一起。

这个故事,也因此多了几分神秘玄幻的色彩。不过归根到底,还是对相爱之人的怜悯罢了。

其实一开始林媛接触这个故事的时候,想到的最多的不是两人的爱情多么凄美多么伟大,而是……

“他们都变成了蝴蝶了,那他们怎么生孩子?生出来的还能是孩子吗?不都是一群毛毛虫?”

夏征捏着葡萄往嘴里送,一边送一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噗!

林媛瞪大了眼睛,有些见鬼一般地看着他,看得夏征有些不自在,小心翼翼地笑道:“媳妇儿,是不是我,我想的太荒诞了?”

哪儿荒诞了?

林媛真想抱着夏征的手大声疾呼:“老娘当初也是这么想的啊!”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那么多动物能选,为什么要变蝴蝶呢?生下一大堆毛毛虫来当孩子,这样真的很美吗?

两个心有灵犀的暗黑家伙聚在一起展开了讨论,一个说变成小兔子比较好,因为小兔子的肉最好吃,而且皮毛还能卖钱。

另一个则说变成老虎才最好,因为老虎是山林之王,打遍天下无敌手。既然活着的时候不能随心所欲,那么死了就任情地造吧!

这个说法当然是夏征提出来的,刚说完立即招来林媛的无情嘲笑。

谁说老虎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明明还有个很厉害的打虎英雄武松呢!

一说到这里,林媛猛地一拍桌子,立即将房间里的人们给震醒了。

正处心积虑思考如何把自己早点嫁出去的严如春把手里的瓜子儿惊掉了,正垂涎于马文才美色的水仙一不注意把哈喇子流出来了,正偷偷眉来眼去的银杏和林毅惊得差点眼皮子抽筋!

“怎么了!”

几人异口同声,纷纷看向了拍着桌子精神亢奋的林媛。

林媛哇哈哈大笑起来:“老娘想到下一场戏写什么!”

什么?

夏征心思转得最快,脑袋里立马回忆起林媛想起此事之前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在讨论变老虎的事呢,难不成,是想写一个关于老虎的故事?打老虎吗?还是捉老虎?

林媛嘿嘿一笑,竖着一根手指头摇了起来:“都不是,本姑娘要写一个凄美动人、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史诗般巨作!”

到底是什么?严如春没好气地扔了一个瓜子皮儿,最讨厌卖关子之类的了。

林媛的眼睛晶晶亮,声音更是震天响:“潘金莲与西门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

梁祝的故事果然再次掀起京城中又一波追剧狂潮,一场戏下来,众人都沉迷于祝英台的天真活泼和梁山伯的温文尔耳中了。

而讨论最多的自然就是梁山伯这个大蠢蛋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自己的英台弟弟其实是妹妹呢?

不过,这个问题恐怕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解决了。

“我说你也是,人家都说趁热打铁,你倒好,非得让我们把这部剧停在这里。你这样吊人胃口,就不怕出门被百姓们仍臭鸡蛋吗?”

严如春又是气恼又是着急,梁祝的故事有些长,按照她的意思是两场连着演下来。

可是林媛不同意啊,非得要把这两场分开,先演第一场。

至于第二场什么时候演出?用林媛的话来说就是,让他们等个十天半个月的吧!

十天半个月?亏她说得出口,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啊!

不仅是严如春,就连宋班主和白玉兰都有些不赞同,因为这样的演出模式在以前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即便梁祝不是第一个比较长的剧目,但是之前那些长戏都是一口气演到底的,让观众们看个过瘾。

现在好了,这才演了一半就停了,就等着观众们闹吧!

果不其然,当宋班主顶着巨大的压力上台说出第二场要在半个月以后演出的话时,台下立即沸腾起来了。

“什么?半个月!那我们岂不是等得头发都白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你们畅音阁还没有把戏排出来吗?居然还要等半个月那么久,不行!我们不等,我们现在就要看!”

“对,我们现在就要看!”

群情激愤的观众们差点就要冲上台来捣乱了,宋班主苦哈哈地赔着不是,心中早已叫苦不迭:“我地郡主啊,您倒是说句话啊,小老儿可顶不住了啊!”

咳咳。

一道清脆的咳嗽声十分清晰地传入众人耳中,也不知道是谁带头,之前那些叫嚣着要看第二集的人们突然不出声了。

大家奇怪之余,更多的则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发出声音的女子身上。

这个女子模样清丽,脸颊微胖,小嘴儿嘟嘟着,十分漂亮可爱。

在场的人们几乎都是认识林媛的,见到她此时的模样,无不在心中下意识地念了一句:“哎呦,才几个月不见,平西郡主居然胖成这个丑样了啊!”

当然,这样的话可是不能说出口的,不然,就等着被平西郡主身边的夏二公子揍屁屁吧!

因为是坐着,又有栏杆挡着,所以众人看不到林媛隆起的肚子,一些消息闭塞的人,也只是认为林媛成亲后变胖了而已。

不过,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梁祝。

只见林媛笑盈盈地眯起了眼睛:“各位,你们真的那么想知道梁祝的结果吗?”

想!

几乎不用反应,这个字便立即脱口而出了。

林媛咯咯笑了起来,无视严如春讨伐的眼神,以手支着胖嘟嘟的下巴,朗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本郡主就跟你们说说结局好了。”

“林媛!”

“东家!”

严如春和宋班主的声音同时响起,但是无论两人怎么阻止,还是晚了。

“接下来呢,梁山伯无意间知晓了祝英台的女子身份,这才发觉自己之前的确是喜欢这个妹妹的,于是,两人便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还生了一大堆毛毛,咳咳,一大群孩子,孩子呢!”

差点就说成了毛毛虫,真是太险了!

林媛暗暗抹了一把冷汗,脸上笑容依旧不变。

严如春和宋班主面面相觑,这,好像跟他们知道的剧情有些不符啊!

“啊?就这样啊?郡主啊,您能不能说的具体一些啊,这样三言两语地,我们都没能尽兴呢!”

说话的是一位夫人,林媛认识她,是畅音阁的老顾客了。

这位夫人的话一出,立即引来所有人的共鸣。

“是啊,郡主,能不能说的具体一些,我们都快要急死了啊!”

“郡主啊,您还是让白玉兰他们赶紧把接下来的戏演出来吧,这样说,真的不如自己看的过瘾啊!”

“是啊是啊!”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催促着,林媛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其实,我也想早日看到这部戏的结局的。只是,大家应该也知道,我们畅音阁最近的戏目有些紧张,再加上京城里一些不要脸的戏园子总是来偷我们的戏,弄得我们也不敢多排了,生怕大家不喜欢做了白用功啊!所以,哎,实话告诉各位吧,其实接下里的戏,的确还没有排呢!”

没有排啊!

不少人露出失望的神情,不过,也有人的脸上立即现出了几分别的表情。

林媛坐在二楼,将面前众人的表情一一看在眼里,面上虽然无动于衷,心里却早已笑开了花。

“所以啊各位,不如就再等上半个月如何?正所谓好饭不怕晚嘛,我敢跟你们保证,梁祝接下来的剧情只会比我说的更精彩!”

有了林媛的保证,众人还能说什么?

之前那个问话的夫人立即点头应道:“我是畅音阁的老顾客了,每天都回来畅音阁听戏,还有白大家的戏,几乎场场不落,这个梁祝演的这么好,我愿意等!什么别家的戏啊,我才不去看呢,就像郡主说的,那些戏园子不要脸,窃取了畅音阁的戏回去演,就算是演出来了也不会好看!”

跟这位夫人一起来的几位也都是畅音阁的老顾客了,立即点头附和了起来。

有这几人带头,其他人就算是还想再抱怨几句也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一时间,畅音阁中的口风都转了风向,之前还叫嚣着赶紧演续集的百姓们纷纷笑着坐了下来,热情四射地讨论起了梁祝的剧情了。

宋班主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抹了一把额头,这才发现自己脸上已经全都是冷汗了。

“你这三寸不烂之舌倒是厉害,这么多人都能被你说服了,佩服!”

严如春翘起了大拇指,冲着林媛竖了竖,要不是早知道梁祝其实早已经排了出来,只怕她都要相信林媛之前的鬼话了。

只是,明明已经排出来了,为什么林媛还要那样说呢?

“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

摇头晃脑地嘀咕了一句,林媛笑嘻嘻地携了夏征的手离开了畅音阁。

马车上,两人互望一眼,笑了。

“你的人已经去了?”

“那当然了,媳妇儿你的吩咐我怎能不照办呢?”

“少贫嘴,我什么时候吩咐你了?”

“对,不是媳妇儿吩咐的,是为夫跟媳妇儿你心有灵犀一点通,所以媳妇儿你一个眼神,为夫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哈哈,为夫这么地善解人意,夫人打算怎么犒劳为夫呢?”

“你想怎么样?”

林媛眯了眯眼睛,顿时被夏征那赤果果的眼神看得后背一凉。

果然!

夏征嘿嘿一笑,将她温软的小手儿放在了小小征的头上:“夫人的技术有待提高,今晚上,为夫帮夫人练习练习如何?”

不如何!

林媛立即将手缩了回来,但是手心里还残留着一些烫烫的感觉。

可恶,明明只是轻轻碰了一下而已,怎么感觉就这么炽热了?

“夫人不想练习了吗?那看来夫人是想尝试一下别的动作了。”

别的动作?

一听到夏征说起这个,林媛的心里就打了个突突,平白无故地,他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说奇奇怪怪的话的人。

这里边,定然有问题!

林媛狐疑地看了过去,却只看到夏征脸上更加肆意的坏笑,那唇角勾起的弧度,都快要翘到颧骨上去了。

“你,到底想干嘛?”

“想啊,当然想!”

夏征一把抱住林媛的胳膊,眼神殷切:“为夫做梦都想啊,夫人难道不想吗?”

直到被夏征抱在了怀里,林媛才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感情,他是把自己的话给歪解了。

可恶,她是在问他想干什么,不是问他想干吗?

气死她了!

不过更气人的还在后头,因为,夏征的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本书,那本书表皮上没有什么特别的,甚至连个字都没有,但是莫名地,林媛就是觉得这本书十分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呀,是什么书呢?

林媛歪着头想了想,忽然脸色大变,伸手就过去抢。

“夏征,你这个淫魔!”

“夫人怪罪我了,明明夫人才是啊!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要藏在柜子底下,今日要不是给夫人找内衣,我都看不到呢!”

“你,可恶!”

“夫人啊,我们今晚上就照着这本书上的内容练一练好不好?啊对了,我最喜欢第十六页的动作了,今晚上咱们试试?放心,我研究过了,这个动作不会影响小包子们的。”

被某人捉住的林媛羞得面红耳赤,心中早已把自己骂了一百遍了,当初成亲的时候她为什么要顺手把这本书藏在柜子底下?她应该一把火烧了才对啊!

不对不对,当初刘氏把这本书拿来的时候她就不该收下,应该趁早拒绝的啊!

------题外话------

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媛姐儿蒙着被子偷偷翻看着手里的黄色小人书。

“对于这种书,我其实是拒绝的,我不该看这么污眼睛的东西,我是个纯粹的天真的可爱的小姑娘,可不是那种,咦?这个动作有些奇怪啊,这女的居然能把身子弯成这样?这得是练了瑜伽的吧?啧啧,我得试试,看这女人的表情,好像这个动作挺舒服的嘛哈哈。咳咳,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对了,我是个纯粹的天真的可爱的小姑娘,不是外边那种妖艳贱货们,我要保持自己最最优雅的姿态……哇,这个动作也不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